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è pán]  

涅盤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名片圖,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涅盤,佛教名詞,不生不滅的意思,原是印度語。
涅盤也同般若一樣,它的內容是包括了很多方面的,在《大般涅盤經》中舉二十五種、《四諦論》舉六十六種的異名,一般經論中所常見到的無為、真諦彼岸、無壞、無動、無憂、無垢、不生、解脫、無畏、安穩、無上、吉祥、無戲論、無諍,以至真如、實相、如來藏、法身等等,都是涅盤的異名。
中文名
涅盤
外文名
Nibbāna
涅盤 niè pán 佛教名詞,此是梵文音譯,
(巴利文:Nibbāna;梵文:निर्वाण,Nirvāna;藏mya-nan-las-hdas-pa、myan-hdas)
舊譯"泥亙"、"泥洹"。意譯不生不滅。是佛教的中心思想。
釋義
涅盤原是印度語,具稱涅盤那,也被譯做泥洹或抳縛南。它的意義,是包括了滅、寂、寂滅、寂靜、滅度,而玄奘譯為圓寂。在印度的原語應用上,是指火的息滅或風的吹散,如燈火息滅了稱為‘燈焰涅盤’(見《俱舍論》卷六)。但印度其他宗教很早就採用此詞做為最高的理想境界,如《大毗婆沙論》列舉異教五種現法涅盤論,即以現世五欲的快樂與得四禪定為涅盤;此外也見於婆羅門教以修持達到梵我合一或死後生到梵天,稱為‘梵涅盤’;可知‘涅盤’不是佛教專有的名詞。唯‘涅盤’這名詞一出現在佛教經典上來,便給它以新的內容,到現在差不多變成佛教特有而莊嚴的名詞了。
涅盤也同般若一樣,它的內容是包括了很多方面的,在《大般涅盤經》中舉二十五種、《四諦論》舉六十六種的異名,一般經論中所常見到的無為、真諦彼岸、無壞、無動、無憂、無垢、不生、解脫、無畏、安穩、無上、吉祥、無戲論、無諍,以至真如、實相、如來藏、法身等等,都是涅盤的異名。
有人以為死即是涅盤,這是錯誤的。《勝鬘經》說‘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即是涅盤’;如果死就是涅盤的話,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成道、證涅盤應是死在成道的時候了,可是菩提樹下證涅盤時與死是無關的。菩提之與涅盤,原如光之照物,是同時而沒有先後,故涅盤不應指為死;在嚴格的譯師稱聖者之死是譯做‘般涅盤’,般是‘全無殘餘’的意思,故般涅盤的意義是近於阿羅漢最後身心俱滅的無餘涅盤,顯然是和佛陀在菩提樹下或聲聞人現生所證得的‘現法涅盤’有所區別。把死叫做涅盤,是有傷害這個莊嚴的名稱的。
涅盤具有‘滅’義,指的是消滅煩惱災患,《雜阿含經》卷十八說(大正2·126b)︰‘貪慾永盡,嗔恚永盡,愚痴永盡,一切諸煩惱永盡,是名涅盤。’《大般涅盤經》卷二十五以‘無苦義’名涅盤。這說明滅是以消滅煩惱與苦為義;煩惱與苦消滅,就會出現寂靜、安穩、快樂的境界。小乘的、大乘的兩種涅盤經,都非常重視‘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這一首偈,寂滅的法喜充滿的生活,不僅是小乘聲聞也是大乘菩薩精神生活營養上所必需的東西。唯小乘聲聞與大乘菩薩的智力有所不同,在寂滅的含義上也有很大的差別,也即是涅盤的內容上劃分消極的與積極的鮮明升線。如《俱舍論》卷六引燈焰涅盤,喻佛陀所證的涅盤‘心解脫亦爾’,並說(大正29·35a)︰‘如燈涅盤,唯燈焰謝無別有物,如是世尊心得解脫,唯諸蘊滅,更無所有’;但在大乘《涅盤經》卷六則否定這種說法,謂(大正12·402a)︰‘若言如來入於涅盤如薪盡火滅,名不了義,若言如來入法性者,是名了義’;卷四並說(大正12·390a)︰‘若油盡已,明亦俱盡,其明滅者喻煩惱滅,明雖滅盡,燈爐猶存;如來亦爾,煩惱雖滅,法身常存。’因為小乘聲聞唯了知緣生法的無常、苦的法相,體達我空得我空智,滅苦滅煩惱滅業,體現了緣生法上的我空理,但執緣生法的法體是實有,畏懼生死,厭離眾生,耽寂滅理為涅盤,結果是灰身滅智墮入頑空中去,對人生社會缺乏積極的精神。大乘菩薩是根據佛陀的菩提涅盤,了知緣生法的無常、苦的法性;體達我法皆空得我空法空的二空智,了苦即法身,煩惱即菩提,業即解脫,無苦無煩惱無業可滅,體現緣生法的中道實相,故能不厭生死,不欣涅盤,但為饒益眾生,廣作佛事,故於人生社會是發揮了積極的精神。以談涅盤為中心的大乘《般涅盤經》,說涅盤具足法身、般若、解脫的三德,具足常、樂、我、淨的四德,具足常、恆、安、清涼、不老、不死、無垢、快樂如甜酥之具八味的八德;於是涅盤之體已不落於寂滅的頑空,而涅盤是以實相或法身為體,起有生命的無窮盡的作用了。清涼釋涅盤──圓寂之義曰(卍續11·157下)︰‘義充法界,德備塵沙曰圓;體窮真理,妙絕相累曰寂’(《華嚴經疏演義鈔》卷五十二)。表達出涅盤是具有多麼豐富的內容。
[小乘佛教與大乘佛教的涅盤] 四諦、十二因緣是佛教緣生論的基本論據,它是闡示出‘諸法從緣生,諸法從緣滅’,‘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時彼無,此滅故彼滅’的辯證的原則性理論,而後來發展為大乘小乘論部的各種緣起論。但佛陀的緣生論也不只是停止在認識的理論上,小乘佛教通過緣生論的理論,總結出諸法無常、諸行無我涅盤寂靜三法印,做為實踐生活的鑑定;大乘佛教通過緣生論的理論,總結出諸法一實相印,做為實踐生活的鑑定。寂靜,是小乘涅盤之體,大乘的涅盤之體則是實相,然而客觀緣生法的生、異、滅的規律,是法爾如是,平等普遍,唯由小乘人與大乘人的根性上的差別,主觀智力的淺深,使所證之涅盤也有所不同。小乘聲聞,是停留在緣生法的現象生滅無常相上而起畏懼,但求個己的灰身泯智以求寂滅;大乘菩薩透過緣生法的現象掌握到它的真實相,把法爾的生異滅相統一於變者不變的規律性中,了知無生死可出,無涅盤可證,世間與出世間不二,染汙與清淨不二,眾生與諸佛不二,同一實相印之所印故。
由於小乘聲聞以滅盡生死為涅盤,在解脫輪迴生死到生死滅盡的涅盤過程中,分涅盤為兩個階段︰一曰有餘依涅盤,二曰無餘依涅盤。前者是以我空智斬斷生死輪迴的牽引煉索──煩惱與業,心得寂滅曰涅盤,但這個由過去有漏業力所牽引的肉體尚未消滅,殘餘之身依仍在,曰有餘依;到了這個殘餘的軀體也死亡,身心俱歸寂滅,未來的生死永滅,曰無餘依涅盤。在阿含經典中說明聲聞兩種涅盤的頗多,但以《本事經》卷三說得最簡要,現節錄經文如下(大正17·677b、678a)︰
‘涅盤界略有二種。云何為二?一者有餘依涅盤界,二者無餘依涅盤界。云何名為有餘依涅盤界?謂諸苾芻(與比丘同)得阿羅漢,諸漏已盡,(中略)宿行為緣,所感諸根,猶相續住。雖成諸根現觸種種好醜境界,而能厭舍,無所執著,(中略)乃至其身相續住世,未般涅盤。常為天人瞻仰禮拜,恭敬供養。是名有餘依涅盤界。云何名為無餘依涅盤界?謂諸苾芻得阿羅漢,諸漏已盡,(中略)彼於今時,一切所受無引因故,不復希望,皆永盡滅,畢竟寂靜,究竟清涼,隱沒不現。惟由清淨無戲論體,(中略)不可謂有,不可謂無,不可謂彼亦有亦無,不可謂彼非有非無。’
經文指出兩種涅盤皆以‘諸漏已盡’的寂滅為體。但前者諸根的身依還存在,飢時要吃,寒時要穿,四大不調時也要發生疾病;唯由於煩惱之漏已盡,六根門頭所反映的種種好醜境界,只是可厭棄的法有的擾擾之相,更不會起執著愛憎之心,這正是顯出現證涅盤生活的境界;可是殘餘的身依尚存在,故稱‘未般涅盤’,所謂‘子縛已斷,果縛猶存’,曰有餘依涅盤。至於無餘依涅盤與前者所區別的,是在‘彼於今時’壽命已盡,肉體消滅,現在的身受心受的牽引因已斷,對於未來更‘不復希望,皆永盡滅’,達到了灰身泯智的境界,曰無餘依涅盤。《成實論》卷十三說(大正32·345b)︰‘得有餘泥泹,則垢心滅;得無餘泥洹,則無垢心滅。’這樣的無餘依涅盤,直是身、心、智都滅的境界。雖然《本事經》指示出無餘依涅盤界不是完全歸之於無有,尚有個‘清淨無戲體’在,而這個清淨無戲體畢竟是什麼狀態的?卻用遮詮的表現法,‘不可謂有,(中略)不可謂彼非有非無’,殊令人有難以捉摸之處。在《大般涅盤經》卷四也有形容無餘依涅盤境界說(大正12·627c)︰‘譬如熱鐵,槌打星流,散已尋滅,莫知所在;得正解脫,亦復如是︰己度淫慾,諸有淤泥,得無動處,不知所至。’但是要知道佛教運用的語言是愛用遮詮的表現法,愛用非、無、滅、空等字眼,從否定的反面來肯定它的正面;阿羅漢無餘依涅盤的清淨無戲論體,絕不是等於龜毛兔角畢竟無的東西;因為涅盤的境界不屬於理論的問題,而是唯實證體驗者精神上的生活境界。因為阿羅漢以我空智證入涅盤的境界,一方面解脫了由煩惱、業所招的有漏生命,同時也就是得到非煩惱、業的無漏生命。可是這無漏生命──清淨無戲論體,已超越過煩惱、業的意識所能認識或經驗的境界。《中阿含》二一0經說,苦樂以不苦不樂為對,不苦不樂以無明為對,無明以明對,明對涅盤,涅盤則無對。也即是《俱舍論》卷六說的(大正29·34c)︰‘此極寂靜,此極美妙。謂舍諸依及一切愛,盡離染滅名為涅盤。’昔跋迦梨比丘死,佛說他因為已證入無餘依涅盤,惡魔已不能再找到他所往之處了;也是證明這個無對的道理和事實。
在聲聞乘二種涅盤中主要的是現證的有餘依涅盤,而無餘依涅盤不過是到了殘餘的身依灰盡──死,加上一個名稱罷了。所以死,畢竟無關緊要的,‘寂滅為樂’的境界是要求在生前證得的,南傳巴利語藏經的《如是語》(即漢譯的《本事經》)上座偈有︰‘實極安樂,佛說涅盤;無貪無愁,安隱苦滅。’以及‘我依安樂,得此安樂’的飽餐法味的生活境界。
但聲聞人所證的涅盤,畢竟是個人享受的法味與安樂的境界;對詮釋涅盤生活用語方面,也多屬遮詮,對人生社會缺乏積極的意義。到了大乘佛教,對於詮釋涅盤問題上的用語,遮詮與表詮並用,而表詮的表現法運用更廣。因為大乘佛教的生命源泉的般若智,是從空到不空;空,就是對緣生法上空去有見、無見,空去生死見、涅盤見,空去眾生見、佛陀見,統一於不二的一實相印,‘一色一香無非中道’,‘一切眾生本來是佛’,‘資生產業皆與實相不相違背’的不空的肯定。於是說涅盤時無一法不是涅盤,涅盤即實相故,生死即涅盤故。覺悟這個道理,就是成佛證涅盤;不覺悟這個道理,就是凡夫落生死,但雖落於生死的凡夫,這個法爾道理並沒有失去。在凡夫不失分上,《十地經論》稱之為‘性淨涅盤’,《三無性論》名之為‘本有’;在佛陀覺悟分上,《十地經論》稱之為‘方便淨涅盤’,《三無性論》名之為‘始有’。《成唯識論》說四種涅盤中稱本有的為‘本來自性清淨涅盤’,稱始有的為‘無住處涅盤’。論文釋本來自性清淨涅盤雲(大正31·55b)︰‘謂一切法相真如理,雖有客染而本性淨,具無數量微妙功德,無生無滅湛若虛空,一切有情平等共有,與一切法不一不異,離一切相一切分別,尋思路絕名言道斷,唯真聖者自內所證,其性本寂,故名涅盤。’釋無住處涅盤雲(大正31·55b)︰‘謂即真如,出所知障,大悲般若常所輔翼,由斯不住生死涅盤,利樂有情窮未來際,用而常寂,故名涅盤。’
依據以上的論典,自性清淨涅盤,是指‘佛如、眾生如’的法爾真實如是之理,可是未覺悟的凡夫畢竟不能稱為佛陀,好像地下未被開發的礦藏,雖然是財富,但還不能為人民所享用,天台家稱之為未有莊嚴過的素法身,到了證得無住處涅盤,才能親自受用涅盤的境界,發起無窮的妙用,好像已開發的礦藏,成為人民生活中的實有財富,真正得到享受,天台家稱之為莊嚴了的法身。前者是屬於理論的,是指出實踐的方向;後者是實踐著的生活,充實了證實了涅盤的理論。故涅盤論到了大乘佛教,才有了真實的著落,表現出富有朝氣的積極精神,像‘大悲般若常所輔翼’,‘利樂有情窮未來際’的明確而生動的語句,掃除了小乘佛教關於涅盤遮詮表現法的那種闇昧的氣氛。
不捨生死而入涅盤
世人因為無明而產生煩惱,不能脫離生死輪迴,與生死相對的是作為超越境界的涅盤。涅盤的字面意義有滅、寂滅、滅度、寂、無生等,中國早期的一些佛經還譯為“無為”,一般的意義是指熄滅生死輪迴而獲得的終極解脫。小乘佛教將其區分為有餘涅盤和無餘涅盤兩種:前者指作為生死之因的煩惱已斷,但由此前世煩惱所形成的果報仍未斷絕,仍在身上存在,“愛等諸煩惱斷,是名有餘涅盤”。無餘涅盤指生死之因和果都斷盡,不再輪迴於生死,不再依五蘊所成之身,“聖人今世所受‘五眾’盡,更不復受,是名無餘涅盤”。“五眾”就是指五蘊,構成人身體的五種因素。
對於涅盤,從敦煌本《壇經》來看,這個概念出現的次數並不多,第57節中有“如來入涅盤,法教流東土”一段,是《壇經》記錄者所加的說明。但整個一部《壇經》所談的實際上就是涅盤解脫之道。解脫論,也就是涅盤的方法論,超脫生死輪迴的方法。慧能的得法偈就體現其涅盤觀。此偈的起因是弘忍為了檢驗大家對生死問題的看法:“世人生死事大,汝等門人,終日供養,只求福田,不求出離生死苦海,汝等自性若迷,福何可救?汝等總且歸房自看,有智惠者,自取本性般若之知,各作偈一首呈吾,吾看汝偈,若悟大意,付汝依法,稟為六代。火急急!”“生死事大”,說明世人超脫生死輪迴是最重要的大事,慧能講的佛性論,頓悟論,無修論,都是在講涅盤之道,他明確強調覺悟對於實現涅盤的重要性,“悟即元無差別,不悟即長劫輪迴”。“一念斷即死,別處受生”。覺悟自心佛性,世人即佛,不悟佛性,將難脫輪迴之地。
慧能所說的涅盤是無餘涅盤,他在《無相頌》中講到“邪正悉不用,清淨至無餘”。這個“無餘”,就是無餘涅盤。小乘佛教的涅盤概念,指灰身滅智,肉體焚燒成灰,心智滅除至盡。大乘佛教對涅盤有新釋,不再執著於有餘、無餘之分,只以無餘涅盤作為一種方便施設,非終極涅盤。《中論》以實相為涅盤,“諸法實相即是涅盤”。三論宗依之,吉藏講“離斷常二見,行於聖中道,見於佛性”。中道就是佛性,就是涅盤。北本《大般涅盤經》以具有常樂我淨四德的佛身為大涅盤,“二乘所得非大涅盤,何以故?無常、樂、我、淨故,常、樂、我、淨,乃得名為大涅盤也”。唯識法相宗講四種涅盤,依《成唯識論》卷十,為本來自性清淨涅盤、有餘依涅盤、無餘依涅盤和無住處涅盤,這四種涅盤只有佛世尊才具足。天台宗據體相用立三種涅盤,依智顗《法華玄義》卷五下,為性淨涅盤、圓淨涅盤、方便淨涅盤。慧能在此使用“無餘”概念,是站在禪宗的立場上理解的,如果要給慧能的理解作出概括,可以認為,慧能是以“性覺”為涅盤。一切眾生本有佛性,本來具有覺悟本性,這就是涅盤。它是超脫生死的,慧能批評禪界執於生死的修行,“莫於大乘門,卻執生死智……執迷諍法門,自性入生死”。這是說,有人所修習的禪法,只是生死智,並不能超越生死輪迴,還在生死間流轉,這不是大乘的真涅盤。
從生死到涅盤的超越方法是,不離生死而入涅盤,惠昕本《壇經》在講述慧能的這一觀點時,表述得非常明確:“不捨生死而入涅盤,是頓悟。”這句話源自荷澤神會,而神會作為慧能思想的宣傳者,其基本思想承繼慧能。因此,這一觀點可以看作是對慧能思想的說明。其內在超越的意義在於,涅盤對生死的超越,並不脫離生死眾生,不是離開世人的生死現象而另有一個純粹的涅盤解脫之境,是從眾生的生死之狀態直接提升到涅盤境界。從頓悟的角度,很自然地能理解這種超越,頓悟是得涅盤解脫的手段,而頓悟是瞬間完成的,這一瞬間之後,頓悟者的肉體之身還在,還有生死,但對生死的看法完全改變了,心智完全不受生死的束縛。
慧律法師開示:
佛教啊,追求的最高原則,就叫做涅盤,涅盤翻譯過來叫做不生不滅,不生不滅的意思就是我們要用這一顆心,智慧的心,解脫的心,來面對這個世間,什麼叫做不生不滅呢?意思就是任何的東西增加,也沒感覺增加,任何的東西減少,也不計較減少,因為這些相只是心的影像而已,沒有實體可得,簡單講涅盤就是來無來相,去無去相,增也沒有增相,減也沒有減相,也沒有什麼是跟非,也無所謂的對跟錯,簡單講涅盤就是不落入對立,完成了絕對的智慧。絕對就是絕對,就像虛空可以包容一切,這就是我們修學佛道要追求的,用一顆智慧的心,過活了每一分每一秒的現象界的生活,換句話說用一顆像虛空那麼大的胸量來過著我們每一分每一秒的現象界生活。這個就是我們所要追求的,慢慢的每一分每一秒,進入了不增不減,不來不去,不生不滅,那我們慢慢就瞭解涅盤的心是什麼,就是我們佛教追求的最好的一個原則一個領域,換句話說每一個人,眾生都佛性,到最後都要進入涅盤,但是有因緣的人碰到佛法的人,就比較早成熟,沒有因緣碰到佛法的人,就要經過百萬劫。所以看個人的因緣,看個人的福報,不過啊用一點點智慧的心,涅盤的心在生活當中,總是可以過很快樂的日子,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來無來相,去無去相,生滅增減,是非對立相
統統沒有,化作絕對的智慧,絕對的包容,那麼人絕對的包容就無諍,社會絕對的包容就不會戰爭,國家跟國家絕對的包容就沒有爭戰。那麼人民就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如果一個人懂得涅盤的心,不管他走到那裡都是那麼的忍辱,那麼的平和,那麼的安詳,包括他晚上睡覺都不作惡夢。這是佛弟子要積極追求的就是涅盤的智慧心,菩提心
選自慧律法師編著之《祈願正法重現》
涅盤此係佛教之中心思想,意指不生不滅,身心俱寂之解脫境界。若離開涅盤思想,佛教就形同生滅的世間法,只能稱之為勸善,不能體會因性本空,果性本空,之非因非果甚深奧義。未入正信者,每以涅盤為死亡,此乃嚴重之誤解。倘如其所言,則死亡又為另一生命之開端,豈非生死未了?眾生常嬰輪迴之苦,乃受業力所牽,做主不得。唯有佛陀為究竟死亡,以其死則不復再生,不生則不滅,蓋以打破無始無明,徹見本來面目,此允稱為佛教最可貴之處。凡人皆貪生畏死,因世間他事,皆有解決之道,唯獨死亡,無可商量。聖者超脫物外,於現實生活中,即是不生不滅之涅盤妙心,所謂:“不染六塵名護法,不生妄想名涅盤”心外見法,名為外道,若悟自心,即是涅盤。生死與涅盤本無距離,只在當下一念間。若體悟本性,生死,涅盤皆不可得。吾人但不造生死業,即得大涅盤;若求大涅盤,即造生死業。
梵語 nirva,巴利語nibbna。又作泥洹、泥曰、涅盤那、涅隸盤那、抳縛南。意譯作滅、寂滅、滅度、寂、無生。與擇滅、離系、解脫等詞同義。或作般涅盤(般,為梵語pari之音譯,完全之義,意譯作圓寂)、大般涅盤(大,即殊勝之意。又作大圓寂)。原來指吹滅,或表吹滅之狀態;其後轉指燃燒煩惱之火滅盡,完成悟智(即菩提)之境地。此乃超越生死(迷界)之悟界,亦為佛教終極之實踐目的,故表佛教之特徵而列為法印之一,稱「涅盤寂靜」。佛教以外之教派雖亦有涅盤之說,然與佛教者迥異。佛教大乘、小乘對涅盤之解釋,異說紛紜。總約之,可大別如下: (一)據部派佛教,涅盤即滅卻煩惱之狀態。其中復有有餘(依)涅盤與無餘(依)涅盤之分,前者是雖斷煩惱,然肉體(意即殘餘之依身,略稱「餘依」或「餘」)殘存之情形;後者是灰身滅智之狀態,即指一切歸於滅無之狀況。有部等主張涅盤乃一存在之實體,經量部等視涅盤為煩惱滅盡的狀態之假名,而其本身並無實體。 (二)中論等以實相為涅盤,實相又即為因緣所生法上之空性,故與生死世間無有區別。同時,南本涅盤經卷三指出涅盤具足如下八味,即常、恆、安、清淨、不老、不死、無垢、快樂,稱為涅盤八味。若以此配以涅盤四德,常、恆為常,安、快樂為樂,不老、不死為我,清淨、無垢為淨。唯識宗稱涅盤有四種,即本來自性清淨涅盤、有餘依涅盤、無餘依涅盤與無住處涅盤四種。其中之本來自性清淨涅盤,略稱本來清淨涅盤、性淨涅盤,謂一切事物之本來相即是真如寂滅之理體,乃指真如。無住處涅盤,即依於智慧,遠離煩惱、所知二障,不滯生死之迷界,且因大悲救濟眾生,故在迷界中活動,又不滯於涅盤之境地。大乘佛教之涅盤教說即以此為特色。 此外,地論宗、攝論宗謂涅盤分為性淨涅盤與方便淨涅盤(藉修道去除煩惱而得之涅盤)二種。天台宗則分為性淨涅盤、圓淨涅盤(相當於地論宗等之方便淨涅盤)與方便淨涅盤(佛以救渡眾生故,示現假身,緣盡而入涅盤。又作應化涅盤)等三涅盤。 (三)小乘之聲聞、緣覺入無餘涅盤,再回心轉向大乘之教,稱為無餘還生。同時,涅盤乃超離一切差別相狀者(有為之相),故又稱離相。淨土宗稱彌陀淨土為涅盤之城,亦稱無為涅盤界。 (四)出現此世為人的佛(特指釋尊),其肉體之死,稱涅盤、般涅盤、大般涅盤。入涅盤又稱入滅、薪盡火滅(薪喻佛身或機緣,火喻智慧或佛身)。涅盤原意指釋尊之成道,但今大抵皆作無餘依涅盤之意。刻繪釋尊入滅姿態之畫像或雕像,稱為涅盤像。舉行追慕釋尊之法會,稱涅盤會、涅盤忌、常樂會等。後世稱僧侶之死為圓寂、歸寂、示寂、入寂等。〔雜阿含經卷十八、北本涅盤經卷三十三、金光明最勝王經第一如來壽量品、大毘婆沙論卷二十八、卷三十三、卷三十四、俱舍論卷六〕
涅盤(梵語nirvana),涅盤是佛弟子修學佛法,最終的歸宿,最後的目標與終程,更是佛弟子的理念世界。
涅盤經雲:‘夫涅盤者,名為解脫。’
涅盤經雲:‘涅盤義者,即是諸佛之法性也。’
涅盤經雲:‘遠離一切憒鬧法故,以大寂靜名大涅盤。’
佛法清淨無染就是涅盤。佛性(梵語buddha-dhatu)常恆無有變異,光明自在,當下就是涅盤。凡夫之輩無明覆故,令諸眾生不能得見涅盤,雖處涅盤性,不見涅盤,始終不得解脫生死。
人人都有個涅盤之心,凡夫不開發,不勤修,不斷煩惱,雖有涅盤之心,有亦等於無一般。
勤修戒定慧的菩薩行者,斷煩惱,便見涅盤,當知涅盤是常住法,非本無今有,是故涅盤是常住的。總而言之,涅盤的境界是勤修戒定慧而得,涅盤就是清淨佛法的別名,每個人都有一顆清淨之涅盤妙心,只是無明煩惱所覆蔽,因而不得普見涅盤,是故沉淪生死,流轉六道。若能發起道心,棄除貪樂五欲(梵語pancakamah),心生恭敬三寶,勤修如來正法,息滅貪嗔痴諸煩惱,普見不生不滅之佛性,即見涅盤。

涅盤涅盤境界有何層次之說

編輯
聲聞(梵語sravaka)、緣覺(梵語pratyekabuddha)、菩薩(梵語bodhisattva)、佛(梵語buddha)聖人所證悟的涅盤境界,高低深淺是有層次的,依佛法所提的涅盤有四種:
一者、本來自性清淨涅盤:真如理,隨緣變造一切諸法,雖有煩惱垢染,而本性清淨,具足無量微妙功德,無生無滅,湛若虛空,一切眾生平等共有,與一切法不一不異,離一切相無有分別,故名本來自性清淨涅盤。
二者、有餘依涅盤:煩惱之障雖滅,尚餘欲界五陰之身而為所依,故名有餘依涅盤。
三者、無餘依涅盤:煩惱既盡,所餘五陰之身亦滅,故名無餘依涅盤。
四者、無住處涅盤:不住生死,不住涅盤,窮未來際,利樂有情,故名無住處涅盤。

涅盤相關資料

編輯
大乘佛教的涅盤是生活實踐的深刻契證
一個人要走遠路時,為保護兩足,是把道路上鋪滿皮革呢?還是隻要兩足穿上革靴呢?佛陀教人的方法是叫穿上革靴。證入無住處涅盤的智慧,就是穿上革靴,兩足便能走任何不平的生死道路。《大智度論》卷九十六說(大正25·729b)∶‘一切法不可盡壞,但離其邪憶想,一切法自離。’故涅盤之寂滅,是轉變義,即轉變邪憶想而成為般若智,則一切法皆是實相,生死險道頓成涅盤的坦途,離開這個現實的世界、現實的人生生活,更沒有涅盤可證。故大乘佛教的涅盤,是以生活實踐為中心,離開人間無生可度,離開人間無佛可成。《大乘入楞伽經》卷二說(大正16·599a)∶‘非於生死外有涅盤,非於涅盤外有生死;生相涅盤無相違相。如生死涅盤,一切法亦如是,是名無二相。’《思益梵天問經》說(大正15·36c)∶‘當知佛不令眾生出生死,入涅盤;但為度妄想分別生死涅盤二相者耳;此中實無度生死至涅盤者。所以者何?諸法平等,無有往來,無出生死,無入涅盤。’
學佛人應該照顧自己腳跟,從實際生活中體味涅盤境界,於緣生法上烙著實相法印,才能觸處即真,頭頭是道。
摘錄自《妙雲集》下編
詞條標籤:
社會 宗教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