大學

(文獻古籍曾子《大學》)

編輯 鎖定
《大學》是一篇論述儒家修身治國平天下思想的散文,原是《小戴禮記》第四十二篇,相傳為曾子所作,實為秦漢時儒家作品,是一部中國古代討論教育理論的重要著作。經北宋程顥程頤竭力尊崇,南宋朱熹又作《大學章句》,最終和《中庸》、《論語》、《孟子》並稱“四書”。宋、元以後,《大學》成為學校官定的教科書和科舉考試的必讀書,對中國古代教育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大學》提出的“三綱領”(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和“八條目”(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強調修己是治人的前提,修己的目的是為了治國平天下,說明治國平天下和個人道德修養的一致性[1] 
《大學》全文文辭簡約,內涵深刻,影響深遠,主要概括總結了先秦儒家道德修養理論,以及關於道德修養的基本原則和方法,對儒家政治哲學也有系統的論述,對做人、處事、治國等有深刻的啟迪性[2] 
作品名稱
大學
創作年代
春秋末期
作品出處
禮記
文學體裁
散文
作    者
曾子

大學歷史沿革

編輯

大學成書年代

《大學》出自《禮記》,原本是《禮記》四十九篇中的第四十二篇。
《大學》與四書關係 《大學》與四書關係
《禮記》原名《小戴禮記》,又名《小戴記》,由漢宣帝時人戴聖根據歷史上遺留下來的一批佚名儒家的著作合編而成。據斷代史學家班固在“《記》百三十一篇”下自注雲“七十子後學者所記也”,他認為《禮記》各篇的成書年代主要分佈在戰國初期至西漢初期這段時間。清代人崔述認為:“凡文之體,因乎其時……《大學》之文繁而盡,又多排語,計其時當在戰國。”(《洙泗考信錄·全錄》)綜合而論,《大學》的成書時代大體在孔子、曾子之後,孟子、荀子之前的戰國前期,即公元前5世紀左右,系出於曾氏之儒一派的純儒家作品”。即《大學》的成書年代應是在戰國初期,其作者應是“曾氏之儒一派”,即現在學術界比較認可的戰國初期曾參所作。[4]  [5] 

大學歷代概況

《大學》至今已流傳兩千多年,在中國歷史上的各個時期都有其獨特的學術特點、學術成就和社會地位。
  • 漢唐時期
宋代以前,《大學》一直從屬於《禮記》。儘管《大學》沒有從《禮記》中獨立出來,但是,西漢的董仲舒、東漢的鄭玄、唐代的孔穎達和韓愈,他們對《大學》的傳承與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影響了《大學》的學術地位。
董仲舒對《大學》的貢獻主要在於將儒家經學由民間思想提升到國家意識形態的高位,開啟了儒學成為官學、顯學和國學的始點。
鄭玄將西漢後期流傳的各種《禮記》抄本,相互校對,並作註解,
使得《禮記》大行於世,並流傳至今。他的著作《三禮注》中《禮記·大學》是現今可考的最早的《大學》研究著述。
孔穎達解讀《大學》,重點強調“誠意”的關鍵性作用。他將《大學》文字分為兩大段,為朱熹將《大學》分為經、傳兩部分做好了鋪墊。
韓愈把“仁義”定為“道”的根本,並以《大學》為依據,提出了“正心一誠意一修身一齊家一治國一平天下”的儒家道德的修煉路徑。他在《原道》中引用《大學》“古之慾明明德於天下者”來證明和張揚儒家道統,並把《大學》、《孟子》、《易經》視做同等重要的“經書”,提高了《大學》在儒家道統中的地位。[4] 
  • 宋代時期
程顥、程頤將《》、《書》、《禮》、《易》、《春秋》稱作“大經”,將《大學》、《中庸》、《論語》、《孟子》稱作“小經”,並繼續尊崇儒家經學的正統地位,認為“大學,孔氏之遺書,而初學人德之門也。”
⑵朱熹將《大學》從《禮記》中抽取出來,為《大學》、《中庸》做章句,為《論語》、《孟子》做集註,把它們編在一起,做《四書章句集註》,經此,《大學》與《中庸》、《論語》、《孟子》合稱為“四書”,並被確立“四書之首”的地位。自宋以後,《大學》成為科舉考試科目的欽定科目。[4]  [6] 
  • 元明清時期
元仁宗於皇慶二年(1313年)十一月頒佈“考試程式”,明確規定《大學》、《中庸》、《論語》、《孟子》用朱熹《四書章句集註》作為科舉用書。
⑵明代是中國科舉制度的鼎盛時期,規定鄉試、會試頭場必考八股文,而八股文以四書五經中的經文做題目,故大多讀書人往往傾注一生,研讀四書五經和八股文,使《大學》在儒家學說中的地位更加顯赫。
⑶清代鼓吹復興漢學,《大學》地位依然重要。[4] 
  • 現當代
⑴臺灣將《大學》列入普通高中必修課綱[7] 
⑵《大學》成為部分高校相關專業本科生必修課[8-9] 
⑶《大學》成為部分高校相關專業博士生必修課[10] 
⑷《大學》學習形式呈現多樣化,國學經典地位依然穩固[11-15] 

大學歷代版本

  • 《禮記》註釋本(最古老)
  • 熹平石經本
  • 魏正始石經本
  • 程顥改本
  • 程頤改本
  • 朱熹《大學章句》本(最通行)
  • 王柏改本
  • 季本改本
  • 高攀龍改本
  • 崔銑改本
  • 葛寅亮改本[16-17] 

大學作品原文

編輯
大學(《禮記·大學》古本)
大學之道1,在明明德2,在親民3,在止於至善4。知止而後有定5,定而後能靜6,靜而後能安7,安而後能慮8,慮而後能得9。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古之慾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10。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11。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12。致知在格物13。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
自天子以至於庶人14,一是皆以修身為本15。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16。其所厚者薄17,而其所薄者厚18,未之有也19。此謂知本,此謂知之至也。
所謂誠其意者20,毋自欺也21。如惡惡臭22,如好好色23,此之謂自謙24。故君子必慎其獨也25。小人閒居為不善26,無所不至,見君子而後厭然27,掩其不善而著其善28。 人之視己,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29。此謂誠於中30,形於外31,故君子必慎其獨也。 曾子曰:“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32!”富潤屋33,德潤身34,心廣體胖35,故君子必誠其意。
《詩》雲36:“瞻彼淇澳37,菉竹猗猗38。有斐君子39,如切如磋40,如琢如磨41。 瑟兮僴兮42,赫兮喧兮43。有斐君子,終不可喧兮44。”“如切如磋”者,道學也45。 “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僴兮”者,恂傈也46。“赫兮喧兮”者,威儀也。“有斐君子,終不可喧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詩》47雲:“於戲48,前王不忘49!”君子賢其賢而親其親50,小人樂其樂而利其利51,此以沒世不忘也52。《康誥》曰53:“克明德54。”《大甲》曰55:“顧諟天之明命56。”《帝典》曰57: “克明峻德58。”皆自明也59。湯之《盤銘》曰60:“苟日新61,日日新,又日新。”《康誥》曰:“作新民62。” 《詩》曰63:“周雖舊邦64,其命維新65。”是故君子無所不用其極66。《詩》雲67:“邦畿千里68,維民所止69。”《詩》雲70:“緡蠻黃鳥71,止於丘隅72。” 子曰:“於止73,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鳥乎74?”《詩》雲75:“穆穆文王76,於緝熙敬止77!”為人君,止於仁;為人臣止於敬;為人子,止於孝;為人父,止於慈; 與國人交,止於信。子曰:“聽訟78,吾猶人也79。必也使無訟乎80!”無情者不得盡其辭81,大畏民志82。此謂知本”。
所謂修身在正其心者83,身有所忿懥84,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 有所好樂85,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此謂修身在正其心。
所謂齊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親愛而闢焉86,之其所賤惡而闢焉87,之其所畏敬而闢焉88,之其所哀矜而闢焉89,之其所敖惰而闢焉90。故好而知其惡91,惡而知其美者,天下鮮矣。故諺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惡,莫知其苗之碩92。”此謂身不修,不可以齊其家。
所謂治國必先齊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無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於國93。孝者,所以事君也;弟者94,所以事長也;慈者95,所以使眾也。《康誥》 曰:“如保赤子96。”心誠求之,雖不中97,不遠矣。未有學養子而後嫁者也。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讓98,一國興讓;一人貪戾99,一國作亂,其機如此100。此謂一言僨事101, 一人定國。堯、舜率天下以仁102,而民從之。桀、紂率天下以暴103,而民從之。其所令反其所好,而民不從。是故君子有諸己而後求諸人104,無諸己而後非諸人105。所藏乎身不恕106,而能喻諸人者107,未之有也。故治國在齊其家。《詩》雲108:“桃之夭夭109, 其葉蓁蓁110。之子于歸111,宜其家人112。”宜其家人,而後可以教國人。《詩》雲113:“ 宜兄宜弟114。”宜兄宜弟,而後可以教國人。《詩》雲115:“其儀不忒116,正是四國117。” 其為父子兄弟足法118,而後民法之也。此謂治國在齊其家。
所謂平天下在治其國者,上老老而民興孝119,上長長而民興弟120,上恤孤而民不倍121,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122。所惡於上,毋以使下,所惡於下,毋以事上;所惡於前,毋以先後;所惡於後,毋以從前;所惡於右,毋以交於左;所惡於左,毋以交於右;此之謂絜矩之道。《詩》雲123:“樂只君子124,民之父母。”民之所好好之125,民之所惡惡之126,此之謂民之父母。《詩》雲127:“節彼南山128,維石巖巖129。赫赫師尹130,民具爾瞻131。”有國者不可以不慎,闢,則為天下僇矣132。《詩》雲133:“殷之未喪師134,克配上帝135。儀監於殷136,峻命不易137。”道得眾則得國138,失眾則失國。
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139,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財,有財此有用140。德者本也,財者末也。外本內末141,爭民施奪142。是故財聚則民散,財散則民聚。是故言悖而出者143,亦悖而入;貨悖而入者144,亦悖而出。《康誥》曰:“惟命不於常145。”道善則得之146,不善則失之矣。《楚書》曰147:“楚國無以為寶,惟善以為寶148。”舅犯曰149:“亡人無以為寶,仁親以為寶150。”
《秦誓》曰151:“若有一介臣,斷斷兮無他技152,其心休休焉153,其如有容焉154。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彥聖155,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156。實能容之157,以能保我子孫黎民,尚亦有利哉!人之有技,媢疾以惡之158;人之彥聖,而違之俾不通159:實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孫黎民,亦曰殆哉160!”唯仁人放流之161,迸諸四夷162,不與同中國163。此謂唯仁人為能愛人,能惡人。見賢而不能舉164,舉而不能先165,命也166;見不善而不能退167,退而不能遠,過也168。好人之所惡169,惡人之所好,是謂拂人之性170,菑必逮夫身171。是故君子有大道172,必忠信以得之,驕泰以失之173
生財有大道,生之者眾174,食之者寡175,為之者疾176,用之者舒177,則財恆足矣。仁者以財發身178,不仁者以身發財。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義者也,未有好義其事不終者也179,未有府庫財非其財者也180。孟獻子曰181:“畜馬乘182,不察於雞豚;伐冰之家183,不畜牛羊;百乘之家184,不畜聚斂之臣185。與其有聚斂之臣,寧有盜臣186。”此謂國不以利為利,以義為利也。長國家而務財用者187,必自小人矣。彼為善之188,小人之使為國家189, 災害並至。雖有善者,亦無如之何矣190!此謂國不以利為利,以義為利也。[18] 
《大學》書法
《大學》書法

大學註釋譯文

編輯

大學詞句註釋

1.大學之道:大學的宗旨,大學的最終目的。大學:在古代其含義有兩種:“博學”之態;與“小學”相對的“大人之學”。古代兒童八歲上小學,主要學習“灑掃、應對、進退、禮樂射御書數”之類的文化課和基本的禮節。十五歲後可進入大學,開始學習倫理、政治、哲學等“窮理正心,修己治人”的學問。兩種含義雖有明顯的區別之處,但都有“博學”之意。道:本指道路,在這裡指的是在學習政治、哲學時所掌握的規律和原則。明明德:第一個“明”是動詞,彰顯、發揚之意。第二個“明”是形容詞,含有高尚、光輝的意思。
2.明明德:第一個“明”是動詞,彰顯、發揚之意。第二個“明”是形容詞,含有高尚、光輝的意思。
3.親民:一說是“新民”,使人棄舊因新,棄惡揚善。引導、教化人民之意。
4.止於:處在。
5.知止:明確目標所在。
6.靜:心不妄動。
7.安:所處而安。
8.慮:處事精詳。
9.得:得到成果。
10.齊其家:將自己家庭或家族的事務安排管理得井井有條,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諧,家業繁榮的意思。
11.修其身:鍛造、修煉自己的品行和人格。
12.致其知:讓自已得到知識和智慧。
13.格物:研究、認識世間萬物。
14.庶人:普通百姓。
15.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壹是:全部都是之意。本:本源、根本。
16.末:與“本”相對,末節之意。
17.厚者薄:該厚待的卻怠慢。
18.薄者厚:該怠慢的反倒厚待。
19.未之有也:賓語前置句,“未有之也”。是說還不曾有過這樣的做法或是事情。
20.誠其意:指意念真誠。
21.毋:不要。
22.惡(wù)惡(è)臭:指的是討厭惡臭的氣味。
23.好(hào)好(hǎo)色:喜愛容貌出眾的女子。
24.謙:心滿意足的樣子。
25.慎其獨:在獨處時要慎重。
26.閒居:單獨在家中,獨處。
27.厭然:遮遮掩掩、躲避之意。
28.掩:隱藏之意。著:彰顯出來。
29.益:益處,好處。
30.中:內心。
31.外:指外表。
32.嚴:嚴峻,冷人敬畏。
33.潤屋:裝飾住所。
34.潤身:修煉自己。
35.心廣體胖(pán):心胸寬廣,身體舒適。胖:舒適之意。
36.《詩》:此指《詩經·衛風·淇澳》。
37.淇:古代的水名,在今河南北部。澳(yù):水曲之處。
38.菉(lù):通“綠”。猗(yī)猗:美麗茂盛。
39.斐:文雅。
40.切、磋:對骨角進行切割磋光。
41.琢、磨:雕琢打磨玉石。這裡用來比喻研究學問,修養品德。
42.瑟:莊嚴。僴(xia:),威嚴。
43.赫兮喧兮:顯赫的樣子。
44.喧:又作“諼”,忘卻之意。
45.道:說、談論。
46.恂(xún)慄:驚恐、畏懼之意。
47.《詩》:此指《詩經·周頌·烈文》。
48.於戲(wū hū):感嘆詞。
49.前王:指的是周文王和周武王。
50.賢其賢:尊重有賢德的人。親其親:親近親人。
51.樂其樂:安享他的快樂。
52.此以:所以。沒世:過世之意。沒,通“歿”。
53.《康誥》:《尚書·周書》中的一篇。五經之一的《尚書》是記錄古代歷史事件和人物的著作,全書分為《虞書》、《夏書》、《商書》、《周書》四大部分。
54.克:能夠。
55.《大甲》:即《太甲》,是《尚書·商書》中的一篇。
56.顧:顧念之意。諟(shì):此。明命:坦蕩正義的稟性。
57.《帝典》:即《堯典》,是《尚書·虞書》中的一篇。
58.克明峻德:《堯典》原句為“克明俊德”。俊,與“峻”通,是崇高之意。
59.自明:自己去發揚光明的德性
60.湯:歷史上的商湯。盤銘:刻在金屬器皿警示語言或是箴言。這裡的金屬器皿指的是商湯的洗澡盆。
61.苟:假如。新:本義指洗澡時除去身上汙濁的東西,清潔身體,在這裡是精神層面的棄舊革新。
62.作:激發。新民:使民新的意思,棄舊從新,棄惡從善。
63.《詩》:此指《詩經·大雅·文王》。
64.周:周朝。舊邦:舊有的國家。
65.其命:在這裡指周朝所秉承的天命。維:助詞,無意義。
66.是故:因此。極:完善、極致。
67.《詩》此指《詩經·商頌·玄鳥》。
68.畿(jī):指都城和周邊地區。
69.止:停止、棲息,在這裡是居住之意。
70.《詩》此指《詩經·小雅·綿蠻》
71.緡(mín)蠻:鳥叫聲。
72.隅:角落之意。止:棲息。
73.於止:對於所居住的地方。
74.可以:即何以,為什麼
75.《詩》:此指《詩經·大雅·文玉》。
76.穆穆:雍容莊重的樣子。
77.於(wū):感嘆詞。緝:接著。熙:光明、光亮。止:助詞,無意義。
78.聽訟:審理訴訟案件。
79.猶人:和別人一樣。
80.必:一定。
81.無情者:有違實情的人。辭:花言巧語。
82.民志:指民心。
83.修身:指的是修養良好的品德。
84.忿懥(zhì):憤怒之意。
85.好樂:喜好,偏好。
86.之:“對於”之意。闢:親近、偏愛之意。
87.惡:厭惡。
88.畏:害怕。
89.哀矜:同情憐憫之意。
90.敖惰:敖:驕教,傲慢。惰:懈怠。
91.好:喜歡。
92.碩:大。
93.不出家而成教於國:不出家門就能把教化推行到國家。
94.弟:通“悌”。指弟弟對哥哥要尊重服從。
95.慈:長輩對晚輩的愛。
96.如保赤子:出自《尚書·周書·康誥》。如:與“若”同,好像。指的是作為國君保護老白姓就要像保護自己的嬰兒一樣。
97.中:指的是達到預期的目標。
98.讓:謙讓,禮讓。
99.貪戾:貪婪暴戾。
100.機:古代弓箭上的機關,這裡指的是關鍵。
101.僨(fèn):敗壞之意。
102.堯舜:古代仁君的代表。率:帶領、領導。
103.桀紂:桀:夏代的最後一位君主,殘暴至極。紂:商代的最後一位君主。兩人與堯舜相對,是古代暴君的代表。
104.諸:“之於”的合音詞。指具有這些善德。
105.非:指責。
106.恕:恕道之意。孔子曾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是指自己不想做的,也不要讓別人去做。這種推己及人的品德就是儒家所提倡的恕道。
107.喻:知曉、明白。
108.《詩》:此指《詩經·周南·桃夭》。
109.夭夭:鮮美的樣子。
110.蓁蓁(zhēn):濃密茂盛的樣子。
111.之子:與 “之女子于歸”同,是說女子出嫁。
112.宜:適宜,和睦。
113.《詩》:此指《詩經·小雅·蓼蕭》。
114.宜兄宜弟:是尊敬兄長、愛護兄弟之意。
115.《詩》:此指《詩經·曾風·鸕鳩》。
116.儀:儀容。忒(tuī):差錯。
117.正:匡正,教正。四國:四方各國。
118.法:效法。
119.老老:第一個“老”是動詞,指的是把老人當做老人看待的意思。老老,尊敬老人之意。
120.長長:敬重長輩之意。
121.恤:體恤憐愛之意。孤:指的是幼年喪父的孤兒。倍:通“背”,背離、背叛之意。
122.絜(xié):度量之意。矩:畫矩形所用的尺子,是規則、法度之意。絜矩之道:是儒家的倫理思想,指一言一行要有模範作用。
123.《詩》:此指《詩經·小雅·南山有臺》。
124.樂:歡快、喜悅之意。只:助詞,無意義。
125.好(hào):喜好。
126.惡(wù):厭惡。
127.《詩》:此指《詩經·小雅·節南山》。
128.節:通“截”,高聳的樣子。
129.維:語氣詞,無意義。巖巖:險峻之意。
130.赫赫:顯赫,顯著的樣子。師尹:指的是太師尹氏,太師是周代的三公之一。
131.具:通“俱”。爾:你。瞻:瞻仰、仰視之意。
132.僇(lù):殺戮之意。
133.《詩》:此指《詩經·大雅·文王》。
134.喪師:喪失民心。
135.克:能夠。配:與……相符。
136.儀:應該。監:警戒,鑑戒。
137.峻:大。不易:不易保有。
138.道:說。
139.此:才。
140.用:用度。
141.外本內末:指本末倒置。外:疏遠,輕視。內:親近,重視。
142.爭民:民眾互相爭鬥之意。施奪:搶奪財富。
143.悖(bèi):逆、反。
144.貨:財富。
145.常:恆常留駐一方。
146.道:說。
147.《楚書》是楚昭王時編寫的史書。
148.楚國無為寶,惟善以為寶:出自《楚書》。王孫圉受楚昭王之命出使晉國。晉國趙簡子問楚國珍寶美玉之事。王孫圉迴應說楚國從來不把美玉當珍寶,而只是將那些和觀射父一樣的大臣看做珍寶。
149.舅犯:是晉文公重耳的舅舅,名狐偃,字子犯。
150.亡人無以為寶,仁親以為寶:亡人:逃亡之人,特指重耳。子犯對重耳說這些話的歷史情形是,晉僖公四年,晉獻公因聽信讒言,逼迫太子中生自縊而死。重耳避難逃亡在狄國時,晉獻公逝世。秦穆公派人勸重耳回國執政。子犯得知此事,認為不能回去,隨即對重耳說了這樣的話。
151.《秦誓》:《尚書·周書》中的一篇。
152.斷斷:心地誠實之意。
153.休休:胸懷寬廣之意。
154.有容:指能夠包容人。
155.彥聖:德才兼備之意。彥:美好。聖:開明。
156.不啻(chì):不只是。
157.實:是。
158.媢(mào)疾:嫉妒之意。
159.違:阻礙之意。俾(bǐ):使得。
160.殆:危險。
161.放流:流放。
162.迸:驅逐之意。四夷:東南西北各方之夷。夷是古代東方的百姓。
163.中國:指的是國家的中心地區。
164.舉:舉薦。
165.先:優先。
166.命:是“慢”之誤字。輕慢之意。
167.退:黜退。
168.過:過錯。
169.好(hào)人之所惡(wù):喜好眾人所厭惡的。
170.拂:逆,違背。
171.菑(zāi):同災。逮:等到之意。夫:助詞,無意義。
172.大道:常理正道。
173.驕泰:放肆驕奢。
174.生:生產。
175.食:享用。
176.疾:迅速。
177.舒:舒緩,緩慢。
178.發身:修煉身心。發:發起之意。
179.不終:不成功。
180.府庫:存放國家貴重器物的地方。
181.孟獻子:魯國的大夫,姓仲孫,名蔑。
182.乘(shèng):是四匹馬拉的車,古代大夫級的待遇。
183.伐冰之家:辦喪事時能夠用冰來儲存屍體的人家。卿大夫以上的大官能享受的待遇。
184.百乘之家:家中有一百輛車,是古代的大家族,通常是有封地的諸侯王。
185.聚斂之臣:聚斂民財的家臣。
186.盜臣:指盜竊公家財物的家臣。
187.長(zhǎng)國家:成為一國之長,指的是帝王。務:致力於。
188.彼:這裡指國君。
189.為:治理。
190.無如之何:拿它沒有辦法。[19-22] 

大學白話譯文

《大學》的宗旨,在於弘揚高尚的德行,在於關愛人民,在於達到最高境界的善。知道要達到“至善”的境界方能確定目標,確定目標後方能心地寧靜,心地寧靜方能安穩不亂,安穩不亂方能思慮周詳,思慮周詳方能達到“至善”。凡物都有根本有末節,凡事都有終端有始端,知道了它們的先後次序,就與《大學》的宗旨相差不遠了。
在古代,意欲將高尚的德行弘揚於天下的人,則先要治理好自己的國家;意欲治理好自己國家的人,則先要調整好自己的家庭;意欲調整好自己家庭的人,則先要修養好自身的品德;意欲修養好自身品德的人,則先要端正自己的心意;意欲端正自己心意的人,則先要使自己的意念真誠;意欲使自己意念真城的人,則先要獲取知識;獲取知識的途徑則在於探究事理。探究事理後才能獲得正確認識,認識正確後才能意念真城,意念真誠後才能端正心意,心意端正後才能修養好品德,品德修養好後才能調整好家族,家族調整好後才能治理好國家,國家治理好後才能使天下大平。
從天子到普通百姓,都要把修養品德作為根本。人的根本敗壞了,末節反倒能調理好,這是不可能的。正像我厚待他人,他人反而慢待我;我慢待他人,他人反而厚待我這樣的事情,還未曾有過。這就叫知道了根本,這就是認知的最高境界。
所謂意念真城,就是說不要自己欺騙自己。就像厭惡難聞的氣味,喜愛好看的女子,這就是求得自己的心滿意足。所以君子在獨處時一定要慎重。小人在家閒居時什麼壞事都可以做出來。當他們看到君子後,才會遮掩躲閃,藏匿他們的不良行為,表面上裝作善良恭順。別人看到你,就像能見到你的五臟六腑那樣透徹,裝模作樣會有什麼好處呢?這就是所說的心裡是什麼樣的,會顯露在外表上。因此,君子在獨處的時候一定要慎重。曾子說:“一個人被眾人注視,被眾人指責,這是很可怕的啊!”富能使房屋華麗,德能使人品德高尚,心胸寬廣能體態安適,所以,君子一定要意念真誠。
《詩經》上說:“看那彎彎的淇水岸邊,綠竹蒼鬱。那文質彬彬的君子,像切磋骨器、琢磨玉器那樣治學修身。他莊重威嚴,光明顯耀。那文質彬彬的君子啊,令人難以忘記!”所謂“像切磋骨器”,是說治學之道;所謂“像琢磨玉器”,是說自身的品德修養;所謂“莊重威嚴”,是說君子謙遜謹慎,所謂“光明顯耀”,是說君子儀表的威嚴;“那文質彬彬的君子啊,令人難以忘記”,是說君子的品德完美,達到了最高境界的善,百姓自然不會忘記他。《詩經》上說:“哎呀,先前的賢王不會被人忘記。”後世君子,尊前代賢王之所尊,親前代賢王之所親,後代百姓因先前賢王而享安樂,獲收益。這樣前代賢王雖過世而不會被人遺忘。《尚書·周書》中的《康誥》篇上說:“能夠弘揚美德。”《尚書·商書》中的《太甲》篇中說:“思念上天的高尚品德。”《尚書·虞書》中《帝典》篇中說:“能夠弘揚偉大的德行。”這些都是說要自己發揚美德。商湯的《盤銘》上說:“如果一日洗刷乾淨了,就應該天天洗淨,不間斷。”《康誥》篇上說:“勸勉人們自新。”《詩經》上說:“周朝雖是舊國,但文王承受天命是新的。”因此,君子處處都要追求至善的境界。《詩經》上說:“京城方圓千里,都為百姓居住。”《詩經》上說:“啁啾鳴叫的黃鶯,棲息在多樹的山丘上。”孔子說:“啊呀,黃鶯都知道自己的棲息之處,難道人反而不如鳥嗎?”《詩經》上說:“儀態端莊美好的文王啊,他德行高尚,使人無不仰慕。”身為國君,當努力施仁政;身為下臣,當尊敬君主;身為人之子,當孝順父母;身為人之父,當慈愛為懷;與國人交往,應當誠實,有信用。孔子說:“審斷爭訟,我的能力與他人的一般無二,但我力爭使爭訟根本就不發生。”違背實情的人,不能盡狡辯之能事,使民心敬畏。這叫做知道什麼是根本。
如要修養好品德,則先要端正心意。心中憤憤不平,則得不到端正;心中恐懼不安,則得不到端正;心裡有偏好,則得不到端正;心裡有憂患,則得不到端正。一旦心不在焉,就是看了,卻什麼也看不到;聽了,卻什麼也聽不到;吃了,卻辨別不出味道。所以說,修養品德關鍵在端正心意。
如要調整好家族,則先要修養好品德,為什麼呢?因為人往往對他所親近喜愛的人有偏見,對他所輕視討厭的人有偏見,對他所畏懼恭敬的人有偏見,對他所憐惜同情的人有偏見,對他所傲視怠慢的人有偏見。所以喜愛一個人但又認識到他的缺點,不喜歡一個人但又認識到他優點的人,也少見。因此有一則諺語說:“人看不到自己孩子的過錯,人察覺不到自己的莊稼好。”這就是不修養好品德,就調整不好家族的道理。
要治理好國家,必須先要調整好自己的家族,因為不能教育好自己家族的人反而能教育好一國之民,這是從來不會有的事情。所以,君子不出家門而能施教於國民。孝順,是侍奉君主的原則,尊兄,是侍奉長官的原則,仁慈,是控制民眾的原則。《康誥》中說:“像愛護嬰兒那樣。”誠心誠意去愛護,即便不合乎嬰兒的心意,也相差不遠。不曾有過先學養育孩子再出嫁的人呀!一家仁愛相親,一國就會仁愛成風;一家謙讓相敬,一國就會謙讓成風;一人貪婪暴戾,一國就會大亂——它們的相互關係就是這樣。這就叫做一句話可以敗壞大事,一個人可以決定國家。堯、舜用仁政統治天下,百姓就跟從他們實施仁愛。桀、紂用暴政統治天下,百姓就跟從他們殘暴不仁。他們命令大家做的,與他自己所喜愛的凶暴相反,因此百姓不服從。因此,君子要求自己具有品德後再要求他人,自己先不做壞事,然後再要求他人不做。自己藏有不合“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一恕道的行為,卻能使他人明白恕道,這是不會有的事情。因此,國家的治理,在於先調整好家族。《詩經》上說:“桃花絢爛,枝繁葉茂。姑娘出嫁,閤家歡快。”只有閤家相親和睦後,才能夠調教一國之民。《詩經》上說:“尊兄愛弟。”兄弟相處和睦後,才可以調教一國的人民。《詩經》上說:“他的儀容沒有差錯,成為四方之國的準則。”能使父親、兒子、兄長、弟弟各謀其位,百姓才能效法。這就叫做治理好國家首先要調整好家族。
要平定天下,先要治理好自己的國家。因為居上位的人敬重老人,百姓就會敬重老人;居上位的人敬重兄長,百姓就會敬重兄長,居上位的人憐愛孤小,百姓就不會不講信義。所以,君子的言行具有模範作用。厭惡上級的所作所為,就不要用同樣的做法對待下級;厭惡下級的所作所為,就不要用同樣的做法對待上級;厭惡在我之前的人的所作所為,就不要用同樣的做法對待在我之後的人,厭惡在我之後的人的所作所為,就不要用同樣的做法對待在我之前的人,厭惡在我右邊的人的所作所為,就不要用同樣的方法與我左側的人交往;厭惡在我左邊的人的所作所為,就不要用同樣的方法與我右側的人交往。這就是所說的模範作用。《詩經》上說:“快樂啊國君,你是百姓的父母。”百姓喜愛的他就喜愛,百姓厭惡的他就厭惡,這就是所說的百姓的父母。《詩經》上說:“高高的南山啊,重巒疊嶂。光耀顯赫的尹太師啊,眾人都把你仰望。”統治國家的人不能不謹慎,出了差錯就會被天下百姓殺掉。《詩經》上說:“殷朝沒有喪失民眾時,能夠與上天的意旨相配合。應以殷朝的覆亡為鑑,天命得來不易啊。”這就是說得到民眾的擁護,就會得到國家;失去民眾的擁護,就會失去國家。
所以,君子應該謹慎地修養德行。具備了德行才能獲得民眾,有了民眾才會有國土,有了國土才會有財富,有了財富才能享用。德行為根本,財富為末端。如若本末倒置,民眾就會互相爭鬥、搶奪。因此,財富聚集在國君手中,就可以使百姓離散,財富疏散給百姓,百姓就會聚在國君身邊。所以你用不合情理的言語說別人,別人也會用不合情理的言語說你,用不合情理的方法獲取的財富,也會被人用不合情理的方法奪走。《康誥》上說:“天命不是始終如一的。”德行好的就會得天命,德行不好就會失掉天命。《楚書》上說:“楚國沒有什麼可以當做珍寶的,只是把德行當做珍寶。”舅犯說:“流亡的人沒有什麼可以當做珍寶的,只是把摯愛親人當做珍寶。”
《秦誓》上說:“如果有這樣一個大臣,他雖沒有什麼才能,但心地誠實寬大,能夠容納他人。別人有才能,如同他自己有一樣;別人德才兼備,他誠心誠意喜歡,不只是口頭上說說而已。能夠留用這人,便能夠保護我的子孫百姓。這對百姓是多麼有利啊。如果別人有才能,就嫉妒厭惡;別人德才兼備,就阻攔他施展才幹。不能留用這樣的人,他不能保護我的子孫百姓,這種人也實在是危險啊。”只有仁德的人能把這種嫉妒賢人的人流放,驅逐到邊遠地區,使他們不能留在國家的中心地區。這叫做只有仁德的人能夠愛人,能夠恨人。看到賢人而不舉薦,舉薦了但不盡快使用,這是怠慢。看到不好的人卻不能擯棄,擯棄了卻不能放逐到遠方,這是過錯。喜歡人所厭惡的,厭惡人所喜歡的,這是違背了人性,災害必然會降臨到他的身上。因此,君子所有的高尚德行,一定要忠誠老實才能夠獲得,驕縱放肆便會失去。
發財致富有這樣一條原則:生產財富的人要多,消耗財富的人要少;幹得要快,用得要慢,這樣就可以永遠保持富足了。有德行的人會舍財修身,沒有德行的人會捨身求財。沒有居上位的人喜愛仁慈而下位的人不喜愛忠義的;沒有喜愛忠義而完不成自己事業的;沒有國庫裡的財富最終不歸屬於國君的。孟獻子說:“擁有一車四馬的人,不應計較一雞一豬的財物;卿大夫家不飼養牛羊;擁有馬車百輛的人家,不豢養收斂財富的家臣。與其有聚斂民財的家臣,還不如有盜賊式的家臣。”這是說,國家不應把財物當做利益,而應把仁義作為利益。掌管國家大事的人只致力於財富的聚斂,這一定是來自小人的主張。假如認為這種做法是好的,小人被用來為國家服務,那麼災害就會一起來到,縱使有賢臣,也無濟於事啊!這就是說國家不要把財利當做利益,而應把仁義當做利益。[23] 

大學作品鑑賞

編輯

大學整體賞析

  • 總體思想
《大學》著重闡述了提高個人修養、培養良好的道德品質與治國平天
八條目關係 八條目關係
下之間的重要關係。中心思想可以概括為“修己以安百姓”,並以三綱領“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和八條目“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為主題。
《大學》提出的人生觀與儒家思想有千絲萬縷的聯絡,基本上是儒家人生觀的進一步擴充套件。這種人生觀要求注重個人修養,懷抱積極的奮鬥目標,這一修養和要求是以儒家的道德觀為主要內涵的。三綱八目又有階級性, “明德”、“至善”都是封建主義對君主的政治要求和倫理標準;“格物”、“致知”等八條目是在修養問題上要求與三綱領中的政治理念和倫理思想相結合。
《大學》還繼承了孔子的仁政學說與孟子的民本論,《大學》裡的統治者都是以“尊長”、“民之父母”的身份自居,但實際上他們還是站在剝削者的立場上這麼說的,他們所謂的“愛民”、“不暴戾”只是為了維護他們上層建築的經濟基礎——生產力。只有這樣,他們無生產能力的剝削生活才能得以鞏固。[24] 
  • 結構劃分
《大學》的基本內容主要是對孔子代表的原始儒家思想作了一種體系性、結構性的概括和描述,以闡明儒家關於學習的內容、目標和為學的次序途徑,旨在張揚儒家的君子修德之學和聖王的治政之道。
全文可分為三部分。
第一部分(“大學之道”至“此謂知之至也”)講的是大學之道。
首先,《大學》對儒學作了一個高度概括,提出“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三項,即宋代儒家們所說的大學“三綱領”。這一概括非常準確地揭示了儒學的基本精神,也道出了《大學》的主旨。《大學》是講治國平天下的學問,但是它按照孔子思想,不就事論事,而是將人的精神的弘揚和品德修養置於首位。“明明德”是發揚自己固有的德性,是激發求學者完善自己的自覺性,而不是用某種外在的、固定的道德準則束縛自己。“親民”即“新民”,就是不僅自覺地進行自我修養,而且努力提高全體人民的道德品質,在儒家看來這是為治國平天下的偉業奠定精神基礎。“止於至善”就是要將自己的道德品質和社會、國家的治理提升到最完美的地步,不達到最理想的境界絕不停止,實際上是一個無限的完善過程。
其次,《大學》提出欲明明德於天下者,要經歷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八個環節(即朱熹所稱的大學“八條目”)。其中,修身以上,“格物、致知、誠意、正心”四者,專注於心性修養,屬儒家的“內聖”之學;修身以下,“齊家、治國、平天下”,系君子之行為規範及治政之事,屬儒家的“外王”之學,其意主要在彰明儒家“為政以德”的觀念和“道德轉化為政治”的思想。文章指出:“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大學》對八條目排列了次序,這主要不是規定實行中的時間先後的次序,而是確定八條目之間的關係。它指明瞭只有把家庭、封地管理得井井有條,才能獲得經驗,有資格進而治理國家;要治好家庭、封地,首先要以身作則,進行自我修養;要作自我修養就要端正思想,而不能只做表面文章,遵守外在的行為準則;端正思想就要做到真誠,心靈純潔,排除種種私心雜念;而要意念誠實就要學習知識,提高認識,不至於陷入愚昧、偏執,從而避免盲目性;而掌握知識、提高認識能力,就要研究事物,以防止被他人之說誤導。說明《大學》全面地展示了同明明德和治國平天下相關的主要方面,深刻地揭示了它們之間的關係,使儒家學說成了一個條理分明的思想體系。
再次,《大學》第一次提出“格物”的概念,把格物致知列為儒家倫理學、政治學和哲學的基本範疇,從而賦予認知活動對於修身養性的精神、心理過程和治理社會與國家的實踐活動的極其重要的意義。這是儒學的一個重大發展。
最後,《大學》把修身規定為自天子以至於庶人的一切活動的根本,這既指明天子沒有特權置身於修身之外,又提出普通百姓不能降低對自己的要求,把修身當作無關緊要的事。修身就是關注自我,認識自我,審視自我,完善、發展自我。說明以修身為本就是將培育完善、發展自我的自覺性置於重要的地位,這種思想能夠增強個體自強不息的、內在的精神生命力。
第二部分(“所謂誠其意者”至“此謂修身在正其心”)講的是誠意慎獨。
第二部分是逐句解釋《大學》“三綱領、八條目”的,引用了許多典故,也作了發揮。文章在詮釋中突出了《大學》這一理念:求聖人之道的關鍵是增強完善自我的自覺性,它從以下四方面闡發了這一理念的涵義。
首先,自我的完善是“自明”。引證的《尚書》中三段語錄證明《大學》首句“明明德”在古聖人之書中都有出處,然後總結其思想是“皆自明也”。所謂“自明”即“自覺”,就是說“明明德”是自我的覺悟,是內心意識到完善、發展自身的必要性。此外,“自明”的說法還指明瞭“明明德”不是將一種外在的行為規範強加給一個人,而是人固有的善性的發揚和發展。
其次,道德修養是自我的無窮盡的更新過程。“新民”是為教化人民,這是力圖更新他人的品質,然而引用商湯刻在浴盆之上用以自警的銘文“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來闡明《大學》“新民”的概念,就把這個概念規定為自我的更新,自我的發展。其中四個“日”字的連用,則以十分有力的語氣強調:必須經常不斷地進行自我的更新、創造和發展,永遠追求新目標和新成就,總是要有新氣象和新面貌,任何時候都不要停止不前,安於現狀。而“君子無所不用其極”之說清楚地指明,這種更新和發展是沒有止境的無限過程,它要求人們將追求至善的自覺性發揮到最大的程度。這是一種積極的人生觀,是鼓勵發展和創新的哲學,它為自我創造開闢了新的空間。
再次,文章指出了自我完善不是個體以冥思求頓悟,而是必須努力學習知識,增進學問,提高認識,還必須通過艱苦的磨練,在實踐中不斷地增長才幹,養成各種優良的品質。即“如切如磋者,道學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的意思。經過這樣的修養和磨練,才能達到“道盛德至善”的地步。
最後,主觀意識要始終保持純正的狀態。經文提出的“誠意”的概念為“毋自欺”,把自我完善的自覺性歸結為一個人為善動機的純正。所謂“自欺”就是動機不純,有邪念,卻以勉強的行為做樣子,或以偽裝的善行、漂亮的言辭來掩飾自己心靈上的汙穢,藉以自欺欺人。因此,不自欺表明行善不是為了某種功利的目的。不是做給別人看,而是以善本身為目的。行善是自己心靈的需要,是求得精神本身的滿足。所以文章說:“如惡惡臭,如好好色,此之謂自謙。”又如朱熹所說:“皆務決去,而求必得之,以自快足於己,不可徒苟且以徇外而為人也。”(《四書集註·大學》)所以,只有心靈的自慊,才能排除做給別人看的矯飾、虛偽的自欺行為,達到“誠意”的目的,從而從根本上保證有一種自我完善的自覺性。
文中所提出的“慎獨”的理念非常重要。所謂“獨”意為獨處,這裡是指人不知而只有己知的意識活動,是指人的真實的意念。文章把獨處時的思想活動看成是對一個人能否做到誠意的一個考驗。即是否真正具有自我完善的自覺性的考驗。因此儒家對人們獨處時的思想活動和表現特別重視。朱熹說:“必謹之於此以審其幾焉。”“幾”是指細微難辨、微妙難言、卻包含了無限可能性的東西。表明獨處的意識活動是一個人在人生的各種實際活動中向善還是向惡的關鍵所在,必須特別慎重對待。文章進一步指出,一個人獨處時的思想活動雖然不為人們所知,但是它們總是要表現出來。
此外,文中還提出要保持純正的主觀意識,增強完善自我的自覺性,還必須時時調節自己的心理狀態。防止憤恨、恐懼、癖好、憂傷等各種情緒損害心靈的純正和完善自我的自覺性。因為心靈一旦失去平衡,就將喪失其正確判斷是非善惡的能力。
第三部分(“所謂齊其家在修其身者”至“以義為利也”)講有諸己而後求諸人。
儒家政治哲學的基本觀念是治理國家的根本原則同治理家庭和對待他人的準則相一致,由此這部分著重闡述了兩個觀點:
觀點一:“治國必先齊其家”。在儒家看來,不能教育好家人的那些人是不可能治理好國家的。其理由一是在家中都不能實行仁義道德,在國家政治生活中也就不會講仁義道德。因此,要首先在治家的過程中培育治國所需要的那些道德品質和才幹。所以文中說:“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於國。”理由二是,統治者治理好自己的家以後,就樹立了一個榜樣,產生巨大的影響,整個社會都會來仿效,這就是文中所說的:“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讓,一國興讓。”相反,則是“一人貪戾,一國作亂”。
觀點二:治國者要把家庭道德運用、推廣到國家的政治生活之中,要以對家人的情感對待全社會的人,要在整個世界造成家庭式的秩序與和諧。文中提出,在家中對父母的孝,在朝廷中要用到對待君主;在家中對兄長的敬愛,在官場中要用到對待長上;在家中對小輩的慈愛,在治國之時要用到對待下屬或百姓。文中特別強調統治者對待老百姓就像對“赤子”那樣有一種憐愛、疼愛的柔情。文中正是從這種柔情的意義上解釋治國者“為民父母”的傳統理念:“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此之謂民之父母。”儒家力圖以此減弱這一理念帶有的家長專制的色彩。
要求以孝悌的道德對待君主和長上,這是一種宗法主義的觀念,有利於加強封建專制主義。而把人民當成赤子,則表現了一種高高在上、俯視民眾的優越感和對百姓的輕視,與現代的平等和民主的觀念格格不入。但是,文章竭力主張治國者應當像對家人那樣,對人民有一種純真、誠摯、深厚的愛,並以這種情感來治國,按照人民的願望和意志來處理政務,努力使社會變得像美滿的家庭那樣和睦,充滿溫馨,這種主張雖然在封建專制社會難以實現,但反映了古人的美好的政治理想,有利於促進古代政治的改良,即使在現代社會也當作為政治進步和革新的目標。
第三部分還論述了治國者應有的思想品格和道德品質,其中最重要的是忠恕之道,即文中所說的絜矩之道:絜者,測度也;矩者,規矩與標準。絜矩之道就是根據“人同此心”的道理,以“將心比心”的方法,處理各種人際關係。根據孔子的規定,忠恕就是推己及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種絜矩之道對於封建專制主義和一切醜惡事物都有一種批判和抵禦的作用。
關於治國者的政治道德,文章強調必須公正無私。文中非常細緻地指明瞭特別要提防的種種妨礙公正無私的情感、心理因素:對親近和喜歡的人不能有偏愛,對所厭惡的人不能有偏見,對所畏懼和敬重的人不能有盲目性,對所同情、憐憫的人不能有偏私。於是從中提出了一個普遍的法則:對於他人偏愛,就會看不到其缺點,而對他人有了偏見,就會看不到其優點。
此外,文章提出政治家要有寬廣的胸懷,別人有才能和本領,就像自己有一樣;別人道德高尚,自己要從心裡喜歡。不要像那些小人,別人有才幹,就妒忌他;別人有美德,就處心積慮地壓制他。要舉賢薦能,罷黜不善之人。文章提出了“仁者以財發人”,作為“不仁者以身發財”的對照。所謂以財發人,就是首先要善於為國生財。文中提出的生財之大道是:“生之眾,食之者寡;為之者疾,用之者舒。”然後以財造福百姓,以取得他們的擁護,不能任用“聚斂之臣”與民爭利。
總的來講,《大學》所表達的儒家重治國之本的傳統觀念,自始至終著力闡述儒家政治學總綱,所以能夠在很長的歷史時期對中國政治實踐和政治教育發揮巨大的指導作用。[25] 

大學歷代點評

程子:“大學,孔氏之遺書,而初學入德之門也。”於今可見古人為學次第者,獨賴此篇之存,而論、孟次之。學者必由是而學焉,則庶乎其不差矣。[26] 
鄭玄《三禮目錄》:“名為《大學》者,以其記博學可以為政也。”
孔穎達《禮記正義》:“此《大學》之篇,論學成之事,能治其國,章明其德於天下。”[27] 
孫中山:中國政治哲學謂其最有系統之學,無論外國任何政治哲學家都未見過,都未說出,為中國獨有之寶貝。[28] 

大學價值影響

編輯

大學貢獻價值

⑴《大學》提出了一個政治哲學綱領。《大學》以不長的篇幅使儒家思想理論化、通俗化,便於學者學習掌握,而儒家思想為封建王朝的穩固提供了保障。[29] 
⑵《大學》可以作為科學啟蒙第一書,它提出的“誠意正心”是必備的科研心態、“格物致知”是認知的唯一途徑、“止於至善”是追求臻美境界,“日日新”是強烈的創新意識。[30] 
⑶《大學》雖然充滿著主觀唯心主義的哲學思想,但是卻有重要的樸素唯物主義哲學思想的論述,如提出的“物有本末,事有終始”,認知到事物發展的先和後;提出的“治本”,認知到治國的規律。[31] 
⑷《大學》作為“四書”之首,是儒學重要的思想載體。儒學作為中國傳統政治的合法性依據,在中國古代廉政文化建設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32] 
⑸《大學》提出的經濟思想是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學最為有利的文化根基。如提出的“德本財末思想”、“財聚民散思想”、“生眾用舒思想”,“先義後利思想”。[33] 
⑹《大學》提出的誠信思想對當代探討誠信缺失的社會根源以及建立以人為本的政治理念具有重要的啟發意義。[34] 
⑺《大學》是講學習法則的著作,影響著學風。[35] 
⑻《大學》提出了“做人”法則。[36] 
⑼《大學》是國學經典之一,代表著中國傳統文化。[37-38] 

大學作品影響

  • 正面
《大學》作為《禮記》中的一篇,它對於漢儒的思想有直接的啟發。特別是到宋代理學勃興後,藉助科舉的力量,又使它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宋以後幾乎每一個讀書人都受到《大學》的影響。《大學》強調了學習者自身道德修養的提高,還強調了對社會的關心和參與精神,對形成良好的社會風氣與促進社會發展都具有積極意義。《大學》所提出的“修、齊、治、平”思想,幾乎成為讀書人的唯一標準理想。這種思想主張積極人世,注重自身修養,關心人民疾苦,努力改善民生,維護社會安定,擁護統一,對社會的繁榮穩定發揮了重要作用。[29] 
  • 負面
《大學》把人的思想束縛在儒家的思維範圍之中,給古代文人帶來思想僵化的缺點。在中國古代,一個人如不按照“修、齊、治、平”這條線路來走,輕則斥之為不成才,重則為離經叛道,大家群起而攻之,使文人輕易不敢背離。從這個思維模式教育出來的人,雖然有“達則兼濟天下”的信念,但他們的最終目標是為最高統治者服務的,讓百姓過上好日子並不是他們的最終目標,只是維護統治階級的統治手段。在這種思想指導下,如果百姓與統治者利益發生衝突,只能是犧牲百姓的利益。因此儒家思想上帶有一些奴性。[29] 

大學作者簡介

編輯
曾子(前505年-前435年),名參,字子輿,春秋末戰國初魯國武城人。
曾子像 曾子像
孔子弟子,儒家主要學派—“曾子子思孟子學派”的重要代表人物。後世尊其為“宗聖”,與孔子、孟子、顏子合稱“四聖”。[39] 
詞條圖冊 更多圖冊
參考資料
  • 1.    大學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11-20]
  • 2.    經典課程編委會.北大哲學課.北京: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4年:24-25頁
  • 3.    學者圖解《大學》和《四書》的奇妙關係  .新華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4.    李世忠 王毅強 楊德齊.《大學中庸》新論:北京工業大學出版社,2012年:3-11頁
  • 5.    國學是什麼  .鳳凰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6.    陳虹巖.國學經典選讀大學中庸三字經:復旦大學出版社,2011年:1頁
  • 7.    臺灣將把儒家四書列入普通高中課綱  .成都新聞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8.    清華大學:讀“四書”成必修  .海南日報[引用日期2016-02-11]
  • 9.    “四書五經”成山東大學本科新生必修課  .新浪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10.    “四書五經”成為華中科技大學新聞學博士生必修課  .新浪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11.    聞一多基金會設國學獎金  .中國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12.    傳統文化從娃娃抓起 四書五經搬上成都小學課堂  .新浪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13.    山東財經大學中華文化研究院揭牌成立  .鳳凰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14.    違紀學生須讀“四書”修身  .新浪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15.    100萬孩子誦讀四書五經 教育界颳起“復古”風  .搜狐新聞[引用日期2016-02-11]
  • 16.    張積.四書五經.北京市:新華出版社,1993年:115頁
  • 17.    文字、宗旨與格物之爭 ——明代《大學》詮釋的幾個問題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18.    大學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11-20]
  • 19.    言青.國學經典 超值白金版:中國華僑出版社,2011年:75-82頁
  • 20.    曹順慶.中華文化原典讀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11年:227-230頁
  • 21.    錢玄 徐克謙 張採民.禮記 下:嶽麓書社,2001年:796-808頁
  • 22.    陳襄民.五經全譯 禮記:中州古籍出版社,1991年:610-612頁
  • 23.    《國學經典一本通》編委會.國學經典一本通:中國華僑出版社,2010年:129-133頁
  • 24.    方韜.四書五經精華 彩圖版: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3年:2頁
  • 25.    施忠連.四書五經鑑賞辭典 第1版:上海辭書出版社,2013年:4-13頁
  • 26.    嚴華英.大學中庸:中國戲劇出版社,2003年:16頁
  • 27.    國學釋讀:《大學》之“大”為何?  .中國青年網[引用日期2016-02-2]
  • 28.    東方出版社推出“國學經典系列”  .網易新聞[引用日期2015-12-24]
  • 29.    黃鴻春.四書五經史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1年:14-15頁
  • 30.    《大學》與科學啟蒙  .科學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31.    我們應該從《大學》中學到什麼?  .人民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32.    《大學》的廉政思想及其當代價值(上)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33.    《中庸》、《大學》的經濟思想暨與現代西方經濟學的耦合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用日期2016-02-12]
  • 34.    《大學》誠信思想精蘊及其當代價值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用日期2016-02-12]
  • 35.    讀《大學》的“道”“德”談學風  .科學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36.    《大學》: 大人之學,內明外用  .深圳特區報[引用日期2016-02-12]
  • 37.    我們為什麼需要傳統   .南開大學新聞網[引用日期2016-02-11]
  • 38.    國學進教材增學生負擔?重點在學什麼怎麼學(圖)  .網易新聞[引用日期2016-02-12]
  • 39.    宗聖曾子故里“迴歸”平邑  .平邑縣政府網站[引用日期2016-02-9]
詞條標籤:
文學作品 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