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充

編輯 鎖定
王世充(?-621年),字行滿,本來姓支,是西域胡人。寄居在新豐(今陝西臨潼東北),隋朝末年起兵群雄之一。
王世充自小喜好經史和兵法,開皇年間,因軍功升至兵部員外郎,大業年間,至江都宮監,為隋煬帝信任,後參與平定楊玄感之亂以及河南山東一帶民變有功,聲望更高,並奠定其在河南地區的勢力。他曾帶軍到雁門勤王。
公元617年,被李密戰敗,入據洛陽。煬帝被殺後,他與元文都盧楚等擁越王楊侗為帝。不久,王世充大破李密,招降瓦崗眾將。
公元619年廢楊侗,自立稱帝,國號鄭,年號開明。公元621年,李世民擊敗王世充,鄭亡。同年七月,王世充被仇人獨孤修德所殺。
中文名
王世充
別    名
行滿
國    籍
中國
出生地
西域
逝世日期
公元621年
職    業
軍閥
主要成就
佔據河南稱帝
所處時期
隋末唐初
年    號
開明
國    號
大鄭

王世充人物生平

編輯

王世充早年經歷

王世充,字行滿,本來姓支,是西域的胡人。寄居在新豐。他祖父支頹耨早逝。
王世充 王世充
他父親支收跟隨他的改嫁到霸城王氏的母親生活,因而就改為姓王,官至汴州長史
王世充廣泛涉獵經史,尤其愛好兵法以及卜卦算命、推算天文曆法方面的學問。開皇年間,按戰功被授予儀同三司的官職,接著提升為兵部員外郎。他善於向朝廷陳事進言,通曉各種律令條文,但常利用法律條文徇私作弊,隨心所欲。有時候有人批駁他,他就巧言詭辯文過飾非,言辭激烈,人們雖然明知他不正確又沒有誰能使他認錯。[1] 
隋煬帝大業年間,提拔為江都丞,兼任江都宮監。當時煬帝多次巡視江都,王世充善於觀察煬帝的臉色,奉承諂媚順從他的心意,每次上朝談論政事,煬帝總是說好。於是製作玉石雕刻和風景彩畫,詐稱遠方的珍貴工藝品,獻給煬帝討好,因此煬帝更加寵信他。王世充知道隋朝的政局將會混亂,就暗地結交英雄豪傑,廣泛收買人心,那些犯罪坐牢的人,都用曲解法律的辦法予以釋放,從而顯示私人的恩惠。[2] 

王世充鎮壓起義

公元613年(隋大業九年)六月,楊玄感乘煬帝親征高句麗,國內空虛之機,突然叛亂,進攻東都洛陽,當時,各地有不少人打著響應楊玄感的旗號起兵,在江都附近就有餘杭劉元進、崑山的朱燮、常熟的管崇三支起義軍。後來這三支隊伍更聯合起來,共推劉元進為主,佔據吳郡,稱天子,立百官。
煬帝派了大將吐萬緒魚俱羅鎮壓,這二人都是身經百戰的老將,鎮壓到這年年底,隋兵基本取得了勝利,擊斃了管崇,並把劉元進和朱燮圍困在建安。由於連續作戰,將士勞累,這兩員將領請求暫時休兵一段時間,不知是誰向隋煬帝進讒言,說該二人故意不進攻,有不臣之心。煬帝大怒,即刻將吐、魚二人撤職法辦。隨後,隋煬帝任命王世充指揮進攻劉元進,並在淮南征募了數萬新兵,交王世充指揮。這批淮南兵後來成為王世充的子弟兵,是他起家的資本。王世充以生力軍進攻劉元進朱燮,連戰皆捷,劉、朱先後戰死,但仍有不少餘部散在各處為盜。王世充找了個黃道吉日,集合有關人員,到通玄寺的佛像前焚香立誓,約定降者不殺。劉元進的餘部聽說後,紛紛投降,不到一個月,王世充就平定了吳郡。不料王世充背信棄義,大局已定後,王世充把所有投降的共三萬餘人全部坑殺。[3] 
《貞觀之治》的王世充 《貞觀之治》的王世充
公元614年(大業十年),齊郡的義軍統帥孟讓從山東長白山出發侵犯各個州郡,到盱眙,發展到十多萬人馬。王世充率領部隊抵禦,以都梁山為據點,設定五道營柵,敵我相對而不交戰,還揚言撤退,部隊表現出疲憊不堪毫無戰鬥力的樣子。孟讓恥笑地說:“王世充是個只懂法令條文的小官,哪能帶兵打仗?我要活捉他,一直打到江都去。”這時當地百姓都住進了部隊營壘,遍地沒有東西可搶,叛軍慢慢地沒有吃的,又為營柵擋住道路而傷腦筋,不能向南方進軍,就分兵包圍王世充的五處營柵。王世充每天出兵打一下,表面裝作失利,跑回營柵。像這樣搞了好幾天,孟讓更加小看他,就慢慢分派人馬到南邊去搜搶財物,留下的兵力只夠圍住營柵。王世充知道敵人放鬆了警惕,就在軍營中填平了灶坑,拆下了帷帳,擺設起方陣,四面朝外,拔掉柵欄出擊,奮力作戰,大敗敵軍,孟讓帶著幾十個人悄悄逃走了,殺死了一萬多人,俘虜了十多萬人。煬帝認為王世充有將帥的才幹謀略,又派他率領部隊討伐各個小股叛軍,所到之處全部蕩平。[4] 

王世充會戰李密

公元615年(大業十一年),突厥在雁門圍困了煬帝。王世充帶領江都的全部人馬準備到雁門赴救國難,在隊伍裡蓬頭垢面,痛哭得失去常態,日夜不脫盔甲,躺在草上睡覺。煬帝聽到這些,認為他忠誠,更信任他。
公元616年(大業十二年),升任江都通守。當時厭次人格謙當了多年盜匪,帶著十多萬人在豆子<滷亢>一帶活動,被太僕卿楊義臣殺掉,王世充統率部隊攻打格謙的殘存隊伍,打敗了他們。又出兵到南陽攻打盧明月,俘虜了好幾萬人。班師回到江都,煬帝非常高興,親自舉杯賞賜他。[5] 
公元617年(大業十三年)七月,瓦崗軍李密、翟讓猛攻東都洛陽,多次擊敗守軍,洛陽求救的文書雪片般飛到江都。煬帝不得已,調全國各地精兵救援洛陽,在各路援軍中就有江都通守王世充率領的江淮勁卒二萬人。由於這次軍事行動的總指揮薛世雄在進軍途中於河間七裡井意外地被河北起義軍竇建德殲滅,煬帝任命王世充繼任援洛大軍的總指揮。
九月,王世充等各路援軍齊集洛陽,使隋在洛陽的兵力達到十餘萬。王世充出兵向李密挑戰,雙方在洛口對陣,兩軍前後交戰一百多次,還不分勝負。煬帝又派人到部隊任命王世充為將軍,催促打敗李密。王世充帶領部隊渡過洛水跟李密作戰,吃了敗仗,被淹死了一萬多人,就率領餘部返回河陽。碰上天氣寒冷大雪紛飛,沿途凍死了好幾萬人,等到抵達河陽,只剩一千來人。王世充自我囚禁起來請罪,越王楊侗派遣使者釋放了他,召回洛陽,駐紮在含嘉倉城,收集逃散的士卒,又有了一萬多人。[6] 

王世充專擅朝政

公元618年(大業十四年)三月,宇文化及在江都叛亂,隋煬帝被弒。五月,煬帝駕崩的訊息傳到洛陽,越王侗於是作為皇位繼承人被擁立為皇帝,年號皇泰,在後來的歷史中被稱為皇泰主。王世充被皇泰主封為鄭國公,與段達、元文都等其他六人共同輔政,時人稱為“七貴”。皇泰主登基時,洛陽已被李密重重包圍,有效統治範圍只有洛陽一城。六月,宇文化及的叛軍到達洛陽郊外,意圖攻克洛陽作為根據地。
元文都對盧楚等人說:“如今宇文化及殺君叛逆,仇未報,恥未雪,我雖然復仇心切,但力不從心。從國家大局考慮,不如用高官籠絡李密,拿國庫的資財暫時利誘他,讓李密去攻打宇文化及,使得兩夥叛軍自相殘殺,宇文化及被打敗後,李密的兵馬必然也疲憊不堪了。再說李密的士卒得到了朝廷的獎賞,擔任著朝廷官職,朝廷多跟他們建立感情,容易運用離間之計,我們的軍隊養精蓄銳來鑽他們疲憊睏乏的空子,那麼李密也是可以對付的。”盧楚等人認為應當如此。當天就派使者授予李密太尉、尚書令的官職,命令他討伐宇文化及。
李密於是向朝廷稱臣,接受朝廷命令,帶兵到黎陽抵禦宇文化及,凡是打了勝仗就派遣使者向朝廷報捷,人們都很高興。王世充單單對他手下的各將領說:“元文都那幫人,寫寫畫畫,文官而已,我看事態的趨勢,一定會被李密抓起來。再說我的部隊多次跟李密作戰,殺死他的父兄子弟,前前後後已經很多,一旦成為他的下屬,我們這些人就沒有生路了!”說這番話是為了激怒他的將士們。元文都知道後非常恐懼,跟盧楚等人商議,趁王世充上朝的時候,佈下伏兵殺掉他,已經約定時間了。納言段達平庸怯懦,害怕這事辦不成功,就派他的女婿張志把盧楚等人的計謀告訴了王世充。
當天夜晚王世充帶領人馬包圍宮城,將軍費曜、田闍等人在東太陽門外迎戰,費曜戰敗,王世充奪取城門衝了進去,將軍皇甫無逸隻身逃脫,抓住盧楚殺了。這時皇宮大門緊閉,王世充派人敲著宮門對皇泰主說:“元文都他們要挾持陛下投降李密,段達得知後告訴了我,我不敢背叛朝廷,是來討伐背叛朝廷的人。”開始,元文都聽到發生變故,來到乾陽殿伺候皇泰主,指揮部隊保衛,命令將士們憑藉城池抵禦兵變。段達詐稱皇泰主的命令捉住元文都押送給王世充,一到就亂棍打死。段達又詐稱皇泰主的命令,開啟宮門迎接王世充,王世充派人換下了宮中的全部警衛人員,然後拜見皇泰主謝罪,說:“元文都等人犯下說不完的罪行,陰謀製造內亂,情況緊急才採取這種辦法,我是不敢背叛國家的。”皇泰主跟他盟誓。當天,升任尚書左僕射,總管監督朝廷內外各項軍務。王世充離開含嘉城,搬進尚書省官署居住,獨攬朝政大權。任命他的哥哥王世惲為內史令,住進皇宮,侄子後輩都握有兵權,鎮守各地城鎮。[7] 
沒過多久,李密打敗宇文化及班師回朝,他的精兵駿馬多半戰死,剩下的疲勞困乏。王世充想乘機攻打他,又怕人心不齊,就藉助鬼神徵兆,說是夢見了周公。於是在洛水岸邊修建了周公祠,叫巫師宣揚周公命令尚書左僕射趕快討伐李密,會立大功,不然兵士們就會全部死於瘟疫。王世充的兵士多半是楚地人,習俗上相信欺騙迷惑人心的怪誕言詞,大家都請求作戰。王世充挑選精銳驍勇的人馬,有兩萬多名將士,兩千多匹戰馬,在洛水南邊紮營。李密在偃師的北山頭駐紮。當時李密剛剛打敗宇文化及,有渺視王世充的情緒,不築壁壘工事。王世充在夜間派遣三百多名騎兵祕密進入北山,埋伏在山谷中,命令全體將士馬要餵飽,人要吃好,黎明時分進逼李密。李密出兵應戰,隊形還沒擺好就打起來了。王世充埋伏的騎兵發起衝鋒,居高臨下,衝向李密的營地,放火焚燒他的軍營,李密的隊伍逃散了,他的將領張童仁、陳智略投降了,乘勝追擊打下了偃師,李密逃跑退守洛口。
李密逃走後,其在各地的守將紛紛向王世充投降,王全部佔領了李密原來的地盤,勢力範圍從洛陽一城猛然擴充套件到整個河南。王世充同時還得到了李密部下的秦叔寶程知節(就是程咬金)、羅士信、裴仁基、單雄信等名臣大將,手下因而人才濟濟。[8] 

王世充篡位自立

王世充擊敗李密後,皇泰主封王世充為太尉,開太尉府,朝中事務無論大小都決於太尉府,王世充在官署門外張貼了三份佈告:一份招聘文才學問足以幫助處理政務的文職人員,一份招聘武藝超群敢於衝鋒陷陣的武職人員,一份招聘善於審理冤案、疑案的司法人員。從此呈遞書函當面介紹以推薦或自薦的,每天都有幾百人,王世充一概親自考核,殷勤慰問款待。他愛搞小恩小惠,從上至下直到部隊的普通士卒,都用誇飾動聽的言詞進行引誘。當時的有識之士見他口是心非,斷定他懷有二心。王世充有一次在皇泰主跟前吃他賞賜的食物,回家大吐一場,懷疑是食物中毒造成的,從此以後不再朝見皇泰主,跟他不打照面了。他派遣雲定興、段達向皇泰主稟奏,要求賜給衣服、朱戶、納陛、車馬、樂器、虎賁、斧鉞、弓矢、秬鬯等九種器物,發出了奪取政權的訊號。[9] 
公元619年(唐武德二年)三月,皇泰主被迫封王世充為相國,統管百官,封為鄭王,如數賜給九種器物。有一個法號叫桓法嗣的道士,自稱善於解釋占卜圖書,於是呈上《孔子閉房記》,圖畫為一個男人手持竹竿趕羊,解釋說:“隋朝,皇帝姓楊。幹一嘛,合起來是個‘王’字。王在羊後,預示相國取代隋朝當皇帝。”接著拿出《莊子人間世》《德充符》兩篇呈遞給王世充,解釋說:“上篇談‘世’,下篇談‘充’,這就是相國的名嘛,預示您應當恩德遍佈人間,順應符命當天子。”王世充十分高興地說:“這是上天的旨意呀。”拜了兩拜接過圖讖,立即任命桓法嗣為諫議大夫。王世充又捕捉各種鳥雀,把寫好所謂符命的帛系在它們的頸子上,一隻一隻地放飛。打下這種鳥雀前來進獻的人,也授予官職頭銜。
段達、雲定興等人把這些符命送進皇宮對皇泰主展示說:“天命不是凡間小事,鄭王功德很高,請您禪讓皇位,仿效唐堯、虞舜的榜樣。”皇泰主憤怒地說“:這天下是高祖的天下,如果我隋朝的氣數還沒有衰竭,這種話就不該講,如果天意要改朝換代,那還談什麼禪讓不禪讓?您們各位都是先帝的老臣,突然說出這種話,我真失望啊!”段達等人沒有誰不流淚。王世充又派人對楊侗說“:現在國內還沒有平定,必須有個年長的君主,等到天下太平無事了,恢復您這聖明的皇上。一定遵守以前的盟約,決不違背。”[10] 
同年四月,王世充冒充皇泰主發出詔書把隋朝帝位讓給王世充,派遣哥哥王世惲到含涼殿廢皇泰主,僭位為帝,建年號開明,國號為鄭。大封族人為王。王世充每當接受群臣朝見處理政務,都要情意懇切地指教一番,語言重複,千頭萬緒,朝廷所有侍奉他的官員,都為他的頻繁差遣而疲憊不堪。他有時帶上幾個隨從人員到通衢要道上巡視,並不佈置警戒禁止行人,百姓只讓讓路就行了,拉緊馬繮慢步行走,對百姓們說:“以往的皇帝高坐在宮廷裡頭,民間的情況,無法瞭解透徹。我王世充不是貪戀皇位,根本目的是要挽救艱危的時局,我現在應該像一個州刺史,每件事情都要親自處理,應該跟黎民百姓一起評論朝政得失。擔心宮門禁令有著限制,大家的意見傳不進去,如今在順天門外安置座位處理政務。”又命令在西朝堂受理訴訟案件,在東朝堂聽取批評建議。於是呈遞書信陳述意見,每天有幾百人,書信奏疏已很煩雜,考慮難得周全,幾天之後就不再出宮。[11] 
同年五月,王世充的禮部尚書裴仁基以及他的兒子左輔大將軍裴行儼、尚書左丞宇文儒童等幾十人商議擊殺王世充,再次擁立楊侗為皇帝。事情洩露,全被殺害,滅絕他們的三族。六月,王世惲趁機而鼓動王世充殺掉皇泰主,以使斷絕人們復辟的念頭。王世充派遣自己的侄兒王行本鴆殺了皇泰主,給了個稱號叫恭皇帝。皇泰主的將軍羅士信帶領一千多個士卒投降。十月,王世充率領人馬向東攻佔土地,打到滑州,接著帶兵來到黎陽。十一月,竇建德攻入王世充的殷州,屠殺搶劫當地居民,焚燒王世充的糧倉,作為對黎陽一仗失利的報復。[12] 

王世充困獸猶鬥

公元620年(武德三年)二月,王世充的殿中監豆盧達投降李唐朝廷。王世充見人心一天一天散失,就用酷刑嚴厲控制,家裡有一個人逃跑,全家不論老少都株連被殺,父子、兄弟、夫妻之間只要告發就可免罪。又命令五家為一保,互相監督,如果有人全家叛逃而鄰居沒有發覺,四周的鄰居都要處死。處死的事接連不斷,人們叛逃越來越厲害,甚至上山砍柴的人,出去回來都有時間限制,弄得公傢俬人人人自危,都無法生活。並且把宮廷作為大監獄,只要產生懷疑,就把人家連同家屬捆綁起來送進宮廷關押。每當派遣將領出外作戰,也把他的親屬拘留在宮裡作為人質。被囚禁的人一個緊挨一個,不少於一萬人,沒有食物,飢餓而死的一天幾十人。王世充招兵打仗沒完沒了,庫存的糧食很快吃光,城裡的人吃人肉。有的人抓來泥土放進瓦甕,用水淘洗,沙石沉在底下,取出浮在上面的泥漿,把糠麩摻在裡頭,做成餅子來吃,人人都身體腫脹而腿腳發軟,一個個躺在道路上。王世充的尚書郎盧君業、郭子高等人都餓死在山溝裡。[13] 
同年七月初一,唐軍在李世民的率領下,出關進攻王世充。[14]  王世充在武周、宋金剛被殲滅時就已預料到唐將以鄭為下一個目標,因此早已做好了動員準備。按照當時唐鄭的軍事對比,鄭雖然稍弱,但勝在本土作戰,又採守勢,原本應該會出現比較慘烈的拉鋸場面,不料才一開戰,王世充的局面就迅速惡化,鄭國各地守將竟然紛紛不戰而降。七月,張公瑾降;八月,鄧州降;九月,田瓚以所部25州降,時德睿以所部7州降;十月,大將張鎮周降,郭慶管州降,魏陸以滎陽降,王要漢以汴州降。才三個月的時間,洛陽周圍郡縣全部落入李世民手中,洛陽成了一座孤城。
影視劇中的王世充 影視劇中的王世充
眼看局勢不利,王世充親自出面向李世民求和,雙方在洛陽城外隔著洛水談判,但最終和談破裂了。[16]  李世民派遣各路將士進攻王世充的城鎮,一打就勝。九月,王君廓攻克王世充的頧轅縣,一直向東攻佔到管城才返回,於是河南的各個州縣紛紛投降歸附。
這時王世充已失去了獨自對抗唐軍的能力,不得已,只好派了使者向竇建德求援,竇建德與王世充是敵非友,王世充此舉實為飲鴆止渴,但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辦法了。十一月,竇建德又派人去講和,並且表示願意援助王世充。王世充就派遣他哥哥的兒子王琬和內史令長孫安世回訪,請求出兵援助。
公元621年(武德四年)二月,王世充率領軍隊出方諸門,跟李唐朝廷的軍隊對抗,王世充的軍隊敗退,李唐朝廷的軍隊乘勝追擊,在城門外駐守,王世充的步兵不能進城,驚恐潰散向南逃跑,李唐朝廷的軍隊追殺了幾千人,俘虜了五千多人。王世充從此以後不敢再出城,只是環城固守,等待竇建德的救援。三月,李世民在虎牢關活捉了竇建德和王琬、長孫安世等人,回到洛陽城外把他們給王世充觀看,並且派長孫安世進城,讓他去講失敗的情況。王世充驚慌疑惑,不知道怎麼辦,打算衝出包圍,向南逃往襄陽,跟將領們商議,都不應聲,只得於五月十一日[17]  統領文武官員到李世民的軍營門前請求投降。於是沒收王世充庫存的財物,頒發賞賜李唐朝廷的官兵。王世充的黃門侍郎薛德音由於在他草擬的文書中寫了大不恭敬的話,被殺掉,接著拘捕王世充的同黨段達、楊汪、單雄信、陽公卿、郭士衡、郭什柱、董浚、張童仁、朱粲等十多人,都綁赴洛水的小洲上斬首示眾。[18] 

王世充為仇所殺

公元621年(武德四年)七月九日,李世民凱旋迴到長安,將王世充、竇建德獻於李淵,[19]  李淵歷數他的罪行,王世充回答說:“按照我的罪過,實在是死有餘辜,但您的愛子秦王曾許諾不殺我。”李淵於是釋放了他。他和哥哥王絏、老婆、孩子一起流放蜀地,由於押解人員還沒有準備好,王世充一家暫時被關押在長安附近的雍州。某日,忽然來了幾個唐官稱李淵有旨,要王世充接旨,王急忙出應,不料那幾人立刻亂刀齊下,王世充的人生就此落幕。後來查明,那幾人中帶頭的是唐定州刺史獨孤修德,他的父親獨孤機是王世充的部下,在武德二年正月企圖降唐,被王世充所殺,獨孤修德殺王世充是為父報仇。
王世充的兒子王玄應和哥哥王世偉等人在流放途中陰謀叛亂,受了死刑。王世充從篡奪皇泰主的帝位,共三年時間就滅亡了。[20] 

王世充人物評價

編輯
隋書》:“化及庸芃下才,負恩累葉,王充斗筲小器,遭逢時幸,俱蒙獎擢,禮越舊臣。既屬崩剝之期,不能致身竭命,乃因利乘便,先圖幹紀,率群不逞,職為亂階,拔本塞源,裂冠毀冕。或躬為戎首,或親行鴆毒,釁深指鹿,事切食蹯,天地所不容,人神所同憤。故梟獍凶魁,相尋菹戮,蛇豕醜類,繼踵誅夷,快忠義於當年,垂炯戒於來葉。嗚呼,為人臣者可不殷鑑哉!可不殷鑑哉!”[21] 
舊唐書》:“世充奸人,遭逢昏主,上則諛佞詭俗以取榮名,下則強辯飾非以制群論。終行篡逆,自恣陸梁,安忍殺人,矯情馭眾,凡所委任,多是叛亡,出降秦王,不致顯戮,其為幸也多矣。”贊曰:“世充篡逆,建德愎諫,二凶即誅,中原弭亂。”[22] 
新唐書》:“其劇者,若李密因黎陽,蕭銑始江陵,竇建德連河北,王世充舉東都,皆磨牙搖毒以相噬螫。其間亦假仁義,禮賢才,因之擅王僭帝,所謂盜亦有道者。本夫孽氣腥焰,所以亡隋,觸唐明德,折北不支,禍極凶殫,乃就殲夷,宜哉!”[23] 
徐文遠:“王公,小人也,能殺故人。”[24] 
崔仁孝:“王公徒為兒女之態以悅下愚,而鄙隘貪忍,不顧親舊,豈能成大業哉!”[25] 
程知節:“王公器度淺狹而多妄語,好為咒誓,此乃老巫嫗耳,豈撥亂之主乎!”[26] 
秦叔寶:“性猜忌,喜信讒言。”[26] 
王夫之:“世充,隋之大臣也,導其主以荒淫,立越王而弒奪之,其當辜也,固也;乃世充力守東都,百戰以扞李密,而其篡也,在煬帝已弒之後,使幸而成焉,亦無以異於陳霸先。而唐立代王,旋奪其位,有諸己者不可非諸人,唐固不能正名以行闢也。且取世充與仁杲、建德、蕭銑較,世充者,操、懿以後之積習也。”[27] 

王世充家族成員

編輯

王世充長輩

  • 父:王收
  • 叔:王瓊

王世充兄弟

  • 兄:王世師、王世衡、王世偉、王世惲
  • 弟:王世辯
  • 表兄弟:王辯

王世充子侄

  • 子:王玄應、王玄恕、王玄瓊
  • 侄:王太、王君度、王虔壽、王弘烈、王行本、王琬、王仁則、王道誠、王道詢、王道夌

王世充族人

王隆、王整、王楷、王素

王世充史籍記載

編輯
《舊唐書》
《新唐書卷八十五 列傳第十》

王世充影視形象

編輯
1987年《大運河》:江毅飾演王世充
1993年《新隋唐演義》:張福生飾演王世充
崔景富飾演的王世充 崔景富飾演的王世充
1999年《新少林寺》:周曉文飾演王世充
2000年《亂世桃花》:秦焰飾演王世充
2003年《隋唐英雄傳》:崔景富飾演王世充[28] 
2004年《大唐雙龍傳》:黎漢持飾演王世充
2005年《開創盛世》:李旗山飾演王世充
2006年《貞觀之治》:王鳴飾演王世充
2010年《少林寺傳奇2》:樑家仁飾演王世充[15] 
2012年《隋唐英雄》:徐曉東飾演王世充
2013年《隋唐演義》:李慶祥飾演王世充
詞條圖冊 更多圖冊
參考資料
  • 1.    《舊唐書》:王世充,字行滿,本姓支,西域胡人也。寓居新豐。祖支頹耨,早死。父收,隨母嫁霸城王氏,因冒姓焉,仕至汴州長史。世充頗涉經史,尤好兵法及龜策、推步之術。開皇中,以軍功拜儀同,累轉兵部員外郎。善敷奏,明習法律,然舞弄文法,高下其心。或有駁難之者,世充利口飾非,辭議鋒起,眾雖知其不可而莫能屈。
  • 2.    《舊唐書》:大業中,累遷江都丞,兼領江都宮監。時煬帝數幸江都,世充善候人主顏色,阿諛順旨,每入言事,帝必稱善。乃雕飾池臺,陰奏遠方珍物,以媚於帝,由是益暱之。世充知隋政將亂,陰結豪俊,多收群心,有繫獄抵罪,皆枉法出之,以樹私恩。
  • 3.    《舊唐書》:及楊玄感作亂,吳人朱燮、晉陵人管崇起兵江南以應之,自稱將軍,擁眾十餘萬。隋遣將軍吐萬緒、魚俱羅等討之,不克。世充為其偏將,募江都萬餘人,頻擊破之。每有克捷,必歸功於下,所獲軍實,皆推與士卒,由此人爭為用,功最居多。
  • 4.    《舊唐書》:十年,齊郡賊帥孟讓自長白山寇掠諸郡,至盱眙,有眾十餘萬。世充以兵拒之,保都梁山,為五柵,相持不戰,乃倡言兵走,羸師示弱。讓笑曰:“王世充文法小吏,安能領兵?吾令生縛取之,鼓行而入江都”。時百姓皆入壁,野無所掠,賊眾漸餒,又苦柵當其道,不得南侵,即分兵圍五柵。世充每日擊之,陽不利,走還入柵。如是數日,讓益輕之,乃稍分人於南方抄,留兵才足以圍柵。世充知其懈,乃於營中夷灶撤幕,投方陣,四面外向,毀柵而出,奮擊,大破之,讓以數十騎遁去,斬首萬餘級,俘虜十餘萬人。煬帝以世充有將帥才略,復遣領兵討諸小盜,所向盡平。
  • 5.    《舊唐書》:十一年,突厥圍煬帝於雁門。世充盡發江都人將往赴難,在軍中蓬首垢面,悲泣無度,曉夜不解甲,藉草而臥。煬帝聞之,以為忠,益信任之。十二年,遷江都通守。時厭次人格謙為盜數年,兵十餘萬在豆子?中,為太僕卿楊義臣所殺,世充帥師擊其餘眾,破之。又擊盧明月於南陽,虜獲數萬。後還江都,煬帝大悅,自執杯酒以賜之。
  • 6.    《舊唐書》:​及李密攻陷洛口倉,進逼東都,煬帝特詔世充大發兵,於洛口拒密,前後百餘戰,未有勝負。又遣就軍拜世充為將軍,趣令破賊。世充引軍渡洛水,與李密戰,世充軍敗績,溺死者萬餘人,乃率餘眾歸河陽。時天寒大雪,兵士在道凍死者又數萬人,比至河陽,才以千數。世充自繫獄請罪,越王侗遣使赦之,徵還洛陽,置營於含嘉倉城,收合亡散,復得萬餘人。
  • 7.    《舊唐書》:俄而宇文化及作難,太府卿元文都、武衛將軍皇甫無逸、右司郎中盧楚,奉越王侗嗣位於東都,拜世充為吏部尚書,封鄭國公。文都謂楚等曰:“今化及弒逆,仇恥未報,吾雖志在枕戈,而力所不及。為國計者,莫如以尊官寵李密,以庫物權啖之,使擊化及,令兩賊自鬥,化及既破,而密之兵固亦疲矣。又其士卒得我之賞,居我之官,內外相親,易為反間,我師養力以乘其弊,則密亦可圖也”。楚等以為然。即日遣使拜密為太尉、尚書令,令討化及。密遂稱臣奉制,以兵拒化及於黎陽。每戰勝,則遣使告捷,眾皆悅。世充獨謂其麾下諸將曰:“文都之輩,刀筆吏耳,吾觀其勢,必為李密所擒。且吾軍人每與密戰,殺其父兄子弟,前後已多,一旦為之下,吾屬無類矣!”出言以激怒其眾。文都知而大懼,與楚等謀,因世充入內,伏甲而殺之,期有日矣。納言段達庸懦,恐事不果,遣其女婿張志以楚等謀告世充。其夜,勒兵圍宮城,將軍費曜、田闍等拒戰於東太陽門外,曜軍敗,世充遂攻門而入,無逸以單騎遁走,獲楚殺之。時宮門閉,世充遣人扣門言於侗曰:“元文都等欲執皇帝降於李密,段達知而告臣,臣非敢反,誅反者耳”。初,文都聞變,入奉侗於幹陽殿,陳兵衛之,令將帥乘城以拒難。段達矯侗命,執文都送於世充,至則亂擊而死。達又矯侗命,開門以納世充。世充悉遣人代宿衛者,然後入謁陳謝曰:“文都等無狀,謀相屠害,事急為此,不敢背國”。侗與之盟。其日,進拜尚書左僕射,總督內外諸軍事。世充去含嘉城,移居尚書省,專宰朝政。以其兄世惲為內史令,入居禁中,子弟鹹擁兵馬,鎮諸城邑。
  • 8.    《舊唐書》:未幾,李密破化及還,其勁兵良馬多戰死,士卒疲倦。世充欲乘其弊而擊之,恐人心不一,乃假託鬼神,言夢見周公。乃立祠於洛水,遣巫宣言周公欲令僕射急討李密,當有大功,不則兵皆疫死。世充兵多楚人,俗信妖言,眾皆請戰。世充簡練精勇,得二萬餘人,馬二千餘匹,軍於洛水南。密軍偃師北山上。時密新破化及,有輕世充之心,不設壁壘。世充夜遣三百餘騎潛入北山,伏溪谷中,令軍人秣馬蓐食,遲明而薄密。密出兵應之,陳未成列而兩軍合戰。其伏兵發,乘高而下,馳壓密營,又縱火焚其廬舍,密軍潰,降其將張童仁、陳智略,進下偃師,密走保洛口。初,世充兄世偉及子玄應隨化及至東郡,密得而囚之於城中,至是盡獲之。又執密長史邴元真妻子、司馬鄭虔象之母及諸將子弟,皆撫慰之,各令潛呼其父兄。世充進兵,次洛口,邴元真、鄭虔象等舉倉城以應之。密以數十騎走河陽,率餘眾入朝。世充盡收其眾,振旅而還。
  • 9.    《舊唐書》:侗進拜世充太尉,以尚書省為其府,備置官屬。世充立三榜於府門之外:一求文才學識堪濟世務者,一求武藝絕人摧鋒陷陣者,一求能理冤枉擁抑不申者。於是上書陳事,日有數百,世充皆躬自省覽,殷勤慰勞。好行小惠,下至軍營騎士,皆飾辭以誘之。當時有識者見其心口相違,頗以懷貳。世充嘗於侗前賜食,還家大嘔吐,疑遇毒所致,自是不復朝請,與侗絕矣。遣雲定興、段達入奏於侗,請加九錫之禮。
  • 10.    《舊唐書》:二年三月,遂策授相國,總百揆,封鄭王,加九錫備物。有道士桓法嗣者,自言解圖讖,乃上《孔子閉房記》,畫作丈夫持一竿以驅羊。釋雲:“隋,楊姓也。幹一者,王字也。王居羊後,明相國代隋為帝也”。又取《莊子人間世》、《德充符》二篇上之,法嗣釋曰:“上篇言'世',下篇言'充',此即相國名矣,明當德被人間,而應符命為天子也”。世充大悅曰:“此天命也”。再拜受之,即以法嗣為諫議大夫。世充又羅取雜鳥,書帛系其頸,自言符命而散放之。有彈射得鳥來而獻者,亦拜官爵。段達、雲定興等入見於侗曰:“天命不常,鄭王功德甚盛,願陛下揖讓告禪,遵唐、虞之跡”。侗怒曰:“天下者,高祖之天下,若隋德未衰,此言不可發,必天命有改,亦何論於禪讓?公等皆是先朝舊臣,忽有斯言,朕復當何所望!”段達等莫不流涕。世充又使人謂曰:“今海內未定,須得長君,待四方乂安,復子明辟。必若前盟,義不違負”。
  • 11.    《舊唐書》:​四月,假為侗詔策禪位,遣兄世惲廢侗於含涼殿,世充僭即皇帝位,建元曰開明,國號鄭。先封同姓王隆為淮陽王,整為東郡王,楷為馮翊王,素為樂安王。次封叔瓊為陳王,兄世衡為秦王,世偉為楚王,世惲為齊王。又封瓊子辯為杞王,衡子虔壽為蔡王,偉子弘烈為魏王,行本為荊王,琬為代王;惲子仁則為唐王,道誠為衛王,道詢為趙王,道?夌為燕王;兄世師子太為宋王,君度為越王。立子玄應為皇太子,封子玄恕為漢王。世充每聽朝,必殷勤誨諭,言辭重複,千端萬緒,百司奉事,疲於聽受。或輕騎遊歷街衢,亦不清道,百姓但避路而已,按轡徐行,謂百姓曰:“昔時天子深坐九重,在下事情,無由聞徹。世充非貪寶位,本欲救時,今當如一州刺史,每事親覽,當與士庶共評朝政。恐門禁有限,慮致壅塞,今止順天門外接座聽朝”。又令西朝堂受抑屈,東朝堂受直諫。於是獻書上事,日有數百,條疏既煩,省覽難遍,數日後不復更出。
  • 12.    《舊唐書》:五月,世充禮部尚書裴仁基及其子左輔大將軍行儼、尚書左丞宇文儒童等數十人謀誅世充,復尊立侗。事洩,皆見害,夷其三族。六月,世惲因勸世充害侗,以絕眾望。世充遣其侄行本鴆殺侗,諡曰恭皇帝。其將軍羅士信率其眾千餘人來降。十月,世充率眾東徇地,至於滑州,仍以兵臨黎陽。十一月,竇建德入世充之殷州,殺掠居人,焚燒積聚,以報黎陽之役。
  • 13.    《舊唐書》:三年二月,世充殿中監豆盧達來降。世充見眾心日離,乃嚴刑峻制,家一人逃者,無少長皆坐為戮,父子、兄弟、夫妻許其相告而免之。又令五家相保,有全家叛去而鄰人不覺者,誅及四鄰。殺人相繼,其逃亡益甚。至於樵採之人,出入皆有限數,公私窘急,皆不聊生。又以宮城為大獄,意有所忌,即收系其人及家屬於宮中。又每使諸將出外,亦收其親屬質於宮內。囚者相次,不減萬口,既艱食,餒死者日數十人。世充屯兵不散,倉粟日盡,城中人相食。或握土置甕中,用水淘汰,沙石沉下,取其上浮泥,投以米屑,作餅餌而食之,人皆體腫而腳弱,枕倚於道路。其尚書郎盧君業、郭子高等皆死於溝壑。
  • 14.    《新唐書》卷一《本紀第一·高祖》:“(武德三年)七月壬戌,秦王世民討王世充。”
  • 15.    《少林寺傳奇2》劇中人物介紹--王世充  .新浪網.2008-08-04[引用日期2013-09-23]
  • 16.    《舊唐書》:七月,秦王率兵攻之,師至新安,世充鎮堡相次來降。八月,秦王陳兵於青城宮,世充悉兵來拒,隔澗而言曰:“隋末喪亂,天下分崩,長安、洛陽,各有分地,世充唯願自守,不敢西侵。計熊、谷二州,相去非遠,若欲取之,豈非度內?既敦鄰好,所以不然。王乃盛相侵軼,遠入吾地,三崤之道,千里饋糧,以此出師,未見其可”。太宗謂曰:“四海之內,皆承正朔,唯公執迷,獨阻聲教。東都士庶,亟請王師,關中義勇,感恩致力。至尊重違眾願,有斯吊伐。若轉禍來降,則富貴可保;如欲相抗,無假多言”。世充無以報。
  • 17.    《新唐書》卷一《本紀第一·高祖》:“(武德四年五月)戊辰,王世充降。”
  • 18.    《舊唐書》:太宗分遣諸將攻其城鎮,所至輒下。九月,王君廓攻拔世充之轘轅縣,東徇地至管城而還,於是河南州縣相次降附。竇建德自侵殷州之後,與世充遂結深隙,信使斷絕。十一月,竇建德又遣人結好,並陳救援之意。世充乃遣其兄子琬及內史令長孫安世報聘,且乞師。 四年二月,世充率兵出方諸門,與王師相抗,世充軍敗。因乘勝追之,屯其城門。世充步卒不得入,驚散南走,追斬數千級,虜五千餘人。世充從此不復敢出,但嬰城自守,以待建德之援。三月,秦王擒建德並王琬、長孫安世等於武牢,回至東都城下以示之,且遣安世入城,使言敗狀。世充惶惑,不知所為,將潰圍而出,南走襄陽,謀於諸將,皆不答,乃率其將吏詣軍門請降。於是收其府庫,頒賜將士。世充黃門侍郎薛德音以文檄不遜,先誅之,次收世充黨與段達、楊注、單雄信、楊公卿、郭士衡、郭什柱、董浚、張童仁、朱粲等十餘人,皆戮於洛渚之上。
  • 19.    《新唐書》卷一《本紀第一·高祖》:“(武德四年)七月甲子,秦王世民俘王世充以獻。”
  • 20.    《舊唐書》:秦王以世充至長安,高祖數其罪,世充對曰:“計臣之罪,誠不容誅,但陛下愛子秦王許臣不死。”高祖乃釋之。與兄苪、妻、子同徙於蜀,將行,為仇人定州刺史獨孤修所殺。子玄應及兄世偉等在路謀叛,伏誅。世充自篡位,凡三年而滅。
  • 21.    隋書 列傳第五十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1-4]
  • 22.    舊唐書 列傳第四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1-4]
  • 23.    新唐書 列傳第十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1-4]
  • 24.    資治通鑑 卷第一百八十六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1-4]
  • 25.    《資治通鑑》:隋馬軍總管獨孤武都為世充所親任,其從弟司隸大夫機與虞部郎楊恭慎、前勃海郡主簿孫師孝、步兵總管劉孝元、李儉、崔孝仁謀召唐兵,使孝仁說武都曰:“王公徒為兒女之態以悅下愚,而鄙隘貪忍,不顧親舊,豈能成大業哉!圖讖之文,應歸李氏,人皆知之。唐起晉陽,奄有關內,兵不留行,英雄景附。且坦懷待物,舉善責功,不念舊惡,據勝勢以爭天下,誰能敵之!吾屬託身非所,坐待夷滅。今任管公兵近在新安,又吾之故人也,若遣間使召之,使夜造城下,吾曹共為內應,開門納之,事無不集矣。”武都從之。事洩,世充皆殺之。恭慎,達之子也。
  • 26.    資治通鑑 卷一百八十七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1-5]
  • 27.    讀通鑑論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1-4]
  • 28.    崔景富飾演王世充  .新浪網[引用日期2013-01-5]
詞條標籤:
虛擬人物 將領 軍事人物 人物 中國歷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