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康安

編輯 鎖定
福康安(1754年—1796年),富察氏,字瑤林,號敬齋滿洲鑲黃旗人,清朝乾隆年間名將、大臣。大學士傅恆第三子,孝賢純皇后之侄。
福康安歷任雲貴、四川、閩浙、兩廣總督,官至武英殿大學士軍機大臣。先後平定甘肅回民田五起義、臺灣林爽文起義廓爾喀之役、苗疆起事,累封一等嘉勇忠銳公。嘉慶元年(1796年)二月,賜貝子,同年五月去世,追封嘉勇郡王,諡號文襄,配享太廟,入祀昭忠祠賢良祠
  • 人物關係
    有錯誤9833200 已反饋
  • 糾錯
    關閉糾錯
本    名
富察·福康安
字    號
字瑤林,號敬齋
所處時代
清朝
民族族群
滿人
出生地
北京
出生時間
1754年
去世時間
1796年
主要作品
《重修昭覺寺志》《寄惠椿亭侍郎》
主要成就
平定大小金川,鎮壓林爽文起義,驅逐廓爾喀
旗    籍
滿洲鑲黃旗
官    職
武英殿大學士兼軍機大臣
封    爵
貝子
追    封
嘉勇郡王
諡    號
文襄

福康安人物生平

編輯

福康安早年經歷

福康安生於乾隆十九年(1754年),戶部尚書米思翰的曾孫,察哈爾總管李榮保的孫子,經略大學士、一等忠勇公傅恆的第三子,乾隆帝嫡後孝賢皇后的侄子。因為是富察家族的子孫,乾隆帝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早殤的嫡子端慧皇太子永璉和皇七子永琮的影子,乾隆帝便把富察氏的嫡侄接入宮中親自教養,待之如同親生兒子一般。
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福康安承襲雲騎尉,授三等侍衛,命在乾清門行走。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擢二等侍衛,命在御前行走。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擢一等侍衛。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授戶部右侍郎、鑲藍旗蒙古副都統。[1] 

福康安平定金川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大小金川再次為亂,阿爾泰桂林皆排程無方,清廷以福隆安前往審訊桂林,以阿桂接替之。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福康安任職戶部侍郎,不久遷滿洲鑲黃旗副都統,受命趕赴四川軍中任平叛將領。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正月,當阿桂攻打當噶爾拉山時,福康安持印而至,於是阿桂留福康安佐其領兵作戰。次年二月,清軍攻喇穆喇穆,福康安則督兵攻克其西各碉堡,又與領隊海蘭察合軍,乘勝攻下羅博瓦山,並北攻得斯東寨。一天夜晚,土司之兵乘雪霧迷濛,夜色籠罩,偷偷登山,襲擊副將軍常祿保駐紮營地,福康安聽到告急槍聲,立即督兵赴援,擊退了土司的進攻,受到乾隆帝嘉許。五月,駐紮在山麓上的土司又藉著雨天的掩護,築起兩座碉堡,福康安率八百士卒,夜間冒雨攻打碉堡,入碉中襲殺數人後毀其碉。乾隆嘉許他“壯軍威、破賊膽”的行為,特旨褒獎。[2-3] 
乾隆四十年(1775年)四月,乾隆帝鑑於
清軍平定大小金川 清軍平定大小金川
福康安為西路得力之人,赴宜作戰尤為出力,授為內大臣。五月,福康安克榮噶爾博山,進至第七峰,又賞嘉勇巴圖魯號,以後即以“嘉勇”二字為封爵佳號,重疊使用。福康安逐一克服多種碉壘營寨,到八月中秋夜,清軍分兵自西北攻入勒烏圍(今四川金川縣內)土司營寨,索諾木逃走。到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正月,俘獲索諾木及其家人.大小金川遂平,清朝在此建懋功廳。
平定大小金川之後,清廷論功行賞,封福康安為三等嘉勇男。福康安原襲之雲騎尉,由其兄福隆安次子豐紳果爾敏襲。西征軍返京之日,乾隆親往京城南郊行郊勞禮,賜給福康安御用鞍轡馬一匹,御紫光閣飲晏,賜給緞十二端,白銀五百兩,並於紫光閣繪像,列前五十名功臣中。於是由戶部右侍郎轉為左侍郎。同年四月,擢為鑲白旗蒙古都統,七月,賞戴雙眼花翎。九月,再調正白旗滿洲都統,十月,賜紫禁城騎馬。[4] 

福康安總領一方

由於福康安在大小金川之役中與士卒艱苦作戰,克敵制勝,初步展示了他的軍事才能,得到了重視武功的乾隆帝的賞識,於是一再提拔使用。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福康安被授予吉林將軍之職,次年調任盛京將軍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被授為雲貴總督,成為總領一方軍政的封疆大吏。在雲貴期間,福康安主張銅廠立法宜詳,用人尤要應實,提出在雲南多開採銅礦,使銅的產量增加,受到朝廷嘉獎。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八月,福康安又調任四川總督兼署成都將軍。川陝之地向來為清朝視作軍事重地,十分重視其總督及巡撫的人選,一般均以滿洲重臣充任,福康安任為川督後,受命嚴緝“咽匪”。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五月,福康安奏蜀中“匪徒”已戢。八月,福康安即擢為御前大臣,加太子太保,次年命來京署工部尚書,五月,又授為總管鑾儀衛大臣、閱兵大臣、總管健銳營事務。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三月,福康安再擢而為兵部尚書、總管內務府大臣。福康安因其軍功,受到乾隆的寵信和重用,不斷加官晉職,成為聲名顯赫的朝廷重臣。[5] 

福康安平定民變

甘肅的回族事件繼發於撒拉族民變之後,由田五等人團結固原州、通渭一帶回民,在甘肅通渭北六十里的石峰堡修築營寨,於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四月在鹽茶廳小山地方起事,並向西北進軍,但攻靖遠、會寧不下,田五又於作戰中死亡,遂折向東南,與通渭的回民一道攻通渭城。西安副都統明善率軍與回軍交戰,清軍陷入埋伏圈,全軍千餘人均覆沒,明善亦斃命。在緊急形勢之下,清廷急忙重瓤組織兵力,命福康安帶欽差大臣關防,馳驛以赴甘肅鎮壓民變,並授參贊大臣,會同將軍阿桂共同任事,又任命福康安為陝甘總督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六月,福康安統兵赴隆德,進攻靜寧底店,斬殺數千,攻破石峰堡,生擒張文慶等。福康安因此晉封為嘉勇侯。鑑於甘肅一帶回民習武成風,而從文應試者很少,福康安為朝廷的長治久安考慮,上奏皇帝,提出“教導回民”的善後事務,清朝在循化廳設學校,以資訓迪,得到乾隆帝的讚許,學校之設,在福康安是為了馴化民眾,利於統治,而對邊遠地區的文化教育之事必定會產生實際效用。
乾隆五十年(1785年)七月,福康安轉為戶部尚書,第二年又轉吏部尚書、協辦大學士。福康安受到乾隆帝倚重,並被授予了相當重要的權力。[6] 

福康安轉戰臺灣

在甘肅發生回民事件之後,東南的臺灣又爆發了林爽文起義,以天地會的教義相號召,形成了強大的勢力。起義者在林爽文領導下,於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與清軍展開激戰,連克數縣。清廷命閩浙總督常青為將軍前往臺灣府鎮壓民變,兩相接觸,農民軍處於主動地位,聲勢更加浩大,連常青所駐府城也處於包圍之中。由於常青鎮壓不力,乾隆又在五十二年(1787年)七月改派福康安為將軍,與參贊大臣海蘭察同赴臺灣作戰。十一月,福康安一行渡鹿仔港(今臺灣彰化西南鹿港),登岸後,由新埤進兵,以主力進攻包圍諸羅縣城的農民軍,雙方交戰至侖仔頂,農民軍從竹圍中出而抵禦,福康安令軍隊原地不動,自領巴圖魯侍衛衝入起義軍中,起義軍不幸戰敗。諸羅一戰,福康安以扭轉戰局、解除城圍。[7]  同年十二月,清軍繼續對起義軍進行圍剿,福康安又統兵由內山搜至打鐵寮諸社,分兵堵截海口及各要隘。終於在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正月,於老衙崎俘獲林爽文。[8-9] 
前此諸羅被圍之際,福州將軍恆瑞在鹽水港
平定林爽文之役 平定林爽文之役
(今臺灣台南縣西北鹽水鎮)觀望遷延,擁兵不救,請朝廷另派援兵。乾隆知情後遂命福康安彈劾恆瑞,問其妄請添兵,搖惑軍心之罪,但福康安並未問及此事,而且在奏疏中為恆瑞多方開脫,稱他打仗奮勉,仍請將恆瑞留于軍營。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正月,乾隆帝嚴厲責備福康安袒護親戚,本想從重治罪,但因平定林爽文有功,從寬免其深究,只傳旨嚴行申飭。林爽文起義失敗以後,福康安於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二月繼續督兵赴南路鎮壓農民軍餘部,將農民軍追至臺灣最南端的郎嶠,水陸併發,將南路起義軍首領莊大田俘獲。至此,臺灣的農民軍被全部鎮壓下去。清廷命於臺灣郡城及嘉義縣為他各建生祠塑像,在紫光閣繪二十功臣影象。當年,福康安即調任閩浙總督。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正月,因越南滋擾廣西邊境,乾隆又將他調任兩廣總督。七月,和珅之弟、巡漕御史和琳參奏湖北按察使李天培,用湖廣糧船私運木材,由此訊得福康安捎信索購一事,乾隆嚴旨令福康安自劾,罰其三年的總督養廉銀,加罰公俸十年,革職留任,但馬上即減免。可見和珅、和琳兄弟與福康安居對立之勢,乾隆帝對此自有處理辦法,使這一文一武之臣都在寵渥之中。[10] 

福康安驅廓保藏

主詞條:廓爾喀之役
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廓爾喀西藏當局徵收貿易稅太重為由,派兵入侵西藏邊境。乾隆五十六年(1790年),廓爾喀又再次興兵,直犯班禪額爾德尼駐錫的日喀則,而駐藏大臣保泰臨陣退縮,竟想把達賴班禪移至青海。清廷聞報,即派福康安為將軍,與參贊海蘭察奎林(福康安堂兄)率巴圖魯侍衛入藏,迎擊入侵的廓爾喀。九月二十九日,福康安自京啟程,由山西、青海一路馳驛赴藏。翌年正月初三到達青藏邊界,正月二十日抵拉薩。從西寧至拉薩,全程四千六百里,途中步行六十天。
福康安抵藏後,乾隆帝命他迅速出兵作戰,不使廓爾喀軍隊有喘息之機,以儘快收復失地。福康安在各路人馬到齊後,即行進剿。乾隆五十七年(1791年)四月二十七日,福康安由今西藏南部邊境的第哩浪古進兵,五月六日行至擦木附近,福康安乘夜色潛兵進攻,兵分五隊,兩路深入敵寨左右山樑堵截;二十八日,終於攻克防守堅固的碉寨,奪取了擦木。[11]  攻下擦木之後,福康安所部軍隊直趨濟嚨。五月十日,福康安分兵出擊,成功地佔領濟嚨的廓爾喀軍寨子,收復了濟嚨。至此,清軍廓清了自擦木至濟嚨邊境的廓爾喀軍。
乾隆五十七年(1791年)五月十三日,福康安又率軍由濟嚨出發,沿路攻打敵寨,直抵距陽布一百餘里的雍雅(今尼泊爾境內)。廓爾喀舉國震驚,因此乞降。福康安至熱索橋以後,以為抵陽布必將“勢如破竹,旦夕可奏功,甚驕滿,擁肩輿揮羽扇以戰”,自比諸葛亮,於是士兵也產生懈怠思想,廓爾喀軍趁機而入,因此清軍也傷亡慘重。廓爾喀國王表示退回在扎什倫布寺劫掠的財物,今後再不侵犯西藏。這次入藏征討廓爾喀的勝利,保證了清朝邊境的安寧和西藏社會的穩定,成功地維護了清朝國家的領土完整。
乾隆帝對徵廓爾喀之役的主要統帥福康安亦倍加讚賞,於是實授為武英殿大學士,加封忠銳嘉勇公,福康安被列為首功之人。在乾隆五十七年十一月又將福康安授為領侍衛內大臣,並照王公名下親軍校之例,賞給六品頂帶藍翎三缺,令福康安於其得力家人中,酌量給戴,以示寵異。[12]  乾隆五十七年(1791年)七月,清政府為了加強對西藏地區的管理,命福康安會同八世達賴七世班禪等西藏宗教首領共同籌議辦理西藏善後事宜,雙方經過會商,共提出一百零二項條款。次年正月,經清政府修訂為二十九條,即《欽定藏內善後章程》,改革並充實了多項方針,加強了駐藏大臣的職權和地位。[13-14] 

福康安死後哀榮

乾隆六十年(1795)二三月間,清政府調遣雲貴總督福康安、四川總督和琳湖廣總督福寧率領七省兵力十餘萬人,分路鎮壓。八月,聚集在平隴的起義軍推吳八月為苗王,石柳鄧、石三保為將軍。福康安、和琳採用剿撫並用的措施。九月,吳半生被俘獲。十二月,吳八月被俘。初戰告捷,乾隆帝破格封福康安為貝子,他是第一個宗室之外,活著被封為如此顯爵的人。[15] 
由於長途跋涉和緊張作戰,福康安病倒在軍中,但他仍繼續督戰,終因積勞成疾,於嘉慶元年(1796年)五月,病逝軍中。同年六月,石三保被誘至坳溪被俘。起義領袖相繼遇害,起義軍開始失利。九月,額勒登保代替先後病死軍中的福康安與和琳為統帥,調集重兵圍攻起義軍,至十二月,起義軍的最後據點石隆寨失陷,石柳鄧戰死於貴魚坡,苗疆至此平定。乾隆帝萬分悲痛,追封福康安為嘉勇郡王,配享太廟,並建立專祠以致祭。不過,後來的嘉慶帝並未像其父親那般褒獎福康安,多次追加譴責他在軍中揮霍無度。嘉慶十三年(1808年)嘉慶帝將其子由世襲貝勒降為貝子。[16-17] 

福康安主要成就

編輯
福康安一生征戰南北,戎馬倥傯,參與了四次鎮壓各地民變,是朝廷足資依靠的軍事重臣。另有一次是入藏征討入侵者,這對邊疆的安定有很大貢獻。福康安不僅善於作戰,常能扭轉危局,轉敗為勝,而且每於戰後都能妥為辦理善後事宜,尤其是在對臺灣和西藏的戰事之後,抓住急待解決的問題,制訂章程,恢復生產,穩定局勢,因而他的理事才能也同樣受到了乾隆帝的表彰。

福康安軼事典故

編輯

福康安喜乘大轎

《清代之竹頭木屑》載,福康安出行時坐轎(故事:清朝武臣,無乘轎之例),需用轎伕三十六名,轎伕們輪流擡轎,轎行如飛。就連出師督陣時,福康安也要坐轎,並給每個轎伕配備良馬四匹,轎伕換班後,就騎馬跟隨。四川總督的轎子也很大,須轎伕十六人,裡面有小童兩人,負責裝煙倒茶,並備有冷熱點心百十來種。

福康安硃筆點蛙

《南亭筆記》載,福康安率兵西征,路過一個僧庵,此時夕陽西下,就宿營此庵了。夜裡蛙聲不斷,擾得福康安不能入睡。他大怒而起,命兵弁出去把這些青蛙都趕走。兵弁抓了一隻,送給福康安。福見此蛙青翠可愛,就拿硃筆在蛙的腦門上點了一點,然後放生。從那以後,這個地方的青蛙腦門上都有一顆紅點兒,至今猶在。據說,家裡養一隻這樣的福蛙,可以規避火災,所以當地居民稱之為“福蛙”。

福康安公子浪遊

《水窗春囈》載,四川某地糧臺王啟焜,為福康安提供過無數錢財,是福康安身邊的紅人。有一年元宵節,王啟焜的兒子去蘇州遊玩,沒訂到觀燈的船。這王大少乃紈絝子弟,從小沒吃過虧,第二年賭氣預定了所有觀燈船。本地人一艘船都找不到,以為是江海大盜的陰謀,趕緊報官。官府追查後,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將元凶王大少拘捕。正巧福康安從臺灣平叛歸來,知道了這件事。他命人把王大少帶來,問清原委後,令其跪在船頭,大聲責罵,歷數其不端行為,嚇得王大少連連磕頭謝罪。當地官員在旁邊瞅著,也冒了一頭冷汗——原來福康安跟王大少這麼熟!他能像訓自己的兒子一樣訓斥王大少,恰證明了一句話:愛之深則責之切。福康安走後,當地官員把王大少從獄中請出來,像伺候爺爺一樣好吃好喝好招待,倒把王大少搞懵了。[18] 

福康安無賴冒名

昭槤的《嘯亭續錄》載,京城有個叫副天保的無賴潑皮,因與福康安的家奴是鄰居,從平日裡家奴的吹噓中瞭解到了一些福康安的聲勢和排場,以及情狀嗜好,覺得有機可乘,於是召集了數十名不務正業的無賴痞子,打著福康安的牌子旗號,沿途訛詐州縣。為了避免被有見過福康安的地方官員識破,騙子們一路上都稱福大帥偶染小恙,不便見客,所以不見任何人。而沿途州縣的官員也不敢多問,只是爭相行賄,以謀攀附巴結,副天保一行所獲頗豐。
  騙子隊伍來到湖南辰州,知府清安泰乃是福康安一手舉薦提拔上來的人,如今見恩公到來,當即投上名帖求見。可是副天保一行卻以各種藉口百般阻撓,不肯讓清安泰面見福康安。清安泰心下生疑,覺得事情可能有詐,遂強行闖入內室,揭開帳子錦被,發現是副天保扮作福康安躺在床上,於是趕緊招呼隨從進來,把副天保一夥全部抓獲,無一漏網者。事情上報到朝廷,乾隆知道後非常高興,立馬升了清安泰的官。清安泰最後官至浙江巡撫。[19] 

福康安轎伕驕橫

《三異筆談》載,因福康安的軍功顯赫,又深獲乾隆殊寵,氣勢熏灼,他手下的家奴也非常驕橫,所經之處,輒向地方官員索要錢財,並經常滋事擾民。在徵西過程中,福康安的轎伕跑到老百姓家裡搶東西。當地巡視都司徐斐恰好看到,趕緊上前阻攔,轎伕一把將徐斐從馬上拽下來,劈頭蓋臉一頓猛揍。川北道長官姚一如聽說了這件事,非常氣憤,想到福康安那裡告狀。有人對他說,福大人位高權重,向來抓大放小,怎麼會關心這些小事呢?你去找他,惹其生氣,反而麻煩;你們按自己的方式處理了,也沒什麼事!
姚一如一聽,也對,就令人把轎伕抓起來。轎伕不知大禍臨頭,仍然肆意咆哮。姚一如先用棍子敲打了他一頓,又抽了他四十個耳光,拎起來一看,轎伕被打死了。訊息傳到福康安那裡,福康安並沒有生氣。其他轎伕兔死狐悲,不依不饒,竟然集體罷工。畢竟宰相門前七品官,福康安為安慰這幫轎伕,給他們挽回點面子,撤掉了了姚一如的成都知府。[18] 

福康安引領時尚

《嘯亭雜錄》載,福康安好穿深絳色服飾,人言之為福色,因 為“福”字,一語雙關,都願有“福”,所以民間也爭效其色,都要做件“福色”袍子穿,以 借福音。

福康安歷史評價

編輯
  • 《清史稿》:福康安起戚里,然亦自知兵。徵廓爾喀,賊守隘,命前軍更番與戰,而設伏隘側,前軍敗退,賊逐出隘,伏起,賊駭走,我軍蹙之入隘。福康安策騎督戰,諸軍悉度隘,遂夷賊屯。其才略多類此。士毅入安南,度重險,寀入其庭。是時諸將多驕侈,士毅獨廉,蓋亦有不可沒者。明亮知兵過福康安,廉侔士毅,師屢有功,輒有齮之者,未能竟其績。立朝既久,躬享上壽,進受封拜,非幸致也![20] 
  • 乾隆帝:①福康安秉性公忠,能視國事如家事,其才猷識見,又能明敏周到,如此方不愧為休慼相關、實心任事之大臣。[21]  ②才猷敏練,揚歷中外,懋著殊勳,年力富強,正資倚毗,乃當大功垂成之際,積勞成疾,遽爾溘逝,實深震悼,且當患病之時,猶復力疾督師,親臨前敵,實為宣勞超眾,體國忘身。[21] 
  • 昭槤:福文襄王康安,荷父庇廕,威行海內,上亦推心待之,毫無肘掣。[22] 
  • 陳康祺:①福文襄屢出籌邊,功在社稷,其生平所受恩寵,亦復空前曠後,冠絕百僚。②異姓世臣,叨被至此,本朝第一人也。[23] 
  • 李伯元:福生長華盶而嫻習韜略,能利用士卒,與之同眠食共甘苦。攘臂一呼,懦頑皆奮,川陝教匪之亂,蔓延豫楚,京師戒嚴。福以獨力刈大難,策殊勳,識者偉焉。然恃功而驕,往往擅竊威柄,大軍所至,勒令地方官盛飾供張。偶不當意,必取馬捶擊之,若撻羊豕。[24] 
  • 蔡東藩:平臺灣,曰福康安之功,平安南,曰福康安之功,平廓爾喀,曰福康安之功,其實福康安亦安得謂有功者,臺灣一役,賴海蘭察奮勇爭先,一戰破敵,即日解諸羅圍,叛黨奪氣,大亂以平。至若廓爾喀之戰,福康安冒險輕進,微海蘭察在後援應,彼且無生還之望,遑能平敵耶?最可恨者,柴大紀忠勇絕倫,第以不執櫜鞬禮,必欲置諸死地,良將風度,斷不若是。高宗極加寵眷,無怪後世以龍種疑之。[25] 
  • 蕭一山:福康安特以貴族外戚,總長師幹,歸功享成而已。其對於海蘭察謙謙自下,盡力周旋之,依為干城,方能得其力。則其才能之不足為將帥,可以知矣。且到處婪索,妄作威福,每日羅食珍異?開營伍奢侈之端倪,故每一征戰,糜費多而成功少。[26] 

福康安個人作品

編輯
  • 《重修昭覺寺志》[27] 
  • 《寄惠椿亭侍郎》[28] 
  • 《七律四首》[29] 
  • 《關帝廟碑文》[30] 

福康安相關紀念

編輯
福康安紀功碑是清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為表彰欽差大臣福康安在林爽文事件中率軍解諸羅縣城之圍的功跡而乾隆帝御筆寫成的碑文,右書漢文,左書滿文。[31]  現存於嘉義公園內,為票選嘉義市歷史建築十景
福康安紀功碑 福康安紀功碑
之一。
該石碑本身與贔屓碑座均是在福建廈門所造,但運到臺灣府城時贔屓掉入港道中,遂用砂岩仿造,放於縣城東門附近的福康安生祠內。後來石碑在1906年梅山地震後移到今新榮路三商百貨附近,之後再移到嘉義公園記憶體放。
而落入水中的贔屓在1911年時被發現,傳說有靈性而被供奉在臺南南廠代天府保安宮內,其背上原本用來安放碑文的凹槽內有水,傳說可治眼疾。[32] 

福康安家庭成員

編輯
關係
  
人物
父親
  
傅恆,經略大學士、一等忠勇公,追贈郡王。

  
妻妾妻子《嘯亭雜錄》謂阿顏覺羅氏[33]  ,《清實錄》謂伊爾根覺羅氏
  

  
香兒[24] 
  
同輩
  
兄弟
  
福靈安、福隆安、福長安
  
姐妹
  
成哲親王永瑆嫡福晉、睿恭親王淳穎嫡福晉
  
兒子德麟

福康安藝術形象

編輯

福康安文學形象

金庸的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飛狐外傳》以及根據這些小說改編的影視作品中有福康安一角,然故事情節為虛構。[34]  瓊瑤的《還珠格格》系列中配角福爾泰原型即福康安。

福康安影視形象

出品時間影視劇扮演者
1976《書劍恩仇錄》鄭少秋
1978《雪山飛狐》伍衛國
1985《雪山飛狐》黃允才
1987《書劍恩仇錄》彭文堅
1990
《滿清十三皇朝》
於少君
1991《雪山飛狐》林煒
1999《雪山飛狐》魏駿傑
2002
《鐵齒銅牙紀曉嵐》
向能
2004《滄海百年》張鐵林
2005
《少年嘉慶》
劉牧
2006《雪山飛狐》吳慶哲
2008
《書劍恩仇錄》
喬振宇
詞條圖冊 更多圖冊
參考資料
  • 1.    《清史稿》:福康安,字瑤林,富察氏,滿洲鑲黃旗人,大學士傅恆子也。初以雲騎尉世職授三等侍衛。再遷頭等侍衛。擢戶部侍郎、鑲黃旗滿洲副都統。
  • 2.    《清史稿》:師徵金川,以溫福為定邊將軍,阿桂、豐升額為副將軍,高宗命福康安齎印往授之,即授領隊大臣。乾隆三十八年夏,至軍,阿桂方攻當噶爾拉山,留福康安自佐。木果木師敗,溫福死事,覆命阿桂為定西將軍,分道再舉。攻喇穆喇穆,福康安督兵克其西各碉,與海蘭察合軍,克羅博瓦山;北攻,克得斯東寨。賊夜乘雪陟山,襲副將常祿保營,福康安聞槍聲,督兵赴援,擊之退。賊屯山麓,乘雨築兩碉,福康安夜率兵八百冒雨逾碉入,殺賊,毀其碉,上手詔嘉其勇。進克色淜普山,破堅碉數十,殲賊數百。又與額森特、海蘭察合軍,攻下色淜普山南賊碉,遂盡破喇穆喇穆諸碉卡,並取日則丫口。再進克嘉德古碉,攻遜克爾宗西北寨。賊潛襲我軍後,福康安擊之退。賊以距勒烏圍近,屢夜出擊我師,福康安與戰屢勝。
  • 3.    《清史稿》:阿桂慮賊守隘不時下,改道自日爾巴當噶路入;檄福康安攻下達爾扎克山諸碉。再進,攻格魯克古,率兵裹糧,夜逾溝攀崖,自山隙入當噶海寨,克陡烏當噶大碉、桑噶斯瑪特木城石卡。再進,克勒吉爾博寨。阿桂令福康安將千人從海蘭察赴宜喜,自甲索進攻得楞山,焚薩克薩古大小寨數百,渡河取斯年木咱爾、斯聶斯羅市二寨。再進,次榮噶爾博山。擢內大臣,賜號嘉勇巴圖魯。再進,至章噶。福康安偕額森特攻巴木圖,登直古腦山,拔木城、碉寨五十,焚冷角寺,遂克勒烏圍。
  • 4.    《清史稿》:阿桂令取道達烏圍進攻噶拉依,分其軍為七隊,福康安率第一隊,奪達沙布果碉、當噶克底、綽爾丹諸寨為木柵,斷科思果木走雅瑪朋道。進克達噶木碉二,阿穰曲前峰碉木城各二十。焚奔布魯木護起寨。取捨勒圖租魯傍碉一、寨二,格什格章寨一,薩爾歪碉寨三,阿結佔寨二。陟科布曲山樑,盡得科布曲諸寨。四十一年春,再進,克舍齊、雍中二寺。自拉古爾河出噶拉依之右,移炮擊其寨。噶拉依既下,金川平。論功,封福康安三等嘉勇男。師還,郊勞,賜御用鞍轡馬一。飲至,賜緞十二端、白金五百。圖形紫光閣,賜雙眼花翎。授正白旗滿洲都統,出為吉林、盛京將軍。
  • 5.    《清史稿》:授雲貴總督。南掌貢象,自陳為交趾所侵,乞以餘象易炮。福康安諭以國家法制有定,還其象,不予炮。疏入,上深韙之。移四川總督,兼署成都將軍。四川莠民為寇盜,號嘓匪,命福康安捕治。逾年,福康安疏言盜已徐戢,陳善後諸事。擢御前大臣,加太子太保。召還京,署工部尚書。授兵部尚書、總管內務府大臣。
  • 6.    《清史稿》:四十九年,甘肅回田五等立新教,糾眾為亂。授參贊大臣,從將軍阿桂討賊。旋授陝甘總督。師至隆德,田五之徒馬文熹出降。攻雙峴賊卡,賊拒戰,阿桂令海蘭察設伏,福康安往來督戰,殲賊數千,遂破石峰堡,擒其渠。以功,進封嘉勇侯。轉戶、吏二部尚書,協辦大學士。
  • 7.    《清史稿》:五十二年,臺灣林爽文為亂,命福康安為將軍,而以海蘭察為參贊大臣,督師討之。時諸羅被圍久,福建水師提督柴大紀堅守。上褒大紀,改諸羅為嘉義,以旌其功。陸路提督蔡攀龍督兵赴援,圍未解。福康安師至,道新埤,援嘉義,與賊戰侖仔頂,克俾長等十餘莊。會日暮,雨大至,福康安令駐師土山巔,賊經山下,昏黑無所見,發銃仰擊。福康安戒諸軍士毋動。既曙,雨霽,海蘭察已自他道入,師與會,圍解。進一等嘉勇公,賜紅寶石帽頂、四團龍補服。
  • 8.    《清史稿》:大紀以方在圍中,謁福康安未具櫜鞬禮,福康安銜之,疏論大紀骫法、牟利諸罪狀,並及攀龍陳戰狀不實。上以大紀困危城久,攀龍亦有勞,意右之,詔謂“二人或稍涉自滿,在福康安前禮節不謹,為所憎,遂直揭其短”,戒福康安宜存大臣體。然大紀卒以是坐死。時論冤大紀,亦深非福康安嫉能,不若傅恆遠也。福康安復劾攀龍,左遷;而福州將軍恆瑞師逗遛不進,福康安與有連,力庇之,詔亦斥其私。
  • 9.    《清史稿》:福康安既解嘉義圍,令海蘭察督兵追捕爽文,檻致京師;復得副賊莊大田。臺灣平,賜黃腰帶、紫繮、金黃辮珊瑚朝珠。命臺灣、嘉義皆建生祠塑像,再圖形紫光閣。疏請募熟番補屯丁,並陳善後諸事,要在習戎事,除奸民,清吏治,肅郵政,上悉從之。旋授閩浙總督。
  • 10.    《清史稿》:五十四年,安南阮惠攻黎城,孫士毅師退。上移福康安兩廣總督,詔未至,福康安疏請往蒞其事。上獎福康安忠,謂:“大臣視國如家,休慼相關,當若此也。”惠更名光平,乞輸款,福康安為疏陳,請罷兵,上允之。御史和琳劾湖北按察使李天培為福康安致木材,令湖廣糧船運京師,福康安疏請罪。上手詔謂阮光平方入朝,特寬之;命奪職留任,仍罰總督俸三年、公俸十年。五十五年,福康安率光平朝京師,以獲盜免罰總督俸。
  • 11.    《清史稿》:五十七年三月,福康安師出青海,初春草未盛,馬瘠,糧不給,督諸軍速進。行四十日,至前藏,自第理浪古如絨轄、聶拉木,察地勢,疾行向宗喀,至轄布基。諸道兵未集,督所部分六隊,趨擦木,潛登山,奪賊前後二碉,殲賊渠三、賊二百餘,擒十餘。進次瑪噶爾轄爾甲山樑,賊渠手紅旗,擁眾登,令設伏誘賊進,至山半,伏起橫擊,搴旗賊盡殪。進攻濟隴,濟隴當賊要隘,大碉負險,旁列諸碉卡,相與為犄角;乃分兵先翦其旁諸碉卡,併力攻大碉,縛大木為梯,督兵附碉登,毀壘。戰自辰至亥,克其寨,斬六百,擒二百。捷聞,上為賦誌喜詩書扇,並解御用佩囊以賜。
  • 12.    《清史稿》:六月,自濟隴入廓爾喀境,進克索勒拉山。度熱索橋,東越峨綠山,自上游潛渡。越密裡山,攻旺噶爾,克作木古拉巴載山樑。攻噶勒拉、堆補木諸山,破甲爾古拉、集木集兩要寨。轉戰深入七百餘裡,六戰皆捷。上詔褒福康安勞,授武英殿大學士。福康安恃勝,軍稍怠,督兵冒雨進;賊為伏以待,臺斐英阿戰死。廓爾喀使請和,福康安允之。廓爾喀歸所掠後藏金瓦寶器,令大頭人噶木第馬達特塔巴等齎表進象、馬及樂工一部,上許受其降。師還,加賜福康安一等輕車都統畀其子德麟,授領侍衛內大臣,視王公親軍校例,置六品頂戴藍翎三缺,官其傔從。復圖形紫光閣,大學士阿桂讓福康安居首。
  • 13.    《清史稿》:福康安初征金川,與海蘭察合軍討亂回,同為參贊;及徵臺灣、定廓爾喀,皆專將,海蘭察為參贊,師有功,受殊賞。上手詔謂:福康安能克陽布,俘拉特納巴都爾、巴都爾薩,當酬以王爵。今以受降班師,不克副初原。然福康安孝賢皇后侄,大學士傅恆子,進封為王,天下或議朕厚於後族,富察氏亦慮過盛無益。今如此蕆事,較蕩平廓爾喀倍為欣慰。陽布,廓爾喀都城;拉特納巴都爾等,其渠名也。五十八年,疏陳西藏善後十八事,詔從之。
  • 14.    《清史稿》:安南國王阮光平卒,上慮其國且亂,命福康安如廣西。福康安母卒於京師,令在任守制。福康安途中病,命御醫往視。福康安疏言:“安南無事,乞還京師,冀得廬墓數日。”詔許之,加封嘉勇忠銳公。移四川總督。旋又率金川土司入覲。恆秀時為吉林將軍,以採參虧庫帑累民,命福康安蒞讞,擬罪輕,上責福康安袒戚誼。復移雲貴總督。方寒,賜御服黑狐大腿褂。
  • 15.    《清史稿》:六十年,貴州苗石柳鄧,湖南苗吳半生、石三保等為亂,命福康安討之。柳鄧圍正大營、嗅腦營、鬆桃?三城,福康安師至,力戰,次第解三城圍,賜三眼花翎。福康安率貴州兵破老虎巖賊寨,詗得柳鄧蹤跡。和琳時為四川總督,將四川兵來會,攻滿華寨,焚賊寨四十。柳鄧入湖北,投三保,三保方圍永綏?,福康安督兵赴援。師當渡,賊築卡拒守。分兵出上流,縛筏,縱民牧牛,設伏;待賊至掠牛,伏起,奪賊船,所縛筏亦順流至,師盡濟。攻石花寨,越得拉山戰,殺賊甚眾,令總兵花連布間道援永綏,師從之,戰三日,圍解。六十年,貴州苗石柳鄧,湖南苗吳半生、石三保等為亂,命福康安討之。柳鄧圍正大營、嗅腦營、鬆桃?三城,福康安師至,力戰,次第解三城圍,賜三眼花翎。福康安率貴州兵破老虎巖賊寨,詗得柳鄧蹤跡。和琳時為四川總督,將四川兵來會,攻滿華寨,焚賊寨四十。柳鄧入湖北,投三保,三保方圍永綏?,福康安督兵赴援。師當渡,賊築卡拒守。分兵出上流,縛筏,縱民牧牛,設伏;待賊至掠牛,伏起,奪賊船,所縛筏亦順流至,師盡濟。攻石花寨,越得拉山戰,殺賊甚眾,令總兵花連布間道援永綏,師從之,戰三日,圍解。
  • 16.    《清史稿》:再進,克巖碧山,焚巴溝等二十餘寨。再進攻麾手寨山,總兵花連布將廣西兵克苗寨四十,賜貂尾褂。圍高多寨,吳半生窮蹙出降。上官福康安子德麟副都統,在御前侍衛上行走。再進攻鴨保寨,鴨保右天星寨,為賊中奇險處,督兵自雪中求道,進取木城七、石卡五,克垂藤、董羅諸寨,賜御服黃裡玄狐端罩。旋克大小天星寨。進攻?木營,乘風雪夜進,拔地良、八荊、桃花諸寨。自平隴復乾州,盡克擒頭坡、騾馬峒諸隘,焚其寨三百。嘉慶元年,再進,克吉吉寨、大隴峒等寨。戰於高吉陀,再戰於兩岔溪,屢敗賊。賊襲?木營,攻擒頭坡,皆以有備敗走。克結石岡,焚牧牛坪等大小寨七十。進克官道溪,再進攻大麻營石城,至廖家衝,奪山巔石卡。夜間,道出連峰坳,奪山樑七。上褒福康安,命贈傅恆貝子。
  • 17.    《清史稿》:福康安染瘴病作,猶督兵進,五月,卒於軍。仁宗制詩以誄,命加郡王銜,從傅恆配太廟,諡文襄。子德麟,襲貝勒,遞降至未入八分公,世襲罔替。
  • 18.    乾隆與福康安到底什麼關係?  .中新網[引用日期2015-02-6]
  • 19.    《嘯亭續錄》:乾隆中,福文襄王屢任督撫,權勢赫濯。家奴隨行,騷擾驛站,州縣事之惟謹,苞苴賂遺,到處盈萬。有無賴子副天保者,少嘗為王家奴鄰居,悉知王情狀嗜好,乃與其黨數十人假王名號,沿途訛詐,路上稱疾不會僚屬。至湖南辰州,知府為清公安泰,乃王所薦擢者,手版謁見,從者遏之。清公心疑其詐,乃闖然入見,保臥重茵中。公直前揭被,始知非王,乃呼群役進,立時掩獲,其黨無一逃者。事聞,純皇帝大喜,立擢其官。後公仕至浙江巡撫。
  • 20.    《清史稿·列傳一百十七》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10-1]
  • 21.    《高宗實錄》卷1323.乾隆五十四年二月壬子
  • 22.    《嘯亭雜錄》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用日期2015-02-6]
  • 23.    《郎潛紀聞二筆》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5-02-6]
  • 24.    《南亭筆記》卷1:福生長華盶而嫻習韜略,能利用士卒,與之同眠食共甘苦。攘臂一呼,懦頑皆奮,川陝教匪之亂,蔓延豫楚,京師戒嚴。福以獨力刈大難,策殊勳,識者偉焉。然恃功而驕,往往擅竊威柄,大軍所至,勒令地方官盛飾供張。偶不當意,必取馬捶擊之,若撻羊豕。一令獨強項且黠甚。福至,循例郊迎,勞軍之典殊簡略。福盛氣詰責,令不答笑以鼻。福愈怒,欲以軍法從事。令抗聲曰:“縣令雖小,亦朝廷命官,只以民貧地瘠,不勝供應之苦,致開罪從者,若因此斷首,冤矣。必先斬香兒,正其鼓聲不揚之罪。卑職雖死無憾。”福大駭,笑謝之。香兒者,福之姬侍,易弁從戎者也。先是香兒挾瑟邯鄲,與令有舊,未幾歸福,擅專房寵。令傳見時,香兒支頤炫服,立福側,目耽耽注視,故以言動之,不料其果是也。
  • 25.    平海島一將含冤 定外藩兩邦懾服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5-11-20]
  • 26.    《清代通史》  .歷史網[引用日期2015-12-25]
  • 27.    昭覺道魁和尚大乘禪宗也,工詩。餘暇即往唱酬。臨別依依,攜手偕行,忘路遠近。忽聞橋畔泉聲潺潺,時已去寺三裡許。餘曰:“此亦虎溪也。”相與大笑而別。歸途中口占俚言,錄呈一粲。話別詩僧攜手行,談心何暇計歸程。忽聞橋畔泉鳴處,疑是溪邊虎嘯聲。
  • 28.    城南韋杜甲門高,垂老論文意氣豪。記否朝回花底宴,酒痕猶漬舊宮袍。   少年許國兩心同,紫陌紅塵並玉驄。無那天風分雁序,君行西塞我遼東。   龍沙萬里悵離群,自此參辰宦跡分。料得天涯勞遠夢,滇風蜀雪又秦雲。   幾番剖鯉得瓊章,昔款今情爾許長。最是關心箋尾句,萬金書屬寄高堂。   昨年沙磧衝寒去,鏡海冰花襯馬蹄。手把鞭梢指蔥嶺,故人還在嶺雲西。   華髮扶鳩盼早歸,寸心藉可報春暉。承歡歲月皆君賜,五色宮袍絢舞衣。   忽忽飆輪倏九年,而今才見使星旋。入關定遠頭還黑,僂指旌旄過酒泉。   句寫相思附尺函,殷勤遣使迓徵驂。蘭山未把平原酒,先抵西窗一夕譚。
  • 29.    餘自束髮即耳聞隨園名,知為當代作者。而南北相睽,不得一見,心輒嚮往。甲辰,扈從金陵,思一訪隨園,適奉命他往,遂不果。今又將十年矣。向見《隨園詩話》《新齊諧》二書,雖遊戲之筆,而標新領異,已遠勝《滄浪》《虞初》諸書。攜之行篋,把玩不置。茲來衛藏軍事之暇,適補山相國(即孫士毅)、瑤圃制軍(即惠齡)鹹共朝夕,談次時及隨園。和希齋大司空(即和琳)攜有《小倉山房文集》,因得讀之,才氣浩瀚,茫無津涯,快為目所未睹。餘於役萬里,征討絕域,出青海而眄碣石,登崑崙以睇星宿,復過衛藏以西數千裡,歷古未通中國之地,殊形詭狀,不可臆度,惟隨園之才,庶幾彷彿似之。竊以餘髫年侍直禁中,不及讀中祕書。遊歷幾遍天下,所過名山大川,竟未能著所聞見形之詠歌,讀隨園之詩,乃不禁怦然動也。聞補山相國適有札復,緣附成四律以寄,亦以見傾倒有素爾。 獨開生面領騷壇,萬首詩成墨未乾。傳世何須《一品集》,買山肯戀十年官?諸天歡喜隨緣住,泛宅煙波著意看。曾是六朝金粉地,此中容得老袁安。   敢誇旗鼓兩家軍,蹤跡原如歧路分。客過玄亭常載酒,我從東野願為雲。聰明自佔無雙福,翰墨先收第一勳。知否有人三藏地,把君詩卷佛香薰?   曾識仙人紫閣中,披襟玉殿對和風。士逢知己心難忘,誄善言情讀忍終!(原注:集中有先文忠公(即傅恆)輓詩四首。)君早歸田真作答,餘慚專閫又從戎。雁行亦有相知雅,獨恨神交路未通。(原注:我齋侍衛二兄(即明義)曾有投贈之作。)   五嶽遊成杖復搘,壯懷仍似少年時。赤城天半標霞綺(原注:隨園近作天台、雁蕩之遊),粵嶠春深擘荔枝(原注:數年前聞啖荔嶺南。)。跌蕩未教閒蠟屐,逢迎到處識霜髭。小倉山畔梅如海,踏雪還將與鶴期。
  • 30.    磨盤山新建關帝廟碑。乾隆五十有六年秋,廓爾喀自作不靖,侵凌藏界,並搶掠札什倫布廟。皇帝赫然震怒,謂衛藏自策零敦多布殄滅後,隸職方者百有餘年,使靳徵調之煩,從移位班禪、達賴之議,其濟嚨、聶拉木等地勢,將盡委之賊,此後受戕者,當不止前後衛藏矣。特賁綸意,命福康安為大將軍,一等公海蘭察、四川總督惠齡甫為參贊大臣,統領勁兵,大強撻伐;大司空和琳飛芻輓粟,專司策應,為後路聲援;大學士孫士毅復自昌都馳赴西招協理軍儲,於五十七年夏,由宗喀、濟嚨整旅遄進。先是駐軍前藏,徵兵籌餉,謁札什城關帝廟,見其堂皇淵隘,不可以瞻禮,頃神御災捍患,所以佑我朝者。屢著其孚格,於是度地磨盤山,鳩工庀材,命所司董其役,默禱啟行,薦臨賊境,七戰皆捷,距陽布數十里,廓酋震礱軍威,乞降至再。皇帝鑑其誠款,體上帝好生之德,準納表貢,詔令班師,並御製十餘全記頒示臣下,予惟此視師。自進兵以來,山溪險劣,瘴霧毒淫,竟獲如坦,不三月而蕆績,自非神佑不至此。凱旋之日,廟適落成,與諸公殿瞻仰蕪,徘徊俎豆,渾感大功帶竣,維神之力而益欣,繼自今前後衛藏永永無虞也,是為記。時乾隆五十七年穀昌。御前大臣領侍衛內大臣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學士吏部尚書兼兵部尚書一等嘉勇公大將軍福康安謹撰。監修同知李經文,乾隆五十八年。
  • 31.    命於臺灣建福康安等功臣生祠詩以志事三月成功速且奇,紀勳合與建生祠。垂斯碗淡忠明著,消彼雀符志默移。垂地期恆樂民業,海灣木復動王師。最為欺世盜名惡習;因令嚴行飭禁,並將現有者慨令毀去。若今特命臺港建立福康安等生祠,實因臺潛當逆匪肆逆以來,荼毒生竅,無慮數萬。福康安等於三月之內,全郡之民威登任傭。此其勳績,固貲有可紀;且令奸頑之徒觸目警心,方可以潛消狠戾。是此舉似與前此之禁燬跡雖相殊,而崇實斥虛之意則原相同,軌能橫議?且勵大小諸臣,果能實心為國愛民,確有美政者,原不禁其立生祠也。崇實斥虛政在茲。
  • 32.    吳育臻. 《嘉義市志·人文地理志》. 嘉義市政府. 2002: 175、176頁
  • 33.    《嘯亭雜錄》:福文襄王夫人姓阿顏覺羅氏,總督明公山女也。性爽伉,遇事多決斷,配文襄王廿餘年,封疆案牘嘗為佐理。安南國王阮光平既歸降,純皇帝欲其來朝以貰其罪,而阮畏天朝法,不敢親至,文襄王憂之。夫人曰:“此相公禍福關頭,使光平不親至,何以歸報君命?”因呼使臣吳俊入署,隔簾與之商榷久之,曰:“吾儕雖裙釵輩,敢以此頭保光平不死,務須招其至粵,以彰君德。”吳故善辭令,馳入安南,力說光平,以夫人辭告之,光平始入覲。純皇帝大悅,頗優賚之以歸,夫人之力也。文襄王薨後,夫人持家數十年,以嚴厲稱,閨門整肅,人爭慕之。
  • 34.    《飛狐外傳》  .金庸小說閱讀[引用日期2015-02-6]
詞條標籤:
清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