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達摩

編輯 鎖定
同義詞 初祖達摩一般指菩提達摩
菩提達摩(Bodhidharma)南北朝禪僧,略稱達摩達磨,意譯為覺法,據《續高僧傳》記述,南印度人,屬剎帝利種姓,通徹大乘佛法,為修習禪定者所推崇。
北魏時,曾在洛陽、嵩等地傳授禪教。當時對他所傳的禪法褒貶不一,約當魏末入寂於洛濱。據《景德傳燈錄》在民間常稱其為達摩祖師,即禪宗的創始人。著作有《少室六門》上下卷,包括《心經頌》、《破相論》、《二種入》、《安心法門》、《悟性論》、《血脈論》6種。還有敦煌出土的《達摩和尚絕觀論》、《釋菩提達摩無心論》、《南天竺菩提達摩禪師觀門》等,大都系後人所託。弟子有慧可、道育[1]  、僧副[2] 曇林[3]  等。
本    名
菩提達摩
別    稱
南天竺香至王第三子
所處時代
南北朝南樑時期
民族族群
南印度人
出生地
南印度
出生時間
農曆十月初五
去世時間
536年
主要作品
心經頌》、《破相論》、《二種入》、《安心法門》、《悟性論》
主要成就
九年“面壁而坐,終日默然”東土禪宗初祖傳播宗教
主要傳授
楞伽經》為依據的獨特大乘禪法
弟    子
慧可、道育、僧副和曇林
信    仰
佛教
典    故
一葦渡江
葬    處
熊耳山
種    姓
剎帝利

菩提達摩人物生平

編輯
達摩祖師,原印度人[1]  ,原名菩提多羅,後改名菩提達摩,自稱佛傳禪宗第二十八祖,為中國禪宗的始祖,故中國的禪宗又稱達摩宗,主要宣揚二入四行禪法,達摩祖師的思想,對中華文化起了很大的影響。菩提達摩(英文:Bodhidharma;?~536,另說532、528)通稱達摩,又稱初祖達摩或初祖菩提達摩,是大乘佛教中國禪宗的始祖。他生於南天竺(印度),剎帝利種姓,傳說他是南天竺國香至王的第三子,出家後傾心大乘佛法,出家後從般若多羅大師。
南朝梁·普通年中(520~526,一說南朝宋末),他自印度航海來到廣州,從這裡北行至北魏,到處以禪法教人。
據說他在洛陽看見永寧寺寶塔建築的精美,自言年已一百五十歲,歷遊各國都不曾見過,於是“口唱南無,合掌連日”(《洛陽伽藍記》卷一)。
他的名字原本叫菩提多羅,成年之後依照習俗更名為達摩多羅,是印度禪宗第二十七代祖師般若多尊者的大弟子,成為印度禪宗第二十八代祖師。菩提達摩自小就聰明過人,因為香至王對佛法十分虔誠,因此從小菩提達摩就能夠遍覽佛經,而且在交談中會有精闢的見解。
般若多尊者在遊歷天竺國時,一路弘揚佛法教化眾生。菩提達摩被般若多尊者普度眾生的理想,以及豐富的佛學智慧所吸引,就拜在般若多尊者的門下,成為禪宗的門徒,而且發願要將當時印度分裂的佛法思想統一起來,使佛法在印度重新振興。後來菩提達摩繼承了師父的衣鉢,在天竺國內弘揚佛法。有一天,他聽到自己的侄子,繼承南天竺王位的異見王,為了自己的國家不受外邦的欺凌,要採取禁止信仰的法令。
於是,菩提達摩便派弟子婆羅提前往勸諫,波羅提不辱師命,成功地扭轉了異見王的禁教政策,並且使異見王成為虔誠的佛教徒
達摩至中國後,成為求那跋陀羅的弟子,屬於南天竺一乘宗(又稱楞伽宗)。求那跋陀羅 (Gunabhadra),義譯為功德賢,中天竺人。於南朝宋元嘉二十年(公元443年)譯出《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四卷。後菩提達摩以此四卷本《楞伽經》傳授徒眾。[4] 

菩提達摩葬身之處

空相寺是佛教初祖達摩大師弘漢葬身之處,來此尋根問祖古老的空相寺過去是佛門
達摩
達摩(9張)
聖地。
據清朝和民國的《陝州志》記載,佛教於東漢永平十年(公元67年)傳入陝州時,就修建了空相寺,距今已1900多年,是與中國第一古剎白馬寺同一時期的佛門聖地。空相寺是禪宗初祖菩提達摩的葬地,它以達摩捨身求法、開創佛教禪宗而聞名天下。
據史籍記載,達摩初祖在少林寺傳法慧可之後,即到熊耳山下的定林寺傳法5年,於梁武帝大同二年?公元536年?十二月圓寂,終年一百五十歲。
眾僧徒悲痛之極,依佛禮將初祖大師葬於定林寺內,並修建了達摩靈塔和達摩殿。梁武帝蕭衍親自撰寫了“南朝菩提達摩大師頌並序”的碑文,以示對達摩大師創立禪宗的紀念。
後來東魏使臣於元象元年自西域取經返回途中,遇見達摩大師杖挑只履西歸,立即報於皇帝。
皇帝聞之,命人挖開達摩墓葬,只見只履空棺,方知大師已脫化成佛,遂將定林寺更名為“空相寺”。

菩提達摩籍貫種姓

關於達摩之籍貫以及他的種姓,禪宗諸書亦傳說不一,據《洛陽伽藍記》稱他為“波斯國胡人也”; 《開元釋教錄》卷第六引菩提流支傳亦謂: “西域沙門達摩者,波斯國人也”。而《續高僧傳》則謂: “南天竺婆羅門種”。但《歷代法寶記》卻載: “南天竺國王第三子,幼而出家,早稟師氏於言下悟,闡化南天,大作佛事”(《大正》101冊180下)。此中未載那一國王名。到了《景德傳燈錄》即載有其國王名,謂: “菩提達摩,南天竺國香至王第三子也,姓剎帝利”。這裡“香至”是國王之名,或國名不能確定,可是《傳法正宗記》卷第五中所載之文則明顯完整指出: “菩提達磨尊者,南天竺國人也,姓剎帝利,初名……父曰香至,蓋其國之王,達磨即王之第三子也”(《大正》102冊739中)。日人宇井伯壽《禪宗史研究》第三頁引《略辨大乘人道四行·弟子曇林序》載: “法師者,西域南天竺國人,是大婆羅門國王第三子也”。古印度對於四姓階級分得很清楚,唯剎帝利族統治國家,婆羅門只管祭祀事,何況是大婆羅門怎稱國王?
上述達摩之籍貫,最早史料謂: “波斯國人”,而道宣之《續高僧傳》以後諸書均謂:“南天竺人”。傳說紛紜,莫衷一是。既稱為“波斯國人”,就不是“南天竺婆羅門種”;如果是“婆羅門種” ,就不可能稱為“香至王子”;王子乃是“剎帝利種”,不可能是“婆羅門種”。凡此諸說,初謂: “胡人”,後稱:“王子”。(羅香林之《唐代文化史》)《舊唐書·僧神秀傳疏證》謂: “達摩後稱‘碧眼胡僧’,作者意謂: ‘波斯胡人’一說,實較可信”。他根據: “馮應榴《蘇詩合注》,卷七‘贈上天竺辯才詩’, ‘碧眼照山谷’句下,馮注引宋施顧注,謂: 《高僧傳》,達摩大師,眼紺青色,後稱碧眼胡僧’。又云: ‘榴案,又見《祖庭事苑》。按《祖庭事苑》”,宋釋善卿編(日《續藏經》第二編第十八套第一冊),是宋時固以達摩為‘碧眼胡僧’也。唐時印人是否碧眼,今不可考,波斯人則至今尚碧眼也。楊街之著《伽藍記》時,與達摩人華相去不遠,所記‘波斯胡人’一說,較後起諸說為近實際,而宋人所稱‘碧眼胡僧’,亦與波斯人種暗合,故謂達摩為波斯胡人。作者文智認為實可信也。

菩提達摩達摩生活

初祖菩提達摩大師,南印度國香至王的第三個兒子。種姓剎帝利,本名菩提多羅,後來奉上西天第二十七祖師般若多羅到此國來,受到國王供養。般若多羅知道菩提多羅前世因緣,便叫他同兩個哥哥辨析其父親施捨的寶珠,以試探他,讓他闡發心性的精髓。然後對他說:“你對於各種法道,已經博通。達摩就是博通的意思,你應該叫達摩。”於是他改號叫菩提達摩。他問師父:“我得了佛法以後,該往哪一國去作佛事呢?聽您的指示。”師父說:“你雖然得了佛法,但是不可以遠遊,暫時住在印度。等我寂滅六十七年以後,你就到震旦(即中國)去。廣傳佛教妙法,接上這裡的根。切莫急著去,那會讓教派在震旦衰微的。” 達摩又問:“東方有能夠承接佛法的大器嗎?千年以後,教派會有什麼災難嗎?”師父說:“你所要推行教化的地方,獲得佛法智慧的人不計其數。我寂滅六十多年以後,那個國家會發生一場災難。水中的花布,自己好好鋪降。你去了那裡,不要在南方居住。那裡只崇尚功業作為,看不見佛家道理。你就是到了南方,也不要久留。聽我的偈語:‘跋山涉水又逢羊,獨自急急暗渡江。可愛東土雙象馬,二珠嫩桂久昌昌。”達摩又問:“這以後,又有什麼事?”師父說:“此後一百五十年,會發生一場小災難。聽我的讖語:心中雖吉外頭凶,川下僧房名不中。為遇獨龍生武子,忽逢小鼠寂無窮。”達摩又問:“這以後又怎麼樣?”師父說:“二百二十年以後,會見到林子裡有一個人證得了道果。 聽我的讖語:震旦雖廣別無路,要借兒孫腳下行。金雞解御一粒粟,供養十方羅漢僧。” 般若多羅又把各段偈頌演說了一遍,內容都是預言佛教的發展,教派的興衰(詳見《寶林傳》和《聖胄集》)。 達摩恭承教義,在師父身邊服役將近四十年,從來沒有懈怠。
當時有兩位佛教大師,一位叫佛大先、一位叫佛大勝多。二人本同達摩一塊兒學習佛陀跋陀小乘禪觀。佛大先遇上般若多羅尊者後,舍小乘而修大乘,和尊者共同化導人民,當時號稱“二甘露門”。而佛大勝多卻把他的徒眾又分為六宗:第一有相宗,第二無相宗,第三定慧宗,第四戒行宗,第五無得宗,第六寂靜宗。各宗囿於己見,自圖發展,支系茂密,弟子眾多。達摩嘆道:“一位老師已經陷入不同的佛教支派了,何況還要枝葉茂盛地分為六宗?我要是不除掉這多餘的派系,他們就會永遠被邪見所糾纏。”說罷,小施法力,來到有相宗的寺廟,問:“一切法為什麼都叫做實相?”僧眾中有一位叫薩婆羅的尊長回答:“各種相互不交錯,就叫實相。”達摩說:“如果各種相互不交錯就叫實相,該怎麼定呢?” 對方說:“各種相其實沒有定。如果有定,怎麼叫做實呢?”達摩說:“各種相不定,便叫實相。你今天說不定,是怎麼得來的呢?”對方說:“我說不定,不是說各種相;如果說各種相,意思也是這樣。”達摩說:“你說不定應該是實相,定其實就是不定,也就不是實相了”對方說:“定既然是不定,就不是實相。如同知道我不是我,不定也就是不變。”達摩說:“你說不變,怎麼叫實相?已經變了遷流了,意義也還是這樣。”對方說:“不變就應當在,在就是不在。所以變了實相,以定它的意義。”達摩說:“實相是不變的,變了就不是實相。就有無來看,什麼叫實相?”
薩婆羅心裡明白聖師理解深遠,便用手指著虛空說:“這是世間的有相,也能看作虛空。就我這身體看,能像這樣嗎?”達摩說:“若是理解實相,就會看見無相。若是理解無相,也就理解萬物都是假有。而對萬物的認識,又不失其假有的形體,對無相的認識,不妨礙有相的感受。如果能這樣理解就叫做實相。”僧眾們所了,豁然開朗,欽佩地向他行禮,十分信服他。達摩一下子從這裡消失了,又來到無相宗的寺廟,問:“你們說無相,怎麼證明它?” 僧眾中有一個叫波羅提的回答:“我辨明無相,就是心裡不顯現物件的形象。”達摩說:“你心裡不顯現,如何知道它?”對方說:“我辨明無相,就是心裡對物件不加取捨。如對著陽光,也就當沒有對著。”達摩說:“對於各種有無現象,心裡不加取捨。又,對著光明當沒有對著,光明也就沒有。”對方說:“在禪定狀態中,尚且沒有什麼感悟,何況還想知道無相呢!”達摩說:“相是什麼都不知道,還說什麼有無?感悟都沒有,怎麼能叫禪定?”對方說:“我說不證,是證無所證。不是禪定,我就說是禪定。”達摩說:“不是禪定,怎麼又叫禪定?你說不證,這不是證什麼是證?”波羅提聽了達摩祖師的辨析,悟到了本心,拜謝達摩祖師,懺悔以前的錯誤。達摩預言道:“你不久將證得道果。這個國家有魔鬼,不久就會被你降服的。”說完,忽然就不見了,又來到定慧宗的寺廟,問:“你們所學的定慧,是一還是二?” 僧眾中有個叫婆蘭陀的人回答 :“我們這個定慧,不是一也不是二。”達摩說:“既然不是一也不是二,為什麼叫定慧/”對方說:“既在定中又是非定。既在慧中,又是非慧。一就是非一,二也是不二。” 達摩說:“當一不一,當二不二。這不是定慧,怎麼說是定慧?” 對方說 :“不一不二,定慧知道。非定非慧,定慧也知道。”達摩說:“慧不是定,怎麼知道呢?不一不二,誰是定,誰是慧?”婆蘭提聽了,疑心渙然冰釋。達摩又來到第四處戒行宗的寺廟,問:“什麼叫戒?什麼叫行?這戒行是一還是二?”僧眾中有一個賢人回答:“一二二一,都是那因緣所生,依法教行事,內心不染,就叫戒行。”達摩說:“你說依法教行事,就是有染。一二都破了,還說什麼依法教。 你這兩種說法矛盾,不能訴諸行動。 內外都不明確,如何叫做戒?”對方說:“我有內我外我,完全知彼知己。得到了通達,就是戒行。如果說矛盾,就是全是全非。說到清淨 ,就是戒,就是行。”
達摩說:“全是全非,還說什麼清淨?既然得到通達,又哪有內外之分?”賢人聽了,自覺慚愧,信服了達摩祖師。達摩又來到無得宗的寺廟,問:“你們說無得,既然無得,又得到什麼正果?既然沒有所得, 也沒有
能得。”僧眾中有個叫寶靜的回答:“我說無得,不是說沒有能得。要說能得,無得就是得。”達摩說:“得既然是不得,得也就不是得。既然又說能得,能得到什麼?”寶靜說:“見到的得是非得,非得是得。如果見到不得,就叫做能得。”達摩說:“得既然不是得,能得也是無所得。既然無所得 ,又說什麼能得?” 寶靜聽了,迷惘頓消。達摩達摩祖師又來到寂靜宗的寺廟裡,問:“什麼叫寂靜?在此法中,哪是靜,哪是寂?” 僧眾中有一位尊者回答 :“此心不動,就叫寂。不染教法,就叫靜。”達摩說:“本心如果不寂,就要藉助寂靜之法。本來寂,哪還需要寂靜之法?”對方說:“諸法本空,因為空空。就空空而言,名叫寂靜。”達摩說:“空空已經是空,諸法也是空。寂靜無相,哪有什麼靜, 哪有什麼寂?” 那位高僧聽了達摩祖師教誨,一下子開悟了。接著六派徒眾都發誓歸依達摩祖師。這樣,達摩的佛化遍及南印度,聲馳全印度,在六十年的時間裡,說服了無數的人出家。
後來南印度一位相信外道的國王登荃,便開始貶抑佛法。常說:“我的祖宗都信仰佛道,陷入了邪見,壽命不長,福運也短。況且,既然我身是佛,還外求什麼?善惡報應,都是聰明人妄自虛構的。至於國內受先王尊奉的派老臣舊友,都予廢除。”達摩知道後,悲嘆國王德薄。如何挽救呢?他想到無相宗有兩個首領,第一個是波羅提,此人與國王有緣,快要證得道果了。第二個是宗勝,不是不博學善辯,而是沒有宿因。當時六宗弟子心裡無不暗想:佛法有難,祖師怎能自己安閒?達摩遙知弟子心事,就彈響指頭回應他們。 弟子們聽到後說:“這是師父達摩的信響, 我們應該趕緊前去,聽受祖師慈命。”他們來到達摩的住所,禮拜問訊。達摩說:“有一片葉子障蔽了天空,誰能剪除?”宗勝說:“我雖然淺薄,卻不敢害怕去走一遭。”達摩說:“你雖然聰慧善辯,可是道力未全。”宗勝心想:“師父擔心我見了國王后,大作佛事,名譽顯達,奪去了他的尊威。縱使那國王福祿智慧雙全,我是受過大佛教誨的佛門弟子,難道還敵不過他?”於是他就私下去見國王。到了王宮,他向國王大談法要、世界苦樂、人天善惡等事情。國王同他問答交鋒,所說的無不在理。國王問:“你今天所說這套,法在哪裡?”宗勝說:“這個如同大王治國教化人民,應當合乎正道。大王的道是什麼?”
國王說:“我的道就是要除去邪法。 你那個法,將降服在誰人手下?” 達摩坐在那裡,遙知宗勝失敗了,趕快對波羅提說:“宗勝不聽我的話,悄悄去化導國王,一會兒就理屈了。你可快去救他。”波羅提恭敬地接受了達摩祖師的指令,說了聲:“希望藉助您的神力”,腳下已經升起白雲。他飛到國王面前,默默地停住。國王正在問宗勝,忽然看見波羅提乘著雲趕來,大吃一驚,忘了自己的話,說:“騰空而來的人,是正的還是邪的?”波羅提說:“我無所謂邪正,而是來正邪的。大王心若正,我便無邪正。”國王雖然驚異,而正值傲慢頭上,便向宗勝下了逐客令。波羅提說:“大王既然有道,何必趕走僧人?我雖然不明白事理,希望大王發問。”國王惱怒地說:“什麼是佛?”波羅提說:“見性是佛。”國王問:“大師能見性嗎?”波羅提說:“我能見佛性。”國王問:“性在哪裡?”波羅提說:“性在作用上。”國王說:“什麼作用?我沒看見。”波羅提
說:“現在正在作用,大王自己看不見。”國王說:“我有它嗎?”波羅提說 :“大王如果作用,無不有它;如果不作用,連自己身體都難以看見。”國王說:“作用的時候,他分幾處出現?”波羅提說:“分八處出現。”國王說:“給我講講這八處。”波羅提說:“在胎為身,處世為人,在眼為見,在耳為聞,在鼻辨香,在口談論,在手握拿,在足走跑。他出現在無所不包的沙界,又收攝於一顆微小的塵埃中。知道的說是佛性,不知道的說是精魂。”國王聽了這段偈語,心裡就開悟了,向波羅提悔過謝罪。 他經常向佛家人諮詢法要,修習佛道日夜不倦,活到九十歲才死去。
當時宗勝被趕出王宮,跑到深山裡,心想:“我如今一百歲了,八十歲前行事不端,二十年來方歸依佛道。天性雖然愚昧,行為可沒有差錯。既然不能抵禦佛法的災難,活著還不如死了好!”於是跳崖自盡。立刻有一位神人用手托住了他,把他放在岩石上,身體安然無損。宗勝說:“我慚愧地躋身佛門,本該以宣揚正法為使命,卻不能去除國王的偏見,所以捐軀自責。沒想到神人竟然如此救助我!希望神人賜我一句話,讓我保用餘生。”神人便說了一偈:“大師壽有百歲,而八十年所作都不是,後來因為靠近了至尊,在達摩祖師薰陶下修人了佛道。雖然有些智慧,而有較多彼我,遇到各位賢人,未曾生起尊敬之心。二十年功德,內心還沒有恬靜。因為聰明和傲慢,落在這個地步。國王不尊敬你,應當知道這是當然的結果。你如果從今以後不再疏慢怠惰,不久就會成就奇智。聖人們都是潛心修煉才得道的,如來也不例外。”宗勝聽了偈語高興起來,在巖間靜靜地坐禪。
這時,國王又問波羅提:“仁人聰明善辯,應當拜什麼人為老師?”波羅提說:“我出家,拜婆羅寺烏沙婆三藏為受業師,出世師是大王的叔父菩提達摩。”國王聽到達摩祖師的名字,驚了半天,說:“我慚愧地繼承了王位,德性鄙薄,又趨向邪說,違背正道,忘了我尊敬的叔父。”立刻下令,叫近臣們專程去迎請達摩。達摩隨著使臣來到王宮,幫助國王懺悔前非。國王聽了勸誡,流著眼淚向達摩謝罪。又下詔書,請宗勝回國。大臣稟奏:“宗勝被貶斥之後,跳崖自殺了。”國王對達摩說:“宗勝的死,都是我的錯。 如何能大發慈悲,免去我的罪過?” 達摩祖師說:“宗勝現在正在岩石上休息,只消派使臣去召,馬上就會回來。” 國王便派使臣進山,果然看見宗勝在那裡端坐靜思。聽說國王召他回去,宗勝說:“深愧國王美意,貧道立誓居處在巖泉了。何況,王國之中,賢德如林,達摩是大王的叔父,佛家六眾的導師,波羅提是佛法中的龍象,希望大王推崇二位聖人,以便給身家國業造福。”使者回頭來複命,還沒走到,達摩就對國王說:“你知道帶回宗勝了嗎?”國王說:“不知道。”達摩說:“第一次請不來,第二次必然不會來。”過了很久使者回來了,果然如達摩所說,沒有帶回宗勝。達摩於是向國王告辭說:“好好修習善德,不久你就會生病的,我走了。”七天之後,國王生病了。請御醫來診治,病卻越來越嚴重。貴戚近臣們記起達摩大師的預言,急忙派使者去對達摩說:“國王病重,快到彌留的時候了,望王叔大慈大悲,遠道來救治。”達摩便到王宮來慰問。這時,宗勝又一次承蒙國王召請,便離開了深山。波羅提也來探病,問達摩:“該怎麼做才能讓國王免除病苦?”達摩便叫太子代替父王赦免罪人、廣施恩惠、崇奉佛、法、僧三寶,又為他懺悔,希望消止罪過。這樣做了三遍,國王的病有了好轉。達摩想到震旦緣熟,遊歷化導的釋子不時走到那裡去,便首先告別了先師的寶塔,然後又告別同學,再來到王宮,安慰鼓勵國王說:“要勤修各種善業,護持佛家三寶。我這一去不會很久的,九年便回來。”國王聽了涕淚交流,說:“這個國家有什麼不好,那方土地有什麼吉祥?不過,叔父既然同它有緣,也不是我勸阻得了的。只希望不要忘記了父母之國,事情辦完了,早日回來。”國王便準備了大船,裝上各種珍寶,親自率領臣屬,把達摩一行送到海灘。
達摩一行遠涉重洋,在海上顛簸了三年之後,終於到達了中國的南海。這時是梁武帝普通七年——丙午年九月二十一日。廣州刺吏蕭昂備設東道主的禮儀,歡迎他們,並且上表奏稟梁武帝。武帝看了奏章,派遣使臣奉詔到廣州迎請,這時是大通元年——丁未年。十月一日達摩等到達金陵(按,即今南京)。武帝接見了達摩,問他:“朕繼位以來,營造佛寺,譯寫經書,度人出家不知多少,有什麼功德?”達摩說:“並沒有功德。”武帝問:“為什麼沒有功德?”達摩說:“這些只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隨形,雖然有,卻不是實有。”武帝說:“怎樣才是真功德呢?”達摩說:“清淨、睿智、圓妙,體自空寂。這樣的功德,不是在塵世上追求的。”武帝又問:“什麼是聖諦第一義?”達摩說:“空寂無聖。”武帝又問:“回答朕的問話的人是誰?”達摩說:“不知道。”武帝沒有領悟。達摩知道二人的心思沒有契合,於是在十月十九日,悄悄回到長江北岸。
十一月二十三日,達摩到達洛陽。這時是魏孝明帝孝昌三年。達摩下榻在嵩山少林寺,面壁而坐,整天默默不語。人們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管他叫“壁觀婆羅門”。
當時有個叫神光的僧人,是個曠達之士。他長期居住在洛陽附近,博覽群書,善於談論玄妙的道理。他嘆道:“孔子、老子的教,不過是禮術規矩,《莊子》、《易經》這些書,也未盡妙理。近日聽說達摩大士住在少林寺,最聖達的人就離自己不遠,該佔探訪他那玄妙的境界。”於是來到少林寺,早晚參見大士,恭候在旁。達摩卻每每對著牆壁端坐,神光聽不到他的教誨和鼓勵。神光心想:“過去的人求學訪道,餓了,把光骨頭敲開吸取裡面的骨髓,從身上扎出血來暫時充飢,割下珍貴的頭髮掩埋在泥裡,或者捨身跳崖去喂老虎。古人尚且如此,我又是什麼人呢?”這年十二月九日晚上,漫天大雪,神光站在殿外,一動不動。到天亮時,積雪都沒過他的膝蓋了。達摩憐憫地問道:“你久久地站在雪地裡,要求什麼事?”神光悲苦地流下淚來說:“只希望和尚慈悲為懷,開啟甘露門,普度眾生。”達摩說:“諸佛有無上妙道,是天長地久勤奮精進,行難行之事,忍難忍之情而修得的。哪能憑小德小智,輕慢之心,就想得到真乘,白費辛苦。”神光聽了達摩祖師的教誨激勵,悄悄拿了一把快刀,砍斷了自己的左臂,將殘臂放在達摩面前。達摩知道他是堪承大業的法器,就說:“諸佛最初求道的時候,為了證法而忘掉了形骸.你今天在我面前砍斷手臂,你所追求的也可以得到。”達摩於是給他改名叫慧可。
慧可問:“諸佛的法印,可以說給我聽嗎?”達摩說:“諸佛的法印,不是從人那裡得到的。”慧可說:“我的心還沒有安寧,求大師幫助我安寧下來。”達摩說:“把你的心交給我,我幫助你安寧。”過了一會兒,慧可說:“找我的心,找不到了。”達摩說:“我幫你安心,完成了。”過了九年,達摩要返回印度了。他召集門人說:“回國的時間到了,你們何不說說自己有什麼心得?”一個叫道副的說:“在我看來,不拘於文字,不離開文字,這就是道用。” 達摩說:“你學到了我的皮毛。”尼姑總持說:“ 據我理解,就像慶喜見到如來的佛國,見了一次就見不到第二次。”達摩說:“你學到了我的肉。”道育說:“地、水、火、風四大皆空,色、受、想、行、識五陰並非真有。在我看來,沒有什麼法可以學得。”達摩說:“你學到了我的骨頭。”最後,慧可禮拜了大師,依次序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沒有開口。達摩說:“你學到了我的精髓。”他又看看慧可,告訴他:“過去如來把他的清淨法眼傳給迦葉大士,然後又展轉囑託,傳到我手裡。你要護持。我把袈裟也傳給你,作為傳法的信物。它們各有自己的含義,應該知道。”慧可說:“請大師指示。”達摩說:“內傳法印,以便正智與真理相契合。外傳袈裟,以便教派承傳旨意明確。若是後代輕薄,群起懷疑,說我是西天人氏,你是東方學子,憑什麼得真法,你拿什麼證明?你如今接受這袈裟和佛法,以後遇上災難,只消拿出這衣裳和我的法偈,就可以表明化導無礙。我寂滅兩百年後,衣裳就不再往下傳了,佛法已經遍佈天下。但那時候,懂佛道的人多,行佛道的人少;說佛理的人多,通佛理的人少。私下的文字,祕密的證說成千上萬。你應當宣傳闡發正道,不要輕視了沒有真悟佛理的人。他們一旦回覆正道,就跟沒走彎路的人一樣了。聽我的偈言:‘我來到這裡,本是為傳妙法、救迷情。結果自然成。'”達摩又說:“
我有《楞伽經》共四卷,也傳給你。這是如來心地要法,開示眾生悟法入道的。我來到這裡,已經中毒五次。 我曾經把毒物吐出來試過,放在石頭上,石頭都裂開了。我離開南印度來到東土的原因,是看到神州大地有大乘氣象。所以才跨過大海越過荒漠,為大法尋找法器。機遇未合,便像愚人一般少言寡語,我的目的已經達到。”(《別記》載:達摩祖師在少林寺住了九年,為二祖慧可說法。只教他外息諸緣,內心無事;心如牆壁,這樣才可以入道。慧可講說心性種種,同真理不相契合。達摩祖師只制止他的錯誤,不給他講解無念心性。慧可有一天忽然說:“我已經息了諸緣。”達摩問:“莫成斷滅了嗎?”慧可說:“不成斷滅。”達摩說:“這就是諸佛所傳的心性,永遠不要懷疑它。”) 說罷,和眾徒們來到嵩山的千聖寺,住了三天。
範曾繪製的達摩神悟圖 範曾繪製的達摩神悟圖
當時,魏皇帝尊奉釋家,佛門俊才如林。光統律師和流支三藏二人,便是僧中的鸞鳳。他們看到達摩大師演說佛道,常比手劃腳同大師辯論,是非紛起。達摩達摩祖師遠振玄風,普施法雨,贏得了聲望。而氣量褊狹的兩個僧人不堪忍受, 竟相生起害人之心,幾次在大師的飲食裡施放毒藥。到第六次放毒時,大師教化世人的因緣已盡,法教也有了傳人。便不再自救,端坐圓寂。這時是魏文帝大統二年——丙辰年十月五日。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達摩安葬於熊耳山,人們在定林寺為他起了一座塔。
三年後,魏臣宋雲奉命出使西域,回來經過蔥嶺時,同達摩祖師相遇。宋雲看見他手裡提著一隻鞋子,翩翩遠去。宋雲問:“大師往哪兒去?”達摩說:“西天去!”宋雲回來,把這事源源本本告訴大家。等到他的門人啟開墳墓看時,只剩下一付空空的棺材,裡面有一隻皮鞋。滿朝廷的人都為之驚歎。官員們奉皇帝命令,取了那隻皮鞋,放在少林寺供養起來。到了唐朝開元十五年——丁卯年,鞋被通道的人偷到了五臺山華嚴寺。當初,梁武帝遇到達摩師祖,因緣未合。後來武帝聽到達摩到魏推行教化,打算親自為他寫一篇碑文,但是沒有抽出時間。再後來聽到宋雲講的故事,終於動筆把碑文寫出來了。唐代宗諡達摩為“圓覺大師”。他的塔叫空觀塔(年號依《紀年通譜》)。
(《通論》說:《傳燈》記載,魏孝明帝欽服達摩非同尋常的事蹟,三次下詔書請他下山,可是達摩到底也沒離開少林寺。大師圓寂之後,宋雲從西域回國,在蔥嶺碰上了大師。孝莊帝下令開啟墓穴。這時是《南史》所說的普通八年,即大通元年。孝明帝在這年四月癸丑去世,達摩祖師十月到樑國。則達摩還沒有到魏國時,孝明帝已經去世了。他兒子即位不久,就被爾朱榮殺死,這才立的孝莊帝。由此魏國大亂。過了三年,孝莊帝死,五年後北魏分為東魏和西魏,因而祖師在少林寺的時候,正值魏國內亂。等到宋雲回來的時候,孝莊帝已經去世五六年,國家也早被分割了,哪有孝莊帝命令開啟墓穴的說法?按,《唐史》說:後來魏末時,有個叫達摩的僧人航海來中國,去世之後,這年魏國使節宋雲從蔥嶺回來,看見了他。宋雲的門徒挖開他的墓穴,只有一隻鞋子留在裡面。這才是真實的記載。)

菩提達摩傳播禪宗

達摩在中國始傳禪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佛陀拈花微笑,迦葉會意,被認為是禪宗的開始。不立文字的意思是禪是脫離文字的,語言和文字只是描述萬事萬物的代號而已。這也是為什麼慧能大字不認識一個,但是卻通曉佛經的原因,只要明心見性,瞭解自己的心性,就可以成佛。經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等大力弘揚,終於一花五葉,盛開祕苑,成為中國佛教最大宗門,後人便尊達摩為中國禪宗初祖,尊少林寺為中國禪宗祖庭
東魏天平三年(公元536年)卒死於洛濱,葬熊耳山

菩提達摩傳法偈

釋迦佛入涅盤說無常偈曰: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世尊釋迦牟尼佛傳法之偈: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曾法?
西方一祖迦葉尊者傳法偈:法法本來法,無法無非法。何於一法中,有法有不法?
西方二祖阿難尊者傳法偈:本來付有法,付了言無法。各各須自悟,悟了無無法。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傳法偈:非法亦非心,無心亦無法。說是心法時,是法非心法。
四祖優波鞠多尊者傳法偈:心自本來心,本心非有法。有法有本心,非心非本法。
五祖提多迦尊者傳法偈:通達本法心,無法無非法。悟了同未悟,無心亦無法。
六祖彌遮迦尊者傳法偈:無心無可得,說得不名法。若了心非心,始解心心法。
達摩禪師像 達摩禪師像
七祖婆須蜜尊者傳法偈:心同虛空界,示等虛空法。證得虛空時,無是無非法。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傳法偈:虛空無內外,心法亦如此。若了虛空故,是達真如理。
九祖伏馱蜜多尊者傳法偈:真理本無名,因名顯真理。受得真實法,非真亦非偽。
十祖脅尊者傳法偈:真體自然真,因真說有理。領得真真法,無行亦無止。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法偈:迷悟如隱顯,明暗不相離。今付隱顯法,非一亦非二。
十二祖馬鳴尊者傳法偈:隱顯即本法,明暗元不二。今付悟了法,非取亦非離。
十三祖迦毗摩羅尊者法偈:非隱非顯法,說是真實際。悟此隱顯法,非愚亦非智。
十四祖龍樹尊者傳法偈:為明隱顯法,方說解脫理。於法心不證,無瞋亦無喜。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法偈:本對傳法人,為說解脫理。於法實無證,無終亦無始。
十六祖羅侯羅多尊者法偈:於法實無證,不取亦不離。法非有無相,內外云何起?
十七祖僧伽難提尊者法偈:心地本無生,因地従緣起。緣種不相妨,華果亦復爾。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法偈:有種有心地,因緣能發萌。於緣不相礙,當生生不生。
十九祖鳩摩羅多尊者法偈:性上本無生,為對求人說。於法既無得,何懷決不決。
二十祖闍夜多尊者傳法偈:言不合無生,同於法界性。若能如是解,通達事理竟。
二十一祖婆修盤頭尊者偈:泡幻同無礙,如何不了悟,達法在其中,非今亦非古。
二十二祖摩蝗羅尊者法偈: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隨流認得性,無喜復無憂。
二十三祖鶴勒那尊者法偈:一法一切法,一切一法攝。吾身非有無,何分一切塔?
二十四祖師子尊者傳法偈:正說知見時,知見俱是心。當心即知見,知
空行道人李振凱所繪製的達摩
空行道人李振凱所繪製的達摩(12張)
見即於今。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偈:聖人說知見,當境無是非。我今悟真性,無道亦無理。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偈:真性心地藏,無頭亦無尾。應緣而化物,方便呼為智。
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偈:心地生諸種,因事復生理。果滿菩提圓,華開世界起。
二十八祖菩提達磨祖師偈: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

菩提達摩法脈傳承

東土中華禪宗[5] 
初祖菩提達摩大師
二祖慧可大師
三祖僧璨大師
四祖道信大師
五祖弘忍大師
六祖惠能大師
七世青原行思大師
八世石頭希遷大師
九世藥山惟儼大師
十世雲巖曇晟大師
十一世洞山良价大師
曹洞宗派
第一代洞山良价祖師
二世雲居道膺大師
三世同安道丕大師
四世同安觀志大師
五世梁山緣觀大師
六世大陽警玄大師
七世投子義青大師
八世芙蓉道楷大師
九世淨因自覺大師
十世青州一辯大師
十一世大明僧寶大師
十二世玉山師體大師
十三世雪巖慧滿大師
十四世萬鬆行秀大師
十五世雪庭福裕大師
嵩山少林寺曹洞正宗續派
嵩山少林寺曹洞正宗第十五世第一代福裕祖師
十六世二代靈隱文泰大師
十七世 三代還源福遇大師
十八世 四代淳拙文才大師
十九世 五代鬆庭子嚴大師
二十世 六代凝然了改大師
二一世 七代俱空契斌大師
二二世 八代無方可從大師
二三世 九代月舟文載大師
二四世 十代小山宗書大師
二五世 十一代幻休常潤大師
二六世 十二代無言正道大師
二七世 十三代心悅慧喜大師
二八世 十四代彼岸海寬大師
二九世 十五代通強大師
(以上為少林寺住持和尚傳燈時期)
(以下為少林寺宗門法嗣傳燈時期)
三十世十六代行海大師
三一世 十七代超福大師
三二世 十八代同梅大師
三三世 十九代玄興大師
三四世 二十代祖輕大師
三五世 二一代清耀大師
三六世 二二代淨魁大師
三七世 二三代真禮大師
三八世 二四代如阜大師
三九世 二五代海珠大師
四十世 二六代湛恆大師
四一世 二七代寂盤大師
四二世 二八代淳智大師
四三世 二九代釋貞緒禪師
四四世 三十代釋素喜禪師(原少林寺首座、名譽方丈)
四十五世 三十一代釋德禪禪師(原少林寺名譽方丈)、釋德政禪師(中嶽嵩山少室寺[6]  開山僧)、釋德相(河北滿城北少林寺開山僧)、
四六世 三二代釋行正禪師(原少林寺方丈)
菩提達摩(英文:Bodhidharma,又稱:菩提達磨),意譯為覺法。自稱佛傳禪宗第二十八祖,為中國禪宗的始祖,故中國的禪宗又稱達摩宗,達摩被尊稱為“東土第一代祖師”、“達摩祖師”,與寶誌禪師傅大士合稱樑代三大士。於中國南朝梁武帝時期航海到廣州。梁武帝信佛,達摩至南朝都城建業會梁武帝,面談不契,遂一葦渡江,北上北魏都城洛陽,後卓錫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傳衣鉢于慧可。後出禹門遊化終身。

菩提達摩典故

編輯

菩提達摩歷史流傳

歷史上還流傳下來不少關於達摩的故事,其中家喻戶曉、為人樂道的有:一葦渡江、面壁九年、斷臂立雪只履西歸等,這些美麗動人的故事,都表達了後人對達摩的敬仰和懷念之情。

菩提達摩達摩東來

有一天,達摩向他的師傅求教說:“我得到佛法以後,應到何地傳化?”般若多羅說:“你應該去震旦(即中國)”。又說:“你到震旦以後,不要住在南方,那裡的君主喜好功業,不能領悟佛理”。
達摩遵照師父的囑咐,準備好行李,駕起一葉扁舟,乘風破浪,飄洋過海,用了三年時間,歷盡艱難曲折,來到了中國。達摩到中國以後,廣州刺史得知此事,急忙稟報金陵,梁武帝蕭衍立即派使臣把達摩接到京都,為其接風洗塵,賓客相待。

菩提達摩初到洛陽

據說,當他來到洛陽時,看到永寧寺內十分精美的寶塔, 自雲: “年一百五十歲,歷遊諸國”,從未見到過, “極佛境界,亦未有此!”因而“口唱南無,合掌連日”(《洛陽伽藍記》卷一)。後到嵩山少林寺, “面壁而坐,終日默然,人莫之測,謂之壁觀婆羅門”(《景德傳燈錄》卷第三)。在此期間,收弟子慧可,有慧可“立雪斷臂”的故事流行於世。
之後,他與弟子繼續北行傳法(《續高僧傳》中稱他為“齊鄴下南天竺僧菩提達摩”,《楞伽師資記》中也有“達摩禪師,志闡大乘,泛海吳越,遊洛至鄴”的說法)。但同當年在南方一樣,是非常得不順利(其中的道理,另文再談)。不僅受人“譏謗”,而且還遭到了光統律師、流支三藏等人的人身迫害,竟然六次被毒,最終因中毒不救而死。葬於熊耳山(今河南宜陽縣),起塔於定林寺。但是又傳,在他死後三年,魏使宋雲自西域回國時,又在蔥嶺遇到他。見他手攜只履,翩翩獨逝。當時宋雲問他:大師到哪裡去?他的回答是:回西天去。所以,又有“只履西歸”的傳說。如果宋雲所說屬實的話,那就有可能是達摩本來就沒有死,而是重返故土了(《景德傳燈錄》中就有他“欲西返天竺”的說法)。

菩提達摩初見樑武

達摩告辭梁武帝 達摩告辭梁武帝
達摩是禪宗大乘派,普渡眾生。由於他們的主張不同,每談論起佛事,二人總是不投機。武帝不能理解,(因此而面壁靜坐反思,後成為弟子犯了本門戒條),這時達摩感到南京不是久留活動的地方,於是便告辭蕭衍,渡江北上入魏。
後來禪宗著名的《碧巖錄》把它作為第一則“頌古”流傳。以後,它便成為禪門眾所周知的公案了。

菩提達摩傳聞傳說

編輯

菩提達摩關於神光

時神光於伊洛披覽群書,以曠達聞,慕師之高風,斷臂求法,師感其精誠,遂傳安心發行之真法,授彼一宗之心印,改名慧可。經九載,欲歸西方,囑慧可一宗之祕奧,授袈裟及楞伽經四卷。未久即入寂,葬於熊耳山上林寺。越三年,魏使宋雲度蔥嶺時,適逢達摩攜只履歸西方。師之一生頗富傳奇,亦難辨其真偽。師之示寂年代有樑大通二年(528)、樑大同元年(535)或二年等異說。又梁武帝尊稱師為“聖胄大師”;唐代宗賜“圓覺大師”之諡號,塔名空觀。

菩提達摩一葦渡江

竹林找到達摩“一葦渡江”石刻
這塊“達摩畫像石碑”是明代弘治四年(公元1491年)所刻的,在碑上,達摩絡腮圓眼,拱手站立在渡江蘆葦上。在畫像左側篆刻著“大明弘治四年辛亥歲三月季春定山釋子八十翁……”字樣的文字。“這塊石碑是1491年由80歲的臨濟宗三十二世住持高僧手繪的,主要描繪的就是達摩當年渡江的故事!”負責恢復和復建南京定山寺的智光法師回憶,在《樑史》和浦口地方誌書中,都曾經記載過達摩在定山寺居住的故事。此次南京市博物館考古隊挖掘出定山寺遺址,加上這塊明代石刻的印證,“我們可以確認,這裡就是1500年前達摩的真正駐錫(居住)地。”
關於一葦渡江還有一種說法是達摩和梁武帝對話後,梁武帝深感懊悔,得知達摩離去的訊息後,馬上派人騎騾追趕。追到幕府山中段時,兩邊山峰突然閉合,一行人被夾在兩峰之間。達摩正走到江邊,看見有人趕來,就在江邊折了一根蘆葦投入江中,化作一葉扁舟,飄然過江。至今,人們仍把幕府山的這座山峰叫做夾騾峰,把山北麓達摩休息過的山洞稱為達摩洞。今日長蘆禪寺內的一葦堂,就是為紀念達摩渡江後參拜長蘆寺而建的。達摩“一葦渡江”後,在江北長蘆寺停留,後又至定山如禪院駐錫,面壁修行。定山寺至今留有“達摩巖”、“宴坐石”、達摩畫像碑等遺蹟。其中,達摩畫像碑為國內最早的達摩造像碑,比嵩山少林寺的祖師碑要早120多年。定山寺成為禪宗重要叢林,被譽為“達摩第一道場”。

菩提達摩少林禪緣

達摩過江以後,手持禪仗,信步而行,見山朝拜,遇寺坐禪,北魏孝昌三年(公元527年)到達了嵩山少林寺。達摩看到這裡群山環抱,森林茂密,山色秀麗,環境清幽,佛業興旺,談吐吻洽。心想,這真是一塊難得的佛門淨土。於是,他就把少林寺作為他落跡傳教的道場。廣集僧徒,首傳禪宗。自此以後,達摩便成為中國佛教禪宗的初祖,少林寺被稱為中國佛教禪宗祖庭。
古人有詩讚日:
路行跨水復逢著,獨自悽悽暗渡江。
日下可憐雙象馬,二株嫩桂久昌昌。
達摩抵魏,遊嵩山少林寺,在那裡獨自修習禪定,時人稱他為壁觀婆羅門。有道育、慧可沙門禮見達摩,並親近和供養四、五年。達摩感覺他們真誠,傳授以衣法。又把四卷《楞伽經》授與慧可說︰‘我看中國人的根器於此經最為相宜,你能依此而行,即能出離世間。
隨著禪宗在中國的發展,達摩逐漸成為傳說式的人物。首先是傳說達摩到金陵(今南京)時和梁武帝的問答。梁武帝是篤信佛教的帝王,他即位以後建寺、寫經、度僧、造像甚多,他很自負地詢問達摩︰‘我做了這些事有多少功德?’達摩卻說︰‘無功德。’武帝又問︰‘何以無功德?’達摩說︰‘此是有為之事,不是實在的功德。’武帝不能理解,達摩即渡江入魏。記載這個傳說的最古文獻是敦煌出土的佚名《歷代法寶記》(774年間撰)和唐·宗密《圓覺經大疏鈔》卷二之上。後來禪宗著名的《碧巖錄》把它作為第一則‘頌古’。
遇毒而逝
達摩晚年的事蹟,各傳都未明確記載。後人傳說他遇毒而逝,葬於熊耳山(今河南宜陽縣),但又傳魏使宋雲自西域回國時遇達摩於嶔嶺。達摩手攜只履翩翩獨逝。所以又有‘只履西歸’的傳說。
達摩到中國,正是當時的北魏時期。有一名國師菩提流支,很嫉妒達摩,多次加害都沒有成功。他叫人在達摩的飯菜裡下毒,達摩知道有毒,照吃不誤。吃完後就從口中吐出一條毒蛇來。直到有一天,達摩祖師已經確立慧可為佛法的繼承人,他才決定圓寂。
只履西歸
就在菩提流支第六次下毒害達摩,達摩才被毒死。他的弟子們將他用棺木安葬了。
也就在這一天,北魏的一個去西域的使臣宋雲,走到蔥嶺一帶,遇到達摩祖師,還與他問話:“大師,您將法傳給誰了?”
達摩祖師說:“你以後會知道的。我要回印度去了。”又脫下自己的一隻鞋給宋雲說:“你快點回去吧,你們的國王今天會死去。”
宋雲回來後談起此事,不相信達摩已死。於是眾人開啟棺木一看,裡面只有一隻鞋子。有人說,達摩祖師到中國來的時候已經有一百五十歲。

菩提達摩遺蹟

編輯

菩提達摩南京勝蹟

南京雨花臺的高座寺,相傳為達摩祖師在此聽主持神光講法,搖頭不以為然,神光詫異,後追隨至少室山,雪中斷臂求法,終成禪宗二祖慧可。 南京長江邊上的幕府山下有達摩洞,相傳既達摩從此處“一葦渡江”處; 江北六合的長蘆鎮有“長蘆寺”遺址,為紀念達摩祖師一葦渡江所建,歷朝歷代屢廢屢建,現正異地復建中;江北浦口有定山寺遺址,為達摩一葦渡江後的第一個駐錫的寺院,有“達摩巖”等遺蹟,作為禪宗祖庭比少林寺還要早。該寺現正在重建中。

菩提達摩廣州聖蹟

廣州市上下九古為珠江碼頭,現為繁華步行商業街。其中華林正街內有一小塊“達摩祖師西來登岸處”石碑,並建有千年古剎“華林寺”(初名“西來庵”),相傳為達摩所建。寺內的石塔中藏有21顆釋迦佛的真身舍利。
光孝寺內有達摩“洗鉢泉”,俗稱“達摩井”。

菩提達摩影響

編輯
少林寺延芫法師制紫砂達摩像 少林寺延芫法師制紫砂達摩像
敦煌出土資料所述,自以古來作為達摩學說而傳的許多著述之中,只有“二入四行說”似乎是達摩真正思想所在。唐·淨覺《楞伽師資記》的〈達摩傳〉中有:“略辨大乘入道四行”,由達摩弟子曇林記錄而傳出。據曇林的序文說,他把達摩的言行整合一卷,名為《達摩論》;而達摩為坐禪眾撰《釋楞伽要義》一卷,亦名為《達摩論》。這兩論文理圓淨,當時流行很廣。
還有敦煌出土的《達摩和尚絕觀論》、《釋菩提達摩無心論》、《南天竺菩提達摩禪師觀門》(一名《大乘法論》)等,以及朝鮮梵魚寺所刻《禪門攝要》上下二卷,日本·鈴木大拙校刊《少室逸書》所收關於達摩諸論文。這些著述內容大致都差不多。
達摩“二入四行”的禪法,是以“壁觀”法門為中心。唐·宗密《禪源諸詮集都序》捲上之二載(大正48·403c):“達摩以壁觀教人安心雲,外止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入道,豈不正是坐禪之法?"所謂二入是"理入"和"行入",理入是屬於教的理論思考,行入是屬於實踐,即禪法的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教義。
理入和行入的名稱,見於北涼所譯《金剛三昧經》〈入實際品〉第五。但《金剛三昧經》說的理入是‘覺觀’,而"壁觀"是達摩傳出的獨特禪法。道宣在《續高僧傳》卷二十〈習禪篇〉末對達摩禪法的評價說(大正 50·596c):”大乘壁觀,功業最高,在世學流,歸仰如市。“
壁觀禪法的特點在於‘藉教悟宗’,即啟發信仰時不離聖教的標準,構成信仰以後教人”不隨於文教“,即不再憑藉言教的意思。二入之中以理入為主,行入為助。
後世佛教以”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為達摩禪法的標誌,因它直以究明佛心為參禪的最後目的,所以又稱禪宗為”佛心宗“。又有人因達摩專以《楞伽經》授人以為參禪印證,因而稱它為”楞伽宗“。
達摩的師承已無可考,後人為追溯傳統遂有種種說法。《楞伽師資記》推求那跋陀羅為初祖,菩提達摩為二世,下以神秀為七世。神會堅持南宗為正統,肯定達摩為中國禪宗初祖,主張自達摩──慧可──僧璨──道信──弘忍──慧能六代是一脈相承的。吉迦夜、曇曜譯《付法藏因緣傳》等又有西天世系的說法。唐·智炬《寶林傳》(成於801年)以印度自迦葉傳至師子比丘為二十四世,繼以婆舍斯多、不如蜜多、般若多羅至菩提達摩為二十八世。此說為五代南唐泉州靜、筠二師所集《祖堂集》(成於952年)、永明延壽《宗鏡錄》(成於957年)所繼承,又為宋·道原景德傳燈錄》(成於1004年)和契嵩傳法正宗記》(成於1061年)所依用,後來即成為禪宗的正統說。

菩提達摩所傳弟子

編輯
達摩的弟子有慧可、道育、僧(一作”道“)副和曇林等。
道育,一作慧育,他和慧可一同親事達摩四、五年,是達摩最初及門弟子之一。他從達摩學了禪法,專重個人內心修持而少對人講說。他的事蹟已不明,只有《景德傳燈錄》卷三等記達摩臨終時自許慧可得髓、道育得骨、尼總持得肉、道副(即僧副)得皮的傳說,可以想見其禪學程度之一斑。
僧副,俗姓王,太原祁縣人,是達摩剃度的弟子。南齊·建武(494~497)年間住鐘山(今南京)定林下寺。他忻慕岷嶺峨眉的勝景,趁蕭淵藻出鎮蜀部(今四川)時隨從入蜀,因而使禪法流行四川。後來又回金陵(今南京),普通五年(524)寂於金陵開善寺,年六十一歲。
曇林自稱是達摩的弟子,曾記錄過達摩的‘二入四行說’。〈慧可傳〉中稱他為林法師。北魏·永平元年至東魏·武定元年(508~543)之間,他在洛陽和鄴都參與譯經事業,在菩提流支、佛陀扇多、瞿曇般若流支、毗目智仙等譯場任筆受,是當時參加譯經的重要人物。他博學善講,在鄴都常講《勝鬘經》。周武滅法期間,他與慧可共同護持經典,被砍掉一臂,人稱‘無臂林’。曇林早年雖曾親近達摩,但他以禪法與義學並重,因此後世所傳達摩臨終對在側弟子們分別印可得皮、肉、骨、髓的說法,沒有提及曇林。曇林在傳承達摩禪法上所記的《略辨大乘入道四行(觀)》於中國禪學史上留下了不朽的業績。

菩提達摩斷臂求法

編輯
相傳嵩山有位名叫神光的僧人,聽說達摩大師住在少林寺,於是前往拜謁。達摩面壁端坐,不置可否。神光沒有氣餒。他暗自思忖:“古人求道,無不歷盡艱難險阻,忍常人所不能忍。古人尚且如此,我有何德何能?當自勉勵!”時置寒冬臘月,紛紛揚揚飄起漫天大雪。夜幕降臨,神光仍在寺外站立不動,天明積雪已沒過他的雙膝。達摩這時才開口問道:“你久立雪中,所求何事?”神光淚流滿面說道:“只願和尚慈悲,為我傳道。”達摩擔心神光只是一時衝動,難以持久,略有遲疑。神光明白達摩心思,就取利刃自斷左臂,置於達摩面前。達摩於是就留他在自己的身邊,併為他取名慧可。少林寺內的立雪亭,便是為紀念慧可斷臂求法的事蹟而建。 達摩禪師以四卷《楞伽經》授予慧可,慧可就是日後禪宗在東土的第二代祖師,自此,禪宗在中國有了傳法世系。

菩提達摩楞伽經

編輯
楞伽經》者,所明在無相之虛宗。雖亦為法相有宗之典籍。但其說法,處處著眼在破除妄想,顯示實相。妄想者如諸執障,有無等戲論。實相者體用一如,即真如法身,亦即涅盤。菩提達摩主行禪觀法,證知真如。因須契合無相之真如,故觀行在乎遣蕩一切諸相。必罪福並舍,空有兼忘。必心無所得,必忘言絕慮。故道宣論又有曰:
”屬有菩提達摩者,神化居宗,闡導江洛。大乘壁觀,功業最高。(中略)審其所慕,則遣蕩之志存焉。觀其立言,罪福之宗兩舍。詳夫真俗雙翼,空有二輪,帝網之所不拘,愛見莫之能引。靜慮籌此,故絕言乎。“
達摩所修大乘禪法,名曰壁觀。達摩所證,則真俗不二之中道。壁觀者喻如牆壁,中直不移,心無執著,遣蕩一切執見。中道所詮,即無相之實相。以無著之心,契彼真實之理。達摩禪法,旨在於此。
然所謂契者,相應之謂。不二則相應。彼無著之心,與夫真實之理,本無內外。故達摩又拈出心性一義。心性者,即實相,即真如,即涅盤,並非二也。密宗曰,達摩但說心。心性一義,乃達摩說法之特點。而與後來禪宗有最要之關係。(中略)
菩提達摩以四卷《楞伽》授學者。大鑒慧能則偏重《金剛般若》。由此似若古今禪學之別在法相與法性。然而不然。達摩玄旨,本為《般若》法性宗義。在史實上,此有六證。(1)攝山慧布,三論名師,並重禪法。於鄴遇慧可,便以言悟其意。可曰,法師所述,可謂破我除見,莫過此也。(2)三論師興皇法朗教人宗旨,在於無得。達摩所教《楞伽》,亦以‘忘言忘念無得正觀為宗’。(3)道信教人念《般若》。(4)法融禪師,受學於三論元匠茅山大明法師。而禪宗人認融為牛頭宗初祖。此雖不確,然《三論》與禪之契合可知。(5)慧命禪師,曾著《大品義章》。其所作〈詳玄賦〉載於《廣弘明集》中。而禪宗之《楞伽師資記》,誤以為僧璨所作。可見宗《般若經》之慧命,與楞伽師之僧璨,義理上原少異致。(6)法衝,楞伽師也。然初學於三論宗安州慧暠,後學慧可之《楞伽經》義。

菩提達摩達摩相關

編輯

菩提達摩語錄

真性頌
“真離性情緣理空忘照寂身至淨明圓始終常妙極”寫成一個圓圈,任憑五言、七言讀都是見性語。
達摩祖師真性頌(夜坐偈)
一更端坐結跏趺 怡神寂照泯同虛
曠劫由來不生滅 何須生滅滅無餘
一切諸法皆如幻 本性自空那用除
若識心性非形像 湛然不動自真如
二更凝神轉明淨 不起憶想同真性
森羅萬像並歸空 更執有空還是病
諸法本自非空有 凡夫安想論邪正
若能不二其居懷 誰道即凡非是聖
三更心淨等虛空 遍滿十方無不通
山河石壁無能障 恆沙世界在其中
世界本性真如性 亦無無性即含融
非但諸佛能如此 有情之類並皆同
四更無滅亦無生 量與虛空法界平
無去無來無起滅 非有非無非暗明
不起諸見如來見 無名可名真佛名
唯有悟者應能識 未會眾生由若盲
五更般若照無邊 不起一念歷三千
欲見真如平等性 慎勿生心即目前
妙理玄奧非心測 不用尋逐令疲極
若能無念即真求 更若有求還不識[7] 
化寂靜宗
問曰:「何名寂靜,於此法中,誰靜誰寂?」
彼眾中有尊者答曰:「此心不動,是名為寂。於法無染,名之為靜。」
祖曰:「本心不寂,要假寂靜。本來寂故,何用寂靜?」
彼曰:「諸法本空,以空空故。於彼空空,故名寂靜。」
祖曰:「空空已空,諸法亦爾。寂靜無相,何靜何寂?」
彼尊者聞師指誨,豁然開悟。
二十八祖菩提達摩祖師傳法偈
吾本來茲土,
傳法救迷情。
一花開五葉,
結果自然成。

菩提達摩電影

佛教電影 達摩祖師傳 佛教電影 達摩祖師傳
達摩祖師傳
中文名:達摩祖師傳
英文名: Tamo Monk
發行時間: 1994年04月22日
地區:香港對白
語言:[8]  普通話
導演:袁振洋
演員:爾冬升 高雄 午馬 樊少皇
》這部電影,拍於九十年代初,是香港著名導演爾冬升主演。除了爾冬升飾演的達摩外,還有樊少皇飾演的二祖慧可,以及陳鬆勇飾演的波羅法師。達摩,天竺人,禪宗二十八代達摩祖師。是把禪學帶入中土的第一人。他為弘揚佛法東渡中土歷盡艱辛,後終在少林寺後山面壁九年得悟大道和高深武藝。其經歷充滿傳奇性和戲劇性。這部片子詳細講述了達摩為何出家,為何來中國弘法,為何教少林寺僧人武功。
達摩為何東渡
影片《達摩為何東渡》是一部完整的個人藝術實踐作品,由裴永均自編、自導、並一手包攬了攝影、剪輯、美術、照明和製片的活,因此也被媒體稱為是一部“完全作者”電影。
導演通過三個和尚的悟道過程闡述了“尋找失落世界的文明,追求人與自然融合、心物一體的東方精神世界”這一主旨,而早期學畫的經歷,也使得他的影片通過一種東洋畫式(韓國繪畫分東洋畫和西洋畫兩種)外在表現形式來強化它。
在影片舒緩展開的畫面中,自然光的運用(一個充滿善意的世界)、東方色彩濃度恰如其分地把握,以及鏡頭在時間和空間的精巧轉換所呈現出一年四季美不勝收的自然景觀,充分展示了導演對於影像卓越的表現力和駕馭能力;極其節制的聽禪問道式的臺詞和非職業演員自然樸素而和諧的表演使影片充滿了沉鬱傷感、煙霞風流的情調,體悟出冷寂空無、虛幻深邃的禪境。達摩為何東渡》是一部完整的個人藝術實踐作品。
新華網鄭州4月9日電(記者方棟)9日上午,日本著名佛教畫家同時也是少林寺弟子的平岡嘉衛門先生來到河南登封少林寺,將收藏多年的繪畫和古籍無償捐贈。這是他自2006年皈依少林寺後又一次來到中國漢傳佛教禪宗祖庭朝拜。
上午十時許,在少林寺大雄寶殿,已有78歲高齡的平岡跪拜在達摩祖師雕像前,口誦佛經。而後,他接過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大師手中的三支佛香,一一敬上。
隨後,在寺院眾僧的引領下,平岡來到藏經閣前,正式將珍藏數十年的達摩題材繪畫作品和相關圖書古籍共計52箱856冊捐贈給少林寺收藏。
平岡嘉衛門是日本宗教畫法學院會長和禪畫家協會會長,幾十年如一日從事達摩繪畫作品的創作和教學工作,先後共有數十萬日本學員跟隨他學習達摩像的繪畫藝術。
2006年,平岡嘉衛門皈依於少林寺永信方丈,法名延法,之後多次組織代表團到中國交流學習,並與少林寺聯合舉辦達摩畫展,出版了多本畫像圖冊。
釋永信方丈表示中日兩國一衣帶水,有著一千多年的交流歷史。日本曾經派過遣唐使和遣宋使甚至遣元使來中國學習,而日本的佛教也傳自中國。當下佛教界的交流活動不僅可以提高兩國的禪宗研究,還可以推動民間來往,促進民間友誼,對兩國的交往乃至地區和平都會作出貢獻。
菩提達摩,又名菩提多羅或達摩祖師,為中國禪宗的始祖,生於南天竺(今印度),於南朝梁武帝時航海到廣州。後一葦渡江,於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傳衣鉢于慧可,遊化終身。[9] 
詞條圖冊 更多圖冊
參考資料
  • 1.    釋道育。新羅國人也。本國姓氏未所詳練。自唐景福壬子歲來遊於天台。
  • 2.    (464~524)南齊僧。又稱道副。山西太原人,俗姓王。性好定靜,遇菩提達磨,遂出家。
  • 3.    隋代僧。生卒年不詳。為禪宗初祖菩提達摩之弟子。
  • 4.    楞伽師資記  .中國佛教網[引用日期2014-05-30]
  • 5.    曹洞宗  .百度.2015-12-14[引用日期2015-12-14]
  • 6.    少室寺  .百度.2015-12-14[引用日期2015-12-14]
  • 7.    夜坐偈  .夜坐偈-佛教導航[引用日期2015-08-13]
  • 8.    達摩遊戲下載  .AK單機遊戲.2014-01-13[引用日期2014-01-13]
  • 9.    日本達摩畫師少林“獻經”  .新華網[引用日期2013-06-18]
詞條標籤:
虛擬人物 社會 宗教人物 宗教 佛教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