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én zǐ áng]  

陳子昂

編輯 鎖定
陳子昂(公元661~公元702),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四川省遂寧市射洪縣)人,唐代詩人,初唐詩文革新人物之一。因曾任右拾遺,後世稱陳拾遺
青少年時輕財好施,慷慨任俠,24歲舉進士,以上書論政得到女皇武則天重視,授麟臺正字。後升右拾遺,直言敢諫,曾因“逆黨”反對武后而株連下獄。在26歲、36歲時兩次從軍邊塞,對邊防頗有些遠見。38歲(聖曆元年698)時,因父老解官回鄉,不久父死。陳子昂居喪期間,權臣武三思指使射洪縣令段簡羅織罪名,加以迫害,冤死獄中。[1]  其存詩共100多首,其詩風骨崢嶸,寓意深遠,蒼勁有力。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組詩《感遇》38首,《薊丘覽古》7首和《登幽州臺歌》、《登澤州城北樓宴》等。
  • 人物關係
    有錯誤9705191 已反饋
  • 糾錯
    關閉糾錯
中文名
陳子昂
別    名
伯玉,陳拾遺
國    籍
唐朝(武周)
民    族
漢族
出生地
梓州射洪(今四川省射洪縣)
出生日期
公元661年
逝世日期
公元702年
職    業
詩人,文學家
信    仰
道教
主要成就
聲討齊樑文學綺靡文風,召喚新時代剛健文風的重要代表
主要成就
詩歌成就對盛唐詩人張九齡,李白,杜甫等人產生了重要影響
代表作品
感遇》詩38首、《薊丘覽古贈盧居士藏用》7首、《登幽州臺歌
稱    號
詩骨
文學主張
恢復“詩言志”的風雅傳統
字    號
字伯玉
遺    跡
陳子昂讀書檯
職    業
唐代文學家

陳子昂人物生平

編輯

陳子昂少年時期

陳子昂幼而聰穎,少而任俠,年十七、八,尚不知書。後因擊劍傷人,始棄武從文,慨然立志,謝絕舊友,深鑽經史,不幾年便學涉百家,不讓乃父。[2] 

陳子昂兩次落第

高宗調露元年(679年),懷經緯之才的陳子昂,出三峽,北上長安,進入當時的最高學府國子監學習,並參加了第二年科舉考試。落第後還鄉。回故里金華山研讀,“數年之間,經史百家,罔不賅覽。尤善屬文,雅有相如、子云之風骨”,為他後來革新文學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永淳元年(682年),學有所成的陳子昂,再次入京應試,仍不為人知。

陳子昂得到重用

文明元年(684)進士及第
陳子昂生性耿直,關懷天下,直言敢諫,一度遭到當權者的排斥和打擊。三十八歲辭職還鄉,後為奸人所害。但因其文“歷抵群公”,得罪權貴,不為所用。不久唐高宗病逝於洛陽武則天執掌朝政,議遷梓宮歸葬乾陵。陳子昂聞後,上書闕下加以諫阻,武則天看後,嘆其才,授以麟臺正字,旋遷右拾遺[3]  垂拱二年(686),萬歲通天元年(696)兩次從軍北征。

陳子昂受讒被誣

陳子昂北征,積極反對外族統治者製造的分裂戰爭,多次直言進諫,不但未被採納,卻被斥降職,一度遭到當權者的排擠和打擊,壯志難酬的陳子昂三十八歲辭職還鄉,後被奸人陷害,冤死獄中,年僅四十一歲。

陳子昂軼事典故

編輯

陳子昂伯玉毀琴

陳子昂第二次落第,適一人賣胡琴,索價百萬,豪貴圍觀,莫敢問津,陳子昂擠進人群,出千緡(古代一種計量單位)買之。並於次日在長安宣陽裡宴會豪貴,捧琴感嘆:“蜀人陳子昂,有文百軸,不為人知,此樂賤工之樂,豈宜留心。”話完即碎琴遍發詩文給與會者。其時京兆司功王適讀後,驚歎曰:“此人必為海內文宗矣!”一時帝京斐然矚目。

陳子昂獄中卜命

盧藏用《陳子昂別傳》雲:“屬本縣令段簡貪暴殘忍,聞其家有財,乃附會文法,將欲害之。子昂慌懼,使家人納錢20萬,而簡意未塞,數輿曳就吏。子昂素羸疾,又哀毀,杖不能起。外迫苛政,自度氣力恐不能全,因命蓍自筮,卦成,仰而號曰:”天命不佑,吾殆死矣!"於是遂絕,年四十二。[4] 

陳子昂人物評價

編輯
在初唐到盛唐詩風發展轉變的過程中,陳子昂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時人和後人都給了他很高的評價。
盧藏用《右拾遺陳子昂文集序》:“橫制頹波,天下翕然質文一變。”金元好問《論詩絕句》:“沈宋橫馳翰墨場,風流初不廢齊樑。論功若準平吳例,合著黃金鑄子昂。”
杜甫:“千古立忠義,感遇有遺篇。”
白居易初授拾遺》:“杜甫陳子昂,才名括天地。”
韓愈薦士》:“國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
劉克莊後村詩話》:“唐初王、楊、沈、宋擅名,然不脫齊樑之體,獨陳拾遺首倡高雅沖淡之音,一掃六代之纖弱,趨於黃初、建安矣。”
蕭穎士:“近日陳拾遺子昂文體最正。”
樑肅《補闕李君前集序》:“陳子昂以風雅革浮侈。”
的確,陳子昂進一步發展了“初唐四傑”所追求的充實,剛健的詩風,徹底肅清了齊樑詩歌中綺靡纖弱的習氣,對盛唐詩人張九齡,李白,杜甫產生了深遠影響。

陳子昂主要作品

編輯
一、《感遇》詩38首[5] 
二、《薊丘覽古贈盧居士藏用》7首
三、《登澤州城北樓宴》、《登幽州臺歌[6] 
四、《觀荊玉篇》、 《喜馬參軍相遇醉歌》 、《度荊門望楚》 、《晚次樂鄉縣》、《送魏大從軍》等[7] 

陳子昂詩歌特色

編輯
陳子昂在著名的《修竹篇序》裡,曾經提出了詩歌革新的正面主張:東方公足下: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漢魏風骨,晉宋莫傳,然而文獻有可徵者。僕嘗暇時觀齊樑間詩,彩麗競繁,而興寄都絕,每以永嘆,思古人,常恐逶迤頹靡,風雅不作,以耿耿也。一昨於解三處見明公《詠孤桐篇》,骨氣端翔,音情頓挫,光英朗練,有金石聲。遂用洗心飾視,發揮幽鬱。不圖正始之音,復睹於茲;可使建安作者,相視而笑。…… 在唐詩發展史上,陳子昂這篇短文好像一篇宣言,標誌著唐代詩風的革新和轉變。我們知道,劉勰、鍾嶸反對南朝形式主義詩風,曾經標舉過“比興”、“風骨”的傳統。王勃反對龍朔前後的宮廷詩風,也指責他們是“骨氣都盡,剛健不聞”。陳子昂繼承了他們的主張,一針見血地指出初唐宮廷詩人們所奉為偶像的齊樑詩風是“彩麗競繁,而興寄都絕”,指出了“風雅興寄”和“漢魏風骨”的光輝傳統作為創作的先驅榜樣,
在倡導復古的旗幟下實現詩歌內容的真正革新。態度很堅決,旗幟很鮮明,號召很有力量。“興寄”和“風骨”都是關係著詩歌生命的首要問題。“興寄”的實質是要求詩歌發揚批判現實的傳統,要求詩歌有鮮明的政治傾向。“風骨”的實質是要求詩歌有高尚充沛的思想感情,有剛健充實的現實內容。從當時情況來說,只有實現內容的真正革新,才能使詩歌負起時代的使命。同時,我們還應該看到,由於“初唐四傑”等詩人的積極努力,新風格的唐詩已經出現,沿襲齊樑的宮廷詩風已經越來越為人們所不滿,詩歌革新的時機更加成熟了。陳子昂的革新主張在這個時候提出,不僅有理論的意義,而且富有實踐的意義;不僅抨擊了陳腐的詩風,而且還為當時正在萌芽成長的新詩人、新詩風開闢道路。
  《晚次樂鄉縣》是陳子昂由故鄉東行入京,在襄州樂鄉縣留宿時所寫的一首抒發羈旅之情的五律.顧璘曰:“無句法,無字法,天然之妙”。 陳子昂繼四傑之後,以更堅決的態度起來反對齊樑詩風的統治,在理論和創作實踐上都表現了鮮明的創造革新精神。陳子昂的思想是很複雜的,他既好縱橫任俠,又好佛老神仙,但儒家兼善天下的精神,仍然是他思想的主導方面。從他的許多政論奏疏中,我們可以看到他洞察國家安危的遠見,關懷人民疾苦的熱情。例如在《上蜀川安危事》的奏疏中,他曾經對諸羌的進犯感到憂慮,對蜀川人民“失業”、“逃亡”深表同情,對“官人貪暴”、“侵漁”、“剝奪”百姓的罪惡加以憤慨的指責。《資治通鑑》引用他的奏疏、政論有四、五處之多。王夫之《讀通鑑論》認為陳子昂“非但文士之選”,而且是“大臣”之材,這是完全正確的。他的政治熱情是他從事詩歌革新的動力。
陳子昂的詩歌創作,鮮明有力地體現了他的革新主張,《感遇詩》三十八首,正是表現這種革新精神的主要作品,這些詩歌並不是同時之作,有的諷刺現實、感慨時事,有的感懷身世、抒發理想。內容廣闊豐富,思想也矛盾複雜。首先值得注意的是那些現實性很強的邊塞詩,例如:朝入雲中郡,北望單于臺。胡秦何密邇,沙朔氣雄哉!籍籍天驕子,猖狂已復來。塞垣無名將,亭堠空崔嵬。咄嗟吾何嘆,邊人塗草萊。
這是他從徵塞北時的作品,詩中對將帥無能,使邊民不斷遭受胡人侵害的現實,深表憤慨。在從徵幽州時所寫的“朔風吹海樹”一篇中,又對邊塞將士的愛國熱情遭到壓抑表示深刻的同情,《丁亥歲雲暮》一篇更明白地揭發了武后開蜀山取道襲擊吐蕃的窮兵黷武的舉動。
陳子昂的詩突破了泛擬古題的邊塞詩傳統風氣,他對武后內政方面的弊端也有所諷刺。在“聖人不利己”一詩裡,他指責了武后雕制佛像、建造佛寺,浪費人力物力的佞佛行為。在“貴人難得意”一詩裡,他更勇敢地諷刺了武后對待臣下時而信任、時而殺戮的作風。從這些現實性很強的詩篇中,我們清晰地看到他的政治抱負和他的詩歌革新主張有著密切的內在聯絡。他的那些感懷身世的詩,也寫得很動人:蘭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幽獨空林色,朱蕤冒紫莖。遲遲白日晚,嫋嫋秋風生。歲華盡搖落,芳意竟何成? 這裡,美好理想無法實現的深沉的苦悶,借楚辭草木零落、美人遲暮的意境,宛轉蘊藉地表現出來。但是,他這種苦悶,在不同的時間境遇之下,又轉為憤激慷慨之音。如: 本為貴公子,平生實愛才。感到思報國,拔劍起蒿萊。西馳丁零塞,北上單于臺。登山見千里,懷古心悠哉!誰言未忘禍,磨滅成塵埃。
  《感遇詩》裡也有一些嘆息人生禍福無常,讚美隱逸求仙,發揮佛老玄理的作品,例如“市人矜巧智”、“玄天幽且默”等篇,都有濃厚的佛老消極思想。
  《登幽州臺歌》和《薊丘覽古贈盧居士藏用》七首也是他傑出的代表作。這幾首詩是他隨建安王武攸宜出征契丹的時候寫的。盧藏用《陳氏別傳》說:子昂體弱多疾,感激忠義,常欲奮身以答國士。自以官在近侍,又參預軍謀,不可見危而惜身苟容。他日又進諫,言甚切至,建安謝絕之,乃署以軍曹。子昂知不合,因箝默下列,但兼掌書記而已。因登薊北樓,感昔樂土、燕昭之事,賦詩數首。乃泫然流涕而歌曰:“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時人莫不知也。 他在《薊丘覽古》中,曾經歌頌了禮賢下士、知人善任的燕昭王、燕太子,感激知遇、乘時立功的樂毅、郭隗等歷史人物。俯仰今古,瞻望未來,他更深刻地體驗到生不逢時、理想無法實現的痛苦和悲哀,也更深刻地體會了古往今來許多仁人志士在困扼境遇中激憤不平的崇高感情。也正是這種不可遏止的理想和激情,使他唱出了這首浪漫主義的《登幽州臺歌》。
儘管由於歷史條件的限制,他的苦悶無法解決,使這首詩的情調顯得相當孤獨。但是,也正是這首詩,在當時和後代得到無數讀者的深刻同情,盧藏用說這首詩“時人莫不知也”,就是有力的證明。這不愧是齊樑以來兩百多年中沒有聽到過的洪鐘巨響。
  陳子昂的律詩比較少,但是象《度荊門望楚》,也是初唐律詩中的佳作:遙遙去巫峽,望望下章臺。巴國山川盡,荊門煙霧開。城分蒼野外,樹斷白雲隈。今日狂歌客,誰知入楚來。 詩人用氣勢流暢的筆調,寫出了他初次離蜀途中所見的巴楚壯麗山川。風格和其他詩人是有所不同的。
  陳子昂仰慕“建安作者”和“正始之音”,他的詩受建安、正始詩人影響較深。唐皎然《詩式》說:“子昂《感遇》,其源出於阮公《詠懷》。”象“蘭若生春夏”、“貴人難得意”等比興託諷的詩篇,以及那些感慨人生禍福無常的詩,的確和阮籍相似。此外如《燕昭王》乃至《登幽州臺歌》等,和阮詩“駕言發魏都”、“獨坐空堂上”等詩也有意境相通之處。而“丁亥歲雲暮”、“本為貴公子”、“朔風吹海樹”、“蒼蒼丁零塞”等邊塞詩,則和建安詩中“梗概而多氣”的寫時事之作比較接近。他的詩中,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同時存在。那些現實主義的作品,有的敘事慷慨沉痛,有的還兼有政論鋒芒。那些偏於抒發理想之作,有的寄興幽婉,有的又激情奔放,這又是浪漫主義的不同表現。總的來說,他的詩風格並不完全統一。
當然,陳子昂的詩在藝術上也存在一些缺點。他對漢魏南北朝的樂府民歌學習得不夠。對七言詩這種新形式也不重視,集中竟沒有一首七言詩(注:只蜀刻本《陳子昂先生全集》有《楊柳枝》七絕一首,真偽難定。)。《感遇詩》中甚至還有一些作品受玄言詩影響,讀起來有些枯燥乏味。但是,他的全部詩作絕沒有一點齊樑浮豔的氣息,這是更難能可貴的。 總之,他是唐詩開創時期在詩歌革新的理論和實踐上都有重大功績的詩人,杜甫稱讚他:“有才繼騷雅,哲匠不比肩。公生揚馬後,名與日月懸。……千古立忠義,《感遇》有遺篇。”韓愈稱讚他:“國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都對他在唐詩發展上的功績有高度的肯定,也反映了唐代詩人的公論,至於他的《感遇詩》直接啟發了張九齡《感遇》和李白《古風》的創作,李白繼承他以復古為革新的理論,進一步完成唐詩革新的歷史任務,更是眾所周知的事實。
  陳子昂在散文革新上也是有功績的。他文集中雖然也還有一些駢文,但那些對策、奏疏,都用的是比較樸實暢達的古代散文,這在唐代,也是開風氣之先。所以唐代古文家樑肅、韓愈都對他這方面的努力有較高的評價[8] 

陳子昂作品賞析

編輯

陳子昂原文

登幽州臺歌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陳子昂賞析

登幽州臺歌》這首詩,是陳子昂在極度悲憤的情態下寫成的。
萬歲通天元年(696),契丹族李盡忠孫萬榮叛亂,陳子昂隨建安王武攸宜出征,參謀軍事。武攸宜輕出兵,致使前軍陷沒。陳子昂熱情進諫,並自薦分麾下萬人為前驅,但武氏以書生輕之,不納。數日後,陳子昂再諫,激怒了武氏,將其貶為軍曹。
此時的陳子昂,滿懷悲憤,“因登薊北樓,感昔樂生,燕昭之事,賦詩數首,乃泫然流涕而歌曰:“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在這組詩中,詩人慷慨懷古,把個人懷才不遇的感慨展放於巨集闊的歷史背景中,風格深沉悲壯,一掃齊樑以來綺靡病態的詩風。不僅如此,這首詩唱出了歷代志士仁人壯志難酬的憂憤,知遇難逢的孤獨,時不我待的焦灼,悲愴中激盪著豪情,質樸中蘊含著深思,成為一首震振人心的千古絕唱[2] 

陳子昂子昂遺蹟

編輯

陳子昂陳子昂讀書檯

陳子昂讀書檯位於射洪縣城北23公里處的金華山上,是初唐詩人陳子昂青年時代讀書的地方,原名讀書堂,或稱陳公學堂。
陳子昂讀書檯 陳子昂讀書檯
發展歷史:
①舊址在金華山古觀之後,今祖師殿一帶。唐大曆年間,東川節度使鮮于叔明曾為陳子昂立旌德碑於讀書堂前。
②中唐後政局混亂,戰爭頻仍,學堂因之衰廢。
③宋嘉裕年間,邑令龐子明在其遺址建拾遺亭。
④ 明初,拾遺亭已毀,廉承務逍於舊基建屋塑像,並立明遠亭於其側,成化時,縣令郭鏜立感遇亭。
⑤清初,上述建築全坍壞。
⑥康熙五十一年,知縣唐麟翔於學堂舊址建方廳一大間,置匾額為古讀書檯。
⑦道光八至十一年,邑令錢秉德,汪澍移讀書檯於嶺後梧崗山。
⑧光緒六年(1880),知縣文芳等捐資勸募,拆去短垣,芟除荊莽,於亭前新建廳三間,翼以迴廊曲檻,外接甬道門閣;亭右立精舍三間,亭后辟地增葺大廳三間,額擬留雲山館,遊廊環繞,外蔽繚垣;最後砌臺豎荷葉亭一大間,額擬涵波臨江,建船房三間,小榭一間,已初具規模。此後基本保持原狀,略有增修。
文革期間被毀。
⑨2006年05月25日,陳子昂讀書檯作為清代古建築,被國務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

陳子昂陳子昂墓

陳子昂墓在今四川省射洪縣龍寶鄉龍寶山東麓,龍寶山唐時名獨龍
陳子昂墓
陳子昂墓(2張)
山。陳子昂墓面對梓水,右傍涪江,四周青山蔚起,層巒疊翠,平川廣陸,流水映帶。唐東川節度使鮮于叔明曾為之立旌德之碑於墓前,後因字跡磨滅,宋開寶年間郭延謂重建此碑。明成化時,郭堂及揚澄曾先後立詩碑於墓前。清嘉慶時,墓側有祠,康熙四十八年知縣李瑞建,旁有古柏五十八株,猶蔚然翠。文革中,墓被毀,1999年恢復維修陵園,現址為後來砌石恢復土冢原貌。

陳子昂相關組織

編輯

陳子昂陳子昂詩社

陳子昂詩社,簡稱子昂詩社,是唐代詩歌改革旗手、“一代文宗”陳子昂故鄉射洪縣的一個民間詩歌團體,成立於1988年3月27日。子昂詩社宗旨:弘揚陳子昂文學精神、創作時代詩歌精品。定期發行刊物《子昂詩報》。
詞條圖冊 更多圖冊
參考資料
  • 1.    唐代 沈亞之·《上九江鄭使君書》
  • 2.    徐鵬.《陳子昂集》: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1960
  • 3.    袁世碩 張可禮.中國文學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6-11-01:288
  • 4.    上官婉兒與陳子昂之死  .豆丁書房.2005-10-06[引用日期2014-08-10]
  • 5.    陳子昂的詩《感遇》38首  .中國最美古詩詞網[引用日期2017-07-3]
  • 6.    陳子昂古詩《登幽州臺歌》全文賞析  .中國最美古詩詞網[引用日期2017-07-3]
  • 7.    陳子昂  .射洪[引用日期2013-05-24]
  • 8.    陳子昂簡介  .古詩文網[引用日期2016-09-16]
詞條標籤:
文學家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