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儀

(唐代政治家、軍事家)

編輯 鎖定
郭子儀(697年-781年),華州鄭縣(今陝西渭南華州區[1]  人,唐代政治家軍事家
郭子儀早年以武舉高第入仕從軍,積功至九原太守,一直未受重用。
安史之亂爆發後,郭子儀任朔方節度使,率軍勤王,收復河北、河東,拜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至德二年(757年),郭子儀與廣平王李俶收復西京長安、東都洛陽,以功加司徒,封代國公。乾元元年(758年)八月,進位中書令。乾元二年(759年)五月,因承擔相州兵敗之責,被解除兵權,處於閒官。寶應元年(762年)初,太原、絳州兵變,郭子儀被封為汾陽王,出鎮絳州評定叛亂,不久又被解除兵權。廣德元年(763年)冬天,唐朝廷與唐朝軍將發生矛盾導致長安缺乏防禦,程元振隱瞞軍情不報,吐蕃趁機長安缺乏防禦之時入寇、攻入長安;唐代宗啟用郭子儀,郭子儀調集軍隊。吐蕃佔長安10余天,聽說郭子儀與唐軍靠近,吐蕃立即逃離了長安。[2-5]  公元765年,唐朝官員僕固懷恩反叛,引吐蕃、回紇入寇,郭子儀在騎說服回紇,唐軍騎兵聯合回紇,大破吐蕃。[6] 
大曆十四年(779年),郭子儀被尊為“尚父”,進位太尉中書令。建中二年(781年),郭子儀去世,追贈太師,諡號忠武。
中文名
郭子儀
別    名
郭令公、郭汾陽
國    籍
中國
民    族
華夏(唐人)
出生地
華州鄭縣(今陝西渭南華州區)
出生日期
697年(武周萬歲通天二年)十二月十二日
逝世日期
781年(唐德宗建中二年)六月十四日
職    業
宰相、副元帥、軍事家
信    仰
儒教
主要成就
平定安史之亂
擊敗安史叛軍,收復長安、洛陽
擊敗吐蕃、党項的入侵
代表作品
《進賜前後詔敕自陳表》《請車駕還京奏》《論吐蕃書》
官    職
太尉、中書令、關內河東副元帥
爵    位
代國公→汾陽郡王
諡    號
忠武
追    贈
太師

郭子儀人物生平

編輯

郭子儀早年事蹟

郭子儀早年參加武舉,以“異等”的成績補任左衛長上(從九品下),後累遷至桂州都督府長史、單于都護府副都護、振武軍使、安西副都護等。天寶八載(749年)三月,郭子儀升任左武衛大將軍(從三品上)、橫塞軍使、安北副都護,又改橫塞軍使為天德軍使。天寶十三載(754年)春,郭子儀兼任九原郡(豐州)都督、西受降城使、九原郡太守、朔方節度右廂兵馬使。[7]  不久,郭子儀的母親、贈魏國夫人向氏去世,他去職返家守孝。

郭子儀平定安史

討伐叛軍
天寶十四載(755年)十一月,安史之亂爆發,郭子儀於守孝期間被朝廷“奪情”啟用,改封衛尉卿、單于安北副大都護、靈武郡太守,兼攝御史中丞,權充朔方節度使,率朔方軍東討安祿山,收復靜邊軍(今山西右玉縣),斬殺叛
郭子儀半身版畫像 郭子儀半身版畫像
將周萬頃。他又在河曲擊敗叛將高秀巖,收復雲中(今山西大同)、馬邑(今山西朔縣),開通東陘關(在今山西代縣東南),因功加封御史大夫
天寶十五載(756年),叛軍攻破常山郡(今河北正定),佔領河北全境。這時,李光弼自太原東進收復常山,而郭子儀也兵出井陘關,與李光弼一同擊破史思明,平定藁城。又南攻趙郡(今河北趙縣),斬殺叛軍任命的偽太守郭獻璆,回軍常山。[9] 
郭子儀返回常山,史思明又集結兵馬尾隨其後。郭子儀命驍騎輪番挑戰,乘叛軍疲憊之機,在沙河將其擊敗。安祿山聽說河北戰事失利,派遣精兵增援。郭子儀先擊破史思明部,又在嘉山擊破叛軍援軍,史思明逃回博陵(今河北定州市)。在郭子儀兵威之下,河北各郡縣都斬殺叛軍守將,迎接朝廷軍隊。郭子儀正欲北征范陽,便接到“哥舒翰敗,天子入蜀,太子即位靈武”的訊息,於是一同與李光弼率軍奔赴朔方行在[10] 
唐肅宗至德元載(756年)八月,郭子儀和李光弼二人趕到靈武,唐肅宗任命郭子儀為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仍兼朔方節度使。不久,唐肅宗發兵南征,宰相房琯在陳濤戰敗,唐軍隊損失大半,只能倚靠朔方軍為根基。叛將阿史那從禮又率五千騎兵,引誘河曲九府等進攻行在。郭子儀與回紇首領葛邏支聯兵進擊,俘虜數萬,終於平定河曲[11] 
克復兩京
至德二載,攻賊崔乾祐於潼關,乾祐敗,退保蒲津。會永樂尉趙復、河東司戶參軍韓旻、司士徐景及宗室子鋒在城中,謀為內應,子儀攻蒲,復等斬陴者,披闔內軍。乾祐走安邑,安邑偽納之,兵半入,縣門發,乾祐得脫身走。賊安守忠壁永豐倉,子儀遣子旰與戰,多殺至萬級,旰死於陣。進收倉。於是關、陝始通。
至德二年(757年),郭子儀率兵進攻潼關,叛將崔乾祐退保蒲津(今山西蒲州)。郭子儀進攻蒲州,因原永樂縣尉趙復等四人在城中做內應,郭子儀攻佔蒲津,崔乾祐逃奔安邑。叛軍安守忠守永豐倉,郭子儀派兒子郭旰與其交戰,殺獲數萬叛軍首級,而郭旰戰死於陣,郭子儀攻佔永豐倉,打通了潼關到陝州的道路。[12]  安祿山被兒子安慶緒弒殺。四月,肅宗進封郭子儀為司空、關內河東副元帥,命其班師回鳳翔(今陝西鳳翔)。五月,郭子儀率部東進,在清渠(今西安以西)與叛將安守忠交戰失利,退守武功(今陝西武功西北),自請處分,被降職為尚書左僕射,仍兼同平章事,其餘職務不變。[13-14]  九月,郭子儀又升任天下兵馬副元帥,兼河西節度使,作為中軍副帥隨廣平王、大元帥李俶前去收復長安,駐兵於香積寺(今長安縣西南)北。李嗣業為前軍,郭子儀為中軍,王思禮為後軍,叛軍齊攻唐軍,李嗣業奮戰抵擋住叛軍,之後李嗣業率前軍執長刀、如牆而進,所向摧靡。唐將僕固懷恩與回紇軍消滅了陣東的叛軍伏兵,唐軍李嗣業部與回紇軍殺到叛軍陣後,又與正面唐軍一起夾擊叛軍,打敗叛軍,斬首叛軍六萬級,生擒兩萬人,還有很多叛軍逃跑時掉入溝塹而死。 叛將張通儒棄城逃往陝州,唐軍一戰收復長安。李俶修整三日後,繼續東征。[15-16] 
安慶緒嚴莊調兵馬十萬前往陝州援助張通儒,與張通儒合兵仍有十五萬人,[17]  並在新店(今河南三門峽市西南)擺好陣勢。郭子儀用大軍攻擊叛軍正面,回紇率軍登山繞到叛軍背後。交戰中大軍後退,李嗣業與回紇軍從後方攻擊叛軍,前後夾擊,叛軍慘敗,屍體遍地。嚴莊等逃回洛陽,又與安慶緒逃往相州(治今河南安陽),郭子儀收復東都洛陽。[18-19] 
郭子儀立像 郭子儀立像
到至德二載(757)十二月,河東、河西、河南的失地大部均已收復,郭子儀因功加封司徒、代國公。郭子儀入朝,肅宗命人在灞上迎接,並慰勞他道:“國家再造,是你的功勞。”此後,郭子儀又返回洛陽,經營北討安慶緒之事。[20] 
兵敗相州
唐肅宗乾元元年(758年)八月,郭子儀因在黃河邊擊敗叛軍,擒獲叛將安守忠,獻俘至京師,肅宗命百官到長樂驛迎接,並親自在望春樓等待,進封其為中書令。然後,肅宗詔命九位節度使合力討伐安慶緒,因郭子儀、李光弼皆為元勳,難相統屬,只用宦官魚朝恩為觀軍容宣慰使,卻不設立元帥。[21] 
郭子儀率兵從杏園渡過黃河,圍困衛州(今河南汲縣)。安慶緒將兵馬分為三軍,前往救援。郭子儀先使射手三千人埋伏於營垣之內,並囑咐道:“等我軍退卻,叛軍必定乘機攻營壘,你們就吶喊射箭。””兩軍交戰不久,郭子儀假裝兵敗,退至壘下,伏兵立刻登上壘垣,亂箭齊發,叛軍只得退走。郭子儀回軍追擊,安慶緒大敗而逃,其弟安慶和被俘。郭子儀攻克衛州後,又在愁思岡擊敗叛軍,進而圍困相州。安慶緒被圍在城內數月,無法突圍,只得派人向史思明求救。[22] 
乾元二年(759年)二月,史思明從魏州來援安慶緒。三月,李光弼等率領前軍在鄴縣南與叛軍交戰,當時後軍郭子儀尚未布好陣勢,正交戰中狂風大作,天昏地暗,大樹連根拔起,對面不見人,兩軍盡皆潰散。唐軍因無統一號令,眾節度各自逃歸駐地。郭子儀也退保河陽(今河南孟縣南),肅宗任命郭子儀為東都留守,東畿、山南東道、河南等道行營元帥。[23]  觀軍容魚朝恩一直妒忌郭子儀,趁機把相州之敗的責任推到郭子儀身上,並在肅宗面前進讒言。五月,肅宗將郭子儀召還京師,任命趙王李係為天下兵馬元帥,李光弼為副帥代領朔
郭子儀畫像 郭子儀畫像
方節度使。郭子儀的兵權雖被剝奪,但仍以大局為重,忠心於朝廷。[24] 
再掌兵權
唐肅宗上元元年(760年),肅宗任命郭子儀為邠寧、鄜坊兩道節度使,但仍將其留在京師。後在百官的要求下,肅宗方命郭子儀出鎮。[25]  九月,肅宗任命郭子儀為諸道兵馬都統,命其率英武、威遠等軍徑直攻打范陽,但最終被魚朝恩破壞。二年(761年)二月,李光弼、僕固懷恩等兵敗邙山,史思明再次攻陷洛陽。
762年(寶應元年)二月,朔方諸軍都統李國貞、河東節度使鄧景山相繼被殺。朝廷害怕這兩支軍隊與叛軍聯合,於是起用郭子儀為朔方、河中、北庭、潞儀澤沁等州節度行營,兼興平、定國等軍兵馬副元帥,進封汾陽郡王,駐守絳州[26]  肅宗病重,不見百官。郭子儀請求道:“老臣接受任命,將要死在外地,不見到陛下,死也不能瞑目。”肅宗命人將其請入臥室,道:“河東的事情全都拜託你了。”並賜他御馬等物。郭子儀到達治地後,誅殺為首作亂的王元振等幾十人,新任河東節度使辛雲京也處死作亂者,各地將領盡皆恐懼,不再敢作亂。[27] 

郭子儀屢遭讒言

唐代宗能即位,宦官程元振自認為有擁立之功,擔心老將難以制服,多次離間誣陷。郭子儀被罷免副元帥之職,再失兵權,充任肅宗山陵使,督建皇陵。郭子儀將肅宗所賜的詔書一千餘件全部呈給代宗,以表明自己的忠心。代宗看後,安慰郭子儀道:“使重臣憂慮,我很慚愧,從今後您不要擔心。”[28]  此時,史朝義仍佔據洛陽,代宗欲派郭子儀與雍王李適率軍東征。由於魚朝恩、程元振的讒言,代宗最終放棄了這個打算。[29] 

郭子儀再復長安

郭子儀像 郭子儀像
廣德元年(公元763年)冬天,吐蕃入寇,而程元振隱瞞軍情不報,由於之前唐代宗猜忌將領,導致唐朝長安幾乎沒有軍隊防禦。樑崇義在襄州反叛,而僕固懷恩駐紮在汾州,暗中召回紇、吐蕃入侵河西,破壞涇州,進犯奉天(今陝西乾縣)、武功。代宗遂起用郭子儀為關內副元帥,鎮守咸陽。之前,郭子儀自從被罷回京師,他的部曲離散,等到接受詔書為關內副元帥時,郭子儀麾下只有20個騎兵。郭子儀剛到咸陽,吐蕃軍已經過渭水,沿著南山東進,郭子儀使王延昌入奏,請召集各地軍隊,但是被程元振阻止,不讓皇帝見郭子儀、王延昌。等到唐代宗開始治兵時,吐蕃軍已過便橋。唐代宗逃往陝州(今河南陝縣),官員藏匿、逃散。郭子儀派人將宗室諸王送到唐代宗那裡。[31-32]  吐蕃進入長安,很多長安百姓逃進山谷。[33]  郭子儀要去商州(陝西商州)收集軍隊,在藍田遇到元帥都虞候臧希讓、鳳翔節度使高升,得兵近千人,到商州並武關防兵合四千人。另外節度使白孝德率軍大舉出發,趕來與郭子儀匯合,與蒲、陝、商、華合勢進擊。[34] 
郭子儀派張知節率領烏崇福、長孫全緒為前鋒,在韓公堆紮營,白天擊鼓張旗,夜間多處燃火,以此迷惑敵軍。[35]  光祿卿殷仲卿在藍田募兵,以精銳騎兵安排在前面作為先遣隊,渡過滻水。吐蕃害怕,而百姓又騙吐蕃人說:“郭令公(郭子儀)自商州將大軍不知其數至矣”,射生將王甫入城糾集數百少年,夜間在朱雀街擊鼓吶喊,大喊:“唐軍來了!”吐蕃軍驚惶害怕,逃離了長安。吐蕃佔長安10余天,本來想劫掠長安士女百工,但是因為聽說郭子儀與唐朝大軍來了,所以吐蕃沒來得及劫掠長安士女百工,就逃離了長安。唐朝郭子儀收復長安。戰後,郭子儀任長安留守。[36-39] 
自從代宗狼狽東逃,百官都歸罪於程元振,並多次彈劾。程元振非常害怕,勸說代宗定都洛陽。代宗應允。郭子儀聞知後,上表勸諫,並提出應對之策。代宗閱完奏表後對侍臣說:“郭子儀真是國家忠臣,我決定返回長安。”代宗回到長安,慰勞郭子儀道:“我任用你太晚,才到這個地步。”並賜郭子儀鐵券,將他的畫像掛在凌煙閣上。[40] 

郭子儀抵禦吐蕃

廣德二年(764年)春正月,僕固懷恩反叛,代宗命郭子儀兼任河東副元帥、河中節度觀察使、河中尹,坐鎮河中府。又充任靈州大都督、單于鎮北大都護、朔方節度大使。僕固懷恩的兒子僕固瑒在榆次被部將張惟嶽殺死,所屬軍隊都投降郭子儀。僕固懷恩丟下母親逃往靈州。九月,郭子儀罷司徒,代宗進封他為太尉,充任北道邠寧、涇原、河西通和吐蕃及朔方招撫觀察使,而郭子儀辭去太尉的任命。[41] 
同年,僕固懷恩引誘吐蕃、回紇、党項入侵唐朝。代宗命郭子儀駐紮奉天,並問禦敵方略。郭子儀答道:“僕固懷恩雖然強健勇敢,但不得人心。而且士兵都是我以前的部下,他們不會忍心進攻我嗎?”不久,回紇與吐蕃軍進逼奉天。眾將請求進攻,郭子儀道:“敵軍深入我境,利於速戰,他的部下長期受我的恩德,我不進攻他們,他們將自然改變主意。敢說出戰的斬!”並堅守營壘防禦敵軍,敵軍果然退去。[42] 
朔方兵馬使渾瑊、討擊使白元光先戍奉天,虜始列營,瑊帥驍騎二百直衝之,身先士卒,虜眾披靡。瑊挾虜將一人躍馬而還,從騎無中鋒鏑者。城上士卒望之,勇氣始振。乙巳,吐蕃進攻之,虜死傷甚眾,數日,斂眾還營;瑊夜引兵襲之,殺千餘人,前後與虜戰二百餘合,斬首五千級。
永泰元年(765年),吐蕃進攻渾瑊,吐蕃被渾瑊打的損失慘重。渾瑊引兵襲擊吐蕃軍營,殺一千多人,與吐蕃數次交戰,斬獲的首級達5000級。[43]  郭子儀統率河南道節度行營,再次出鎮河中府。僕固懷恩遊說吐蕃、回紇、党項、吐谷渾等國,聚集三十萬軍隊,擄掠涇州、邠州、鳳翔,進犯醴泉(今陝西禮泉北)、奉天。代宗命李忠臣屯兵渭橋,李光進屯兵雲陽,馬璘郝廷玉屯兵便橋,駱奉先李日越屯兵厔盩,李抱玉屯兵鳳翔,周智光屯兵同州,杜冕屯兵坊州,自己親自率兵駐守苑中,並命郭子儀率軍一萬駐守涇陽。[44] 
郭子儀到涇陽時,敵軍已經圍城
免冑圖(區域性) 免冑圖(區域性)
。郭子儀命部將李國臣、高升、魏楚玉等各當一面,而自己率甲騎二千人出入於陣中。回紇原以為郭子儀去世,代宗駕崩,才與吐蕃軍聯合進犯。而今聽說郭子儀健在,方知上了僕固懷恩的當。郭子儀又單騎去見回紇首領,責以大義,恰逢僕固懷恩暴死,回紇答應退兵。吐蕃軍見郭子儀與回紇來往,心中猜疑,連夜退走。郭子儀派部將白元光唐軍與回紇軍追擊,自己率軍跟隨其後,在靈臺西原(今甘肅涇川境)大破吐蕃十萬軍隊,斬首級五萬,生擒萬人,將吐蕃劫掠的人口全都奪回,還奪取了吐蕃的牛羊駝馬綿延三百里不絕。[46-47] 
大曆元年(766年)十二月,華州節度使周智光反叛,代宗命郭子儀率軍討伐。同州華州將領聞聽郭子儀出兵,於是殺死周智光,將其首級送往朝廷。大曆二年(767年),吐蕃入侵涇州,郭子儀奉命移駐涇陽。郭子儀在靈州發動進攻,擊敗吐蕃,斬首兩萬。大曆三年(768年)三月,郭子儀返回河中。閏六月,朝廷再次加封郭子儀為司徒。吐蕃入侵靈武,郭子儀率五萬兵馬屯駐奉天,部將白元光擊破吐蕃。[48]  唐代宗以“吐蕃頻繁入侵,馬璘難以抵擋”為由,調任馬璘為涇原節度使,命郭子儀兼領邠寧慶節度使,移駐邠州。[49] 

郭子儀晚年生活

唐代宗大曆九年(774年)二月,郭子儀入朝,在延英殿朝見皇帝,談到吐蕃強大時,流涕不止,又上表“乞骸骨”(退休),但未得到代宗允許。[50] 
大曆十四年(779年)五月,唐德宗繼位,郭子儀被調回朝廷,進位太尉,仍兼中書令,充任皇陵使,賜號“尚父”,並加食邑至兩千戶。至此,郭子儀所領使職、副元帥等職務全部被罷免。[51] 
唐德宗建中二年(781年),郭子儀病重,唐德宗命舒王李誼前往探病。六月十四日,郭子儀去世,享年八十五歲,追贈太師,諡號忠武,配饗代宗廟廷,陪葬建陵。德宗廢朝五日,命群臣弔唁,又親臨安福門送葬,並違反禮制,將他的墳墓加高一丈。[52] 

郭子儀軼事典故

編輯

郭子儀誠感魚朝恩

郭子儀抵禦吐蕃時
郭子儀塑像 郭子儀塑像
,魚朝恩指使人挖掘其父墳墓,大臣都擔心他舉兵造反。郭子儀入朝後,代宗將此事告訴他,他流淚道:“我長期帶兵,不能禁止士兵損壞百姓的墳墓,別人挖我父親的墳墓,這是上天懲罰,不是有人和我過不去。”後來,魚朝恩請郭子儀赴宴,宰相元載派人對他說魚朝恩將對他不利,部下也要求跟隨前往。郭子儀沒有同意,只帶十幾個家僮前去。魚朝恩問道:“您的隨從怎麼這麼少?”郭子儀把聽到的話告訴了他。魚朝恩感動得哭道:“若非您是長者,能不起疑心嗎?”[54] 

郭子儀懇辭尚書令

唐代宗任命郭子為尚書令,郭子儀懇辭不受。代宗又命五百騎兵持戟護衛,催促他到官署就職。郭子儀仍不肯接受任命,道:“太宗皇帝曾任此職,因此歷代皇帝都不任命,皇太子任雍王,平定關東,才授此官,怎能偏愛我,違背重要規定。而且平叛以後,冒領賞賜的人很多,甚至一人兼任幾職,貪圖升官不顧廉恥。現在叛賊基本平定,正是端正法紀審查官員的時機,應從我開始。”代宗無奈,只得應允,並將他辭謝的事蹟交給史官,記入國史。[55] 

郭子儀單騎退回紇

僕固懷恩引回紇、吐蕃入寇,郭子儀率兵屯駐涇陽。敵軍圍城,郭子儀親自上陣。回紇兵奇怪地問:“這個人是誰?”得知是郭令公後吃驚地說道:“郭令公還在嗎?僕固懷恩說大唐天子駕崩,郭令公去世,中國無人主持,所以才入侵。郭令公如今健在,大唐天子還在
郭子儀免冑見酋圖(馬駘繪) 郭子儀免冑見酋圖(馬駘繪)
嗎?”得知皇帝健在後,道:“我們被僕固懷恩給騙了。”郭子儀派人對回紇人道:“過去你們不遠萬里,幫助我們平定叛賊,收復長安、洛陽,我和你們共過患難。現你們都拋棄舊友,幫助叛變臣子,對你們有什麼好處?”回紇人回答道:“我們本來以為郭令公去世了,不然怎麼會來這裡。如果令公活著,我們能見他一面嗎?”郭子儀便要出城相見,部下紛紛勸阻。郭子儀道:“敵軍是我們的幾十倍,我們無法抵敵,我要用誠意感動他們。”命人喊道:“郭令公來了!”郭子儀率幾十名騎兵出城,面見回紇首領道:“我們曾一起共患難,怎麼如今把這交情給忘了?”回紇人都放下兵器下馬跪拜,並道:“果然是我們的父輩。”郭子儀就喊他們一起喝酒,送綢緞結交,發誓和以前一樣友好,接著說道:“吐蕃本是與大唐和親的國家,無端侵略,是不認親人。吐蕃的馬牛佈滿幾百裡地,諸位如果反戈攻擊吐蕃,就如同拾取一樣,這是上天的恩賜,不能失去良機。況且逐走異族獲取實利,和我國繼續友好,不是一舉兩得嗎?”回紇人聽後,答應退兵。[47] 

郭子儀納俸充馬價

回紇人請求賣給唐朝一萬匹馬,而朝廷因開支不足,準備只買一千匹。郭子儀道:“回紇人立有大功,應報答他們的支援,而且國內也需要馬,我請求繳納一年的俸祿,幫助出馬錢。”雖然唐代宗沒有同意,但仍得到別人的稱讚。[56] 

郭子儀不徇私情

郭子儀曾嚴令禁止軍營內無故騎馬。郭子儀的妻子南陽夫人的奶媽的兒子觸犯禁令,被都虞候亂棍打死。郭子儀的幾個兒子到他面前哭訴,指責都虞候驕橫,郭子儀將他們斥退。次日,郭子儀將此事告訴幕僚們,並嘆道:“我的幾個兒子,都是當奴才的料。他們不讚賞父親的都虞候,反而痛惜母親奶媽的兒子,不是當奴才的料又是什麼!”[57] 

郭子儀囚子請罪

郭曖曾和昇平公主發生了口角,罵道:“你仗著父親是皇帝嗎?我父親不稀罕當皇帝!”公主大怒,回宮告訴父親。代宗道:“他說的沒有錯,郭令公要是想當皇帝的話,天下就不是我們家的了。”並命公主回家。郭子儀得知後,將郭曖關起來,自己去向皇帝請罪。代宗道:“俗話說‘不痴不聾,不做阿家阿翁’,子女夫妻間的事,不用理他。”郭子儀回來後,將郭曖杖打數十。[58] 

郭子儀強藩畏服

田承嗣割據魏州時,驕橫無禮。但郭子儀遣使至魏州,田承嗣卻向西跪拜,並指著膝蓋對使者道:“這個膝蓋很久沒向人下拜了,今天拜一拜郭令公。”李靈耀佔據汴州,不管公私財物,只要經過汴州,一律扣押。而郭子儀的財物經過他的轄區時,李靈耀非但不敢扣留,還命人護送過境。[59] 

郭子儀人物評價

編輯

郭子儀總評

在平定安史之亂的戰爭中,郭子儀指揮或參與指揮了攻克河北諸郡之戰、收復兩京之戰、鄴城之戰等重大作戰;安史之亂後,他計退吐蕃,二復長安;說服回紇,再敗吐蕃;威服叛將,平定河東。他戎馬一生,功勳卓著。史書稱他“再造王室,勳高一代”,“以身為天下安危者二十年”。郭子儀不但武功厥偉,而且還善於從政治角度觀察、思考、處理問題,資兼文武,忠智俱備,故能在當時複雜的戰場上立不世之功,在險惡的官場上得以全功保身。[60] 

郭子儀歷代評價

李亨:①道備文武,衷懷忠亮,表巨集才而應運,申茂績而經邦,……往屬凶醜亂常,雲雷經始,鹹能外持戎律,內翊皇圖,披荊棘而有功,歷險艱而無易。或分麾東討,掃昏祲於兩都;或仗節北臨,備長城於萬里。[61]  ②風雲有感,星象降生。秉文武之姿,懷經濟之器。自凶狂構禍,區宇未寧,蘊忠貞以立身,資義勇而成務。加其識度巨集遠,謀略衝深。張飛乃萬人之敵,卻縠是三軍之帥。故能掃清強寇,收復二京,建茲大勳,成我王業。[61]  ③代國公子儀,河嶽閒氣,巖廊重寶。器量深識,寬而有謀;術應通方,用而無滯。自經艱阻,實擁旌旄,遂能克復二京,折衝千里。厥戎將殄,時乃之功,久勤啟沃,載竭忠讜。人之望也,天實賚予。今殘寇示寧,興師頗廣。鎮守經制,已有區分,而籌畫指麾,必資專制。將軍辭第,無以家為,丞相憂邊,思平國難。[62] 
李豫:①卿入居臺鉉,出統戎旃,爰自先朝,累匡多難,靖群氛於海表,凝庶績於天階。敏事而寡言,居敬而行簡,人難其易,爾易其難。[63]  ② 卿秉德資忠,懿文經武,內凝庶績,外定群凶。為社稷之元勳,實臺陛之良輔。爰升太尉,以冠百寮,六府益明,九鼎增重。[64] 
郭子儀題跋全身像 郭子儀題跋全身像
李適:①天寶之季,盜起幽陵,翠華南征,潼關不守;廣德之際,戎軼郊,皇輿東巡,酆宮罷警,則有若尚父子儀等殄殪醜逆,冊肅宗於岐,攘卻蕃夷,翊代宗於陝。[65]  ②我肅宗皇帝龍飛靈武,翦滅鯨鯢,公則揚旗幟宣威,佐清六合。我大行皇帝撫軍鞏洛,收復都邑,公則摧殄諸寇,滌穢兩河。而又獫狁犬戎,共侵涇略,公則挺身鋒刃獨立戰場,叱退窮醜,威雄七萃。塞垣無警,社稷永康。朕遭閔凶,爰在諒暗,公又外釐百揆,內舉四維,委監山陵,克修制度。萬樞倚辦,庶績其凝,凡所詢謀,必謁寅亮。敬加從話,則率土歡心;寄以緝熙,則彝倫式序。巨集宣五教,訓洽生靈;光昭七德,威肅禍亂。[66]  ③尚父子儀,天降人傑,生知王佐,訓師如子,料敵若神。昔天寶多難,羯胡作禍,鹹秦失險,河洛為戎。公能扶翼肅宗,載造區夏。於國有患,勞其戡定;於邊有寇,藉其驅除。安社稷必在於絳侯,定羌戎無逾於充國。絳臺綏四散之眾,涇陽降十萬之虜。勳高今古,名璟夷狄,而勞乎徵鎮,二紀於茲。[63] 
苗晉卿:頃羯虜犯順,王師討逆,公之子儀,任總元戎,誓清大盜。常山擒敵之後,靈武詡聖之初,成我六軍,前驅效死。於是掃秦裡之寇,復開奉天;系陝郊之俘,更收洛邑。加以蒲阪之下,淇水之上,摧暴廓地。二城無虞,況師不遷延,功皆戰伐,豈敢言病,必先啟行。此由許國捐軀,輸忠奮勇。[67] 
顏真卿:子儀帥彼勁卒,赫然先驅,取京洛如拾遺,翦凶殘猶振槁,功存社稷,澤潤生人。……恭惟令公,先皇之佐命臣也。……所蒞以清白見稱,居常以經濟自命。弱冠以邦鄉之賦,驟膺將帥之舉。四擢高第,有聲前朝;三為將軍,再守大郡。……長驅河洛,弼成睿圖,再造生靈,克清天步。函夏之未,安天下之不安,一年之間,區宇大定。……忠於國而孝於家,威可畏而儀可象。盛德載物,寬仁厚下,用人由己,從善如流。沈謀祕於鬼神,精義貫於天地。推赤誠而許國,冒白刃以率先。電擊於€雷之初,鷹揚於廟堂之上。凡二歷鼎司,兩升都座,四作元帥,九年中書,歷事二聖而厥德維懋,易相二十而受遇益深。蓋克復上都者再,戡定東京者一,其餘麾城慚邑,得雋摧鋒,亦非遽數之所周也。[68] 
裴垍:汾陽事上誠藎,臨下寬厚,每降城下邑,所至之處,必得士心。前後遭罹倖臣程元振、魚朝恩譖毀百端,時方握強兵,或方臨戎敵,詔命徵之,未嘗不即日應召,故讒謗不能行。代宗幸陝時,令以數十騎覘賊,及在涇陽,又陷於胡虜重圍之中,皆以身許國,未嘗以危亡易慮,亦遇天幸,竟免患難。田承嗣方跋扈魏州,傲狠無禮,子儀嘗遣使至,承嗣西望拜之,指其膝謂使者曰:"茲膝不屈於人若干歲矣,今為公拜。"李靈曜據汴州,公私財賦一皆遏絕,獨子儀封幣經其境,莫敢留之,必持兵衛送。其為豺虎所服如此。麾下老將若李懷光輩數十人,皆王侯重貴,子儀頤指進退,如僕隸焉。幕府之盛,近代無比。始與李光弼齊名,雖威略不逮,而寬厚得人過之。歲入官俸二十四萬貫,私利不在焉。其宅在親仁裡,居其裡四分之一,中通永巷,家人三千,相出入者不知其居。前後賜良田美器,名園甲館,聲色珍玩,堆積羨溢,不可勝紀。代宗不名,呼為大臣。天下以其身為安危者殆二十年。校中書令考二十有四。權傾天下而朝不忌,功蓋一代而主不疑,侈窮人慾而君子不之罪。富貴壽考,繁衍安泰,哀榮終始,人道之盛,此無缺焉。唯以讒怒,誣奏判官戶部郎中張譚杖殺之,物議為薄。[69] 
陸贄:天寶之季,寇陷二京,時則先臣子儀,翼戴肅宗,戡定禍亂,再造區夏,於今賴之。[70] 
李儇:昔曹沫三敗,終復魯讎;孟明再奔,竟雪秦恥。近代汾陽尚父,咸寧太師,亦曾不利鼓鼙,尋則功成鐘鼎。[71] 
劉昫:①天寶之季,盜起幽陵,萬乘播遷,兩都覆沒。天祚土德,實生汾陽。自河朔班師,關西殄寇,身扞豺虎,手披荊榛。七八年間,其勤至矣,再造王室,勳高一代。及國威復振,群小肆讒,位重懇辭,失寵無怨。不幸危而邀君父,不挾憾以報仇讎,晏然效忠,有死無二,誠大雅君子,社稷純臣。自秦、漢已還,勳力之盛,無與倫比。[63]  ②猗歟汾陽,功扶昊蒼。秉仁蹈義,鐵心石腸。四朝靜亂,五福其昌。為臣之節,敢告忠良。[63] 
趙匡胤:唐李靖、郭子儀,皆出儒生,立大功。[72] 
趙普:遠柱元勳建太平,軍容命具上瑤京。望春樓上君先侍,長樂司前眾遠迎。拒虜謹施三妙略,安邦唯盡一忠誠。國家再造唯卿力,影象凌
郭子儀像 郭子儀像
煙蓋寵榮。
呂蒙正:恩贈榮金紫,重褒祿位高。文章師孔孟,事業繼蕭曹。尊甫優三策,難兄善六韜。滿門俱將相,百世仰勳勞。
王旦:將相盈朝總與聞,眾推尚父獨為尊。每施盛德扶唐祚,時振清風繞帝閽。勳業文章昭日月,聲華忠義塞乾坤。聖皇榮賜恩波洽,接武夔龍有後昆。
范仲淹:令公名望冠蕭何,菖毫儲勳汝更多。心服蠻夷都將相,身扶國祚宰山河。鈞衡屢秉分輕重,鼎鼐端居召致和。國像凌煙為第一,名鐫金石永難磨。
文彥博:公作唐朝社稷臣,之韜之略妙通神。素慮忠悃唯思主,常振軍容自感人。奸黨構疑汙令望,野胡羅拜禮嚴親。國家再造功居最,繪像凌煙邁等倫。
歐陽修:①子儀事上誠,御下恕,賞罰必信。遭倖臣程元振、魚朝恩短毀,方時多虞,握兵處外,然詔至,即日就道,無纖介顧望,故讒間不行。……麾下宿將數十,皆王侯貴重,子儀頤指進退,若部曲然。幕府六十餘人,後皆為將相顯官,其取士得才類如此。與李光弼齊名,而寬厚得人過之。子儀歲入官俸無慮二十四萬緡。宅居親仁裡四分之一,中通永巷,家人三千相出入,不知其居。前後賜良田、美器、名園、甲館不勝紀。代宗不名,呼為大臣。以身為天下安危者二十年,校中書令考二十四。八子七婿,皆貴顯朝廷。諸孫數十,不能盡識,至問安,但頷之而已。富貴壽考,哀榮終始,人臣之道無缺焉。[73]  ② 天寶末,盜發幽陵,外阻內訌。子儀自朔方提孤軍,轉戰逐北,誼不還顧。當是時,天子西走,唐祚若贅斿,而能輔太子,再造王室。及大難略平,遭讒甚,詭奪兵柄,然朝聞命,夕引道,無纖介自嫌。及被圍涇陽,單騎見虜,壓以至誠,猜忍沮謀。雖唐命方永,亦由忠貫日月,神明扶持者哉!及光弼等畏逼不終,而子儀完名高節,爛然獨著,福祿永終,雖齊桓、晉文比之為褊。唐史臣裴垍稱:“權傾天下而朝不忌,功蓋一世而上不疑,侈窮人慾而議者不之貶。”嗚呼!垍誠知言。其子孫多以功名顯,蓋盛德後雲。[73] 
張預:孫子曰:‘逸而勞之。’子儀揚兵搗壘而賊不得息。又曰:‘以利動之,以卒待之。’子儀伏卒壁內而為遁。又曰:‘三軍既疑且惑,則諸侯之難至矣。’子儀與光弼責功不專而及於敗。又曰:‘強而避之。’子儀謂賊利速戰,而堅壁待之。又曰:‘敵雖眾,可使無鬥。’子儀示以至誠而回紇感服是也。[74] 
王安石:翼翼汾陽,子儀始王。德完道粹,功蓋於唐。宜享世澤,流如海長。
周敦頤:國家唯賴老汾陽,蓋世勳名樹遠疆。將吏智謀遵德化,官僚聽命肅朝綱。虜人羅拜齊稱父,黎庶聞過總稱王。鐵券圖形傳宦譜,兒孫世世寵恩光。
陳元靚:天祚有唐,奕奕重光。寧無否運,蓋恃忠良。白日再中,祅彗未亡。目視橫流,心競包藏。力扶天柱,唯賴汾陽。雪涕將壇,氣銷帝鄉。惟師尚父,可同鷹揚。圖形配享,無愧祠唐。[75] 
歸有光:君德賴以培養,生民賴以滋息,社稷賴以鎮定,此忠厚之臣也。其在於古,若償金、脫驂、翻羹、唾面之類,皆可以言忠厚也。其大者,則如曹參、周勃、丙吉、狄仁傑、郭子儀、裴度、呂端、王旦、韓琦之徒是也。[76] 
王夫之:非韓信則冒頓不逞,非石敬瑭則邪律氏不橫,求如郭子儀與吐蕃、回紇有香火緣而無貳心者,今古無兩人。[77] 
康熙帝:自漢唐以來之勳臣,功名最盛而福祚克全者以郭子儀為首稱。非其得於天者獨厚也,良由篤棐謙沖,不敢以功業自矜,故能終身顯榮,聲施後世。觀其自謂不能禁暴,乃遭天譴數語。其虛懷卓識過人遠矣。[78] 
乾隆帝:自古大臣出將入相,為國安危者,必有忠誠之德,經世之才,有以扶危安邦定國;然後立非常之功,萬世之業,漢之孔明,唐之子儀,信其人也。二公以忠正老成,為當世人望,加以非常之才功蓋天下,是故亮歿而漢亡,子儀存而唐復。古今所稱,不可誣也。當天寶之亂,明皇幸蜀,肅宗嗣位,河南、河北皆為賊有。蜂屯蟻居,不可耙梳,而子儀以朔方之兵,平定中原,收復兩京,唐祚中復,其有功於唐大矣!天下略平,大局略定,讒臣伺圖,奪其兵權。然朝命夕至,無絨於心,單騎克敵,感以誠信,非篤於君臣之。義動天地而泣鬼神者,能之乎。平生事,上忠御下恕,待人和,將誠,故朝恩以小人而知化。承嗣以使用傲狼而拜使,回紇以蠻豹而慕,靈耀以據汴而衛,勳名顯爍,千古不朽,惟其忠義篤誠深限於心故也。
鄭觀應:①古之為將者,經文緯武,謀勇雙全;能得人,能知人,能愛人,能制人;省天時之機,察地理之要,順人和之情,詳安危之勢。凡古今之得失治亂,陣法之變化周密,兵家之虛實奇正,器械之精粗巧拙,無不洞識。如春秋時之孫武李牧,漢之韓信馬援班超諸葛亮,唐之李靖、郭子儀、李光弼,宋之宗澤岳飛,明之戚繼光俞大猷等諸名將,無不通書史,曉兵法,知地利,精器械,與今之泰西各國講求將才者無異。[79]  ②古之所謂將才者,曰儒將、曰大將、曰才將、曰戰將。樂毅羊祜、諸葛亮、謝安韋叡、岳飛等,儒將也;韓信、馮異王猛賀若弼、李靖、郭子儀、曹彬徐達等,大將也;孫臏吳起白起耿弇楊素慕容紹宗、李光弼、馬燧等,才將也;英布王霸張遼劉牢之曹景宗高敖曹周德威擴廓貼木兒等,戰將也。[80] 
曾國藩:古人稱立德、立功、立言為三不朽。立德最難,自周漢以後,罕見德傳者。立功如蕭、曹、房、杜、郭、李、韓、嶽,立言如馬、班、韓、歐、李、杜、蘇、黃,古今曾有幾人?[81] 

郭子儀後世地位

編輯
唐朝建中三年(782年),禮儀使顏真卿向唐德宗建議,追封古代名將六十四人,併為他們設廟享奠,當中就包括“太尉中書令尚父汾陽郡王郭子儀”。[82] 
北宋宣和五年(1123年),宋室依照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亦包括郭子儀。[83] 
北宋年間成書的《十七史百將傳》中,郭子儀亦位列其中。[74] 
明朝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明太祖取古今功臣三十七人配享歷代帝王廟,其中就有郭子儀。[84] 
清朝康熙年間,遵循明朝舊例,取古今功臣四十一人配享歷代帝王廟,其中有郭子儀。[85] 
清朝光緒年間,長樂縣立廟祭祀郭子儀。[85] 

郭子儀個人作品

編輯
郭子儀畫像 郭子儀畫像
《請宣示儉德表》[87] 
《請改元立號表》[87] 
《上尊號表》[87] 
《上章敬皇后諡表》[87] 
《讓加太尉表》[87] 
《讓太尉第二表》[87] 
《讓加尚書令表》[87] 
《讓尚書令第二表》[87] 
《進賜前後詔敕自陳表》[87] 
《請車駕還京奏》[87] 
《上黑禾奏》[87] 
《論吐蕃書》[87] 

郭子儀家庭成員

編輯

郭子儀父母

父親:郭敬之華州鄭縣(今陝西渭南華州區)人,歷任吉州、渭州、綏州、壽州四州刺史,後因郭子儀之故,贈太保,追封祁國公。[88] 
母親:向氏,懷州河內人,封平原郡君,死後追贈魏國夫人。[89] 

郭子儀兄弟

兄長
郭子琇
弟弟
郭子云
郭子瑛
郭子珪
郭幼賢[90] 
郭幼儒[91] 
郭幼明,曾任少府監,死後贈太子太傅[92] 
郭幼衝

郭子儀妻妾

王氏,京兆長安人,封琅琊縣君,進封太原郡君、霍國夫人,袞州大都督王守一之女。[93] 
李氏,樂都人,封涼國夫人。
張氏,封南陽夫人。
韓氏,封勁節夫人。[94] 
趙氏

郭子儀子女

兒子
郭子儀有八子,[95]  據《汾陽王妻霍國夫人王氏神道碑》,有六子是夫人王氏所生。[96] 
  1. 郭曜,曾任開陽府果毅都尉,隨郭子儀平定安史之亂,後歷任衛尉卿、太子詹事太子少保,封太原郡公,後襲封代國公。死後,贈太子太傅,諡號孝。[97] 
  2. 郭旰,在討伐安史之亂時戰死。[98] 
  3. 郭晞,曾隨郭子儀收復兩京,戰功卓著。歷任鴻臚卿、殿中監太子賓客,封趙國公。死後,贈兵部尚書[99] 
  4. 郭昢[73] 
  5. 郭晤[73] 
  6. 郭曖,娶代宗之女昇平公主,拜駙馬都尉。歷任殿中監、檢校左散騎常侍、太常卿,初封清源縣侯,後襲封代國公。死後,贈尚書左僕射,又贈太傅[100-101] 
  7. 郭曙,曾任司農卿,後在朱泚之亂中立有戰功,擢升為金吾大將軍,封祁國公。[102] 
  8. 郭映,曾任太子左諭德。[103] 
女兒
《新唐書》稱郭子儀”八子七婿,皆貴顯朝廷“。[73]  但據《汾陽王妻霍國夫人王氏神道碑》,王氏生有八女。
  1. 長女,嫁成都縣令盧讓金。[104] 
  2. 二女,嫁鄂州觀察使吳仲孺。[104] 
  3. 三女,嫁衛尉卿張浚。[104] 
  4. 四女,嫁殿中少監李洞清。[104] 
  5. 五女,嫁司門郎中鄭渾。[104] 
  6. 六女,嫁汾州別駕張邕。[104] 
  7. 七女,嫁和州刺史趙縱。[104] 
  8. 八女,嫁太常寺丞王宰。[104] 

郭子儀孫子

郭鋒,郭曜之子。[73] 
郭鋼,郭晞長子,曾任朔方節度使杜希全的幕僚,代理豐州刺史,後叛投吐蕃被拒,被送往京師賜死。[105] 
郭鈞,郭晞次子。[63] 
郭鐇,郭晤之子。[73] 
郭鑄,郭曖長子,襲封代國公。[73] 
郭釗,郭曖次子,昇平公主所生。歷任左金吾大將軍、檢校工部尚書邠寧節度使司農卿、河陽三城節度使、河中尹、兵部尚書,唐文宗時,加授司空、劍南西川節度使,入朝為太常卿、檢校司徒,死後贈司徒。[106] 
郭鏦,郭曖第三子,昇平公主所生,娶唐順宗之女漢陽公主,拜駙馬都尉,歷任檢校國子祭酒、右金吾將軍、太子詹事、閒廄宮苑使,封太原郡公,死後贈尚書左僕射。[107-108] 
郭銛,郭曖第四子,娶唐順宗之女西河公主,拜駙馬都尉,歷任殿中監、太子詹事、宮苑閒廄使。[109] 
郭氏,郭曖長女,昇平公主所生。唐憲宗貴妃,唐穆宗生母,後被尊為皇太后,諡號懿安皇后[101]  [110] 

郭子儀後裔

郭寶玉、郭德海、郭侃,三代皆為大蒙古國將領。[111] 
郭秀:明洪武初年,郭秀受命南征得勝,官至都督府

郭子儀史籍記載

編輯
舊唐書·卷一百二十·列傳第七十》[63]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七·列傳第六十二》[73] 

郭子儀墓葬紀念

編輯
郭子儀墓
郭子儀墓在陝西省禮泉縣建陵西南二公里的坡陽村。[112] 
汾陽王廟
786年,邠寧節度使、尚書左僕射韓遊瑰為郭子儀建廟於邠州(今陝西彬縣),用來紀念郭子儀“聖德遺芳,永留西夏”。這座汾陽王廟是目前已知最早的汾陽王廟,可惜後來被毀,湮沒於歷史塵煙之中。
910年,在福建長樂建有一座汾陽王廟,是目前已知儲存最完好、時代最久遠的汾陽王廟。
明代萬曆年間,在山西汾州建有一座汾陽王廟,後亦被毀。
汾陽王紀念堂
汾陽王紀念堂是汾陽市政府為紀念汾陽王郭子儀而修建的,坐落於山西省汾陽城內廟前街市博物館院內。在大殿正中有郭子儀塑像,兩側懸掛八子畫像。汾陽王紀念堂已成為海內外郭氏後裔祭祀郭子儀的場所。

郭子儀藝術形象

編輯

郭子儀民間形象

評書
西河大
郭子儀戲劇形象 郭子儀戲劇形象
鼓《月唐演義》中,郭子儀為主要角色,經典橋段有“大鬧學士府”、“開弓降魔獸”、“搶桃千斤鏈”、“走馬射金錢”、“鞭打安祿山”、“槍挑鐵天柱”等。
戲曲
潮劇《魂斷馬嵬坡》中,郭子儀勸諫唐明皇,被安祿山、楊國忠等逐出京城,赴邊守塞。後安祿山起兵造反,郭子儀揮師勤王,大敗叛軍.鞭打安祿山,保住大唐江山。[113] 
粵劇《郭子儀祝壽》中,郭子儀大壽,公主郭曖之妻昇平公主,不但不前往祝壽,反設紅燈刁難郭曖,郭曖忍無可忍,醉打金枝。郭子儀得知後連夜綁子進宮請罪。唐王與皇后教責公主,使小夫妻言歸於好![114] 

郭子儀小說形象

警世通言》第九卷〈李謫仙醉草嚇蠻書〉中,郭子儀早年曾在幷州為官,後因罪被押解長安斬首,在赴刑場途中,遇到李白,被李白所救。後李白為永王李璘幕僚,涉嫌李璘叛亂。郭子儀平定叛亂後,為報當年救命之恩,將李白釋放,並上表為其鳴冤。[115] 
李白與郭子儀的故事在《隋唐演義》中也有提及,並提到郭子儀是隴西節度使哥舒翰部下偏將。[116-117] 

郭子儀影視形象

王志華飾演的郭子儀 王志華飾演的郭子儀
年份影視型別劇名飾演者
1976電視劇楊貴妃石堅
1981歌仔戲打金枝呂福祿
1983電視劇劍仙李白鄭雷
1990電視劇唐明皇彭軍
1994電視劇崑崙奴樑田
1997電視劇醉打金枝樑家仁
2000電視劇楊貴妃李國麟
2005電視劇新醉打金枝王志華
2008電視劇大唐遊俠傳王建國
2017電視劇大唐榮耀陳之輝
參考資料:[118-119] 
詞條圖冊 更多圖冊
參考資料
  • 1.    華縣正式撤縣設渭南市華州區 增加更多的就業崗位  .新華網[引用日期2016-11-23]
  • 2.    《資治通鑑 卷第二百二十三 唐紀三十九》:吐蕃之初入寇也,邊將告急,程元振皆不以聞。冬,十月,吐蕃寇涇州,刺史高暉以城降之,遂為之鄉導,引吐蕃深入;過邠州,上始聞之。
  • 3.    《資治通鑑 卷第二百二十三 唐紀三十九》:子儀閒廢日久,部曲離散,至是召募,得二十騎而行,至咸陽,吐蕃帥吐谷渾、党項、氐、羌二十餘萬眾,瀰漫數十里,已自司竹園渡渭,循山而東。子儀使判官中書舍人王延昌入奏,請益兵,程元振遏之,竟不召見。
  • 4.    《資治通鑑 卷第二百二十三 唐紀三十九》:上至陝,百官稍有至者。郭子儀引三十騎自御宿川循山而東,謂王延昌曰:“六軍將士逃潰者多在商州,今速往收之,併發武關防兵,數日間,北出藍田以向長安,吐蕃必遁。”過藍田,遇元帥都虞候臧希讓、鳳翔節度使高升,得兵近千人。子儀與延昌謀曰:“潰兵至商州,官吏必逃匿而人亂。”使延昌自直徑入商州撫諭之。諸將方縱兵暴掠,聞子儀至,皆大喜聽命。子儀恐吐蕃逼乘輿,留軍七盤,三日乃行,比至商州,行收兵,並武關防兵合四千人,軍勢稍振。子儀乃泣諭將士以共雪國恥,取長安,皆感激受約束。子儀請太子賓客第五琦為糧料使,給軍食。上賜子儀詔,恐吐蕃東出潼關,徵子儀詣行在。子儀表稱:“臣不收京城無以見陛下,若出兵藍田,虜必不敢東向。”上許之。鄜坊節度判官段秀實說節度使白孝德引兵赴難,孝德即日大舉,南趣京畿,與蒲、陝、商、華合勢進擊。
  • 5.    《資治通鑑 卷第二百二十三 唐紀三十九》:子儀使左羽林大將軍長孫全緒將二百騎出藍田觀虜勢,令第五琦攝京兆尹,與之偕行,又令寶應軍使張知節將兵繼之。全緒至韓公堆,晝則擊鼓張旗幟,夜則多燃火,以疑吐蕃。前光祿卿殷仲卿聚眾近千人,保藍田,與全緒相表裡,帥二百餘騎直度滻水。吐蕃懼,百姓又紿之曰:“郭令公自商州將大軍不知其數至矣!”虜以為然,稍稍引軍去。全緒又使射生將王甫入城陰結少年數百,夜擊鼓大呼於朱雀街,吐蕃惶駭,庚寅,悉眾遁去。高暉聞之,帥麾下三百餘騎東走,至潼關,守將李日越擒而殺之。
  • 6.    《新唐書 卷一百三十七 列傳第六十二》:懷恩盡說吐蕃、回紇、常項、羌、渾、奴剌等三十萬,掠涇、邠,躪鳳翔,入醴泉、奉天,京師大震。於是帝命李忠臣屯渭橋,李光進屯雲陽,馬璘、郝廷玉屯便橋,駱奉先、李日越屯厔盩,李抱玉屯鳳翔,周智光屯同州,杜冕屯坊州,天子自將屯苑中。急召子儀屯涇陽,軍才萬人。比到,虜騎圍已合,乃使李國臣、高升、魏楚玉、陳回光、朱元琮各當一面,身自率鎧騎二千出入陣中。回紇怪問,:"是謂誰?"報曰:"郭令公。"驚曰:"令公存乎?懷恩言天可汗棄天下,令公即世,中國無主,故我從以來。公今存,天可汗存乎?"報曰:"天子萬壽。"回紇悟曰:"彼欺我乎!"子儀使諭虜曰:"昔回紇涉萬里,戡大憝,助復二京,我與若等休慼同之。今乃棄舊好,助叛臣,一何愚!彼背主棄親,於回紇何有?"回紇曰:"本謂公雲亡,不然,何以至此。今誠存,我得見乎?"子儀將出,左右諫:"戎狄野心不可信。"子儀曰:"虜眾數十倍,今力不敵,吾將示以至誠。"左右請以騎五百從,又不聽。即傳呼曰:"令公來!"虜皆持滿待。子儀以數十騎出,免冑見其大酋曰:"諸君同艱難久矣,何忽亡忠誼而至是邪?"回紇舍兵下馬拜曰:"果吾父也。"子儀即召與飲,遺錦彩結歡,誓好如初。因曰:"吐蕃本吾舅甥國,無負而來,棄親也。馬牛被數百里,公等若倒戈乘之,若俯取一芥,是謂天賜,不可失。且逐戎得利,與我繼好,不兩善乎?"會懷恩暴死,群虜無所統一,遂許諾。吐蕃疑之,夜引去。子儀遣將白元光合回紇眾追躡,大軍繼之,破吐蕃十萬於靈臺西原,斬級五萬,俘萬人,盡得所掠士女牛羊馬橐駝不勝計。
  • 7.    《新唐書·郭子儀傳》:以武舉異等補左衛長史,累遷單于副都護、振遠軍使。天寶八載,木剌山始築橫塞軍及安北都護府,詔即軍為使。俄苦地偏不可耕,徙築永清,號天德軍,又以使兼九原太守。
  • 8.    郭子儀半身版畫像取自清顧沅輯,道光十年刻本《古聖賢像傳略》。
  • 9.    《新唐書·郭子儀傳》:十四載,安祿山反,詔子儀為衛尉卿、靈武郡太守,充朔方節度使,率本軍東討。子儀收靜邊軍,斬賊將周萬頃,擊高秀巖河曲,敗之,遂收雲中、馬邑,開東陘。加御史大夫。賊陷常山,河北郡縣皆沒。會李光弼攻賊常山,拔之,子儀引軍下井陘,與光弼合,破賊史思明眾數萬,平定藁城。南攻趙郡,禽賊四千,縱之,斬偽守郭獻璆。
  • 10.    《新唐書·郭子儀傳》:還常山,思明以眾數萬尾軍,及行唐,子儀選騎五百更出挑之。三日,賊引去,乘之,又破於沙河,遂趨常陽以守。祿山益出精兵佐思明。子儀曰:“彼恃加兵,必易我;易我,心不固,戰則克矣。”與戰未決,戮一步將以徇,士殊死鬥,遂破之,斬首二千級,俘五百人,獲馬如之。於是晝揚兵,夜搗壘,賊不得息,氣益老。乃與光弼、僕固懷恩、渾釋之、陳回光等擊賊嘉山,斬首四萬級,獲人馬萬計。思明跳奔博陵。於是河北諸郡往往斬賊守,迎王師。方北圖范陽,會哥舒翰敗,天子入蜀,太子即位靈武,詔班師。子儀與光弼率步騎五萬赴行在。
  • 11.    《新唐書·郭子儀傳》:拜子儀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仍總節度。肅宗大閱六軍,鼓而南,至彭原。宰相房琯自請討賊,次陳濤,師敗,眾略盡,故帝唯倚朔方軍為根本。賊將阿史那從禮以同羅、僕骨騎五千,誘河曲九府、六胡州部落數萬迫行在。子儀以回紇首領葛邏支擊之,執獲數萬,牛羊不可勝計,河曲平。
  • 12.    《新唐書·郭子儀傳》:至德二載,攻賊崔乾祐於潼關,乾祐敗,退保蒲津。會永樂尉趙復、河東司戶參軍韓旻、司士徐景及宗室子鋒在城中,謀為內應,子儀攻蒲,復等斬陴者,披闔內軍。乾祐走安邑,安邑偽納之,兵半入,縣門發,乾祐得脫身走。賊安守忠壁永豐倉,子儀遣子旰與戰,多殺至萬級,旰死於陣。進收倉。於是關、陝始通。
  • 13.    《新唐書·郭子儀傳》:詔還鳳翔,進司空,充關內、河東副元帥。率師趨長安,次潏水上。賊守忠等軍清渠左。大戰,王師不利,委仗奔。子儀收潰卒保武功,待罪於朝,乃授尚書左僕射。
  • 14.    《舊唐書·郭子儀傳》:是月,安祿山死,朝廷欲圖大舉,詔子儀還鳳翔。四月,進位司空,充關內、河東副元帥。五月,詔子儀帥師趨京城。師於潏水之西,與賊將安太清、安守忠戰,王師不利,其眾大潰,盡委兵仗於清渠之上。子儀收合餘眾,保武功,詣闕請罪,乞降官資,乃降為左僕射,餘如故。
  • 15.    《新唐書·郭子儀傳》:俄從元帥廣平王率蕃、漢兵十五萬收長安。李嗣業為前軍,元帥為中軍,子儀副之,王思禮為後軍,陣香積寺之北,距灃水,臨大川,彌亙一舍。回紇以奇兵繚賊背,夾攻之,斬首六萬級,生禽二萬,賊帥張通儒夜亡陝郡。翌日,王入京師,老幼夾道呼曰:“不圖今日復見官軍!”王休士三日,遂東。
  • 16.    《資治通鑑 卷第二百二十 唐紀三十六》:諸軍俱發;壬寅,至長安城西,陳於香積寺北澧水之東。李嗣業為前軍,郭子儀為中軍,王思禮為後軍。賊眾十萬陳於其北,李歸仁出挑戰,官軍逐之,逼於其陳。賊軍齊進,官軍卻,為賊所乘,軍中驚亂,賊爭趣輜重。李嗣業曰:“今日不以身餌賊,軍無孑遺矣。”乃肉袒,執長刀,立於陣前,大呼奮擊,當其刀者,人馬俱碎,殺數十人,陣乃稍定。於是嗣業帥前軍各執長刀,如牆而進,身先士卒,所向摧靡。都知兵馬使王難得救其裨將,賊射之中眉,皮垂鄣目。難得自拔箭,掣去其皮,血流被面,前戰不已。賊伏精騎於陣東,欲襲官軍之後,偵者知之,朔方左廂兵馬使僕固懷恩引回紇就擊之,翦滅殆盡,賊由是氣索。李嗣業又與回紇出賊陣後,與大軍交擊,自午及酉,斬首六萬級,填溝塹死者甚眾,賊遂大潰。
  • 17.    《資治通鑑 卷第二百二十 唐紀三十六》:張通儒等收餘眾走保陝,安慶緒悉發洛陽兵,使其御史大夫嚴莊將之,就通儒以拒官軍,並舊兵步騎猶十五萬。
  • 18.    《舊唐書 卷一百二十 列傳第七十》: 十月,安慶緒遣嚴莊悉其眾十萬來赴陝州,與張通儒同抗官軍。賊聞官軍至,悉其眾屯於陝西,負山為陣。子儀以大軍擊其前,回紇登山乘其背,遇賊潛師于山中,與鬥過期,大軍稍卻。賊分兵三千人,絕我歸路,眾心大搖,子儀麾回紇令進,盡殺之。師馳至其後,於黃埃中發十餘箭,賊驚顧曰:"回紇來!"即時大敗,殭屍遍山澤。嚴莊、張通儒走歸洛陽,遂與安慶緒渡河保相州。子儀奉廣平王入東都,陳兵於天津橋南,士庶歡呼於路。偽侍中陳希烈、偽中書令張垍等三百餘人素服請罪,王慰撫遣之。是時,河東、河西、河南賊所盜郡邑皆平,以功加司徒,封代國公,食邑千戶。
  • 19.    《新唐書·卷一百三十七 列傳第六十二 郭子儀傳》:安慶緒聞王師至,遣嚴莊悉眾十萬屯陝,助通儒,旌幟鉦鼓徑百餘裡。師至新店,賊已陣,出輕騎,子儀遣二隊逐之,又至,倍以往,皆不及賊營輒反。最後,賊以二百騎掩軍,未戰走,子儀悉軍追,橫貫其營。賊張兩翼包之,官軍卻。嗣業率回紇從後擊,塵且坌,飛矢射賊,賊驚曰:"回紇至矣!"遂大敗,殭屍相屬於道。嚴莊等走洛陽,挾慶緒度河保相州,遂收東都。於是河東、河西、河南州縣悉平。
  • 20.    《新唐書·郭子儀傳》:於是河東、河西、河南州縣悉平。以功加司徒,封代國公,食邑千戶。入朝,帝遣具軍容迎灞上,勞之曰:“國家再造,卿力也。”子儀頓首陳謝。有詔還東都,經略北討。
  • 21.    《新唐書·郭子儀傳》:乾元元年,破賊河上,執安守忠以獻,遂朝京師。詔百官迎於長樂驛,帝御望春樓待之。進中書令。帝即詔大舉九節度師討慶緒,以子儀、光弼皆元功,難相臨攝,第用魚朝恩為觀軍容宣慰使,而不立帥。
  • 22.    《新唐書·郭子儀傳》:子儀自杏園濟河,圍衛州。慶緒分其眾為三軍。將戰,子儀選善射三千士伏壁內,誡曰:“須吾卻,賊必乘壘,若等噪而射。”既戰,偽遁,賊薄營,伏發,注射如雨。賊震駭,王師整而奮,斬首四萬級,獲鎧冑數十萬,執安慶和,收衛州。又戰愁思岡,破之。連營進圍相州,引漳水灌城,漫二時,不能破。城中糧盡,人相食。慶緒求救於史思明。
  • 23.    《新唐書·郭子儀傳》:思明自魏來,李光弼、王思禮、許叔冀、魯炅前軍遇之,戰鄴南,夷負相當,炅中流矢。子儀督後軍,未及戰。會大風拔木,遂晦,跬步不能相物色,於是王師南潰,賊亦走,輜械滿野。諸節度引還。子儀以朔方軍保河陽,斷航橋。時王師眾而無統,進退相顧望,責功不專,是以及於敗。有詔留守東都,俄改東畿、山南東道、河南諸道行營元帥。
  • 24.    《新唐書·郭子儀傳》:魚朝恩素疾其功,因是媒譖之,故帝召子儀還,更以趙王為天下兵馬元帥,李光弼副之,代子儀領朔方兵。子儀雖失軍,無少望,乃心朝廷。
  • 25.    《新唐書·郭子儀傳》:思明再陷河、洛,西戎逼擾京輔,天子旰食,乃授邠寧、鄜坊兩節度使,仍留京師。議者謂子儀有社稷功,而孽寇首鼠,乃置散地,非所宜。帝亦悟。
  • 26.    《新唐書·郭子儀傳》:上元初,詔為諸道兵馬都統,以管崇嗣副之,率英武、威遠兵及河西、河東鎮兵,繇邠寧、朔方、大同、橫野軍以趨范陽。詔下,為朝恩沮解。又明年,河中亂,殺李國貞,太原戕鄧景山。朝廷憂二軍與賊合,而少年新將望輕不可用,遂以子儀為朔方、河中、北庭、潞儀澤沁等州節度行營,兼興平、定國副元帥,進封汾陽郡王,屯絳州。
  • 27.    《新唐書·郭子儀傳》:時帝已不豫,群臣莫有見者,子儀請曰:“老牙受命,將死於外,不見陛下,目不瞑。”帝引至臥內,謂曰:“河東事一以委卿。”子儀嗚咽流涕。賜御馬、銀器、雜彩,別賜絹布九萬。子儀至屯,誅首惡王元振等數十人,太原辛雲京亦治害景山者,諸鎮皆惕息。
  • 28.    《新唐書·郭子儀傳》:代宗立,程元振自謂於帝有功,忌宿將難制,離構百計。因罷子儀副元帥,加實戶七百,為肅宗山陵使。子儀懼讒且成,盡裒代宗所賜詔敕千餘篇上之,因自明。詔曰:“朕不德,詒大臣憂,朕甚自愧,自今公毋有疑。”
  • 29.    《新唐書 列傳第六十二》:時史朝義尚盜洛,帝欲使副雍王,率師東討,為朝恩、元振交訾之,乃止。
  • 30.    威名赫赫汾陽王——郭子儀  .呂梁新聞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31.    《新唐書·列傳第六十二 郭子儀傳》:會樑崇義據襄州叛,僕固懷恩屯汾州,陰召回紇、吐蕃寇河西,殘涇州,犯奉天、武功,遽拜子儀為關內副元帥,鎮咸陽。初,子儀自相州罷歸京師,部曲離散,逮承詔,麾下才數十騎,驅民馬補行隊。至咸陽,虜已過渭水,並南山而東,天子跳幸陝。子儀聞,流涕,董行營還京師。遇射生將王獻忠以彀騎叛,劫諸王欲奔虜,子儀讓之,取諸王送行在。
  • 32.    《資治通鑑 卷第二百二十三 唐紀三十九》:吐蕃之初入寇也,邊將告急,程元振皆不以聞。冬,十月,吐蕃寇涇州,刺史高暉以城降之,遂為之鄉導,引吐蕃深入;過邠州,上始聞之。辛未,寇奉天、武功,京師震駭。詔以雍王適為關內元帥,郭子儀為副元帥,出鎮咸陽以御之。子儀閒廢日久,部曲離散,至是召募,得二十騎而行,至咸陽,吐蕃帥吐谷渾、党項、氐、羌二十餘萬眾,瀰漫數十里,已自司竹園渡渭,循山而東。子儀使判官中書舍人王延昌入奏,請益兵,程元振遏之,竟不召見。癸酉,渭北行營兵馬使呂月將將精卒二千,破吐蕃於盩厔之西。乙亥,吐蕃寇盩厔,月將復與力戰,兵盡,為虜所擒。上方治兵,而吐蕃已度便橋,倉猝不知所為。丙子,出幸陝州,官吏藏竄,六軍逃散。郭子儀聞之,遽自咸陽歸長安,比至,車駕已去。上才出苑門,渡滻水,射生將王獻忠擁四百騎叛還長安,脅豐王珙等十王西迎吐蕃。遇子儀於開遠門內,子儀叱之,獻忠下馬,謂子儀曰:“今主上東遷,社稷無主,令公身為元帥,廢立在一言耳。”子儀未應。珙越次言曰:“公何不言!”子儀責讓之,以兵援送行在。
  • 33.    《資治通鑑 卷第二百二十三 唐紀三十九》:士民避亂,皆入山谷。
  • 34.    《資治通鑑 卷第二百二十三 唐紀三十九》:郭子儀引三十騎自御宿川循山而東,謂王延昌曰:“六軍將士逃潰者多在商州,今速往收之,併發武關防兵,數日間,北出藍田以向長安,吐蕃必遁。”過藍田,遇元帥都虞候臧希讓、鳳翔節度使高升,得兵近千人。子儀與延昌謀曰:“潰兵至商州,官吏必逃匿而人亂。”使延昌自直徑入商州撫諭之。諸將方縱兵暴掠,聞子儀至,皆大喜聽命。子儀恐吐蕃逼乘輿,留軍七盤,三日乃行,比至商州,行收兵,並武關防兵合四千人,軍勢稍振。子儀乃泣諭將士以共雪國恥,取長安,皆感激受約束。子儀請太子賓客第五琦為糧料使,給軍食。上賜子儀詔,恐吐蕃東出潼關,徵子儀詣行在。子儀表稱:“臣不收京城無以見陛下,若出兵藍田,虜必不敢東向。”上許之。鄜坊節度判官段秀實說節度使白孝德引兵赴難,孝德即日大舉,南趣京畿,與蒲、陝、商、華合勢進擊。
  • 35.    《新唐書·列傳第六十二 郭子儀傳》:子儀自相州罷歸京師,部曲離散,逮承詔,麾下才數十騎,驅民馬補行隊。至咸陽,虜已過渭水,並南山而東,天子跳幸陝。子儀聞,流涕,董行營還京師。遇射生將王獻忠以彀騎叛,劫諸王欲奔虜,子儀讓之,取諸王送行在。乃率騎南收兵,得武關防卒及亡士數千,軍浸完。會六軍將張知節迎子儀洛南,大閱兵,屯商州,威震關中。乃遣知節率烏崇福、羽林將長孫全緒為前鋒,營韓公堆,擊鼓歡山,張旗幟,夜叢萬炬,以疑賊。
  • 36.    《新唐書·郭子儀傳》:初,光祿卿殷仲卿募兵藍田,以勁騎先官軍為遊弈,直度滻,民紿虜曰:“郭令公來。”虜懼。會故將軍王甫結俠少,夜鼓朱雀街,呼曰:“王師至!”吐蕃夜潰。破賊書聞,帝以子儀為京城留守。
  • 37.    《資治通鑑 卷第二百二十三 唐紀三十九》:吐蕃既立廣武王承巨集,欲掠城中士、女、百工,整眾歸國。子儀使左羽林大將軍長孫全緒將二百騎出藍田觀虜勢,令第五琦攝京兆尹,與之偕行,又令寶應軍使張知節將兵繼之。全緒至韓公堆,晝則擊鼓張旗幟,夜則多燃火,以疑吐蕃。前光祿卿殷仲卿聚眾近千人,保藍田,與全緒相表裡,帥二百餘騎直度滻水。吐蕃懼,百姓又紿之曰:“郭令公自商州將大軍不知其數至矣!”虜以為然,稍稍引軍去。全緒又使射生將王甫入城陰結少年數百,夜擊鼓大呼於朱雀街,吐蕃惶駭,庚寅,悉眾遁去。高暉聞之,帥麾下三百餘騎東走,至潼關,守將李日越擒而殺之。
  • 38.    《舊唐書 列傳第一百四十六上》:子儀既至商州,未知仲卿之舉,募人往探賊勢。羽林將軍長孫全緒請行,以二百騎隸之。又令太子賓客第五琦攝京兆尹,同收長安。全緒至韓公堆,晝則擊鼓,廣張旗幟,夜則多燃火,以疑吐蕃。仲卿探知官軍,其勢益壯。遂相為表裡,以狀聞於子儀。仲卿帥二百餘騎遊奕,直渡滻水。吐蕃懼,問百姓 ,百姓皆紿之曰 :“郭令公自商州領眾卻收長安,大軍不知其數。”賊以為然,遂抽軍而還,餘眾尚在城。軍將王撫及御史大夫王仲升頓兵自苑中入,椎鼓大呼,仲卿之師又入城,吐蕃皆奔走,乃收上都。郭子儀乘之,鼓行入長安,人心乃安。
  • 39.    《新唐書 列傳第一百四十一上》:光祿卿殷仲卿率千人壁藍田,選二百騎度滻,或紿虜曰 :“郭令公軍且來 !”吐蕃大震。會少將王甫與惡少年伐鼓譟苑中,虜驚,夜引去。子儀入長安,高暉東奔至潼關,守將李日越殺之。吐蕃留京師十五日乃走,天子還京。
  • 40.    《新唐書·郭子儀傳》:自變生倉卒,賴子儀復安,故天下皆咎程元振,群臣數論奏。元振懼,乃說帝都洛陽,帝可其計。子儀奏曰:“……”帝得奏,泣謂左右曰:“子儀固社稷臣也,朕西決矣。”乘輿還,子儀頓首請罪,帝勞曰:“用卿晚,故至此。”乃賜鐵券,圖形凌煙閣。
  • 41.    《新唐書·郭子儀傳》:僕固懷恩縱兵掠並、汾屬縣,帝患之,以子儀兼河東副元帥、河中節度使,鎮河中。懷恩子瑒屯榆次,為帳下張惟嶽所殺,傳首京師,持其眾歸子儀。懷恩懼,委其母走靈州。廣德二年,進太尉,兼領北道邠寧、涇原、河西通和吐蕃及朔方招撫觀察使。辭太尉不拜。
  • 42.    《新唐書·郭子儀傳》:懷恩誘吐蕃、回紇、党項數十萬入寇,朝廷大恐,詔子儀屯奉天。帝問計所出,對曰:“無能為也。懷恩本臣偏將,雖剽果,然素失士心。今能為亂者,訹思歸之人,劫與俱來,且皆臣故部曲,素以恩信結之,彼忍以刃相向乎?”帝曰:“善。”虜寇邠州,先驅至奉天,諸將請擊之。子儀曰:“客深入,利速戰。彼下素德我,吾緩之,當自攜貳。”因下令:“敢言戰者斬!”堅壁待之,賊果遁。
  • 43.    《資治通鑑 卷第二百二十三 唐紀三十九》:朔方兵馬使渾瑊、討擊使白元光先戍奉天,虜始列營,瑊帥驍騎二百直衝之,身先士卒,虜眾披靡。瑊挾虜將一人躍馬而還,從騎無中鋒鏑者。城上士卒望之,勇氣始振。乙巳,吐蕃進攻之,虜死傷甚眾,數日,斂眾還營;瑊夜引兵襲之,殺千餘人,前後與虜戰二百餘合,斬首五千級。
  • 44.    《新唐書·郭子儀傳》:永泰元年,詔都統河南道節度行營,復鎮河中。懷恩盡說吐蕃、回紇、常項、羌、渾、奴剌等三十萬,掠涇、邠,躪鳳翔,入醴泉、奉天,京師大震。於是帝命李忠臣屯渭橋,李光進屯雲陽,馬璘、郝廷玉屯便橋,駱奉先、李日越屯厔盩,李抱玉屯鳳翔,周智光屯同州,杜冕屯坊州,天子自將屯苑中。急召子儀屯涇陽,軍才萬人。
  • 45.    《免冑圖》(又稱《郭子儀單騎見回紇圖》為宋李公麟繪,描述郭子儀率數十騎免冑見回紇首領大酋,大酋舍兵下馬拜見的情景,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 46.    《舊唐書 卷一百二十 列傳第七十》:子儀遣朔方兵馬使白元光與回紇會軍。吐蕃知其謀,是夜奔退。回紇與元光追之,子儀大軍繼其後,大破吐蕃十餘萬於靈武臺西原,斬首五萬,生擒萬人,收其所掠士女四千人,獲牛羊駝馬,三百里內不絕。
  • 47.    《新唐書·郭子儀傳》:比到,虜騎圍已合,乃使李國臣、高升、魏楚玉、陳回光、朱元琮各當一面,身自率鎧騎二千出入陣中。回紇怪問,:“是謂誰?”報曰:“郭令公。”驚曰:“令公存乎?懷恩言天可汗棄天下,令公即世,中國無主,故我從以來。公今存,天可汗存乎?”報曰:“天子萬壽。”回紇悟曰:“彼欺我乎!”子儀使諭虜曰:“昔回紇涉萬里,戡大憝,助復二京,我與若等休慼同之。今乃棄舊好,助叛臣,一何愚!彼背主棄親,於回紇何有?”回紇曰:“本謂公雲亡,不然,何以至此。今誠存,我得見乎?”子儀將出,左右諫:“戎狄野心不可信。”子儀曰:“虜眾數十倍,今力不敵,吾將示以至誠。”左右請以騎五百從,又不聽。即傳呼曰:“令公來!”虜皆持滿待。子儀以數十騎出,免冑見其大酋曰:“諸君同艱難久矣,何忽亡忠誼而至是邪?”回紇舍兵下馬拜曰:“果吾父也。”子儀即召與飲,遺錦彩結歡,誓好如初。因曰:“吐蕃本吾舅甥國,無負而來,棄親也。馬牛被數百里,公等若倒戈乘之,若俯取一芥,是謂天賜,不可失。且逐戎得利,與我繼好,不兩善乎?”會懷恩暴死,群虜無所統一,遂許諾。吐蕃疑之,夜引去。子儀遣將白元光合回紇眾追躡,大軍繼之,破吐蕃十萬於靈臺西原,斬級五萬,俘萬人,盡得所掠士女牛羊馬橐駝不勝計。
  • 48.    《新唐書·郭子儀傳》:大曆元年,華州節度使周智光謀叛,帝間道以蠟書賜子儀,令悉軍討之。同、華將吏聞軍起,殺智光,傳首闕下。二年,吐蕃寇涇州,詔移屯涇陽。邀戰於靈州,敗之,斬首二萬級。明年,還河中。吐蕃復寇靈武,詔率師五萬屯奉天,白元光破虜於靈武。
  • 49.    《新唐書·郭子儀傳》:議者以吐蕃數為盜,馬璘孤軍在邠不能支,乃以子儀兼邠寧慶節度使,屯邠州,徙璘為涇原節度使。
  • 50.    《新唐書·郭子儀傳》:九年,入朝,對延英,帝與語吐蕃方強,慷慨至流涕。又自陳衰老,乞骸骨。詔曰:“朕終始倚賴,未可以去位。”不許。
  • 51.    《新唐書·郭子儀傳》:德宗嗣位,詔還朝,攝冢宰,充山陵使,賜號“尚父”,進位太尉、中書令,增實封通前二千戶,給糧千五百人,芻馬二百匹,盡罷所領使及帥。
  • 52.    《新唐書·郭子儀傳》:建中二年,疾病,帝遣舒王到第傳詔省問,子儀不能興,叩頭謝恩。薨,年八十五。帝悼痛,廢朝五日。詔群臣往吊,隨喪所須,皆取於官。贈太師。陪葬建陵。及葬,帝御安福門,哭過其喪,百官陪位流涕。賜諡曰忠武,配饗代宗廟廷。著令,一品墳崇丈八尺,詔特增丈,以表元功。
  • 53.    郭子儀 功蓋天下不居功  .華縣外宣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54.    《新唐書·郭子儀傳》:破吐蕃靈州,而朝恩使人發其父墓,盜未得。子儀自涇陽來朝,中外懼有變,及入見,帝唁之,即號泣曰:“臣久主兵,不能禁士殘人之墓,人今發先臣墓,此天譴,非人患也。”朝恩又嘗約子儀修具,元載使人告以軍容將不利公。其下衷甲願從,子儀不聽,但以家僮十數往。朝恩曰:“何車騎之寡?”告以所聞。朝恩泣曰:“非公長者,得無致疑乎?”
  • 55.    《新唐書·郭子儀傳》:子儀至自涇陽,恩賚崇縟,進拜尚書令,懇辭,不聽。詔趣詣省視事,百官往慶,敕射生五百騎執戟寵衛。子儀確讓,且言:“太宗嘗踐此官,故累聖曠不置員,皇太子為雍王,定關東,乃得授,渠可猥私老臣,隳大典?且用兵以來,僣賞者多,至身兼數官,冒進亡恥。今凶醜略平,乃作法審官之時,宜從老臣始。”帝不獲已,許之,具所以讓付史官。
  • 56.    《新唐書·郭子儀傳》:回紇赤心請市馬萬匹,有司以財乏,止市千匹。子儀曰:“回紇有大功,宜答其意,中原須馬,臣請內一歲奉,佐馬直。”詔不聽,人許其忠。
  • 57.    《資治通鑑:唐紀四十》:甲午,郭子儀禁無故軍中走馬。南陽夫人乳母之子犯禁,都虞候杖殺之。諸子泣訴子儀,且言都虞候之橫,子儀叱遣之。明日,以事語僚佐而嘆息曰:"子儀諸子,皆奴材也。不賞父之都虞候而惜母之乳母子,非奴材而何!"
  • 58.    《資治通鑑·唐紀四十》:郭曖嘗與昇平公主爭言,曖曰:“汝倚乃父為天子邪?我父薄天子不為!”公主恚,奔車奏之。上曰:“此非汝所知。彼誠如是,使彼欲為天子,天下豈汝家所有邪?”慰諭令歸。子儀聞之,囚曖,入待罪。上曰:“鄙諺有之:‘不痴不聾,不作家翁。’兒女子閨房之言,何足聽也!”子儀歸,杖曖數十。
  • 59.    《新唐書·郭子儀傳》:田承嗣傲狠不軌,子儀嘗遣使至魏,承嗣西望拜,指其膝謂使者曰:“茲膝不屈於人久矣,今為公拜。”李靈耀據汴州,公私財賦一皆遏絕,子儀封幣道其境,莫敢留,令持兵衛送。
  • 60.    張永山等.中國軍事通史:第十卷唐代軍事史:軍事科學出版社,2005:858
  • 61.    全唐文:卷四十二  .線上讀書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62.    全唐文:卷四十三  .線上讀書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63.    舊唐書:郭子儀傳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4]
  • 64.    全唐文:卷四十六  .線上讀書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65.    全唐文:卷五十五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4]
  • 66.    全唐文:卷五十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4]
  • 67.    全唐文:卷三百五十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4]
  • 68.    全唐文:卷三百三十九  .線上讀書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69.    全唐文:卷六百十六  .線上讀書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70.    全唐文:卷四百六十一  .線上讀書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71.    《舊唐書·卷一百八十二·列傳第一百三十二》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6-01-23]
  • 72.    《續資治通鑑·卷第六》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8-31]
  • 73.    新唐書:郭子儀傳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4]
  • 74.    十七史百將傳:卷十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4]
  • 75.    事林廣記後集  .古籍文獻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76.    《震川先生制科文》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4-10-25]
  • 77.    讀通鑑論:卷二 漢高帝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4]
  • 78.    康熙·《閱史緒論》
  • 79.    盛世危言:卷六 兵政(1)  .夢遠書城[引用日期2013-11-14]
  • 80.    盛世危言:卷六 兵政(2)  .夢遠書城[引用日期2013-11-14]
  • 81.    曾國藩文集  .中華勵志網[引用日期2014-11-5]
  • 82.    新唐書:禮樂志五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4]
  • 83.    宋書:吉禮志八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4]
  • 84.    明史:吉禮志四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4]
  • 85.    清史稿:吉禮志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4]
  • 86.    郭子儀全身像取自清上官周繪,乾隆八年刻本《晚笑堂畫傳》。
  • 87.    全唐文:卷三百三十二  .線上讀書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88.    《舊唐書·郭子儀傳》:父敬之,歷綏、渭、桂、壽、泗五州刺史,以子儀貴,贈太保,追封祁國公。
  • 89.    苗晉卿《壽州刺史郭公神道碑》:夫人平原郡君河內向氏,配哲生才,夫賢子令,德高佐美,慈加訓深。……他日又追贈公亡祖兵部尚書、亡考太保、亡妣魏國夫人。
  • 90.    《唐故銀青光祿大夫衛尉卿單于副都護上柱國郭公墓誌銘》:公諱幼賢,字幼賢,其先太原人也,始於虢叔而命氏焉。……今關內河東副元帥、中書令、汾陽郡王子儀之弟。
  • 91.    郭子儀侄孫墓誌現身 曾在五個市當過“一把手”  .華商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92.    《新唐書·郭子儀傳》:子儀母弟幼明,性謹願無過,拙於武,喜賓客。以子儀故,終少府監,贈太子太傅。
  • 93.    楊綰《汾陽王妻霍國夫人王氏神道碑》:則有夫人王氏,有唐元輔汾陽王之伉儷。……父守一,寧王府掾,贈袞州大都督。……夫人即袞州府君之長女,……天寶中,汾陽分鎮河中,策勳王府,夫人從夫之義,封琅琊縣君。尋又進封太原郡君。……及承製曰:“汾陽郡王妻太原郡君王氏,婉娩淑德,齋莊令容。稟訓姆師,友於琴瑟,作賓君子,宜爾室家。克著艱難之勳,實由輔助之力。可封霍國夫人。”
  • 94.    商榷白家社新立郭子儀紀念碑碑文內容  .中華郭姓文化研究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95.    《新唐書·郭子儀傳》:子曜、旰、晞、昢、晤、曖、曙、映,而四子以才顯。
  • 96.    楊綰《汾陽王妻霍國夫人王氏神道碑》:有子六人:長曰銀青光祿大夫太子詹事上柱國太原郡開國公曜,次曰開府儀同三司行左散騎常侍趙國公晞,次曰開府儀同三司行尚書吏部司封郎中上柱國樂平郡開國公晤,次曰銀青光祿大夫試殿中監駙馬都尉曖,次曰銀青光祿大夫守殿中少監曙,幼曰朝散大夫守祕書省著作佐郎映。
  • 97.    《新唐書·郭子儀傳》:曜,性沉靜,資貌瑰傑。累從節度府闢署,破虜有功,為開陽府果毅都尉。至德初,推子儀功,授衛尉卿,累進太子詹事、太原郡公。……子儀罷兵,遷太子少保,昆弟六人,共制拜官。……建中三年,卒,贈太子太傅,諡曰孝。
  • 98.    《新唐書·郭子儀傳》:賊安守忠壁永豐倉,子儀遣子旰與戰,多殺至萬級,旰死於陣。
  • 99.    《新唐書·郭子儀傳》:晞,善騎射,從征伐有功,復兩京,戰最力,出奇兵破賊,累進鴻臚卿。……以功拜殿中監。……天子還,改太子賓客。……累封趙國公。卒,贈兵部尚書。
  • 100.    《新唐書·郭子儀傳》:曖,字曖,以太常主簿尚昇平公主。曖年與公主侔,十餘歲許昏。拜駙馬都尉,試殿中監,封清源縣侯,寵冠戚里。大曆末,檢校左散騎常侍。……尋遷太常卿。貞元三年,襲代國公。卒,年四十八,贈尚書左僕射。
  • 101.    《新唐書·郭子儀傳》:初,曖女為廣陵郡王妃。王即位,是為憲宗。妃生穆宗。穆宗立,尊妃為皇太后,贈曖太傅。
  • 102.    《新唐書·郭子儀傳》:曙,代宗朝累官司農卿。德宗幸奉天,曙方領家兵獵苑北,聞蹕至,伏謁道左,遂從乘輿入駱谷。霖雨塗潦,衛兵或異語。帝召謂曰:"朕不德而苦公等,宜執朕送朱泚,以謝天下。"諸將皆感泣曰:"願死生從陛下。"時曙與功臣子李升、韋清、令狐建、李彥輔被甲請見,言曰:"南行路險,且虞奸變。臣等世蒙恩,今相誓,願更挾帝馬。"許之。帝還,曙、清擢金吾大將軍,餘併為禁軍將軍。曙終祁國公。
  • 103.    《舊唐書·郭子儀傳》:曖兄檢校工部尚書、守太子賓客、趙國公晞,並弟右金吾將軍、祁國公、食實封二百五十戶曙,太子左諭德映等,並休有令名,保其先業,宜允推恩之典,以明延嗣之誠。
  • 104.    楊綰《汾陽王妻霍國夫人王氏神道碑》:有女八人,長女適成都縣令盧讓金,次女適鄂州觀察使吳仲孺,次女適衛尉卿張浚,次女適殿中少監李洞清,次女適司門郎中鄭渾,次女適汾州別駕張邕,次女適和州刺史趙縱,幼女適太常寺丞王宰。
  • 105.    《舊唐書·郭子儀傳》:晞子鋼為朔方節度使杜希全賓佐,希全以鋼攝豐州刺史。晞以鋼幼弱,恐不任邊職,貞元七年,晞上章請罷鋼官。德宗遣中使召之,鋼疑以他事見攝,乃單騎走入吐蕃。蕃將見鋼獨叛,不納,置之筏上,流入黃河令歸,杜希全得之,送赴京師,賜鋼自盡,晞亦坐子免官。
  • 106.    《新唐書·郭子儀傳》:代宗朝,以外孫為奉禮郎。累官至左金吾大將軍,改檢校工部尚書,為邠寧節度使,入為司農卿。……穆宗即位,檢校戶部尚書兼司農卿。俄為河陽三城節度使。徙河中尹,領晉絳慈隰節度。敬宗立,召拜兵部尚書,又帥劍南東川。太和中,南蠻寇蜀,取成都外郛,杜元穎不能御,詔釗兼領西川節度。未行,蠻眾已略梓州。州兵寡,不可用。釗貽書譙蠻首帟巔以侵叛意。帟巔曰:“元穎不自守,數侵吾圉,我以是報。”乃與修好,約無相犯。天子嘉之,即拜西川節度使。以疾請代,為太常卿,卒,贈司徒。
  • 107.    《新唐書·郭子儀傳》:鏦,字利用,尚德陽郡主。順宗立,主進封漢陽公主,擢鏦檢校國子祭酒、駙馬都尉。自景龍後,外戚多為檢校官,不治事。宰相薦其才,不當以外戚廢,乃拜右金吾將軍,封太原郡公。……改太子詹事,充閒廄宮苑使。卒,贈尚書左僕射。
  • 108.    《舊唐書·郭子儀傳》:鏦,母昇平長公主,大曆、貞元之間,恩禮冠諸主。
  • 109.    《新唐書·郭子儀傳》:銛,性和易,累為殿中監,尚西河公主。鏦卒,代為太子詹事、宮苑閒廄使。長慶三年,暴卒。太后遣使按問發疾狀,久乃解。
  • 110.    《新唐書·后妃列傳下》:憲宗懿安皇后郭氏,汾陽王子儀之孫。父曖,尚昇平公主,實生後。……元和元年,進冊貴妃。
  • 111.    《元史·郭寶玉傳》:郭寶玉,字玉臣,華州鄭縣人,唐中書令子儀之裔也。
  • 112.    唐代名將郭子儀侄孫墓誌現身西安碑林  .中國日報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113.    潮劇《魂斷馬嵬坡》  .中國戲劇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114.    粵劇《郭子儀祝壽》  .中國戲劇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115.    警世通言:第九卷 李謫仙醉草嚇蠻書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3-11-14]
  • 116.    隋唐演義:第八十三回 施青目學士識英雄 信赤心番人作藩鎮  .線上讀書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117.    隋唐演義:第九十六回 拚百口郭令公報恩 復兩京廣平王奏績  .線上讀書網[引用日期2013-11-14]
  • 118.    資料圖片:《醉打金枝》人物造型  .新浪[引用日期2013-11-14]
  • 119.    圖文:《大唐遊俠傳》轉場熱拍--何琢言  .新浪[引用日期2013-11-14]
詞條標籤:
政治人物 歷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