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旦

(唐睿宗)

編輯 鎖定
唐睿宗李旦(662年-716年),初名李旭輪、李輪,唐朝第五位皇帝,唐高宗第八子,武則天第四子,唐中宗同母弟。
李旦早年曆封殷王、冀王、相王、豫王,於嗣聖元年(684年)被立為皇帝,但僅是母親武則天的傀儡。他在武周建立後,被降為皇嗣,後復封為相王,參與神龍政變。景雲元年(710年),在唐隆政變後被再次擁立為皇帝。他寵信妹妹太平公主,致使公主幹政,與太子李隆基爭權。先天元年(712年),禪位於李隆基,退為太上皇。
李旦前後兩次登基,共在位八年餘,但真正掌權僅有兩年,稱太上皇四年。開元四年(716年)病逝,廟號睿宗,諡號為玄真大聖大興孝皇帝,葬於橋陵
本    名
李旦
別    稱
李旭輪、李輪[1] 
所處時代
唐朝
民族族群
漢人
出生地
長安[2] 
出生時間
662年6月22日[2] 
去世時間
716年7月13日[3] 
主要作品
《睿宗集》[4] 
主要成就
兩即帝位,三讓天下
在位時間
684年-690年,710年-712年
年    號
文明景雲太極延和[5] 
廟    號
睿宗[6] 
諡    號
玄真大聖大興孝皇帝[7] 
陵    號
橋陵[6] 

李旦人物生平

編輯

李旦早年經歷

李旦是唐高宗與武則天所生第四子,初名李輪(李旭輪),出生不久便被封為殷王,遙領冀州大都督、單于大都護、右金吾衛大將軍。[8]  他在兄弟中排行最小,因而深受父親唐高宗的寵愛。[9] 
李輪成年後,謙恭好學,精通書法,對文字訓詁方面的學問很有研究。他擔任右衛大將軍、洛州牧,歷封豫王、冀王、相王。[10]  永淳二年(683年),李輪改名為李旦,被再次封為豫王。[11] 

李旦傀儡皇帝

嗣聖元年(684年),武則天廢皇帝李顯為廬陵王,改立李旦為皇帝,並臨朝稱制,裁決一切政事。她以李旦的名義改年號為文明,冊封正妃劉氏為皇后、長子李成器為皇太子。而後,李旦便被軟禁在皇宮中,不得預聞政事,開始了傀儡皇帝的生活。他不但不能隨意出入宮廷,甚至在皇宮中也不能自由行動。當時,英國公徐敬業在揚州起兵發對武則天。宰相裴炎趁機請武則天還政於李旦,結果被武則天以謀反罪名斬首。武則天派三十萬大軍鎮壓揚州叛亂,徐敬業兵敗被殺。[12] 
《百家講壇》,李旦虛擬形象 《百家講壇》,李旦虛擬形象
垂拱二年(686年)正月,武則天下詔,表示要還政於皇帝。李旦知道這是母后在試探於他,便數次上表,極力推辭,請求母后繼續臨朝。武則天遂順水推舟,“接受”了李旦的請求,依舊臨朝稱制,把持朝政。[13] 
垂拱四年(688年),武承嗣將一塊刻有“聖母臨人,永昌帝業”八字的白石獻給武則天,聲稱是在洛水中發現的。武則天大喜,將白石命名為“寶圖”(後改稱“天授聖圖”),又加尊號為聖母神皇。李旦作為皇帝,不但無法阻止,還要隨武則天親臨洛水,參加“拜洛受圖”大典。[14]  當時,琅琊王李衝、越王李貞起兵發對武則天,結果都兵敗身死。韓王李元嘉、魯王李靈夔、霍王李元軌、紀王李慎、江都王李緒、黃國公李撰、東莞郡公李融、常樂公主等,或被逼自殺,或斬首市曹,或死於流放途中。李唐宗室幾乎被殺戮殆盡。[15] 

李旦艱難皇嗣

天授元年(690年),侍御史傅遊藝率關中百姓九百人上表朝廷,請武則天稱帝。百官、宗室、外戚、四夷酋長,乃至僧尼、道士,紛紛勸進。李旦迫於形勢,也上表請母后稱帝,並求賜武姓。是年九月,武則天正式稱帝,尊號聖神皇帝,改國號為周,史稱武周。李旦被降為皇嗣,賜姓武氏,遷居東宮,一切禮儀皆比照皇太子規格。太子李成器則降稱皇孫。[16]  自此,李旦成為了武氏諸王以及酷吏的攻擊目標,開始了艱難的皇嗣生涯。
天授二年(691年),魏王武承嗣的親信張嘉福唆使洛陽百姓王慶之,糾集數百民眾,詣闕上表,以“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為由,請武則天廢黜李旦的皇嗣身份,改立武承嗣為皇太子。宰相岑長倩格輔元反對變易皇嗣,被武承嗣誣以謀反,下獄被殺。鳳閣侍郎李昭德不但杖斃王慶之,還藉機勸諫武則天,保住了李旦的皇嗣之位。[17]  但後來,武則天在永珍神宮舉行祭祀典禮,竟不顧“皇太子為亞獻”的禮制,避開了皇嗣李旦,改由武承嗣為亞獻,並命樑王武三思終獻[18] 
長壽二年(693年),武則天的寵婢韋團兒因引誘李旦被拒,懷恨報復,誣告皇嗣妃劉氏、德妃竇氏用巫蠱之術詛咒武則天。武則天將劉妃、竇妃祕密處死,埋在宮中。李旦對於兩個妃子的失蹤,絲毫不敢提及,在武則天面前也表現得泰然自若,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韋團兒還想加害李旦,結果遭到告發而被處死。不久,尚方監裴匪躬、內常侍範雲仙因私下謁見李旦被殺。武則天又剝奪了李旦接見公卿百官的權力。[19] 
後來,李旦又被誣告謀反,武則天命酷吏來俊臣審理。來俊臣對東宮屬官刑訊逼供,讓他們“招出”李旦謀反的實情。樂工安金藏當眾剖腹,以表明皇嗣沒有謀反。武則天深受感動,不再懷疑李旦,命來俊臣停止審理。李旦因此而倖免於難。[20] 

李旦安國相王

聖曆元年(698年),武則天在狄仁傑王方慶等大臣的勸說下,決定將政權歸還給李氏。她命人前往房州,將廬陵王李顯接回洛陽。李旦數次稱病不朝,請求將儲君之位讓於李顯。是年九月,武則天覆立李顯為皇太子。[21] 
聖歷二年(699年),李旦被複封為相王,兼領太子右衛率,後又遙領安北大都護。當時,武則天為了調解李氏與武氏的矛盾,召集兩族子弟,在明堂盟誓,要兩族和睦共處。李旦作為李氏代表,與李顯、太平公主一同參與了盟誓。[22] 
長安元年(701年),突厥默啜可汗率軍南侵。李旦被任命為天兵道元帥,統率諸軍抵禦突厥。他並未領軍出征,只是名義上的唐軍主帥。不久,突厥退兵,李旦又擔任左、右羽林衛大將軍。[23] 
長安二年(702年),突厥進犯幷州。李旦被任命為幷州牧,並充任安北道行軍元帥。後來,李旦又改任雍州牧。[24] 
神龍元年(705年),宰相張柬之崔玄暐等人發動神龍政變,誅殺武則天的面首張易之、張昌宗,逼武則天禪位於李顯,是為唐中宗。當時,李旦統率南衙禁軍,捕獲韋承慶崔神慶等張氏黨羽,因功被拜為太尉同鳳閣鸞臺三品,以宰相身份參預國政,並加號安國相王。[25]  不久,李旦辭去太尉及知政事之職。唐中宗又欲立李旦為皇太弟,但卻被其拒絕。[26] 

李旦政變登基

主詞條:韋后之亂唐隆政變
景龍四年(710年)六月,唐中宗駕崩(傳說是被韋皇后毒殺)。韋皇后立溫王李重茂為皇帝,改元唐隆,以皇太后的身份臨朝攝政。她派親信控制南北衙禁軍以及尚書省諸司,大肆網羅黨羽,準備效法武則天,篡奪唐室江山。當時,李旦作為皇帝的叔父,被拜為太尉,與太平公主成為韋后奪位的主要障礙。韋黨決意將二人置於死地。而李旦第三子李隆基則在京師暗中招攬豪傑,與太平公主密謀匡扶社稷。兵部侍郎崔日用本是韋氏一黨,因懼禍將韋氏陰謀密報給李隆基。[27] 
六月二十日,李隆基在葛福順、李仙鳧等禁軍將領的協助下,打著“誅諸韋以復社稷,立相王以安天下”的旗號,搶先發動兵變,殺死韋皇后、安樂公主及其黨羽,而後迎李旦入宮輔佐少帝。李旦攜李重茂登上安福門,安撫百姓。當時,李隆基被拜為宰相,進封平王,並統率萬騎禁軍,控制了皇城內外。李重茂迫於形勢,請求讓位於叔父李旦。李旦起初極力推辭,後聽從李隆基、李成器等人的勸說,接受了李重茂的讓位。[28] 
六月二十四日,李旦在太極殿登基,第二次即位為帝。他登上承天門,宣佈大赦天下,改元景雲,復封李重茂為溫王。當時,李隆基建有大功,而李成器則是嫡長子,都有被立為太子的資格。李旦為此猶豫不決。李成器以“國家安則先嫡長,國家危則先有功”為由,主動辭讓太子之位。劉幽求等政變功臣也大都支援李隆基。李旦遂立李隆基為皇太子。[29] 

李旦內禪退位

李隆基被立為太子後,政治勢力日益增長,成為太平公主幹預朝政的主要障礙。太平公主為了長保權勢,便想更易太子,於是在朝野散佈流言,聲稱李隆基並非皇帝嫡長子,沒有被立為太子的資格,但因李旦公開宣諭平息流言,未能得逞。她還在李隆基左右安插耳目,監視他的日常行為,並與竇懷貞等大臣結為朋黨,密謀加害李隆基。後來,太平公主與李隆基的矛盾逐漸公開化。她甚至將宰相邀截在宣政殿光範門內,暗示他們應當勸皇帝改立太子,遭到宋璟的嚴詞拒絕。[30] 
國家一級文物景雲鍾,鑄於景雲二年(711年) 國家一級文物景雲鍾,鑄於景雲二年(711年)
景雲二年(711年),李旦聽從宰相姚崇、宋璟、張說的建議,命李隆基監國,並將可能威脅到太子地位的李成器等諸王全部削去兵權,同時讓太平公主遷居蒲州(今山西永濟)。但太平公主卻到李旦面前哭訴,不但留在了京中,還將姚崇、宋璟貶出了朝廷。[31]  後來,李旦又欲傳位給太子,雖在群臣的諫阻下未能如願,但卻將政務全部交給李隆基處理,自己僅掌握軍務、死刑的處決權,以及五品以上官員的任免權。[32] 
先天元年(712年)八月,李旦因彗星出現,禪位於太子李隆基,退為太上皇,但仍掌握三品以上官員的任命權以及重大刑案的裁決權。他每五日在太極殿接受群臣的朝賀,仍舊自稱為朕。而皇帝李隆基則只能自稱為“予”。[33]  當時,太平公主依仗李旦的信任,在朝中仍擁有強大的勢力,七位宰相有五人出自她的門下,文武百官也大都依附於她。她公然提出要廢掉皇帝,因宰相陸象先反對而未遂。後來,李旦有意遣皇帝李隆基出京巡邊,但最終卻因故延期,將日期改為明年八月。[34] 
先天二年(713年)七月,李隆基為奪回皇帝應有的權力,搶先發動先天政變,率羽林軍襲殺竇懷貞、蕭至忠岑羲等太平公主黨羽,隨後賜死太平公主。李旦初聞變亂,與宰相郭元振登承天門避亂。他得知李隆基已撲滅太平公主的勢力,遂下詔宣佈竇懷貞等人的罪狀,而後正式歸政於皇帝,退居百福殿,頤養天年。至此,李隆基終於掌握了全部朝政。[35] 

李旦晚年病逝

開元四年(716年)六月,李旦在百福殿病逝,終年五十五歲。[3]  是年十月,李旦被葬於橋陵(在今渭南豐山),廟號睿宗,追諡大聖貞皇帝(《新唐書》作大聖真皇帝)。[6] 
天寶八載(749年),李旦被改諡為玄真大聖皇帝。[36] 
天寶十三載(754年),李旦又增諡為玄真大聖大興孝皇帝。[37] 

李旦為政舉措

編輯

李旦政治

  • 中央
李旦兩次稱帝,但第一次完全是母親的傀儡,只有第二次登基期間才算真正掌權。他即位初期,以姚崇、宋璟為宰相,並在其輔佐下,革除弊政,整修綱紀,撥亂反正,使朝政呈現出一派振興氣象,史稱“復有貞觀、永徽之風”。[38] 
  1. 昭雪冤案:李旦即位以後,對中宗年間的一些冤案進行了平反和昭雪。他追諡庶人李重俊為節愍太子,並追復張柬之崔玄暐敬暉桓彥範袁恕己李千里李多祚王同皎蘇安恆等人的官爵。[39-40] 
  2. 裁減冗官:中宗年間,韋皇后與安樂公主專擅朝政,公開賣官鬻爵,不經中書門下,由皇帝直接任命官員,稱為斜封官。到中宗後期,靠花錢上來的官員多達數千人。李旦即位以後,下詔將斜封官全部罷免,同時罷免了各公主府官。[41] 
  3. 恢復三銓制度:唐初規定,官員的選用、考績都由尚書省主管,文官經由吏部,武官經由兵部,尚書與侍郎合稱三銓。中宗年間,因韋后專權,三銓制度遭到破壞。李旦即位後,下詔恢復了三銓制,並讓姚崇和宋璟分別兼任兵部尚書吏部尚書,負責文武官員的考選工作。[42] 
  4. 整頓北衙禁軍:北衙禁軍的核心力量稱為萬騎,因在唐隆政變中建有大功,在長安多有不法之舉。李旦即位後,將萬騎將士全部放到京外為官,並停止從戶奴中招募萬騎兵員。他又增置飛騎,隸屬於左右羽林軍,以取代萬騎的核心地位。後來,李旦又將左右萬騎與左右羽林軍整編為北門四軍。[43] 
  5. 削除諸王兵權:李旦為保障太子李隆基的地位,免去宋王李成器、申王李成義、岐王李隆業、薛王李隆範的左右衛大將軍、左右羽林大將軍軍職,並明確規定諸王、駙馬不得統領禁軍。[44] 
  6. 清算韋氏亂黨:李旦即位後,對中宗年間禍亂朝綱的韋氏亂黨進行追究清算。他追廢韋皇后、安樂公主為庶人,將黨附韋氏的宰相蕭至忠、韋嗣立趙彥昭崔湜全部罷免,貶為刺史。越州長史宋之問、饒州刺史冉祖雍皆流放嶺南。[45] 
  7. 消除武氏影響:中宗年間,武則天雖然退位,但武氏一族仍有很大的影響力。李旦即位後,取消武則天的“則天大聖皇后”稱號,複稱“天后”,並廢除武氏崇恩廟及昊陵(武則天之父武士彠之墓)、順陵(武則天之母楊氏之墓)。他還追削武三思、武崇訓父子的官爵,剷平其墳墓,剖棺戮屍,極力打擊武氏的殘存勢力,消除武氏一族在政治上的影響力。[46] 
而與此同時,李旦還非常信任妹妹太平公主,常與她一同商議朝廷大政,甚至到了“每入奏事,坐語移時;或時不朝謁,則宰相就第諮之”的地步。每有宰相奏事,李旦都要先問:“可曾與太平商量過嗎?”然後才問:“可曾與三郎(太子李隆基)商量過嗎?”當得知了太平公主和李隆基的意見後,他才做出決定。當時,太平公主可謂是權傾朝野,權勢甚至超過了李旦。[47] 
李旦即位後的第二年,便失去了剛即位時的進取精神。他任用竇懷貞、崔湜等為宰相,並將已經罷免的斜封官全部恢復,使得朝政出現腐敗和混亂的現象,史稱“復如景龍之世”。[48]  後來,李旦不聽大臣勸諫,徵發數萬民工,耗費一百萬緡,大肆拆毀民居,為女兒金仙公主玉真公主修建道觀。他還在太平公主的請求下,恢復了昊陵、順陵的陵號,並設定陵官[49] 
  • 地方
景雲二年(711年)五月,李旦以山南道隴右道所轄區域闊遠為由,將山南道分為山南東道山南西道。他又將隴右道黃河以西的涼州甘州肅州瓜州沙州伊州西州等七州劃出,設定河西道,並設定節度使支度使營田使等職。[50]  賀拔延嗣成為首任河西節度使,節度使從此成為朝廷正式官職。[51] 
是年六月,李旦又擬將全國(不包括洛州及近畿州)分為二十四個都督府管區,令都督糾察所管州刺史以下官吏,但因都督權柄過大,遭到群臣反對,未能實行。他又廢除負責地方監察事務的右御史臺,設定十道按察使,負責監督地方政治,使得按察使一職成為常設官員。[52] 

李旦軍事

主詞條:冷陘之戰
景雲元年十二月(711年1月),奚族南侵,劫掠漁陽(治今天津薊縣)、雍奴(治今天津武清東北)等地,而後經盧龍塞(即今河北喜峰口)退回漠北。幽州都督薛訥率軍追擊,但卻未能追上。不久,李旦將薛訥調任為幷州長史,以左羽林將軍孫佺接任幽州大都督。[53] 
延和元年(712年)六月,孫佺不聽部將勸諫,出動兩萬步兵、八千騎兵,與左驍衛將軍李楷洛,左威衛將軍周以悌兵分三路,襲擊奚族,結果在冷陘地區(在今內蒙古巴林右旗)被奚族酋長李大酺所率八千騎兵擊敗。他謊稱是奉旨前來招撫,並誣稱是李楷洛不受節度而擅自出戰,同時將紫袍金帶魚袋以及軍中錦帛萬餘段贈予李大酺,以示和好。李大酺讓孫佺還師。孫佺倉惶撤退,部伍大亂。李大酺乘勢追擊,俘獲孫佺、周以悌,送往突厥斬首。唐軍全軍覆沒。[54] 

李旦文教

  • 尊孔崇儒
景雲二年(711年),李旦命太子李隆基到太學行釋奠禮[55] 
太極元年(712年),李旦命官府撥付三十戶人家,負責孔宣父祠廟(即曲阜孔廟)的清潔灑掃工作。不久,李旦再次命李隆基釋奠於國學,並追贈顏回為太子太師、曾參為太子太保。他還規定每年春秋兩次釋奠,以四科弟子(即孔門十哲,指德行科顏回、閔損冉耕冉雍;言語科宰予端木賜;政事科冉求仲由;文學科言偃卜商)、曾參配祀孔子,列於二十二賢(貞觀年間配祀孔廟的左丘明何休等二十二位先儒)之上。[56] 

李旦外交

  • 與突厥的關係
景雲二年(711年)正月,後突厥默啜可汗遣使請和,並請求和親。李旦封宋王李成器之女為金山公主,許嫁默啜,並命鴻臚卿和逢堯出使突厥。默啜遂改穿唐人冠帶,南拜稱臣,派其子楊我支及國相入朝迎親。但最終因李隆基即位,親事廢除。[57] 
景雲二年十二月(712年1月),李旦冊拜西突厥興昔亡可汗阿史那獻為招慰十姓使,讓他招撫西突厥治下十姓部落[58] 
  • 與吐蕃的關係
景雲元年(710年),安西都護張玄表侵掠吐蕃北境。吐蕃通過賄賂鄯州都督楊矩,向朝廷索取河西九曲之地(在今青海東南部)。李旦採納了楊矩的建議,將河西九曲作為金城公主湯沐邑,贈予吐蕃。[59] 
  • 與南蠻的關係
姚州蠻是南蠻的一支,主要聚居於劍南道西南的姚州(治今雲南姚安),曾依附於吐蕃,後又歸附唐朝。景雲元年(公元710年),李旦聽從代監察御史李知古的建議,在姚州修築城池,設定州縣官署,重徵租稅。李知古徵發劍南道府兵前往築城,還打算趁機剷除蠻族各部豪傑,掠其子女為奴婢,結果引起蠻民怨怒。蠻酋傍名引導吐蕃攻入姚州,殺死李知古,以其屍身祭天。從此姚州一帶通往內地的道路斷絕,連續多年都未能打通。[60] 

李旦軼事典故

編輯

李旦屢受猜忌

李旦於武氏當政期間,一直是李唐的政治旗幟,因此在中宗年間備受中宗及韋氏一黨的猜忌。
景龍政變時,太子李重俊事敗被殺。安樂公主與宰相宗楚客趁機陷害李旦與太平公主,誣稱二人與李重俊同謀。御史中丞蕭至忠負責調查,哭諫道:“陛下富有四海,卻容不下一弟一妹,而讓人羅織罪名加以殘害嗎?相王昔為皇嗣,在則天皇后面前數日不食,請求將天下讓於陛下,其德行天下皆知,陛下怎能懷疑於他。”唐中宗只得作罷。[61] 
唐中宗死後,上官婉兒負責起草遺詔,曾想讓韋皇后聽政,並由李旦輔政。但宗楚客卻對韋溫道:“相王輔政,於理而言並不適宜,何況他和皇后又是叔嫂關係。自古禮制講究叔嫂不通問,到時臨朝之時,他和皇后又該如何為禮呢。”二人率諸宰相上表,請韋皇后臨朝攝政。蘇瑰雖表示反對,但李旦最終還是被罷去了輔政之權。[62] 

李旦抱子而哭

唐隆政變前,李隆基並未把兵變計劃告訴李旦。他對劉幽求、葛福順等人道:“此番舉事是為了挽救大唐社稷,事成福祉自當歸於相王。但若萬一事敗,我們以身殉國便是,何必連累相王。現在將計劃告知相王,他若贊成,就是讓他也參預這種危險的行動,若不贊成,必會壞了大事。”政變成功後,李隆基請李旦入宮穩定局勢,並叩頭請罪。李旦抱著李隆基,哭道:“社稷宗廟不墜於地,全都是你的功勞啊。”[63] 

李旦天子問道

李旦崇信道教,曾召見天台山道士司馬承禎,向他請教陰陽術數。司馬承禎道:“所謂‘道’,就是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李旦又問:“對於個人修行來說,無為是最高的境界,那麼治理國家的最高境界又是什麼呢?”司馬承禎答道:“治理國家與個人修行是一個道理,只要順應世間萬物的自然發展,屏除私心雜念,國家便可趨於大治。”李旦大為讚賞,將司馬承禎比喻為教育黃帝廣成子[64] 

李旦繩奸之論

侍御史楊孚執法嚴明,糾劾官吏,不避權貴,因而受到權貴的詆譭。但李旦卻道:“在老鷹搏擊狡免時,必須趕緊幫助它,否則它就會反被狡免咬傷。御史繩奸(指糾劾奸惡)也是這個道理。如果君主不對他多方保護,他必會被奸惡之徒所咬傷。”[65] 

李旦傳德避災

太平公主為了除掉太子李隆基,在彗星之事上借題發揮,指使術士向李旦進言:“彗星出現標誌著除舊佈新,而位於天市垣內的帝座星、心前星均有變化,這一切都預示著皇太子將要成為天子。”她本意是指太子將會篡位,想借此挑撥李旦與李隆基的父子關係,引起李旦的猜忌之心。但李旦卻認為這是天意讓他禪位太子,決定“傳德避災”。[66] 
太平公主及其黨羽見弄巧成拙,又極力勸諫,認為李旦不可禪位。李旦卻道:“中宗年間,奸佞擅權,上天多次示警。我當時就曾請中宗擇立賢子,以避災禍,結果惹得中宗不悅。我為此憂懼數日,寢食難安。難道說,我能勸說中宗禪位,而臨到自己該禪位的時候,卻反而做不到嗎?”[67] 
李隆基聽聞訊息,連忙入宮,叩頭力辭。李旦道:“社稷能夠安定,我能夠登基,都是你的功勞。如今帝座星有災異出現,我傳位給你,是希望能轉禍為福,你又何必有所疑慮。”李隆基仍極力推辭。李旦又道:“你若是一個孝子,就當接受禪位。難道非要等我死了,方肯在柩前即位嗎?”李隆基只得答應,流涕而出。[68] 

李旦人物評價

編輯
劉昫:法不一則奸偽起,政不一則朋黨生,上既啟其泉源,下胡息於奔競。觀夫天后之時,雲委於二張之第;孝和之世,波注於三王之門。獻奇則除設盈庭,納賄則斜封滿路,鹹以進趨相軌,奸利是圖,如火投泉,安得無敗?洎景龍繼統,汙俗廓清,然猶投杼於乘輿之間,抵掌於太平之日。以至書頻告變,上不自安,宮臣致御魅之科,天子慊巡邊之詔。彼既彎弓而射我,我則號泣以行刑。此雖鎮國之尤,亦是臨軒之失。夫君人孝愛,錫之以典刑,納之於軌物,俾無僭逼,下絕覬覦,自然治道惟新,亂階不作。孝和既已失之,玄真亦未為得。[69] 
宋祁:睿宗有聖子,一受命,一追帝,三贈太子,天與之報,福流無窮,盛歟![70] 
孫甫:睿宗以次子平王賢而有功,取內外屬望之意,從長子辭讓之誠,立為太子;又以時方多難,上象示變,自知行事不當天意,遂傳位於子,此實大公之心,安宗社之計也。然為一妹所惑,雖傳位而不授以政,使太子稱帝而主細務,自稱太上皇而斷大事,此體豈正乎?故養成一妹之惡,致奸人黨附從而逆謀,賴太子英果,先事誅之,不然內難可測乎?蓋睿宗雖有大公之心,而明斷不至也,惜哉![71] 
石介:中宗在位,韋庶人、安樂公主用事,忠良屏失,讒邪並用,刑賞僭濫,賄賂公行,庶政盡隳,彝倫攸斁,宮闈恣醜穢之行,朝廷扇朋比之風,宗社﨑危,海內諮怨。睿宗時為相王,目擊其事,常扼腕嗟嘆,不勝竊憤,及乎身履帝位,親握萬機,則宜刷疵滌瑕,洗穢濯垢,沐浴中外,鹹使潔清,緝熙謨猷,皆有條理,而乃不戒覆車,復蹈危轍,專縱太平公主,恣橫以亂朝政,遂使海內失望,君子息心,苟非繼之以聖主,唐祚或去矣。臣嘗謂中宗、睿宗為庸主,良以此也。[72] 
歐陽修:① 睿宗因其子之功,而在位不久,固無可稱者。[73]  ② 蓋自高祖以來,三遜於位以授其子,而獨睿宗上畏天戒,發於誠心。[74] 
司馬光:① 相王寬厚恭謹,安恬好讓,故經武、韋之世,竟免於難。[75]  ②睿宗鑑前之禍,立嗣以功,所謂可與權矣。[76] 
範祖禹:唐自高祖取隋,五年而四方底平,九年而太宗立貞觀之治,幾於三代,然一傳而有武氏之篡,國命中絕二十餘年。中、睿享國日淺,朝廷濁亂,明皇以兵取而後得之,開元之治,幾於貞觀。[76] 
張唐英:中睿之朝,武三思、太平、安樂等公主,倚恃城社,競為狐鼠,號令刑政,棼然無紀,朝廷乃市道之藪,刑賞乃權幸之柄。[76] 
洪邁:唐諸帝稱太上皇者,高祖、睿宗、明皇、順宗凡四君。順宗以病廢之故,不能臨政,高祖以秦王殺建成、元吉,明皇幸蜀,為太子所奪,唯睿宗上畏天戒,發於誠心,為史冊所表。然以事考之,睿宗以先大元年八月,傳位於皇太子,猶五日一受朝,三品以上除授,及大刑政皆自決之。故皇帝之子嗣直、嗣謙、嗣升封王,皆以上皇誥而出命。又遣皇帝巡邊。二年七月甲子,太平公主誅,明日乙丑,即歸政,然則猶有不獲已也。[77] 
李杞:① 睿宗居武韋之世,從容自處,以免於難,卒成安李之功。② 睿宗在唐本中材之主,惟明皇有大功,而推尊於父,故睿宗至今猶得賢君之名,可謂幹父用譽者矣。
王夫之:自武氏之殄唐宗,慘殺其子而不恤,於是高宗之子姓,上及於兄弟,芟夷向盡,所僅存者三人而已。父闇而不能庇其生,母憯而不難置之死,又繼以韋氏、宗楚客之淫凶,睿宗之與公主,其不與中宗同受刃者,幸也。原隰之裒,伊誰相惜,凋殘已盡,僅保一人。詩不云乎:將恐將懼,惟吾與汝。”況其在同氣之親乎?故姚、故姚宋之言,社稷之計也;睿宗之盡然傷心,亦詎可決於一旦哉?[78] 
全祖望:睿宗雖中材,然非中宗比也,豈特此哉。中宗之所為如此,即非武后終當喪其天下,大臣有如霍光之徒,早當廢之,相與竟立睿宗以安唐社。
乾隆帝:睿宗以明皇為之子,復辟之功不與焉。然父以子貴,故明皇討賊,而睿宗入即大位。鑑建成之亂,立嫡以功,繼以傳位,可謂知權者矣。(《唐總論》)
蔡東藩:韋武既滅,朝廷易主,而太平乃首出建議,捽去少帝,此特一手一足之勞耳。人心已盡歸相王,太平安能標異乎?然彼則自恃有功,睿宗亦以有功視之,卒至讒間東宮,謀生內變,牝雞之不可司晨,固如此哉!然則太平固有罪矣,而睿宗之縱令為惡,亦未嘗無咎焉。[79] 

李旦個人作品

編輯
根據《新唐書·藝文志》記載,李旦有《睿宗集》十卷。[4] 全唐詩》、《全唐文》等文集則收錄有李旦的詩作、詔令文書(包括制書、詔書、敕書誥書冊書璽書赦文)、表文序文銘文贊文等作品,具體詳見下表:
李旦詩文作品
  
體裁作品
詩作
《石淙》
制書
《受禪制》《誡諭天下制》《成王千里還舊官制》《贈寧嘉勖永和縣令制》《定刑法制》《加鎮國太平公主實封制》《贈太子重俊諡節愍制》《贈裴炎益州大都督制》《以崔日用參知機務制》《授蘇瑰左僕射制》《禮葬韋后安樂公主制》《贈薛季泉左御史大夫制》《追贈燕欽融諫議大夫制》《追贈蘇安恆諫議大夫制》《追贈張柬之中書令制》《褒長安令李朝隱制》《追復李多祚官制》《貶趙彥昭歸州刺史制》《勘責授官制》《令西城昌隆公主入道制》《令所司舉人制》《命皇太子監國制》《令僧道並行制》《韋安石等罷相制》《郊禋大赦制》《禁請仗下奏事制》《褒恤魏元忠制》《訪察官司請託制》《頒新格式制》《加邠王守禮實封制》《加宣城公主實封制》
詔書
《贈吉頊御史大夫詔》《立平王為皇太子詔》《葬譙王重福詔》《揀擇刺史詔》《命皇太子釋奠太學詔》《停脩金仙玉真兩觀詔》《付史館紀皇太子等勸進詔》《答皇太子讓禪位表詔》《復劉幽求官爵詔》
敕書
《誡勵風俗敕》《申勸禮俗敕》《簡擇內外文武官敕》《賜天師司馬承禎三敕》《戒諸王皇親敕》《復建桐柏觀敕》《賜岱嶽觀敕》《賜狄光嗣敕》《賜武攸緒敕》
誥書
《命皇帝謁享太廟誥》《命皇帝巡邊誥》《簡補羽林飛騎誥》《除宥禁囚誥》《遣宣勞使誥》《封乳母蔣氏莫氏誥》《誅竇懷貞等大赦誥》《命皇帝處分軍國政刑誥》《與皇帝誥》《冊皇帝妃王氏為皇后誥》《冊封皇帝良娣董氏等誥》《封郯王鄂王誥》《封陝王誥》《遺誥》
冊書
《冊平王為皇太子文》《節愍太子諡冊文》《冊桂陽郡王楊妃文》
赦文
《北郊赦文》
表文
《讓禪位表》
璽書
《與劉仁軌書》《勞畢構璽書》《賜劉幽求璽書》《勞解琬璽書》
序文
《大寶積經序》
銘文
《景龍觀鍾銘》
贊文
《孔子贊》《老子贊》《漢高祖贊》《晉宣帝贊》《梁武帝贊》
表格參考資料:[80-82] 

李旦家族成員

編輯

李旦世系

李弇李昶→西涼武昭王李暠→西涼後主李歆李重耳李熙李天錫(一作李天賜)→李虎李昞→唐高祖李淵→唐太宗李世民→唐高宗李治→唐睿宗李旦

李旦父母

李治,唐朝第三位皇帝,廟號高宗,諡號天皇大聖大弘孝皇帝。
武則天,曾稱帝建立武周,諡號則天順聖皇后。

李旦兄弟姐妹

  • 兄長
李忠劉宮人所生,歷封陳王、皇太子、樑王,最終被廢為庶人,賜死。中宗年間,追封燕王。[83]  [84] 
李孝鄭宮人所生,封許王,早薨。中宗年間,追封原王,諡號悼。[83]  [85] 
李上金楊宮人所生,歷封杞王、畢王、澤王,最終被逼自縊而死。中宗年間平反。[83]  [86] 
李素節蕭淑妃所生,歷封雍王、郇王、鄱陽郡王、葛王、許王,最終被武則天賜死。中宗年間平反。[83]  [87] 
李弘,武則天所生,歷封代王、皇太子,死後追諡為孝敬皇帝。[83]  [88] 
李賢,武則天所生,歷封潞王、沛王、雍王、皇太子。後廢為庶人,被逼自殺。睿宗年間,追諡章懷太子。[83]  [89] 
李顯,武則天所生,歷封周王、英王、皇太子。兩次登基為帝,廟號中宗,諡號大和大聖大昭孝皇帝。[83] 
  • 姐妹
義陽公主,蕭淑妃所生,下嫁權毅[90] 
高安公主,蕭淑妃所生,初封宣城公主,下嫁王勖。[90] 
安定公主,武則天所生,夭折,諡號思。
太平公主,武則天所生,下嫁薛紹,後嫁武攸暨[91] 

李旦后妃

  • 皇后
劉皇后,刑部尚書劉德威孫女,生寧王李憲壽昌公主代國公主,被武則天勒令處死,追諡為肅明順聖皇后[92]  [93] 
竇德妃,潤州刺史竇孝諶之女,生玄宗李隆基、金仙公主、玉真公主,被武則天勒令處死,追諡為昭成順聖皇后[92]  [93] 
  • 妃嬪
豆盧貴妃,尚書左僕射豆盧欽望侄女,撫養申王李捴、玄宗李隆基。[94] 
崔貴妃,生鄎國公主。[95] 
王德妃,潤州刺史王美暢之女,生薛王李業淮陽公主涼國公主[96]  [97-98] 
王賢妃王芳媚),潤州刺史王美暢之女,王德妃之妹,撫養薛王李業。[98] 
崔孺人,生岐王李範[96]  [99] 
唐孺人,戶部尚書唐儉孫女。[100] 
柳宮人,中書令柳奭孫女,生申王李捴。[101] 

李旦子女

  • 皇子
李憲(李成器),歷封永平郡王、皇太孫、壽春郡王、宋王、寧王,追諡讓皇帝。[96]  [102] 
李捴(李成義),歷封恆王、衡陽郡王、申王,追諡惠莊太子。[96]  [103] 
李隆基,歷封楚王、臨淄郡王、平王、皇太子,後即皇帝位。死後廟後玄宗,諡號至道大聖大明孝皇帝。[96]  [104] 
李範(李隆範),歷封鄭王、衛王、巴陵郡王、岐王,追諡惠文太子。[96]  [105] 
李業(李隆業),歷封趙王、中山郡王、薛王,追諡惠宣太子。[96]  [106] 
李隆悌,封汝南郡王,早薨,追封隋王。[96]  [107] 
  • 皇女
壽昌公主,下嫁崔真。[108] 
安興公主,許嫁樑王府參軍薛琳,早薨,諡號昭懷。[108]  [109] 
荊山公主,下嫁薛伯陽[108]  [110] 
淮陽公主(李花山),下嫁王承慶[108] 
代國公主(李華婉),下嫁鄭萬鈞[111] 
涼國公主(李華莊),初封仙源縣主,下嫁薛伯陽,又嫁溫曦[111]  [112] 
薛國公主,初封清陽公主,下嫁王守一,又嫁裴巽[113] 
鄎國公主,初封荊山公主,下嫁薛儆,又嫁鄭孝義。[95] 
金仙公主,初封西城縣主,後出家修道。[114] 
玉真公主(李持盈),初封崇昌縣主,後出家修道。[114] 
霍國公主,下嫁裴虛己。[108] 

李旦史籍記載

編輯
舊唐書·卷七·本紀第七》[69] 
《新唐書·卷五·本紀第五》[73] 

李旦墓葬紀念

編輯
睿宗橋陵 睿宗橋陵
主詞條:橋陵
橋陵是唐睿宗李旦的陵寢,位於陝西省蒲城縣西北約十五公里處的豐山西南,以山為陵,在山腹開鑿地宮,並在地面上繞山築城,四面各開一門,陵園周長約13公里,保留有石華表、石鴕鳥、石馬、石人、石獅等四十多尊巨大石刻。[115-116] 
橋陵的陵墓建造和石刻藝術是唐代繁盛時期的代表,與乾陵並稱為唐代陵墓石刻藝術之最,1988年被國務院確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15-116] 

李旦文藝形象

編輯

李旦小說形象

清代如蓮居士所著小說《薛剛反唐》中,李旦是書中重要角色,事蹟貫穿全書。
王皇后懷孕期間,被打入冷宮,在冷宮中產下一子,因生於天明時分,取名李旦。武則天探知,命掌宮太監杜回去殺掉皇后母子。杜回卻心懷忠義,將實情告知王皇后。王皇后寫下血書,將李旦交託給杜回,自己自縊而死。杜回將李旦抱到江夏王李開芳處。李開芳把李旦養在府中,對外宣稱是世子李琪所生,並和英王李敬業、馬周約定,日後一同輔保李旦登基。[117] 
《薛剛反唐連環畫》人物圖,中為李旦 《薛剛反唐連環畫》人物圖,中為李旦
李旦十四歲時,武則天廢黜中宗,臨朝稱制,意圖篡唐稱帝。李開芳拿出血書,將身世告知李旦,讓馬周把他帶離長安,到揚州投奔李敬業,以圖重興唐朝。李敬業舉兵討武,率軍殺奔金陵。李旦則與李敬業之子徐美祖、李成孝一同留守揚州。武則天命李承業迎戰。李敬業大敗李承業,但卻被其所派刺客刺殺,舉事失敗。揚州被武三思率奇兵襲破。李旦逃出揚州,卻在亂軍中與徐美祖等人失散。[117] 
李旦流落通州,沿街乞討,被當地富戶胡發收留,改名進興,在其店中料理雜務。胡發的寡嫂文氏因天神託夢,將女兒胡鳳嬌許配給李旦為妻。這時,馬周已佔據翠雲山,經過多日尋訪,終於在通州找到了李旦,將他接到山上。李旦又納馬周甥女申婉蘭為妃。眾人以為翠雲山非久守之地,決定攻取漢陽,以為安身之所。漢陽守將殷國泰心存忠義,獻城投降。[117] 
李旦佔據漢陽,自稱唐王。李承業又領十萬大軍征剿漢陽,並以萬箭火輪牌連破唐軍。李旦為破萬箭火輪牌,冒名李國祚,從湘州陶仁處盜取女媧鏡。他大破李承業,將其凌遲處死,而後又領兵親征,連下三十餘城。武則天採納張柬之之言,遣使議和,尊李旦為大唐天皇,約定以漢江為界,互不侵犯。李旦遂退回漢陽,訓練兵將,積聚糧草,以待天時。[117] 
唐中宗復位後,縱容韋皇后亂政,寵信武三思,逐戮功臣。李旦聽從薛強的建議,點起五百壯軍,與薛強等人分路潛入長安。武三思發動兵變,毒死唐中宗,與太子李重俊所率御林軍展開混戰。李旦趁機殺入皇城,將韋、武兩家,盡皆剿滅。武則天在病中受驚而死。李旦遂登基為帝,將武則天的屍首拖出斬首,以報母親之仇。[117] 

李旦影視形象

各版李旦影視形象
各版李旦影視形象(14張)
年份影視型別劇名飾演者
1985年電視劇一代女皇華少江
1986年電視劇一代公主康殿巨集
1986年電視歌仔戲薛剛反唐陳亞蘭
1990年電視劇唐明皇田成仁
1994年電視劇上官婉兒陸詩雨
1995年電視劇武則天韓青
1999年電視劇大明宮詞袁世龍王濤
2002年電視劇天子尋龍駱應鈞
2006年電視劇無字碑歌王今心
2006年電視劇日月凌空蘇小玎
2009年電視劇楊貴妃祕史樊志起
2011年電視劇武則天祕史田宇鵬
2012年電視劇唐宮燕駱達華
2012年電視劇太平公主祕史葉鵬
2014年電視劇美人制造高基才
2014年電視劇武媚娘傳奇徐揚、趙熠洋
2016年電視劇
隋唐英雄之薛剛反唐
劉成祥
詞條圖冊 更多圖冊
參考資料
  • 1.    《舊唐書·睿宗本紀》:上初名旭輪,至是去“旭”字。
  • 2.    《舊唐書·睿宗本紀》:龍朔二年六月己未,生於長安。
  • 3.    《舊唐書·睿宗本紀》:開元四年夏六月甲子,太上皇帝崩於百福殿,時年五十五。
  • 4.    新唐書·藝文志四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0-13]
  • 5.    李旦第一次在位期間,還有光宅、垂拱、永昌、載初四個年號。但這段時期內,武則天實際操縱朝政,李旦毫無實權,因此史料文獻多把這幾個年號算為武則天的年號。
  • 6.    《舊唐書·睿宗本紀》:秋七月己亥,上尊諡曰大聖貞皇帝,廟曰睿宗。冬十月庚午,葬於橋陵。
  • 7.    《舊唐書·睿宗本紀》:天寶十三載二月,改諡曰玄真大聖大興孝皇帝。
  • 8.    《舊唐書·睿宗本紀》:其年封殷王,遙領冀州大都督、單于大都護、右金吾衛大將軍。
  • 9.    《舊唐書·高宗本紀》:上謂霍王元軌曰:“……又男輪最小,特所留愛。……思與叔等同為此歡,各宜盡醉。”
  • 10.    《舊唐書·睿宗本紀》:及長,謙恭孝友,好學,工草隸,尤愛文字訓詁之書。乾封元年,徙封豫王。總章二年,徙封冀王。上元二年,徙封相王,拜右衛大將軍。儀鳳三年,遷洛牧。
  • 11.    《舊唐書·高宗本紀》:(永淳二年秋七月)甲辰,相王輪改封豫王,更名旦。
  • 12.    《資治通鑑·唐紀十九》:二月,戊午,太后集百官於乾元殿,廢中宗為廬陵王,扶下殿。……己未,立雍州牧豫王旦為皇帝。政事決於太后,居睿宗於別殿,不得有所預。立豫王妃劉氏為皇后。……壬子,以永平郡王成器為皇太子,睿宗之長子。赦天下,改元文明。……(李敬業)起一州之兵,複稱嗣聖元年,開三府,一曰匡復府,二曰英公府,三曰揚州大都督府。敬業自稱匡復府上將,領揚州大都督。旬日間得勝兵十餘萬,移檄州縣。……甲申,以左玉鈐衛大將軍李孝逸為揚州道大總管,將兵三十萬,以將軍李知士、馬敬臣為之副,以討李敬業。……太后問計於炎,對曰:“皇帝年長,不親政事,故豎子得以為辭。若太后返政,則不討自平矣。”監察御史藍田崔詧聞之,上言:“炎受顧託,大權在己,若無異圖,何故請太后歸政?”太后命左肅政大夫金城騫味道、侍御史櫟陽魚承曄鞫之,收炎下獄。……丙申,斬裴炎於都亭。……孝逸進擊之,因風縱火,敬業大敗,斬首七千級,溺死者不可勝紀。……其將王那相斬敬業、敬猷及駱賓王首來降。餘黨唐之奇、魏思溫皆捕得,傳首神都,揚、潤、楚三州平。
  • 13.    《資治通鑑·唐紀十九》:春,正月,太后下詔復政於皇帝。睿宗知太后非誠心,奉表固讓;太后復臨朝稱制。
  • 14.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武承嗣使鑿白石為文曰:“聖母臨人,永昌帝業。”末紫石雜藥物填之。庚午,使雍州人唐同泰奉表獻之,稱獲之於洛水。太后喜,命其石曰“寶圖”,擢同泰為遊擊將軍。五月,戊辰,詔當親拜洛,受“寶圖”。乙亥,太后加尊號為聖母神皇。七月,丁巳,赦天下。更命“寶圖”為“天授聖圖”。……(十二月)己酉,太后拜洛受圖,皇帝、皇太子皆從。
  • 15.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太后潛謀革命,稍除宗室。絳州刺史韓王元嘉、青州刺史霍王元軌、刑州刺史魯王靈夔、豫州刺史越王貞及元嘉子通州刺史黃公撰、元軌子金州刺史江都王緒、虢王鳳子申州刺史東莞公融、靈夔子范陽王藹、貞子博州刺史琅邪王衝,在宗室中皆以才行有美名,太后尤忌之。元嘉等內不自安,密有匡復之志。……八月,壬寅,衝召長史蕭德琮等令募兵,分告韓、霍、魯、越及貝州刺史紀王慎,各令起兵共趣神都。……衝還走博州,戊申,至城門,為守門者所殺,凡起兵七日而敗。……越王貞聞衝起,亦舉兵於豫州,遣兵陷上蔡。……貞、規、守德及其妻皆自殺。……收韓王元喜、魯王靈夔、黃公撰、常樂公主於東都,迫脅皆自殺,更其姓曰"虺",親黨皆誅。……越王貞起兵,遣使約融,融倉猝不能應,為官屬所逼,執使者以聞。未幾,為支黨所引,冬,十月,己亥,戮於市,籍沒其家。……十二月,乙酉,司徒、青州刺史霍王元軌坐與越王連謀,廢徙黔州,載以檻車,行至陳倉而死。江都王緒、殿中監成公裴承先皆戮於市。……諸王之起兵也,貝州刺史紀王慎獨不預謀,亦坐繫獄,檻車徙巴州,更姓虺氏,行及蒲州而卒。……唐之宗室於是殆盡矣。
  • 16.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九月,丙子,侍御史汲人傅遊藝帥關中百姓九百餘人詣闕上表,請改國號曰周,賜皇帝姓武氏,太后不許;百官及帝室宗戚、遠近百姓、四夷酋長、沙門、道士合六萬餘人,俱上表如遊藝所請,皇帝亦上表自請賜姓武氏。……庚辰,太后可皇帝及群臣之請。壬午,御則天數,赦天下,以唐為周,改元。乙酉,上尊號曰聖神皇帝,以皇帝為皇嗣,賜姓武氏;以皇太子為皇孫。
  • 17.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先是,鳳閣舍人修武張嘉福使洛陽人王慶之等數百人上表,請立武承嗣為皇太子。文昌右相、同鳳閣鸞臺三品岑長倩以皇嗣在東宮,不宜有此議。太后又問地官尚書、同平章事格輔元,輔元固稱不可。由是大忤諸武意,故斥長倩令西征吐蕃,未至,徵還,下制獄。承嗣又譖輔元。……冬,十月,己酉,長倩、輔元、通等皆坐誅。王慶之見太后,太后曰:“皇嗣我子,奈何廢之?”對曰:“‘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今誰有天下,而以李氏為嗣乎!”……昭德引出光政門外,以示朝士曰:“此賊欲廢我皇嗣,立武承嗣!”命撲之,耳目皆血出,然後杖殺之,其黨乃散。昭德因言於太后曰:“天皇,陛下之夫;皇嗣,陛下之子。陛下身有天下,當傳之子孫為萬代業,豈得以侄為嗣乎!自古未聞侄為天子而為姑立廟者也!且陛下受天皇顧託,若以天下與承嗣,則天皇不血食矣。”太后亦以為然。
  • 18.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一》:太后享永珍神宮,以魏王承嗣為亞獻,樑王三思為終獻。
  • 19.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一》:戶婢團兒為太后所寵信,有憾於皇嗣,乃譖皇嗣妃劉氏、德妃竇氏為厭咒。癸巳,妃與德妃朝太后於嘉豫殿,既退,同時殺之,瘞於宮中,莫知所在。皇嗣畏忤旨,不敢言,居太后前,容止自如。團兒復欲害皇嗣,有言其情於太后者,太后乃殺團兒。……甲寅,前尚方監裴匪躬、內常侍範雲仙坐私謁皇嗣,腰斬於市。自是公卿以下皆不得見。
  • 20.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一》:又有告皇嗣潛有異謀者,太后命來俊臣鞫其左右,左右不勝楚毒,皆欲自誣。太常工人京兆安金藏大呼謂俊臣曰:“公既不信金藏之言,請剖心以明皇嗣不反。”即引佩刀自剖其胸,五藏皆出,流血被地。太后聞之,令轝入宮中,使醫內五藏,以桑皮線縫之,傅以藥,經宿始蘇。太后親臨視之,嘆曰:“吾有子不能自明,使汝至此。”既命俊臣停推。睿宗由是得免。
  • 21.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二》:(狄仁傑)又勸太后召還廬陵王。王方慶、王及善亦勸之。太后意稍寤。他日,又謂仁杰曰:“朕夢大鸚鵡兩翅皆折,何也?”對曰:“武者,陛下之姓,兩翼,二子也。陛下起二子,則兩翼振矣。”太后由是無立承嗣、三思之意。三月,己巳,託言廬陵王有疾,遣職方員外郎瑕丘徐彥伯召廬陵王及其妃、諸子詣行在療疾。戊子,廬陵王至神都。……皇嗣固請遜位於廬陵王,太后許之。(九月)壬申,立廬陵王哲為皇太子,複名顯。
  • 22.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二》:正月,壬戌,以皇嗣為相王,領太子右衛率。……太后春秋高,慮身後太子與諸武不相容。(四月)壬寅,命太子、相王、太平公主與武攸暨等為誓文,告天地於明堂,銘之鐵券,藏於史館。……(八月)丁未,相王兼檢校安北大都護。
  • 23.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三》:八月,突厥默啜寇邊,命安北大都護相王為天兵道元帥,統諸軍擊之,未行而虜退。……(九月)丙申,以相王知左、右羽林衛大將軍事。
  • 24.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三》:三月,庚寅,突厥破石嶺,寇幷州。……(五月)乙未,以相王為幷州牧,充安北道行軍元帥,以魏元忠為之副。……(七月)戊申,以幷州牧相王旦為雍州牧。
  • 25.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三》:太后在迎仙宮,柬之等斬易之、昌宗於廡下,進至太后所寢長生殿,環繞侍衛。……彥范進曰:“……願陛下傳位太子,以順天人之望!”……是日,袁恕己從相王統南牙兵以備非常,收韋承慶、房融及司禮卿崔神慶繫獄,皆易之之黨也。……乙巳,太后傳位於太子。丙午,中宗即位。……相王加號安國相王,拜太尉、同鳳閣鸞臺三品。
  • 26.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四》:(二月)辛未,相王固讓太尉及知政事,許之;又立為皇太弟,相王固辭而止。
  • 27.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五》:六月,壬午,中宗崩於神龍殿。……甲申,梓宮遷御太極殿,集百官,發喪,皇后臨朝攝政,赦天下,改元唐隆。進相王旦為太尉。……丁亥,殤帝即位,時年十六。尊皇后為皇太后。宗楚客與太常卿武延秀、司農卿趙履溫、國子祭酒葉靜能及諸韋共勸韋后遵武后故事,南北衛軍、臺閣要司皆以韋氏子弟領之,廣聚黨眾,中外連結。楚客又密上書稱引圖讖,謂韋氏宜革唐命。謀害殤帝,深忌相王及太平公主,密與韋溫、安樂公主謀去之。相王子臨淄王隆基,先罷潞州別駕,在京師,陰聚才勇之士,謀匡復社稷。……兵部侍郎崔日用素附韋、武,與宗楚客善,知楚客謀,恐禍及己,遣寶昌寺僧普潤密詣隆基告之,勸其速發。隆基乃與太平公主及公主子衛尉卿薛崇暕、苑總監贛人鍾紹京、尚衣奏御王崇曄、前朝邑尉劉幽求、利仁府折衝麻嗣宗謀先事誅之。
  • 28.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五》:庚子,晡時,隆基微服與幽求等入苑中。……福順拔劍直入羽林營,斬韋璿、韋播、高嵩以徇,曰:“韋后鴆殺先帝,謀危社稷。今夕當共誅諸韋,馬鞭以上皆斬之!立相王以安天下。敢有懷兩端助逆黨者,罪及三族!”羽林之士皆欣然聽命。……使福順將左萬騎攻玄德門,仙鳧將右萬騎攻白獸門。……韋后惶惑走入飛騎營,有飛騎斬首獻於隆基。安樂公主方照鏡畫眉,軍士斬之。斬武延秀於肅章門外,斬內將軍賀婁氏於太極殿西。……(隆基)捕索諸韋在宮中及守諸門,並素為韋后所親信者皆斬之。比曉,內外皆定。辛巳,隆基出見相王,……遂迎相王入輔少帝。……相王奉少帝御安福門,慰諭百姓。……是日,赦天下,以臨淄王隆基為平王,兼知內外閒廄,押左右廂萬騎。……癸卯,太平公主傳少帝命,請讓位於相王,相王固辭。以平王隆基為殿中監、同中書門下三品。……成器、隆基入見相王,極言其事,相王乃許之。
  • 29.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五》:甲辰,少帝在太極殿東隅西向,相王立於梓宮旁,太平公主曰:“皇帝欲以此位讓叔父,可乎?”幽求跪曰:“國家多難,皇帝仁孝,追蹤堯、舜,誠合至公;相王代之任重,慈愛尤厚矣。”乃以少帝制傳位相王。……睿宗即位,御承天門,赦天下。復以少帝為溫王。……上將立太子,以宋王成器嫡長,而平王隆基有大功,疑不能決。成器辭曰:“國家安則先嫡長,國家危則先有功;苟違其宜,四海失望。臣死不敢居平王之上。”涕泣固請者累日。大臣亦多言平王功大宜立。劉幽求曰:“臣聞除天下之禍者,當享天下之福。平王拯社稷之危,求君親之難,論功莫大,語德最賢,無可疑者。”上從之。丁未,立平王隆基為太子。
  • 30.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太平公主以太子年少,意頗易之;既而憚其英武,欲更擇闇弱者立之以久其權,數為流言,雲“太子非長,不當立。”己亥,制戒諭中外,以息浮議。公主每覘伺太子所為,纖介必聞於上,太子左右,亦往往為公主耳目,太子深不自安。……太平公主與益州長史竇懷貞等結為朋黨,欲以危太子。……公主又嘗乘輦邀宰相於光範門內,諷以易置東宮,眾皆失色,宋璟抗言曰:“東宮有大功於天下,真宗廟社稷之主,公主奈何忽有此議!”
  • 31.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璟與姚元之密言於上曰:“宋王陛下之元子,豳王高宗之長孫,太平公主交構其間,將使東宮不安。請出宋王及豳王皆為刺史,罷岐、薛二王左、右羽林,使為左、右率以事太子。太平公主請與武攸暨皆於東都安置。”……頃之,上謂侍臣曰:“術者言於五日當有急兵入宮,卿等為朕備之。”張說曰:“此必讒人慾離間東宮。願陛下使太子監國,則流言自息矣。”姚元之曰:“張說所言,社稷之至計也。”上悅。(二月)丁丑,命太子監國,六品以下除官及徒罪以下,並取太子處分。……太平公主聞姚元之、宋璟之謀,大怒,以讓太子。太子懼,奏元之、璟離間姑、兄,請從極法。甲申,貶元之為申州刺史,璟為楚州刺史。
  • 32.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上召群臣三品以上,謂曰:“朕素懷澹泊,不以萬乘為貴,曩為皇嗣,又為皇太弟,皆辭不處。今欲傳位太子,何如?”群臣莫對。太子使右庶子李景伯固辭,不許。殿中侍御史和逢堯附太平公主,言於上曰:“陛下春秋未高,方為四海所依仰,豈得遽爾!”上乃止。戊子,制:“凡政事皆取太子處分。其軍旅死刑及五品已上除授,皆先與太子議之,然後以聞。”
  • 33.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壬辰,制傳位於太子,太子上表固辭。八月,庚子,玄宗即位,尊睿宗為太上皇。上皇自稱曰朕,命曰誥,五日一受朝於太極殿。皇帝自稱曰予,命曰制、敕,日受朝於武德殿。三品以上除授及大刑政決於上皇,餘皆決於皇帝。
  • 34.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太平公主依上皇之勢,擅權用事,與上有隙,宰相七人,五出其門。文武之臣,太半附之。……初,太平公主與其黨謀廢立,竇懷貞、蕭至忠、岑羲、崔湜皆以為然,陸象先獨以為不可。……上皇誥遣皇帝巡邊,西自河、隴,東及燕、薊,選將練卒。……皇帝巡邊改期,所募兵各散遣,約八月復集,竟不成行。
  • 35.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秋,七月,甲子,上因王毛仲取閒廄馬及兵三百餘人,與同謀十餘人,自武德殿入虔化門,召元楷、慈,先斬之,擒膺福、猷於內客省以出,執至忠、羲於朝堂,皆斬之。懷貞逃入溝中,自縊死,戮其屍,改姓曰毒。上皇聞變,登承天門樓。郭元振奏,皇帝前奉誥誅竇懷貞等,無他也。上尋至樓上,上皇乃下誥罪狀懷貞等,因赦天下,惟逆人親黨不赦。乙丑,上皇誥:"自今軍國政刑,一皆取皇帝處分。朕方無為養志,以遂素心。"是日,徙居百福殿。太平公主逃入山寺,三日乃出,賜死於家。
  • 36.    《資治通鑑·唐紀三十二》:(天寶八年)六月,戊申,上聖祖號曰大道玄元皇帝,……睿宗諡曰玄真大聖皇帝,竇太后以下皆加諡曰順聖皇后。
  • 37.    《資治通鑑·唐紀三十三》:(天寶十三年)二月,癸酉,享太廟,……睿宗諡曰玄真大聖大興孝皇帝,以漢家諸帝皆諡孝故也。
  • 38.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五》:以許州刺史姚元之為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以洛州長史宋璟檢校吏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璟與姚元之協心革中宗弊政,進忠良,退不肖,賞罰盡公,請託不行,納紀修舉,當時翕然以為復有貞觀、永徽之風。
  • 39.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五》:追復故太子重俊位號;雪敬暉、桓彥範、崔玄暐、張柬之、袁恕己、成王千里、李多祚等罪,復其官爵。
  • 40.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贈蘇安恆諫議大夫。……諡故太子重俊曰節愍。……壬戌,追復王同皎官爵。
  • 41.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五》:安樂、長寧公主及皇后妹成國夫人、上官婕妤、婕妤母沛國夫人鄭氏、尚宮柴氏、賀婁氏、女巫第五英兒、隴西夫人趙氏,皆依勢用事,請謁受賕,雖屠沽臧獲,用錢三十萬,則別降墨敕除官,斜封付中書,時人謂之“斜封官”;錢三萬則度為僧尼。其員外、同正、試、攝、檢校、判、知官凡數千人。……罷諸公主府官。……姚元之、宋璟及御史大夫畢構上言:“先朝斜封官悉宜停廢。”上從之。癸巳,罷斜封官凡數千人。
  • 42.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舊制,三品以上官冊授,五品以上制授,六品以下敕授,皆委尚書省奏擬,文屬吏部,武屬兵部,尚書曰中銓,侍郎曰東西銓。中宗之末,嬖倖用事,選舉混淆,無復綱紀。至是,以宋璟為吏部尚書,李乂、盧從願為侍郎,皆不畏強禦,請謁路絕。集者萬餘人,留者三銓不過二千,人服其公。以姚元之為兵部尚書,陸象先、盧懷慎為侍郎,武選亦治。
  • 43.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萬騎恃討諸韋之功,多暴橫,長安中苦之;詔併除外官。又停以戶奴為萬騎;更置飛騎,隸左、右羽林。……左、右萬騎與左右羽林為北門四軍,使葛福順等將之。
  • 44.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下制雲:“諸王、駙馬自今毋得典禁兵,見任者皆改它宮。”……二月,丙子朔,以左羽林大將軍岐王隆範為左衛率,右羽林大將軍薛王隆業為右衛率。
  • 45.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五》:中書令蕭至忠貶許州刺史,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韋嗣立貶宋州刺史,中書侍郎、同平章事趙彥昭貶絳州刺史,吏部侍郎、同平章事崔湜貶華州刺史。……越州長史宋之問,饒州刺史冉祖雍,坐諂附韋、武,皆流嶺表。……追廢韋后為庶人,安樂公主為悖逆庶人。
  • 46.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五》:則天大聖皇后復舊號為天后。……追削武三思、武崇訓爵諡,斫棺暴屍,平其墳墓。……乙亥,廢武氏崇恩廟及昊陵、順陵。
  • 47.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五》:既屢立大功,益尊重,上常與之圖議大政,每入奏事,坐語移時;或時不朝謁,則宰相就第諮之。每宰相奏事,上輒問:“嘗與太平議否?”又問:“與三郎議否?”然後可之。公主所欲,上無不聽,自宰相以下,進退系其一言,其餘薦士驟歷清顯者不可勝數,權傾人主,趨附其門者如市。
  • 48.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殿中侍御史崔蒞、太子中允薛照素言於上曰:"斜封官皆先帝所除,恩命已布,姚元之等建議,一朝盡奪之,彰先帝之過,為陛下招怨。今眾口沸騰,遍於海內,恐生非常之變。"太平公主亦言之,上以為然。戊寅,制:"諸緣斜封別敕授官,先停任者,並量材敘用。"……殿中監竇懷貞為御史大夫、同平章事。……太子詹事崔湜為中書侍郎,並同中書門下三品。……自是綱紀紊亂,復如景龍之世矣。
  • 49.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庚戌,制:“則天皇后父母墳仍舊為昊陵、順陵,量置官屬。”太平公主為武攸暨請之也。辛酉,更以西城為金仙公主,隆昌為玉真公主,各為之造觀,逼奪民居甚多,用功數百萬。右散騎常侍魏知古、黃門侍郎李乂諫,皆不聽。
  • 50.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議者以山南所部闊遠,乃分為東西道;又分隴右為河西道。……置河西節度、支度、營田等使,領涼、甘、肅、伊、瓜、沙、西七州,治涼州。
  • 51.    胡三省《資治通鑑音注》:統紀:景雲二年,四月,以賀拔延嗣為河西節度使,節度之名自此始。
  • 52.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六月、壬午,又分天下置汴、齊、兗、魏、冀、並、蒲、鄜、涇、秦、益、綿、遂、荊、岐、通、樑、襄、揚、安、淮、越、洪、潭二十四都督,各糾察所部刺史以下善惡,惟洛及近畿州不隸都督府。太子右庶子李景伯、舍人盧俌等上言:“都督專殺生之柄,權任太重。或用非其人,為害不細。今御史秩卑望重,以時巡察,奸宄自禁。”其後竟罷都督,但置十道按察使而已。……(先天元年)二月,辛酉,廢右御史臺。
  • 53.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十二月)壬辰,奚、霫犯塞,掠漁陽、雍奴,出盧龍塞而去。幽州都督薛訥追擊之,弗克。……幽州大都督薛訥鎮幽州二十餘年,吏民安之。未嘗舉兵出塞,虜亦不敢犯。與燕州刺史李璡有隙,璡毀之於劉幽求,幽求薦左羽林將軍孫佺代之。三月,丁丑,以佺為幽州大都督,徙訥為幷州長史。
  • 54.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庚申,幽州大都督孫佺與奚酋李大酺戰於冷陘,全軍覆沒。是時,佺帥左驍衛將軍李楷洛,左威衛將軍周以悌發兵二萬、騎八千,分為三軍,以襲奚、契丹。將軍烏可利諫曰:“道險而天熱,懸軍遠襲,往必敗。”佺曰:“薛訥在邊積年,竟不能為國家復營州。今乘其無備,往必有功。”使楷洛將騎四千前驅,遇奚騎八千,楷洛戰不利。佺怯懦,不敢救,引軍欲還,虜乘之,唐兵大敗。佺阻山為方陳以自固,大酺使謂佺曰:“朝廷既與我和親,今大軍何為而來?”佺曰:“吾奉敕來招慰耳。楷洛不稟節度,輒與汝戰,請斬以謝。”大酺曰:“若然,國信安在?”佺悉斂軍中帛,得萬餘段,並紫袍、金帶、魚袋以贈之。大酺曰:“請將軍南還,勿相驚擾。”將士懼,無復部伍,虜追擊之,士卒皆潰。佺、以悌為虜所擒,獻於突厥,默啜皆殺之;楷洛、可利脫歸。
  • 55.    《舊唐書·睿宗本紀》:丁巳,皇太子釋奠於太學。
  • 56.    《舊唐書·睿宗本紀》:孔宣父祠廟,本州取側近三十戶以供灑掃。……皇太子釋奠於國學。追贈顏回為太子太師,曾參為太子太保。每年春秋釋奠,以四科弟子、曾參從祀,列於二十二賢之上。
  • 57.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景雲二年,春,正月,癸丑,突厥可汗默啜遣使請和;許之。……三月,以宋王成器女為金山公主,許嫁突厥默啜。……御史中丞和逢堯攝鴻臚卿,使於突厥,說默啜曰:"處密、堅昆聞可汗結昏於唐,皆當歸附。可汗何不襲唐冠帶,使諸胡知之,豈不美哉!"默啜許諾,明日,襆頭、衣紫衫,南向再拜,稱臣,遣其子楊我支及國相隨逢堯入朝,十一月,戊寅,至京師。……(先天元年)正月,乙未,上御安福門,宴突厥楊我支,以金山公主示之;既而會上傳位,婚竟不成。
  • 58.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景雲二年)十二月,癸卯,以興昔亡可汗阿史那獻為招慰十姓使。
  • 59.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安西都護張玄表侵掠吐蕃北境,吐蕃雖怨而未絕和親,乃賂鄯州都督楊矩,請河西九曲之地以為公主湯沐邑;矩奏與之。
  • 60.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姚州群蠻,先附吐蕃,攝監察御史李知古請發兵擊之;既降,又請築城,列置州縣,重稅之。黃門侍郎徐堅以為不可;不從。知古發劍南兵築城,因欲誅其豪傑,掠子女為奴婢。群蠻怨怨,蠻酋傍名引吐蕃攻知古,殺之,以其屍祭天,由是姚、巂路絕,連年不通。
  • 61.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四》:初,右臺大夫蘇珦治太子重俊之黨,囚有引相王者,珦密為之申理,上乃不問。自是安樂公主及兵部尚書宗楚客日夜謀譖相王,使侍御史冉祖雍等誣奏相王及太平公主,雲“與重俊通謀,請收付制獄。”上召吏部侍郎兼御史中丞蕭至忠,使鞫之。至忠泣曰:“陛下富有四海,不能容一弟一妹,而使人羅織害之乎!相王昔為皇嗣,固請於則天,以天下讓陛下,累日不食,此海內所知。奈何以祖雍一言而疑之!”上素友愛,遂寢其事。
  • 62.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五》:太平公主與上官昭容謀草遺制,立溫王重茂為皇太子,皇后知政事,相王旦參謀政事。宗楚客密謂韋溫曰:“相王輔政,於理非宜;且於皇后,嫂叔不通問,聽朝之際,何以為禮?”遂帥諸宰相表請皇后臨朝,罷相王政事。蘇瑰曰:“遺詔豈可改邪!”溫、楚客怒,瑰懼而從之,乃以相王為太子太師。
  • 63.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五》:或謂隆基當啟相王,隆基曰:“我曹為此以徇社稷,事成福歸於王,不成以身死之,不以累王也。今啟而見從,則王預危事;不從,將敗大計。”遂不啟。……辛巳,隆基出見相王,叩頭謝不先啟之罪。相王抱之泣曰:“社稷宗廟不墜於地,汝之力也!”
  • 64.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上召天台山道士司馬承禎,問以陰陽數術,對曰:"道者,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安肯勞心以學術數乎!"上曰:"理身無為則高矣,如理國何?"對曰:"國猶身也,順物自然而心無所私,則天下理矣。"上嘆曰:"廣成之言,無以過也。"
  • 65.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侍御史楊孚,彈糾不避權貴,權貴毀之。上曰:“鷹搏狡兔,須急救之,不爾必反為所噬。御史繩奸慝亦然。敬非人主保衛之,則亦為奸慝所噬矣。”
  • 66.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七月,彗星出西方,經軒轅入太微,至於大角。太平公主使術者言於上曰:“彗所以除舊佈新,又帝座及心前星皆有變,皇太子當為天子。”上曰:“傳德避災,吾志決矣!”
  • 67.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太平公主及其黨皆力諫,以為不可。上曰:"中宗之時,群奸用事,天變屢臻。朕時請中宗擇賢子立之以應災異,中宗不悅,朕憂恐,數日不食。豈可在彼則能勸之,在己則不能邪!"
  • 68.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六》:太子聞之,馳入見,自投於地,叩頭請曰:"臣以微功,不次為嗣,懼不克堪,未審陛下遽以大位傳之,何也?"上曰:"社稷所以再安,吾之所以得天下,皆汝力也。今帝座有災,故以授汝,轉禍為福,汝何疑邪!"太子固辭。上曰:"汝為孝子,何必待柩前然後即位邪!"太子流涕而出。
  • 69.    舊唐書:本紀第七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0-12]
  • 70.    新唐書:列傳第六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2-03]
  • 71.    唐史論斷:卷中  .古籍文獻網[引用日期2016-12-04]
  • 72.    歷代名賢確論:巻七十四  .古籍文獻網[引用日期2016-12-04]
  • 73.    新唐書:本紀第五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0-12]
  • 74.    新唐書:本紀第六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0-17]
  • 75.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四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0-17]
  • 76.    歷代名賢確論:卷九十五  .古籍文獻網[引用日期2016-12-5]
  • 77.    容齋續筆:卷第十一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2-04]
  • 78.    讀通鑑論:卷二十二 睿宗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2-07]
  • 79.    唐史演義:第四十回 討韋氏掃清宿穢 平譙王駢戮叛徒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0-23]
  • 80.    全唐詩:卷二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0-13]
  • 81.    全唐文:卷十八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6-12-06]
  • 82.    全唐文:卷十九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6-12-06]
  • 83.    《新唐書·高宗諸子傳》:高宗八子:後宮劉生忠,鄭生孝,楊生上金,蕭淑妃生素節,武后生弘、賢、中宗皇帝、睿宗皇帝。
  • 84.    《新唐書·高宗諸子傳》:燕王忠,字正本。……貞觀二十年,始王陳。……奭與褚遂良、韓瑗、長孫無忌、于志寧等繼請,遂立為皇太子。……降封樑王、梁州都督。……事露,廢為庶人,囚黔州承乾故宅。麟德初,宦者王伏勝得罪於武后,敬宗乃誣忠及上官儀與伏勝謀反,賜死,年二十二。……神龍初,追封。
  • 85.    《新唐書·高宗諸子傳》:原悼王孝,永徽元年,始王許,與杞、雍二王同封。早薨。神龍初,追封及諡。
  • 86.    《新唐書·高宗諸子傳》:澤王上金,始王杞。……文明元年,徙王畢,又徙王澤。載初中,武承嗣諷周興誣上金、素節謀反,召系御史獄。上金聞素節已被殺,即雉經,七子並流死顯州。神龍初,追還官爵,以子義珣嗣王。
  • 87.    《新唐書·高宗諸子傳》:許王素節,始王雍,授雍州牧。……轉岐州刺史,更王郇。……武后滋不悅,坐受賕降王鄱陽。儀鳳三年,為嶽州刺史,更王葛,又徙王,歷三州刺史。與上金同追逮赴都,至龍門驛被縊,年四十三,葬以庶人禮。中宗復位,追故封,又贈開府儀同三司、許州刺史,陪葬乾陵。
  • 88.    《新唐書·高宗諸子傳》:孝敬皇帝弘,永徽六年始王代,與潞王同封。顯慶元年,立為皇太子。……上元二年,從幸合璧宮,遇耽薨,年二十四,天下莫不痛之。詔曰:“弘性仁厚,既承命,因感結,疾日以加。宜申往命,諡為孝敬皇帝。”葬緱氏,墓號恭陵,制度盡用天子禮。
  • 89.    《新唐書·高宗諸子傳》:章懷太子賢字明允。……始王潞,歷幽州都督、雍州牧。徙王沛。……更名德。徙王雍。……是時,皇太子薨,其六月,立賢為皇太子。俄詔監國……調露中,天子在東都,崇儼為盜所殺,後疑出賢謀,遣人發太子陰事,詔薛元超、裴炎、高智周雜治之,獲甲數百首於東宮。帝素愛賢,薄其罪,後曰:"賢懷逆,大義滅親,不可赦。"乃廢為庶人,焚甲天津橋,貶大安普州刺史,流訥言于振州,坐徙者十餘人。開耀元年,徙賢巴州。武后得政,詔左金吾將軍丘神勣檢衛賢第,迫令自殺,年三十四。後舉哀顯福門,貶神勣疊州刺史,追復舊王。神龍初,贈司徒,遣使迎喪,陪葬乾陵。睿宗立,追贈皇太子及諡。
  • 90.    《新唐書·諸帝公主傳》:義陽公主,蕭淑妃所生,下嫁權毅。高安公主,義陽母弟也。始封宣城。下嫁潁州刺史王勖。
  • 91.    《新唐書·諸帝公主傳》:太平公主,則天皇后所生,後愛之傾諸女。……帝識其意,擇薛紹尚之。……紹死,更嫁武承嗣,會承嗣小疾,罷昏。後殺武攸暨妻,以配主。……預誅二張功,增號鎮國。
  • 92.    《新唐書·后妃列傳》:睿宗肅明順聖皇后劉氏,祖德威,自有傳。儀鳳中,帝在藩,納為孺人,俄為妃。生寧王、壽昌代國二公主。帝即位,為皇后。會帝降號皇嗣,復為妃。長壽二年,為戶婢誣與竇德妃挾蠱道祝詛武后,並殺之宮中,葬祕莫知。景雲元年,追諡肅明皇后。
  • 93.    《新唐書·后妃列傳》:睿宗昭成順聖皇后竇氏,曾祖抗,父孝諶,自有傳。……帝為相王,納為孺人;即位,進德妃。生玄宗及金仙、玉真二公主。與肅明同追諡。……天寶八載制詔,自太穆而下六皇后,並增上“順聖”二諡雲。
  • 94.    《睿宗貴妃豆盧氏墓誌銘》:貴妃,姓豆盧氏,稽諸本系,受氏於燕,因山為號,以冠易族。……神龍初,伯父左僕射平章事兼相王府長史,芮國元公欽望,以妃久處禁闈,特乞出內,詞旨懇到,有詔見許。敕令妃養惠莊太子為己子。……今上昔在幼年,太后棄代,妃在椒掖,時遇龍潛,累載左右,一心保輔。
  • 95.    《新唐書·諸帝公主傳》:鄎國公主,崔貴妃所生。始封荊山。下嫁薛儆,又嫁鄭孝義。
  • 96.    《新唐書·睿宗諸子傳》:睿宗六子:肅明皇后生憲,宮人柳生捴,昭成皇后生玄宗皇帝,崔孺人生範,王德妃生業,後宮生隆悌。
  • 97.    《新唐書·睿宗諸子傳》:(李業)母早終,從母賢妃鞠之。八年,迎賢妃外邸,事之甚謹。其女弟淮陽、涼國二公主亦早卒。
  • 98.    《睿宗賢妃王氏墓誌銘》:賢妃諱芳媚,太原祁人也。……司封郎中、潤州刺史贈益州大都督薛國公諱美暢之中女也。……初妃伯姊,以才淑選為安國相王之妃,生薛王。光宅三載中,賢妃復有詔徵入。……唐隆元年,睿宗正位。六月廿八日冊為賢妃。
  • 99.    孺人是親王妾室的名號,崔孺人或與鄎國公主的母親崔貴妃為同一人。此外,洛陽發現崔孺人和唐孺人的墓地,崔孺人墓誌已失,只有墓誌蓋“唐安國相王孺人清河崔氏墓誌銘”留存,無法確定此崔孺人是否為惠文太子李範的母親。
  • 100.    《相王孺人唐氏墓誌銘》:孺人諱,酒泉晉昌人也。……祖儉,皇朝禮部戶部尚書,特進上柱國、呂國公、開府儀同三司,使持節並、汾、萁、嵐四州諸軍事,幷州刺史,形圖麟臺,諡日襄。
  • 101.    《右武衛將軍柳公神道碑》:公諱嘉泰,字元亨。……祖奭,皇中書令、河東公。……景□元年,先帝在藩,以公女兄為妃,則申王之舅,以外戚解褐,授左金吾衛中候。
  • 102.    《新唐書·睿宗諸子傳》:讓皇帝憲,始王永平。文明元年,武后以睿宗為皇帝,故憲立為皇太子;睿宗降為皇嗣,更冊為皇孫,與諸王皆出閤,開府置官屬。長壽二年,降王壽春,與衡陽、巴陵、彭城三王同封,復詔入閤。唐隆元年,進封宋。……徙王寧,又兼太常卿。……二十九年薨。帝以憲實推天下,有高世之行,非大號不稱,乃追諡讓皇帝,號其墓曰惠陵。……憲本名成器,避昭成太后諡,與申王成義俱改今名。
  • 103.    《新唐書·睿宗諸子傳》:惠莊太子捴,本名成義。……垂拱三年,始王恆,與衛、趙二王同封。俄改王衡陽。睿宗立,進王申,與岐、薛二王同封。……薨,冊書贈太子及諡,陪葬橋陵。
  • 104.    《新唐書·玄宗本紀》:玄宗至道大聖大明孝皇帝諱隆基,睿宗第三子也。……始封楚王,後為臨淄郡王。……乃拜玄宗殿中監,兼知內外閒廄、檢校隴右群牧大使,押左右萬騎,進封平王,同中書門下三品。睿宗即位,立為皇太子。……八月庚子,即皇帝位。
  • 105.    《新唐書·睿宗諸子傳》:惠文太子範,始名隆範。玄宗立,與薛王隆業避帝諱去二名。初王鄭,改封衛。俄降封巴陵,進王岐,為太常卿、幷州大都督、左羽林大將軍。……開元十四年薨,冊書贈太子及諡,陪葬橋陵。
  • 106.    《新唐書·睿宗諸子傳》:惠宣太子業,始王趙,降封中山,授都水使者。徙鼓城,兼陳州別駕,進王薛,為羽林大將軍、荊州大都督。……及薨,帝悲不能食,冊書加贈及諡,陪葬橋陵。
  • 107.    《新唐書·睿宗諸子傳》:隋王隆悌,始封汝南王。早薨,睿宗追王,贈荊州大都督,爵不傳。
  • 108.    《新唐書·諸帝公主傳》:睿宗十一女。壽昌公主,下嫁崔真。安興昭懷公主,蚤薨。荊山公主,下嫁薛伯陽。淮陽公主,下嫁王承慶。……霍國公主,下嫁裴虛己。
  • 109.    《新都郡主等出降制》:鸞臺:皇太子第二女新都郡主、相王長女壽昌縣主、第二女安興縣主等,並毓靈天漢,稟訓皇闈,……安興縣主可出適樑王府參軍薛琳。
  • 110.    李旦諸女中,涼國公主下嫁薛伯陽,鄎國公主初封荊山。荊山公主可能是涼國公主、鄎國公主兩個公主的混記。此外,李旦諸女的公主封號都是國名或郡名,而荊山只是縣名。
  • 111.    《新唐書·諸帝公主傳》:代國公主名華,字華婉,劉皇后所生。下嫁鄭萬鈞。涼國公主字華莊,始封仙源。下嫁薛伯陽。
  • 112.    《新唐書·溫彥博傳》:彥博曾孫曦,尚涼國長公主。
  • 113.    《新唐書·諸帝公主傳》:薛國公主,始封清陽。下嫁王守一。守一誅,更嫁裴巽。
  • 114.    《新唐書·諸帝公主傳》:金仙公主,始封西城縣主。景雲初進封。太極元年,與玉真公主皆為道士,築觀京師。玉真公主字持盈,始封崇昌縣主。
  • 115.    蒲城橋陵:唐睿宗李旦的陵寢  .西部網[引用日期2016-12-02]
  • 116.    陝西五大皇家陵墓 盤纏在同一山脈的“龍脈”  .新浪網[引用日期2016-12-02]
  • 117.    如蓮居士《反唐演義全傳》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12-11]
詞條標籤:
政治人物 君主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