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éng yù xiáng]  

馮玉祥

(民國時期政治軍事人物)

編輯 鎖定
馮玉祥(1882年11月6日—1948年9月1日),字煥章,原名基善,原籍安徽省巢縣[1]  (今安徽巢湖市),生於直隸青縣(今屬河北滄州市),中國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西北軍閥。有“基督將軍”、“倒戈將軍”、“布衣將軍”之稱。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後參加灤州起義。1921年7月後任陝西督軍。1924年發動北京政變,推翻直係軍閥控制的北京政府,並將所部改稱為國民軍,任總司令兼第1軍軍長,電請孫中山北上主持大計。1926年在直奉聯軍進攻下通電辭職。1926年3月赴蘇聯考察,同年5月加入中國國民黨。9月17日在綏遠五原誓師,率領西北軍潼關參加北伐戰爭。1930年3月與閻錫山組成討蔣聯軍,中原大戰失敗後隱居山西汾陽峪,後隱居泰山。1933年5月,在察哈爾組織民眾抗日同盟軍,任總司令。1935年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2] 
1948年1月1日被選為民革常務委員和政治委員會主席。[3]  1948年7月回國參加新政協會議籌備工作,9月1日因輪船失火遇難。[3]  馮玉祥是蔣介石結拜兄弟,系國民政府青天白日勳章、美國總統二戰銀質自由勳章、國民政府首批抗戰勝利勳章三大抗戰勳章獲得者。
  • 人物關係
    有錯誤5812964 已反饋
  • 有錯誤4649954 已反饋
  • 有錯誤2534957 已反饋
  • 有錯誤2534918 已反饋
  • 有錯誤4796126 已反饋
  • 有錯誤2328484 已反饋
  • 有錯誤12620186 已反饋
  • 糾錯
    關閉糾錯
本    名
馮玉祥
別    稱
原名基善、綽號基督將軍、倒戈將軍、布衣將軍
字    號
字煥章
所處時代
中華民國
民族族群
漢族
出生地
直隸青縣(今屬河北滄州市)
出生時間
1882年11月6日
去世時間
1948年9月1日
主要作品
《我所認識的蔣介石》、《我的生活》
主要成就
五原誓師,參加北伐戰爭;組成討蔣聯軍;組織察哈爾抗日同盟軍
軍    銜
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
宗教信仰
基督教
原    籍
安徽巢縣(今安徽巢湖)
政    黨
中國國民黨

馮玉祥人物生平

編輯

馮玉祥參加革命

馮玉祥 馮玉祥
馮玉祥原籍安徽巢湖,出生於直隸滄州,自幼在此處長大。
1910年,馮被任命為陸軍第20鎮(師)第80標第三營管帶(營長)。
1911年(宣統三年)武昌起義爆發後,參與發動灤州起義,失敗後被革職法辦,遞解保定。[1] 
1914年7月,馮玉祥任陸軍第7師第14旅旅長,率部在河南、陝西一帶參加鎮壓白朗起義軍。9月任陸軍第16混成旅旅長。
1915年奉令率部入川與護國軍作戰,暗中與蔡鍔聯絡,於次年3月議和停戰。1917年4月被免去第16混成旅旅長職。7月率舊部參加討伐張勳辮子軍有功,復任第16混成旅旅長。11月,孫中山舉起護法大旗,段祺瑞派馮玉祥所部第16混成旅開往福建,與孫中山麾下的護法軍作戰。馮玉祥深明大義,公開通電全國,主張罷兵息爭,南北議和。
1918年6月底,馮玉祥率部進駐湖南常德,被撤銷免職處分,11月任湘西鎮守使。
1921年率部入陝,8月任陸軍第11師師長,從屬直係軍閥,率其部隊入陝西,在陝西督軍閻相文自殺之後,接任陝西督軍,並以此地為地盤擴充,受到蘇聯大力支援壯大,其軍隊因此被稱為“西北軍”。1921年10月10日晉加陸軍上將銜。
1922年夏第一次直奉戰爭中,率部出陝援直,擊敗河南督軍趙倜部,5月調任河南督軍。因受直係軍閥首領吳佩孚排擠,10月
馮玉祥的委任狀 馮玉祥的委任狀
被派為陸軍檢閱使,率所部駐防北京南苑,抓緊練兵。12月31日授予陸軍上將。
1923年曹錕吳佩孚控制北洋政府後,馮玉祥在孫中山推動下,決心尋機推倒曹、吳軍閥統治。1923年任河南省政府主席;[1]  5月兼任西北邊防督辦。11月14日授將軍府上將軍。

馮玉祥北京政變

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任直方第三軍總司令,趁直、奉兩軍在石門寨山海關等地激戰,接受張學良50萬銀元的賄賂,[5]  率軍返回北京,發動北京政變,囚禁總統曹錕,推翻直系曹錕政府,驅逐清廢帝溥儀出宮。脫離北洋軍系,改編所部為“國民軍”,電請孫文北上。導致山海關一路的吳佩孚失敗,任總司令兼第1軍軍長。但迫於形勢,又同反直系的軍閥張作霖段祺瑞妥協,組成以段為臨時執政的北洋政府。

馮玉祥選派學員

1924年孫中山提出了“聯俄、聯共和扶助農工”三大政策,進行了北伐戰爭。馮玉祥將軍擁護孫中山的三大政策,積極參與和支援北伐。經劉伯堅倡導,在蘇聯顧問影響下,於1925年春末夏初,馮玉祥做出了向蘇聯派遣一批年輕的軍官留學的決定。在嚴格的挑選和考試,在軍官教導團300多名學員中,錄取5人。馮玉祥又從各個部隊親自主持考試挑選出48名學員,其中24名派往蘇聯 ,另外24名派往日本。

馮玉祥西北軍

1925年春迫於奉、皖兩系軍閥的壓力,馮玉祥赴察哈爾張家口(今屬河北)就任
合併圖冊
合併圖冊(3張)
西北邊防督辦,所部改稱西北邊防軍(簡稱西北軍)。8月任甘肅軍務督辦仍兼西北邊防督辦。在此期間,接受共產黨人和蘇聯專家幫助,建立各種軍事學校。1925年12月命令部下張之江劫持並殺害曾收復外蒙的著名愛國將領、民族英雄徐樹錚。1926年1月在奉、直軍聯合進攻下被迫通電下野,旋赴蘇聯考察。8月中旬回國,迅即被廣州國民政府任命為國民政府委員、軍事委員會委員。

馮玉祥五原誓師

1926年7月,北伐戰爭開始。不久,國民軍在南口敗退。危難之時,李大釗先後三次電請馮玉祥回國,希望他收拾殘局,整理舊部,配合南方的國民軍北伐。馮玉祥慨然接受李大釗的建議,提出:“進軍西北,解圍西安,出兵潼關,策應北伐”的戰略方針。
9月初,馮玉祥到達山西五原。國民軍的流散部隊,聽說馮玉祥回國,紛紛攜槍歸隊。馮在同于右任鄧寶珊等人商量過之後,決定成立國民軍聯軍。同年9月17日,國民軍在五原城內舉行了誓師授旗典禮,馮玉祥宣佈成立國民軍聯軍總司令部,並就任聯軍總司令。參加典禮大會的有官兵萬餘人。誓師會上還舉行了易旗儀式,將五色旗更換為青天白日旗。馮玉祥當場宣佈:為表明國民軍忠於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決心出師北伐,國民軍全體將士加入中國國民黨;並鄭重地向全國發出誓師宣言。會後,馮玉祥、于右任扛著紅旗,率領全體官兵在五原街上游行。誓師大會後成立了國民軍聯軍總司令部,鹿鍾麟任總參謀長,劉伯堅任政治部副部長,聘請蘇聯顧問烏斯曼諾夫為政治軍事顧問。隨即率部參加北伐戰爭,出師甘、陝,11月解西安之圍。
五原誓師,馮玉祥在中國的大西北舉起了武裝討逆的火炬,對於剛從廣東開始的北伐戰爭,是一個有力的支援與配合。

馮玉祥國民革命

1927年1月26日,馮玉祥返抵西安。馮在共產黨人的
馮玉祥與蔣介石、閻錫山 馮玉祥與蔣介石、閻錫山
幫助下,在陝甘等地頒佈治理條例,改革地方行政機構,扶助工農運動。不久,寧漢對立形成,馮玉祥極為憂慮。武漢政府於4月18日決定舉行第二期北伐,馮決定向東進軍與武漢北伐軍會師中原。他釋出討奉檄文,對鄂、豫、察、綏等地三路出師,自兼中路軍總司令。4月馮玉祥所部被武漢國民政府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任總司令,旋率部東出潼關,鏖戰中原,與北伐軍唐生智部會師鄭州。1927年11月再次擊敗直魯聯軍、取得第二次蘭封戰役勝利。
1928年率部參加第二期北伐。10月去南京任行政院副院長兼軍政部部長,次年辭職北上,被南京政府明令通緝。[2] 

馮玉祥中原大戰

因軍隊編遣等問題與蔣發生利害衝突,在1929年和1930年爆發的蔣馮戰爭和蔣馮閻戰爭中失敗下野,所部被蔣收編。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後,1933年5月與舊部方振武吉鴻昌等組織察哈爾民眾抗日同盟軍,任總司令,一舉收復多倫等四縣,但最終歸於失敗。此後他隱居泰山讀書,並邀請了一些共產黨人和左派民主人士講學,共同分析世界形勢,評論國內政局,同時,加強與各地抗日愛國力量的聯絡。他在住室牆壁上題有一副對聯:“救民安有息肩日,革命方為絕頂人”,用以自勉。[3] 
1933年11月,李濟深等聯合第19路軍將領發動福建事變,成立“中華共和國人民革命政府”,馮玉祥派代表前往參加。[3]  1935年11月,他同宋慶齡何香凝等13人,向國民黨當局提出恢復孫中山先生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的主張。1935年4月被授予陸軍一級上將,12月以蔣答應實行抗日為條件,在南京出任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1935年12月國民黨五屆一中全會當選中常委。

馮玉祥抗戰時期

19
馮玉祥將軍 馮玉祥將軍
36年後,抗日戰爭爆發後,任第三、第六戰區司令長官、第三戰區督導長官、國防最高委員會委員、軍政部部長、軍政部陸海空軍撫卹委員會委員長等職。
不久受蔣排擠離職,仍奔走於鄂、、黔、川等省,積極從事抗日救國活動。[2] 
1938年3月29日至4月1日召開的國民黨五大臨時全國代表大會當選中執常委,1939年11月國民黨五屆六中全會當選中執常委,1945年5月國民黨六屆一中全會中當選中執常委。

馮玉祥出訪美國

1946年9月以“特派考察水利專使”名義赴美,同時被強令退役。從1947年起,在美公開抨擊國共內戰和國民政府的獨裁,積極支援國內人民的民主運動,並以20年親身經歷,撰寫《我所認識的蔣介石》一書,對蔣的專制獨裁統治作了大量批判。[2] 
1948年1月,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在香港成立,當選為常務委員和政治委員會主席,隨即發起組織民革駐美總分會籌備會。[1]  他發表了《對被開除黨籍的宣告》,正式宣佈“同國民黨內民主派的同志們一起,為推翻蔣介石的獨裁製度,在中國實現和平與民主而奮鬥”。為了防範國民黨特務暗害,馮玉祥還預立遺囑,表示“要敢說,要敢作,要為人民受難,要為人民死”。[6] 

馮玉祥黑海罹難

1948年7月31日,應中共中央邀請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籌備
1946年馮玉祥,李德全在美國
1946年馮玉祥,李德全在美國(7張)
工作,在蘇聯駐美大使潘友新的幫助下,自美國回國乘“勝利”輪途經黑海在向敖德薩港(今屬烏克蘭)。
1948年9月1日行進途中因輪船失火與女兒馮曉達一起遇難,享年66歲。
裝殮馮玉祥屍體的靈柩後空運到莫斯科,按照元帥遺孀的願意,屍體已被火化。死者的幾名家眷、蘇軍和社會代表參加了葬禮,死者享受到了陣亡軍人的待遇。[7]  馮玉祥的骨灰盒於1948年11月回到祖國。[8] 

馮玉祥主要功績

編輯
馮玉祥手書 馮玉祥手書
參與灤州起義,主要目的是反對清王朝。20世紀初,清政府對外出賣主權,對內搜刮人民,勞動人民不甘壓榨,多次舉兵反抗。在1910年春,當時馮玉祥在清朝北洋軍任第八十三標三營管帶,他受到革命思想的影響,與王金銘(第二十鎮七十九標一營管帶)等人發起組織“武學研究會”,在士兵中祕密宣傳反清革命,積極開展革命活動。武昌起義爆發後,馮玉祥與王金銘等積極密謀響應,決定加緊積蓄革命力量,準備在灤州武裝起義,並與天津革命組織“共和會”會長白毓昆等人密切合作,共商舉義事宜。1911年12月31日灤州起義爆發,1912年1月2日,宣佈灤州獨立,成立“北方革命軍政府”,並向全國發出通電,發表對內對外宣言及各種文告,闡明軍政府的各項方針政策。可是起義軍準備進攻天津,在雷莊附近與清軍展開激戰。因敵眾我寡,漸居劣勢,戰至次日黎明,起義軍失敗。灤州起義失敗後,馮玉祥被革職遞解保定。[6] 
灤州起義雖然失敗,但大大動搖了清軍軍心,大長了革命軍民的士氣,對於推翻清廷統治起了積極的作用。馮玉祥雖然沒有親臨前線參與武裝起義,但他以起義領導者的身份,參與了醞釀、籌劃的前期過程,毫無疑問是起義的主要策劃者和領導者。[10] 

馮玉祥家庭成員

編輯

馮玉祥婚姻

馮玉祥將軍有過兩次婚姻。
第一任妻子劉德貞
第一子馮洪國
第二子馮洪志
第一女馮弗能
第二女馮弗伐
第三女馮弗矜
第二任妻子李德全
第三子馮洪達
第四女馮理達
第五女馮穎達
第六女馮曉達

馮玉祥原配

馮玉祥將軍有過兩次婚姻。結髮夫人劉德貞於1905年與馮玉祥結為伉儷,婚後夫妻相敬如賓。他們育有兩男三女共5個孩子,長子馮洪國、次子馮洪志、長女馮弗能、次女馮弗伐、三女馮弗矜。1923年,劉德貞身染重疾在北京協和醫院病逝。劉德貞與馮玉祥共同生活近20年,身為官太太,沒有一點官太太的架子,平時與孩子們吃的都是粗茶淡飯,穿的是粗布衣,出門從不坐轎,在家裡照樣縫縫補補。因此,人們都稱她為“平民夫人”。

馮玉祥繼妻

馮玉祥先生 馮玉祥先生
馮玉祥將軍與李德全女士的婚事經人介紹,一拍即合。李德全女士也是貧苦家庭出身,父親是一位牧民,靠省吃儉用供女兒讀書,後考入京師女子協和大學。畢業後到一家女中任教。
1924年,李德全女士與馮玉祥將軍結婚。
全國解放後,李德全女士曾任衛生部部長,全國婦聯副主席,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家體委副主任,中國紅十字會會長等職。[11] 

馮玉祥子女

大兒子馮洪國,1930年在日本留學時加入中國共產黨,曾與張自忠吉鴻昌一道抗日;
馮理達 馮理達
二兒子馮洪志(1917— )與蔣經國是留蘇同學,二人交誼很深,現為美國中籍科學家。是國際著名的核子物理學家,同時又是材料力學、機械工業等方面的專家。1917年出生在北京,他是馮玉祥將軍的原配夫人劉德貞所生。6歲時,母親因患傷寒,醫治無效,便離開了人世,其後,由繼母李德全撫養成人。
馮洪志先生12歲時就和他的二姐馮弗伐一同赴蘇留學,後轉入德國柏林工業大學攻讀機械。1941年,中德斷絕外交關係,馮洪志便回國到胡子昂任總經理的中國興業公司任機械工程師。1945年初的馮洪志赴美留學,先進入紐約物理工學院,獲取碩士學位後進入加州大學研究院攻讀博士學位。經過多年的奮鬥,馮洪志終於成為全美高科技領域有影響的科學家。他親自參加過美國許多大型核電站、核潛艇等重要裝置的設計工作,為美國核工業和機械工業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馮洪志還擔任世界著名的泵業生產公司——沃爾辛頓公司的副總裁。
長女馮理達,著名病理學家,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
馮洪達 馮洪達
海軍總醫院副院長。
二女馮穎達曾留學前蘇聯到列寧格勒醫學院,1950年回國,到清華大學圖書館工作,現任全國政協委員,丈夫吳增菲是清華大學建築系教授,他們有兩個孩子都留學到美國。
三女馮曉達,1948年同父親一起在黑海輪船上遇難。
小兒子:馮洪達

馮玉祥軼事典故

編輯

馮玉祥改名之事

馮玉祥本名馮基善,字煥章。十一歲因家境貧寒失學,只得住在父親的營
馮玉祥 馮玉祥
盤裡自修功課,其父希望替他補上兵額,領得一些“恩餉”以補助家庭用度。當時他父親所在的清朝保練軍是著名的“父子兵”,一般人是很難補得上的。他父親的同營好友雖然知道他們的家庭境況,但由於彼此都是在貧困中掙扎的夥伴,除了在精神上給予安慰外,沒有什麼辦法能幫助他們。
後來營中有了一個缺額,管帶苗某就說:“這回該叫馮大爺的兒子補上去。”主管人員問:“叫什麼名字?”苗管帶一時想不起來,又怕耽誤這一機會,就隨手寫了“馮御香”三字,後改為“馮玉祥”。

馮玉祥愛好讀書

馮玉祥生平讀書十分用功。他當士兵時,一有空就讀書,有時竟徹夜不眠。晚上讀書,為了不影響他人睡覺,就找來個大木箱,開個口子,把頭伸進去,借微弱的燈光看書。馮玉祥擔任旅長時,駐軍湖南常德,規定每日早晨讀英語2小時。學習時,關上大門,門外懸一塊牌子,上面寫“馮玉祥死了”,拒絕外人進入。學習完畢,門上字牌則換成“馮玉祥活了”。

馮玉祥倒戈將軍

馮玉祥一生倒戈三次(另亦有8次的說法,下文有介紹),有“倒戈將軍”之稱!毛澤東諡其為“偽君子”。林彪廬山批判彭德懷時,就把彭德懷歸入馮玉祥一類的野心家陰謀家偽君子之列。從側面可看出共產黨骨子裡對魏延式人物馮玉祥的評價不高。
對於馮玉祥的倒戈次數,已經有很多歷史學家和研究者進行更正,馮玉祥一生倒戈的次數準確的應該是八次,依次為:
第一次 灤州起義清朝
第二次 護國運動袁世凱
第三次 武穴停兵 倒段祺瑞
第四次 北京政變吳佩孚
第五次 拉郭鬆齡張作霖
第六次 五原誓師北洋政府
第七次 國共分裂 倒共產黨
第八次 中原大戰蔣介石

馮玉祥基督將軍

1917年馮氏皈依基督教受洗,並利用宗教力量來控制軍隊,故有“基督將軍”的稱號。
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後,馮玉祥與其部將張之江李鳴鐘、張樹聲、韓復榘等人打起反清旗號,參與了“灤州起義”,可惜被人出賣,功敗垂成。事後,馮玉祥被革職遞解保定,不久後卻輾轉來到北京。到北京後,得到軍政執法處處長陸建章的營救和提拔,作了京衛軍營長。在北京的這段時間,馮玉祥對基督教有了更多的接觸,他幾乎每個禮拜天都要去美以美會的亞斯立堂(即崇文門堂)參加禮拜,並和該堂主任牧師劉芳結為好友,與其暢談信仰之道。此時,馮玉祥對基督教信仰的理解深刻了許多。他說:“耶穌是個大革命家。他講貧窮的人得福音,被擄的得釋放,被捆綁的得自由;他還責備法利賽人假冒為善。”此言中明顯地包含著以宗教救國的思想。
1917年聖誕節,劉芳牧師在亞斯立堂主持隆重的洗禮,共有94人接受洗禮,馮玉祥將軍也在其中。自此,馮玉祥正式加入基督教,成為一名虔誠的基督徒。
馮玉祥倡導“以教治軍”,用基督教的教導來管理官兵。提倡節儉,反對奢華,要求官兵潔身自好。馮玉祥與士兵一樣,穿灰布軍裝,睡稻草地鋪,每餐僅一菜一湯,數十年如一日。在馮軍中嚴禁吃喝嫖賭,嚴禁穿著綢緞,甚至嚴禁吸食香菸,馮玉祥自己也從來不用菸酒待人。為了使官兵對基督教信仰有更多瞭解,馮玉祥經常邀請教會的牧師到軍中傳講福音,教導官兵以基督教信仰作為自己的行為準則,併為願意歸主的官兵施洗。同時,馮玉祥也為軍中聘請了隨軍牧師,以更好地傳揚福音並牧養軍中的信徒。在馮玉祥的這種努力下,部下不少官兵歸信了基督。單1924年一次聚會中,就有官兵5000人接受了洗禮。馮軍中信仰基督教的官兵,最為著名的是張之江將軍,張之江曾經極力反對基督教,但在馮玉祥的影響下,最終成為虔誠的基督徒。他曾於1925年花去30000銀圓,印刷了10000冊聖經,封面上燙有金字:“此乃天下之大經也”。此批聖經分發給部下閱讀,也分送給一些願意接受基督教信仰的慕道友。
馮玉祥
馮玉祥(6張)
1919年馮玉祥被調任湘西鎮守使,駐守常德。期間,結識了美國傳教士羅感恩大夫,羅氏時常給馮部下的官兵看病、講道。後來,羅感恩在給馮玉祥的妻弟治療精神病時,被其開槍打死,馮玉祥對此深感愧疚。為了補償內心的虧欠,馮玉祥給遠在美國的羅感恩之子寄去800塊大洋作為學費。不料,羅子卻將此款原封不動地返還。馮玉祥便用此款建造了一座可容納500人的禮拜堂,定名“思羅堂”。此堂全部為木質結構,可以隨時拆遷,隨意挪動。此後,馮玉祥的軍隊遷在哪裡,就把這座活動禮拜堂搬到那裡。
1922年,任陝西督軍後,馮玉祥依然對信仰保持著極大的熱情,和陝西教會的同工多有聯絡,其中關係最篤的是時任陝西聖公會會長的浦化人牧師。浦化人被國民黨逮捕後,還是馮玉祥設法將其保救出獄。在陝西期間,馮玉祥計劃在察哈爾省(今屬河北省)的張家口興建一個“福音村”,並已請人繪製了藍圖。村的中央是教堂,四圍是住宅,還有學校和戲院。可惜後因戰爭爆發,使這一美好的計劃最終未能實現。
1936年,南京基督教會在莫愁路舉行新堂破土儀式,馮玉祥應邀參加了佈道活動,還給教堂的奠基石題了詞——“因為那立好了根基的就是耶穌基督”。馮玉祥的墨寶至今依然存留,常常吸引遊人駐足欣賞。

馮玉祥中原毀佛

1927年,篤信基督教的馮玉祥在河南廢寺逐僧,將大相國寺改成市場。並發動全省毀佛運動,所有比丘、比丘尼一律驅逐。所有寺產沒收,寺院改為學校,或作救濟院、圖書館,或成為娛樂場所。繼河南之後,直、魯、秦等地,也都紛紛盲從,華北佛教因此幾乎衰絕。

馮玉祥自編軍歌

馮玉祥肖像
馮玉祥肖像(17張)
馮玉祥將軍深知軍歌的作用。在那個烽火年代他寫了很多的軍歌,體現將軍帶兵打仗的風範。
自1912年始,馮玉祥帶領的部隊中,流傳著許多首馮玉祥作詞的歌曲,最主要的有3首——《射擊軍紀歌》、《戰鬥動作歌》、《利用地物歌》。馮玉祥要求官兵在出操、訓練來回的路上,首先唱這3首歌,如果唱畢尚未到操場或營房,再唱其他歌。為什麼馮玉祥會寫這3首歌呢?
1912年2月19日,馮玉祥到陸建章處,正值陸編練左路備補軍5個營。陸委任馮玉祥為第2營營長,並讓他自己招募兵員。馮玉祥在景州(現景縣)親自招募,要求身體健康、素質淳樸。這一營人的訓練由馮玉祥自定計劃,除按陸軍課目正規訓練外,加設拳擊技術班、器械體操班,並編了《八百字課本》、《六百字課本》,供士兵學文化,同時他還編了歌曲教全營唱。在他訓練這一營人的時候,第80混戰團(即馮曾任過管帶的原80標)正於百靈廟作戰。他寫信給該團的老朋友們,探問作戰實況,並問及以前的訓練是否適合實際作戰的需要。該團1營營長王石清、2營營長鄭金聲等都按實際作戰的詳細情況作了回答。馮玉祥研究了這些信件的內容,認真修改訓練內容和計劃,並把要點編成歌曲教唱,使士兵易於通曉,便於記憶,以提高部隊戰鬥力,減少戰時的傷亡。
《射擊軍紀歌》(共5段詞,附第一段):射擊軍紀重要,皆須確實施行。雖在敵火之下,務要堅韌沉著。力求發揚槍火效力,時常注意利用地形,時常注意利用地形。
《戰鬥動作歌》(共5段詞,附第一段):戰鬥動作切要,目兵(士兵)均須牢記:一聞前進命令,奮勇不顧敵火。戰友傷亡取其子彈,如無命令不得顧之。
《利用地物歌》(共2段詞,附第一段):戰鬥時,重射擊,殺敵為第一。選擇地物遮蔽身體最忌是蟻聚。留神小排指揮地域,不可擅離。攻擊之時切莫佔據難超之地,礙鄰兵發槍擊,要注意。
馮玉祥將軍 馮玉祥將軍
馮玉祥很重視軍民關係。他為搞好軍民關係,1922年編了一首《愛百姓歌》。他在談到為何編這首歌時寫道:“我在國民軍時候,新兵入伍,首先教他們一首《愛百姓歌》,使他們一當兵就知道軍民是怎樣的關係,那他們以後再不敢欺壓良民。而這樣國民軍也能得到民眾的愛護。我想這個歌是有大作用的。”他講到一次由常德開拔到津市,在大雨滂沱中,兵分5路。“人馬車炮肅靜整齊,完全照著預定計劃,平平安安到達目的地,後來遇見常德各界紳商,談到那次我們開拔,地方百姓都不知道,還以為是平常的行軍演習,口口聲聲地誇獎。在那時的軍隊中是難有的。我覺得國家養軍隊,責任就在保護人民。不驚擾百姓,只是守了本分而已,有什麼可誇的?”
《愛百姓歌》(共2段詞,附第一段):軍人須知愛惜百姓,我之糧餉民所供。食民之膏衣民之脂,遇有禍患我們保。平內亂,禦敵擾,不使百姓受苦惱。紀律嚴,名譽好,軍民一體國之寶。

馮玉祥個人作品

馮玉祥 書法
馮玉祥 書法(13張)
馮玉祥著,《我的生活:馮玉祥自傳第1卷》,中國,世界知識出版社,2006年12月01日。馮玉祥著,《我的抗日生活:馮玉祥自傳第二卷》,中國,世界知識出版社,2006年12月01日。馮玉祥著,《我所認識的蔣介石》,臺北市,捷幼,2007年07月09日。
將軍所作之畫在外間所見不多,這裡的一副畫是1948年七月21日,即他遇難前不久,在美國紐約為龍雲的第四子龍繩文(當時就讀於哥倫比亞大學)所畫[12] 
曾在保定淮軍從軍,後成為愛國將軍的馮玉祥 曾在保定淮軍從軍,後成為愛國將軍的馮玉祥
代表詩作
《我》
平民生平民活
不講美不求闊
只求為民只求為國
奮鬥不已守誠守拙
此志不移誓死抗倭
盡心盡力我寫我說
咬緊牙關我便是我
努力努力一點不錯[2] 
摺疊重視植樹
自1915年,孫中山倡導全民植樹後,馮玉祥就忠誠執行孫先生訓教,熱心植樹造林。他曾在他管轄的範圍內,如山西、陝西、內蒙、北京、山東、江蘇等地大量植樹。他在徐州時,他一邊練兵,一邊大力種樹,他曾
當代著名軍旅書法家曹學德將軍作品馮玉祥詩 當代著名軍旅書法家曹學德將軍作品馮玉祥詩
針對濫伐林木,破壞植被的行為,寫下一首詩:
老馮駐徐州,
大樹綠油油。
誰砍我的樹,
我砍誰的頭。

馮玉祥人物紀念

編輯

馮玉祥追悼會

馮玉祥先生墓誌銘 馮玉祥先生墓誌銘
1949年9月,在馮玉祥遇難一週年之際,中共中央在北平隆重舉行追悼會。毛澤東送了輓聯,恩來致悼詞,高度評價了馮玉祥為實現民主的新中國所做的努力。[4] 
1953年,根據馮玉祥生前的願望,將他的遺骨安葬在泰山,安葬儀式上,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國家領導人題寫了輓聯,郭沫若題墓壁“馮玉祥先生之墓”;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在悼念馮玉祥將軍時稱:忠貞愛國、不斷追求進步的精神和歷史功績將永生在中國人民心中。
1984年,山東省泰安市人民政府在普照寺舉辦“馮玉祥先生在泰山”展覽,院內有補刻的馮玉祥、趙望雲合作詩畫碑48塊、周恩來1941年11月10日撰書《壽馮煥章先生六十大慶》碑以及馮玉祥在泰山的活動資料等。[2] 

馮玉祥將軍陵墓

馮玉祥墓 馮玉祥墓
馮玉祥遇難之後,由毛澤東主席親自選址,葬于山東省泰安泰山西麓。橫跨西溪石峽兩岸的大眾橋是馮玉祥於1935年所建。
馮玉祥墓在大眾橋東首,1952年破土動工,1953年10月15日安葬,舉行骨灰安葬儀式。毛澤東朱德周恩來黃炎培贈送輓聯李濟深於毅夫梅龔彬張治中餘心清王崑崙邵力子、馮玉祥夫人李德全及其子女和泰安地方各級領導、群眾 800 餘人參加了安葬儀式。[2] 
馮玉祥墓在泰山西溪口東側,前臨深澗,背依科學山,松柏蒼鬱,旁山臨澗,肅穆莊嚴。 墓為泰山花崗石砌成,墓壁上正方橫鐫郭沫若手筆“馮玉祥先生之墓”七個金色大字。骨灰盒在墓壁中央,外嵌馮玉祥先生側面銅質鎏金浮雕頭像以封穴。頭像下嵌黑色磨光花崗石方碣,上刻隸書馮玉祥收於1940年5月30日的自題詩《我》。墓階4層,共66級,四層代表他一生走過的四個階段:第一層,代表從出生到弱冠從軍;第二層14級,代表從青年到成年;第三層14級,代表他由一箇舊軍人轉變為堅定的民主戰士;第四層18級,記述他堅持抗日,反對分裂,為祖國的民主與和平奮鬥不懈的戰鬥生涯。66級象徵他一生渡過了66個春秋。 墓左側有馮玉祥先生原配夫人劉德貞之墓。1988年公佈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 

馮玉祥安徽故居

馮玉祥雕塑 馮玉祥雕塑
安徽馮玉祥故居,由書房、臥室、廚房、飯廳、侍衛室、客廳、花園等部分組成。廚房、飯廳3間於1937年被日本侵略軍燒燬,今存19間。安徽省人民政府和巢湖市人民政府曾撥專款對故居房屋進行全面維修,恢復原貌,並設法徵集散存於鄉間的有關文物。1988年,在馮玉祥先生誕辰106週年之際,將客廳闢為“馮玉祥將軍生平事蹟陳列館”,並對外開放。室內陳列有毛澤東、朱德題贈的挽帳兩幅,周恩來題寫的祝壽詞及馮玉祥生平事蹟照片、手跡、遺物等,系統地介紹了馮玉祥將軍的一生。院內立有馮玉祥花崗岩全身塑像,故居門首懸有趙樸初先生題寫的"馮玉祥故居"匾額。1989年5月被安徽省人民政府公佈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6年被國務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2] 

馮玉祥重慶舊居

重慶馮玉祥舊居
重慶馮玉祥舊居(2張)
重慶馮玉祥舊居重慶馮玉祥舊居位於重慶市沙坪壩區陳家橋鎮白鶴村。原為當地鄉紳張海南的住宅,當時稱為“張家大院”1939年初,馮玉祥將軍購買該院,命名“抗倭廬”。抗戰期間馮玉祥攜夫人李德全及其子女在此工作生活了七年。
馮玉祥舊居原為清晚期普通巴渝民居,總佔地面積2937.5平方米。該建築為土木結構,單檐懸山式屋頂,小青瓦鋪面,穿鬥式樑架。
2000年,馮玉祥舊居被重慶市人民政府列為直轄後的首批市級文物保護單位,先後被授予“全國統一戰線傳統教育基地”、“海峽兩岸交流基地”等稱號。2003年8月31日完成了舊居的主體修復工程,並於2003年12月6日正式對外開放,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民革中央主席何魯麗親筆為馮玉祥舊居題寫館名。

馮玉祥西安城牆

1926年4月,河南軍閥劉鎮華在吳佩孚、張作霖、閻錫山的支援下,率鎮嵩軍9萬餘人進攻陝西,企圖消滅退守西北的國民軍,開始對西安進行長達8個月的圍攻。為解西安之圍,中共北方局書記李大釗請于右任赴蘇,敦促在蘇聯考察的馮玉祥將軍回國重整舊部,以解西安之圍。馮玉祥接受了李大釗提出的“進軍西北,解西安之圍,出兵潼關,策應北伐”的意見。同年9月16日,馮玉祥在內蒙古五原誓師後,便率國民聯軍進軍陝西(馮任總司令)。11月27日夜,在國民聯軍和守城陝軍的夾擊下,鎮嵩軍全線潰退,西安城解圍。
西安人民為為紀念馮玉祥將軍解西安城之圍的歷史功績,將新鑿之城門命名為“玉祥門”。

馮玉祥人物評價

編輯
馮玉祥戎馬一生,由士兵升至一級上將,所部從一個混成旅發展成為一支擁有數十萬人的龐大軍隊。在其50餘年的軍事生涯中,以治軍嚴、善練兵著稱。在作戰指揮上強調知己知彼,速戰速決,以己之長擊敵之短,藉助夜暗和惡劣氣候,運用側後突襲戰術,出其不意地打擊敵人。人稱“布衣將軍”。[11] 
由於馮氏一生中時常背主倒戈,因此有人將其字「煥章」改為「換章」(換章意即打麻將換牌之意),以諷刺其經常倒戈的行為。他還有「倒戈將軍」的稱號。
對於馮玉祥的倒戈次數,目前已經有很多歷史學家和研究者進行更正,馮玉祥一生倒戈的次數準確的應該是九次,依次為:一、灤州起義倒滿清;二、護國運動倒袁世凱;三、武穴停兵倒段祺瑞;四、北京政變倒吳佩孚;五、反奉戰爭倒張作霖;六、五原誓師倒北洋;七、國共分裂倒共產黨;八、中原大戰倒蔣介石;九、國共內戰倒蔣介石。[14] 
對馮玉祥的個人評價不一,有人稱讚其為愛國將軍,也有人斥其為徹頭徹尾的軍閥。縱觀其一生,在軍閥混戰時期多次下野又多次起兵,綁架暗殺政敵,充滿對軍隊地盤的執著和對權力的渴望,是典型的舊軍閥行徑。抗戰爆發後,雖然在軍事上不再有大的作為,但其一直堅持著抗戰的主張,並且為民族大義不再執著於個人得失,積極擁護國民政府,奔走於各種抗日活動,不失為一個愛國軍人。周恩來總理在悼念馮玉祥將軍時稱:“馮玉祥將軍是一位從舊軍人轉變而成的堅定的民主主義戰士;雖然和所有的歷史人物一樣,由於政治視野的侷限,在他身上不可避免地存在這樣那樣的缺陷,但是,瑕不掩瑜,馮玉祥將軍為中國民主事業的貢獻,將是永垂不朽的。”[15] 
詞條圖冊 更多圖冊
參考資料
  • 1.    聽馮丹龍講述馮家一門三代的愛國故事  .祖國雜誌社[引用日期2014-10-18]
  • 2.    馮玉祥  .新華網[引用日期2014-10-24]
  • 3.    1948年9月1日 馮玉祥將軍逝世  .人民網[引用日期2014-10-24]
  • 4.    馮玉祥在開封   .汴梁晚報[引用日期2014-08-22]
  • 5.    見《唐德剛:張學良口述歷史》第五分
  • 6.    王懷慶  .百度百科.2012-12-12[引用日期2013-01-29]
  • 7.    馮玉祥死亡之謎:回國搭乘的船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人民網.2011-9-13[引用日期2015-07-7]
  • 8.    兒媳揭馮玉祥遇難之謎  .人民網.2007-11-12[引用日期2015-07-7]
  • 9.    馮玉祥加入國民黨始末  .鳳凰網.2011-08-11[引用日期2015-01-31]
  • 10.    馮玉祥:灤州起義主要領導人  .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會[引用日期2015-07-18]
  • 11.    馮玉祥  .合肥市人民政府[引用日期2015-07-18]
  • 12.    原畫持有者龍繩文之侄龍保福提供
  • 13.    馮玉祥  .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會[引用日期2015-07-18]
  • 14.    揭祕:毛澤東和林彪為什麼看不起馮玉祥  .鳳凰網.2013年08月14日[引用日期2015-11-3]
  • 15.    《傳奇將軍馮玉祥》 深切的悼念  .搜狐讀書[引用日期2016-02-03]
詞條標籤:
二戰 政治人物 將領 歷史 人物 二戰人物